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德国奇葩事,警察为老鼠申冤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原标题:警察为老鼠申冤
作者:谭绿屏(德国)
 
一头公案,执法警察状告平民对簿公堂。熟是熟非?想当然警察无论如何必胜无疑。

然而若问及:人贵矣,鼠贵矣?如此浅显的道理,怪哉有时竟要等待法官来裁决。

鼠通常在中国人的口中地位低下,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但看生肖轮回,鼠却至尊至贵地坐享十二动物之首,四、五千年来无人敢撼动。近年旅德华人在德国推广生肖文化,恰恰吻合了德国文化对鼠的包容爱护;西方童话故事中的鼠辈清一色皆为可爱、讨喜、幸运之尤物。
鼠归类于脊椎动物,德国的《动物保护法》明文规定不可折磨动物,否则犯法。有意无意折磨了鼠,该当罪罚论处。

话说南德某市中心百货大楼的五楼顶层,一家豪华餐厅横遭蟑螂肆扰,不得不请来除害专家沃夫先生灭蟑。沃夫先生以其精进的职业技术,用专门捕害虫的强力黏胶在蟑螂行径之路布下天罗地网。没料想这下子不仅仅灭了蟑螂,更无奈何另一番闹剧也刚刚开演。

夜晚,宁静的大街忽闻餐厅外墙高悬的警示器红灯乍明乍暗,发出“咕哇咕哇”的巨响怪叫。毋庸置疑,有盗贼入室作案。警车呼啸而至,警员全副武装。

上得顶楼,闪身入餐厅进厨房,双脚竟然原地动弹不得。低头看,自己的皮靴赫然被强力胶黏住了。再看脚旁,还有被黏住无法逃生、明摆着挣扎至死的老鼠。查看全餐厅,不见罪犯影踪,却见满地除了黑黑的死蟑螂外还有8只可爱的小老鼠和一只肥硕的大耗子,不幸命丧黄泉、触目惊心!

小老鼠和大耗子一旦粘上强力胶,越想逃脱就越被粘黏得死紧。于是小老鼠和大耗子的奋力挣扎惊动了敏感的警示器,火速招来了武装警察。

一场误会。然而几位警察并不甘罢休。虽未逮到窃匪,但逮到了残忍杀害小老鼠的铁证。德国法律明令除害虫的粘胶带不可用来杀害脊椎动物,因为这些一旦被黏上的小动物必然要经历极为痛苦的过程才会在恐怖中慢慢死去。

沃夫先生被告上法庭。法庭随即立案,并择日公审。警官代表信心百倍,大义凛然为无辜被惨遭虐待而死亡的可爱小老鼠喊冤。开庭日傻眼了,证人席、旁证席座位爆满,都是自愿为沃夫先生讲话作证赶来的。

沃夫先生除害20年,战功显赫。法庭上沃夫先生依法申诉表白,本次除蟑之前他特地向餐厅经理作过了解,得知20年来厨房从来没有见过老鼠。餐厅经理加以补充说明,大楼底层的地铁站同德国各地的地铁站一样鼠崽自由穿行,不啻为老鼠的安乐窝。

但本餐厅位居五楼之上,想来小鼠之辈是无法攀登如此高层的。小鼠斗胆充当不速之客,全在人们意料之外。尽管警官代表的投诉有板有眼、证据确凿,却遭现场学者严正批驳。

沃夫先生在无人知晓有鼠的前堤下因灭虫害误伤鼠类,不迕人类保护法,事态的发展合情合理;何况沃夫先生为民除害当记大功。

双方僵持不下。大法官果断起立宣判:沃夫先生无罪。法庭内外一片欢呼。众人礼貌让路,年青的警官代表面带愧色,默默离去。

依照《动物保护法》,若判有罪沃夫先生将坐牢房60天,或者以罚款替代牢狱每天支付70欧元,60天总计4200欧元。
 
《红杉林》2015秋季号(欧华专辑)
 

 
“微小说专栏”征稿
正当新冠病毒肆无忌惮、横冲直撞之际,平民百姓不得不自觉、自愿居家防疫。在此望断白云、思故乡、念亲人的困顿时期,德国《华商报》、“德欧华商”公众号力克时局艰难,开辟微型小说专栏。
 
一个小小的窗口打开,从文学的角度探视人生故事,点开心灵的呼应,籍慰望乡的无奈。专栏虽无稿酬但不限于首发,有心人可以将没发表过或已发表过的微型小说作品投稿发至以下邮箱:
Jens.Storjohann@t-online.de(谭绿屏女士)
lisaluxiaoyu@msn.com(小宇女士),
投稿人请注明“微型小说专栏”。
 
征稿说明:“德欧华商”公众号“微小说专栏”投稿篇幅约1000字左右,每月月底(30、31日)结稿。同时,德国《华商报》也将挑选适合德国读者的微小说进行转载。
 
谢谢大家,我们有缘共同发展欧洲微型小说。
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