德国政府: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钱!

 

综合报道:小 轶
战争、天然气危机、新冠疫情——德国正在经历着历史性的危机时期。

图片

红绿灯政府的要员:外交部长贝尔伯克、总理朔尔茨财政部长林德纳

联邦政府内部,社民党、自民党和绿党在关键问题上互不相让。为何去年组阁前还在开心自拍合影的红绿灯联盟如今变得矛盾重重?

“碍事”的自民党

7月初的一个星期二,绿党议会小组在柏林开会。会议的主题是资金、预算、交通以及如何对待政治伙伴:自由民主党FDP,简称自民党

一段时间以来,许多绿党人士都对自民党非常愤怒。两党在社会福利、气候保护和防疫政策上都有很大的冲突,有些国会议员甚至提到重新选举的话。

重新组阁当然完全不现实,但这显示了红绿黄联盟的局势已经变得相当紧张。几乎每天,三方都在提出相互矛盾的要求然后相互否定。在几乎所有涉及资金的问题上,都显示出红绿和黄党截然不同的理念。

自民党领袖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在接受德国丰克传媒集团(Funke Medien)采访时表示,三个执政党的政治观点完全不同,“社民党和绿党是左翼政党,自民党是中间党。”他认为现在自民党正在确保国家“不会进一步向左偏移”。

作为现任联邦政府财政部长的林德纳最近接连拒绝了红绿两党提出的项目:提高福利保障金额、实行无约束的“公民津贴”、征收超额利润税、财产税、延长9欧票、秋季防疫措施、高速限速。

他反对提高福利和加税,认为这会影响经济;尽管计划发放住房补贴,仍主张恢复“债务刹车”。林德纳似乎成了一个“碍事”部长。

危机下的分裂
本届政府实际上最初的设想是把以前相互对立的群体都聚集到一起:社会主义者、市场激进分子、福利主义者、重商主义者、环保主义者以及核能爱好者等等。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理性务实、求同存异“敢于进步”的政府,三方试图联合起来改造这个由保守派总理执政多年的国家。大麻、堕胎、变性法——这些在去年秋天都是热门议题。
然而自2021年 12 月初执政以来,迎面袭来的是乌克兰的战争、数十亿美元的军备,缺乏燃气的寒冬以及正在临近的经济衰退。根据《明镜经济》的报告,目前超过三分之二的德国人预计未来五年内经济形势将继续恶化。

这是自 2019 年此项调查开始以来,人们的心情从未如此悲观。

危机之下的联邦政府似乎开始分裂,找不到共同明确的方向。他们在关键问题上存在分歧:应该如何帮助国民度过难关?与一些人当初预料中一样,红绿和黄,很难真正融合在一起。

7月22日,总理朔尔茨中止度假出现在柏林,提出了住房补贴等进一步的救济计划。相关报道《一个都不放弃:德国寒冬有救了,要发钱!80亿欧救德国能源巨头》(点击阅读)。

但后来据消息人士讲,朔尔本想提出更具体的项目,一个50 亿欧元的救济方案,却因林德纳阻止而未能实现。林德纳虽然在推特上对此做出了是是而非的否认,但在不久之后,他在媒体采访时说,政府所能承担的责任也不是无限的。

林德纳最近向党内同事表示自己心情不好,他觉得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住房津贴扩大和用公民津贴代替Hartz IV并非因为他的反对才计划破产。而另一方面,他本人一直提议国家应该返还来自通货膨胀的利润也并未实现。

图片

劳特巴赫卫生部长:反对解除隔离义务

在这个联盟中,就关于向乌克兰运送武器的问题,是由自民党和绿党联合向总理府施压。但新冠措施上,自民党主张取消感染者的隔离义务,遭到来自社民党的卫生部长卡尔劳特巴赫和绿党的强烈反对。

朔尔茨是否放弃调停?

今年年初,自民党在州选举中遭遇惨败,联邦层面的民调也出现下滑,在野的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则趁机拉拢选民。

朔尔茨比较理解自民党的处境,乐于扮演三个执政党中调解人的角色。

在7月初的议会小组会议上,他警告党内同事保持克制,不要不断要求新的救济,而是先讨论已经决定的措施。

图片

朔尔茨劝阻同事

但在就在最近,社民党的情绪也发生了变化。

因为劳工部长休伯图斯·海尔(Hubertus Heil)提出了新的公民津贴计划,社民党和绿党都对该项目取代Hartz IV表示欢迎,而林德纳在同一天明确地说,自民党不同意这项超出通胀标准的提高福利以及豁免约束措施的津贴。关于公民津贴的报道请看《钱多限制少!德国的公民津贴,是资助穷人上进还是懒人获利?!》(点击阅读)。

对于社民党的许多人来说是公开地越界打脸行为。公民津贴是社民党在竞选活动中的关键承诺之一。他们认为海尔提出的40 至 50 欧元提高额度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此外还要有电费补贴等。当前经济形势下,国家不能袖手旁观,现在只有寄希望于朔尔茨能够说服自民党,使“公民津贴”计划得以通过。

一些自民党人表示,尽管在预算政策方面,自民党与红绿两党存在“真正的分歧”,但联盟的原则是共同讨论,总能找到解决办法。

图片

青年自由党领袖弗兰齐斯卡·布兰德曼

不过,另有一部分年轻党员则言辞强硬。青年自由党领袖弗兰齐斯卡·布兰德曼 (Franziska Brandmann) 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社民党和绿党已经背离了党派之间的尊重。提高标准利率和在 2022 年之后暂停债务刹车的提议都不符合联盟协议,自民党并不会像红绿两党那样言而无信。

预算分歧

今年11 月,联邦议院将通过 2023 年预算。财政部长林德纳计划适时大幅削减开支,而社会民主党已经有议员已经宣布抵制。“财政部长有自己的优先事项,但这些并不自动属于议会”社民党首席预算负责人丹尼斯·罗德说。“我们最终决定——而不是他。”

罗德说,这不是正常的预算讨论。在如此特别的环境背景下,不要说是明年,可能讨论的内容在下半年就已经不合时宜。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德国未来将如何处理债务,这是一个几乎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问题,深深地分裂了联盟。许多左翼人士认为,鉴于国际危机和经济衰退,林德纳希望明年再次遵守债务刹车是一种狭隘的行为。

另一方面,林德纳将自己视为国库守护者,必须捍卫联邦预算,反对左翼的各种花钱的欲望。林德纳几次提到,与疫情和乌克兰战争不同,仅仅是迫在眉睫的经济衰退并不是暂停债务刹车的理由。根据债务刹车的规定,经济前景暗淡时,联邦政府允许借贷的额度更大,因此它有足够的灵活空间。

林德纳也公开说过,如果情况需要,基本法的刹车要求当然也可以暂停。换句话说,只有情况变得更糟时,财政部长才准备改变主意。

最后,社民党议会小组的乐观主义者们说,如有必要,他们可以与自民党达成协议,将投资外包给影子预算。争议搁置一旁,各方都有面子。这听起来比那些为了选举的宣传表态温和务实得多,

但就是事实是,红绿黄三方也是再也回不到自拍合影的当初了,一个转折点到来。

或许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个当初力求个性务实、求同存异“敢于进步”的政府已经走向失败的第一步:原则失败。

 

相关阅读:
要看孙子就少洗澡,物价逼人移民!看欧洲老百姓生活成本,不易下的艰辛…
歇菜!天然气将再次被减 年内无发钱计划!德总理:通货膨胀奖金,没有

新闻资讯

https://www.spiegel.de/politik/deutschland/spd-fdp-und-gruene-krieg-gasmangel-corona-machen-daraus-das-blockadebuendnis-a-2180d1e0-daae-4a34-886c-76cfde90b4bb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

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