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表姐,农村,寡居,三娃高成就!表妹,城市,离婚,妈宝孩…

文/ 谭绿萍

德国华商报专栏作者

往期精彩:

【微小说】德国华二代的危机中文!登“机”风波……

……

图片

表姐和表妹是公社文艺宣传队著名的一对姊妹花。

人长得俊、舞跳得美,迷倒了南北数十里的老少。很多年轻后生将她俩看着梦中情人。人家是知青,不是咱乡下人,人家是天上飞的鸟。

表姐偏偏同宣传队的队长好上了。一个知书识礼的清秀少年,既能编剧,又兼导演,还是大队小学的校长。可他是农村户口,返不了城,岂不拖累一生?

表姐不管。

兴许是前生注定的因缘,吃糠咽菜,心甘情愿。爹妈早逝,别人也拦不住,说嫁就真的铁心嫁了。表姐清脆的嗓门一口一个俺爹、一口一个俺娘,叫得土佬公婆心酥酥的。宣传队红火火地闹洞房,热闹了整一个通宵。

连着三年,生下一男一女,日子过得清贫、简朴,却保持着那份举案齐眉的感人深情。

图片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克勤克俭的表姐夫一场急病,在七十里的送医途中夺命而去。表姐眼一黑,昏死过去。

表妹在稻草铺垫的床前对表姐说:“为了一双儿女,你就再嫁了吧!”

表姐一翻身坐起身,抹了眼泪说:“正是为了一双儿女,也是为了公婆二佬,我不能再嫁。”

表姐顶替了小学校长的职务,一心要继承发扬丈夫的遗志,办好学校,造福农村新一代。课余与公婆喂猪种菜,每日风里雨里,脸粗手燥,个中辛苦从不与人道。看着学生和儿女健康成长,表姐百般沉静、充实,心甘如饴。

表妹考进省城中专,学完在省城一家贸易公司做经济师。为了圆少年时想当演员的梦想,表妹挑挑捡捡,嫁了个省剧团的小生。

不料这小生崽天性好疑善忌,或是无中生有,或是小题大作,动不动向表妹兴师问罪。表妹自持有理,尖咀利舌,绝不相让。一个漂亮的家在吵闹中近乎砸烂。众人劝和皆不得要领,终于上法庭离婚。表妹的儿子还不满五岁。

苦闷中,表妹在同事引介下进了舞池。本就是舞台高手的表妹如鱼得水,国际标准舞发挥得淋漓尽致,还中了个大赛的冠军。与那位一表人材的男舞伴迷得难舍难分。男舞伴是有妻小的人,终不得不痛心分手。

再寻再觅,情场苦海无边,难得如意君郎。

可怜原被判归父亲的儿子,被表妹要回,正当少年成长时,放学后孤苦伶仃到夜晚妈妈才回家。离婚的爸爸从剧团下岗,别无所长,自身难保。

表妹对进城参加教师培训的表姐说:“一个人带孩子,好烦!”

表姐说:“孩子小,恋着你,要你管,你不管。等孩子大了你再要管,孩子也不要你管了。”表妹痛下决心,不再涉足舞池。

公司引进外资,越做越大。表妹也越来越忙,职位越来越高。早出晚归,与儿子总是匆匆忙忙打个照面。家中请了保姆煮饭洗衣。

儿子初中毕业不肯上高中,每天去体育馆练健美,与几个独生子泡酒吧。社会的日新月异,使这个长期闭锁的孩子无所适从,很是自卑。表妹眼中的儿子一身雄健的肌肉,欢喜非常。高级健美食品,名牌运动服饰,再贵也舍得为儿子买。

一日表妹难得早回家。儿子坐着不动,自言自语:“活着真没意思,不如死掉。”表妹听到,吓了一跳。寻医问药,儿子患上忧郁症。表妹对儿子更是百般宠爱,事事照应。儿子却忍无可忍,私自找了住宅搬了出去,临行声明,不准母亲探视。

图片

表姐的儿子留学美国,考上博士,定居纽约。女儿女婿开办建筑公司,在城里盖了房,接退休的表姐同住。表姐去美国看孙子回来,心情舒畅。女儿说道:“妈,你去跳舞吧,现在老年人跳舞的可多了。”

表姐重拾年轻时的最爱,一年之后便成为体育场国际标准舞的指导教师。

表妹又升级了。功勋表彰会上笑容满面,应对自如。偶而她会稍稍凝视窗外一望无云的兰天。除了表姐,没有人看得出表妹心中滴血的痛。表妹的儿子拒绝到会。

 

 

相关阅读:
畸形乌克兰:花重金租用美女子宫播种的孩子被抛弃,惨…
疫情致15%儿童抑郁 30%焦虑!德国专家打脸卫生部长“心理问题与大封锁无关”

入编2010/07/01欧华作协文集《對窗六百八十格:歐洲華文作家微型小說選》
入编2011/06《欧洲华文作家微型小说选》

 

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

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