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德国华人 查看内容

以中华医药创造奇迹 为疑难杂症患者解忧——访达姆斯塔特(Darmstadt)杜煦电医学博士

2017-3-29 19:42|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653| 评论: 0

摘要: 记者 李阳 每一个身受病苦的人,都盼望遇到一位名医。新春伊始,我有幸为读者介绍这样一位身负传承,心系患者的大夫——在达姆斯塔特行医的杜煦电医学博士。十年寒窗造就东西合璧记者:听说您是公派来德国的。先是在 ...
记者 李阳

 每一个身受病苦的人,都盼望遇到一位名医。新春伊始,我有幸为读者介绍这样一位身负传承,心系患者的大夫——在达姆斯塔特行医的杜煦电医学博士。

十年寒窗  造就东西合璧


记者:听说您是公派来德国的。先是在国内顶尖的中医药大学八年苦读,取得中医学士、硕士学位。临床工作有成后,又公派到著名的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接受现代医学教育。

杜煦电:是的,我系统地接受了双重医学教育。我本身是中医出身。1978年起在浙江中医药大学学习五年,获中医医学学士。再于1984年在湖北中医药大学师从国医大师李今庸教授三年,获中医医学硕士。九二年公派来德。

我当时作为访问学者来德国,是为了从现代科学手段来研究中医针灸的作用机理。我当时是浙江省中医药研究院主治医师,临床课题组组长。我们课题组研究出一套有效的肿瘤治疗方案,它既包括抗肿瘤本身的治疗,也包括对抗各类肿瘤治疗的毒副作用,使病人各种症状明显减轻,体质明显改善,病人的生存期明显得到延长。那个时候国内外在现代医学研究方面差异很大,所以我有幸作为访问学者来到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院进修临床免疫学,就是想从临床免疫角度进一步阐述:针灸和中药在对抗肿瘤治疗的作用与地位,以及其深层次机制是什么?

经过数年的研究,我完成了相应的课题项目,并且获得了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医学博士学位。今天临床上我们更进一步地清楚了中医药抗肿瘤的地位与作用。这是我们祖国医学对人类的贡献。我们目前就诊治大量肿瘤病人,疗效肯定。 

记者:作为一位中医师,能取得德国行医许可。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杜煦电:首先我是临床医生。在国内我一直从事于临床工作。来德国后,也一直从事临床方面的治疗与研究。获得临床医学博士以后,很多大学医院和私人医院邀请我去工作。在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工作五年后,我又到美国一家中医学院当老师一年。后来在德国一个医院极力邀请下,又回到德国行医。目前我在达姆斯塔特作为私人医生(Privatarzt)开业行医。这些年我们诊治了无数的疑难疾病,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整体调治  化解疑难杂症


记者:sanego.de医生评价网站,贵诊所获得许多病人的好评。请介绍一下杜博士中医针灸诊所与你们的治疗范围。

杜煦电:我的诊所设有十个诊室,四个工作人员。以中医针灸为主要治疗手段,兼以西医结合为辅。我们侧重治疗疑难杂症病人。所谓疑难杂症,统指那些经过长期各种医疗手段治疗仍未取得疗效的疾病。疑,指那些诊断不明确或难以做出明确诊断的疾病,比如说许多不明原因的痛症,以及不明原因的失眠。难,指那些目前治疗困难的疾病,比如说肿瘤以及各种内脏疾病。杂,指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病痛,比如说各种痒疹,精神压抑等等。这些病人在德国非常常见,他们往往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

为何我们重点放在这类病人身上? 有两大因素,一是我本人在国内就长期从事于疑难杂症的治疗与研究,二是得益于我两种医学的系统教育。中医加西医,其潜力是巨大的。一种疾病可能单单中医或单单西医没有疗效,但是两者结合起来,就常有明显的效果。  

记者:肿瘤是当今最大的医学难题。当初您来德就是为了研究中医药抗癌机理。现在肿瘤治疗仍旧是你们的重点吗?

杜煦电:是的。很多病人在接受肿瘤科治疗的同时,来我诊所配备辅助治疗方案。通过中医药治疗,能对病人给以很大的支持,比如能使化疗毒性明显减少,症状明显减少。众所周知,化疗的毒副作用是很强的,往往造成病人体质变差,临床各类指标过低,恶心、呕吐、消瘦、无力等,导致化疗中断。许多病人常常不是死于肿瘤,而是死于肿瘤或化疗的并发症。经过我们的治疗,病人一般能够很好地配合肿瘤科的治疗,按预订的方案完成治疗,从而很好地控制肿瘤细胞,生存期和治愈率明显提高。甚至很多全身肿瘤转移的病人,肿瘤科预测半年到一年生存期的,在我们这里生存期延长到五六年,肿瘤科医生很惊讶。包括最难治的肝癌,一般预测生存期三到六个月,在这里我们也创造了三年以上生存期的奇迹。 

记者:可以举一些典型的病例吗?

杜煦电:可以的。比如有一个乳腺癌病人,来的时候已经转移到肺部,接受维持性化疗,以延长生命。长期的化疗已经使她体质很差,很瘦,血液各类细胞迅速减少、全血降低,贫血,血小板减少。西医肿瘤科已经放弃治疗。经推荐来我诊所诊治。经过我们的努力,该病人的生存期由原来预测的半年增加到五年多。后来虽然肿瘤细胞转移到全身,包括皮肤,该病人仍旧能与常人一样,正常的生活与完成工作。经过我们五年的不断治疗,使其达到了肿瘤患者的最高境界:带癌生存,即机体不能杀灭癌细胞,肿瘤也不能杀灭宿主,双方像拔河一样处于一种平衡状态。

遗憾的是,当时法兰克福某医院的一个教授听说这个情况很惊讶,找到这个患者,告诉她说有一种新药,希望她参与实验。病人都希望痊愈,而我作为医生又不能干预病人的自主选择权。当时我只能告诉她和她先生,目前这种状态已经创造了肿瘤医学的奇迹,应该要珍惜才对。后来她进了这个医院,采用新的疗法一周不到,整个免疫系统崩溃。我破例出诊去看她,记得那时她拉着我的手,恳求地说,杜医生救救我!三天后该病人就去世。我预测,她如果坚持治疗,当时那么好的状态,应该还能再维持五年,至少两三年是没问题的。

还有一个经典案例,多次在大型肿瘤会议上介绍。两年前我收治了一位肝癌病人,他是法兰克福大学医院肿瘤科转过来,是一个全球性肝癌研究项目的病人。该项目全球共有300多位肝癌病人参加,德国分法兰克福大学组与海德堡大学组2个组。基于以往的配合经验,法兰克福大学医院肿瘤科请求配合治疗。该病人预判的最长生存期大约半年,在我们共同努力下,延长到两年多,成为该项目中两年后唯一的生存者,被认为是创造了奇迹。 

记者:请给我们讲讲,您治疗其他疑难杂症的故事。

杜煦电:好的。我们每天接触的大多是这些难治的疾病,多是由各医院或医生转过来的,不少已经患病十多年或几十年。比如偏头疼,西医认为是不可治愈的,但在我们这里治愈的很多。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位75岁的老太太,诉说记事以来就患偏头疼,几乎天天疼,好像连头顶的这片蓝天都没好好看过。经过我们的中医针灸治疗,头终于不痛了。告诉我们说,这天空咋么会这么蓝。

另外一类是腰椎间盘突出。西医一般进行手术,或者通过微创。我们一般建议,除非引起了一些急症,如瘫痪、大小便失禁,应审慎手术,因为腰椎开刀风险很大,如果手术不当, 或疤痕形成,就会产生后遗症,非常难以去除。我们的治疗,既有效又安全。

还有特别让我自豪的是,我们对不孕不育病人的帮助。每年总是有不少孩子在我们帮助下来到世上。每当家长把孩子抱到诊所来,这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

此外,中医加上西医对关节痛的治疗,疗效也是很好的。我们诊治的几乎大多数是这类困难的疾病,尽管很难治,由于中医西医合理而有效的结合,创造出了无数的奇迹。


中西结合  扩展治疗思路

记者:在您眼中,真正的中医,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杜煦电:中医学,即传统中国医药学,它不仅仅是中国人创造的医学,而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产生的、吸收了中国早期的哲学思想为基础的医学。它讲究阴阳与五行,讲究协调与平衡,并且经过了几千年不断实践与总结。它貌似玄妙难懂,实际上是一门非常有效而且高深的学科。它是我们中华民族对人类的巨大贡献。

一位合格的中医师,一是必须要掌握基础医学教育,包括中医药基础以及现代医学基础知识,在中国这种基础教育大约需要五年; 二是必须跟一位有经验的中医师至少随诊一年。因为它还是一门经验为重的学科。 

记者:您拥有中医和西医双重教育背景。您如何看待这两种医学各自的优缺点,您又是如何把它们有效的结合起来为病人服务的?

杜煦电:我认为,中医与西医不但是两种医学,更是两种认知问题的方法。中医是通过整体观念看问题,而西医是从解剖学与微观看问题。一个强调整体,一个是局部细化。

在治疗方面,西医的主要原则是切除、消灭,和补充替换,如关节不好了换一个,肿瘤长了就切掉,维生素少了就补充,器官坏了就移植等等。而对中医来说,消灭性治疗只是一小部分,主要还是调和治疗、阴阳平衡。强调的是,健康的肌体是气血调和的,气血紊乱就会导致不同的病痛。

其实中医学与现代医学两者并不矛盾,只是形成的背景与技术环境不同而已。两者结合,更能让我们达到任何一种医学单独无法看到的视界与深度。而且中医西医解决方案不同,综合起来方法就多,疗效就更好。所以说中西医结合起来,效果不是一加一,而是可以无限放大。我们诊所在这个基础上,往往获得许多在医院与其他诊所无法获得的疗效。 

记者:请举例说明一下。

杜煦电:比如说过敏性哮喘,在发作期加用西药解除痉挛,缓解期采用中医药调理肺气与脾气。这样一方面快速地解除了症状,另一方面又防止哮喘的再发作,使得近期疗效与远期疗效都理想。

还有许多疾病,不是通过西医的消灭、替代或补充的方法可以治愈的,比如失眠。西医强行使用安眠镇静剂,即使睡了,身体也难得到恢复。这时侯采用中医角度看问题,也许仅仅是阴阳不调,肝气郁结或心火扰乱心神,只要调理气血,慢慢就好了,无须补充什么,更不必消除什么。

再比如膀胱炎,许多女性病人一年要发十几次,老吃消炎药,一无长期疗效,二更促进复发。消炎药结合中药,不止治愈炎症,而且能够调整膀胱的自卫功能。每个器官都有自己的免疫系统。中医看来,膀胱汲取肾气而运作,通过补肾气、清湿热,膀胱炎基本都能自愈。

与欧美人相比,有些病中国人不生或少生,这与我们的传统文化很有关系。比如说国人相对来说月子病、产后病较少。德国人不讲究这个,妇女的盆腔病就相对较多,老年妇女尿失禁、腰痛特别多。还有忌口的说法,啥可吃,啥不可吃,这都是我们中华民族骨髓里的文化,也是中医学的精华。

审慎就医  避免医源伤害

记者:过度检查和过度治疗,是最近谈论得比较多的问题。您怎么看?

杜煦电:这一方面是医疗方面的因素。医疗是个治病救人的行为,而今天的医疗成为了一种经济行为,每个医疗单位都是自负盈亏的经营单位,出现了本来应该用简单便宜药,结果因为把自己利益摆在第一位,开了昂贵、罕见药的情况。

从检查角度看,以前检查手段不那么发达,检查全凭临床经验,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判断病人的情况。现在科技发达了,能够精准直观判断,这也很好,但是比较昂贵。比如腰疼,以前就触诊,现在不可避免的要进行核磁共振和更高级的检查。

人们更重视健康了,定期体检,而这正是很多诊所的主要盈利来源。这里面就有不需要的检查。肿瘤问题上,到处谈癌色变,大量展开早期诊断和治疗,这也引起了很多争论。因为早期诊断的普遍开展,现在发现的肿瘤病人一下子多了很多。那么如果我们不发现它,它自己会怎样?现在检查技术发达,一旦发现了以后,就导致两类常见的情况:一是被吓死,一是被过度治疗。作为医生,责任所在,也不能叫病人不去检查。

还有一个是医疗水平问题。过去强调医生个人素质,老中医从手指头颜色就能看出问题,小孩子拉稀时,医生还要亲自去闻大便的味道、看大便的颜色。比如病毒感染的稀便不臭,吃坏肚子的是恶臭的。

现在教育出来的医生,虽然在医学院也上这些内容,但在实践中慢慢忽略掉了,因为一是做起来恶心、不舒服,二是用新技术检查更精准,所以变得更注重于临床检测手段。

医生的初衷也不一样,有的凡事都大量检查,有的详细问诊。所以病人自己要有一个判断标准,这个医生这样做是否过分,尤其在大病重病,不妨多听两个医生的意见,以及跨科就诊,听取不同专科医生、不同疗法医师的意见。

例如关节痛,这边的过度手术是很明显的,虽然是政府的一个福利,但是过度置换是不妥当的——自己的关节总是最好的。这类病人,我们采取的首先是保守治疗,因为虽然有病痛,但是关节本身是好的,把炎症、疼痛去掉,就不需要手术了。毕竟还有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手术预后并不好,而术后的疼痛就无法治疗了。

应该说,比起早期的X射线、CT核磁共振的射线、超声波,现在很多检测技术的放射量和伤害性已经明显减少。

但是西医在诊断医学方面的进步,大大超过了它在治疗方面的进步。病毒要杀,肿瘤要杀,器官要换,维生素缺乏了就补充。而对中医来说,消灭性治疗只是一小部分,主要还是调和治疗、阴阳平衡。

记者:那么哪些情况下,患者要谨慎治疗呢?

杜煦电:比如说抑郁症、慢性疼痛、失眠。

抑郁症有两种,一种是内源性,遗传性的,就是有家族史,家里出过精神病患者的,这需要药物治疗。二是外源性的,由工作压力、生活遭遇对精神造成的打击,这种不要随便吃药。这在中医称为肝气郁结或痰湿阻滞。还有产后抑郁,则是一次性失血造成的,心气心血虚。要知道,这第二种抑郁症不可怕,可怕的反而是吃的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17 11:47 , Processed in 0.074039 second(s), 15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