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二十一、所谓“难民”

2017-3-29 19:10|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416| 评论: 0

摘要: …21“林楠,我要去一趟杜塞尔多夫”,周五课后,带着眼睛的李丹透过冰冷的镜片,严肃地把林楠拉到一边坚定的说。“周末票么,要找足5个人么?”2001年德国铁路周末票可5人共乘,两日有效。“我不想找太多人,因为去 ...


21

“林楠,我要去一趟杜塞尔多夫”,周五课后,带着眼睛的李丹透过冰冷的镜片,严肃地把林楠拉到一边坚定的说。

“周末票么,要找足5个人么?”2001年德国铁路周末票可5人共乘,两日有效。

“我不想找太多人,因为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李丹扫视着四周说:“请替我保密,咱们明早火车站见,到时再告诉你详情。”

转日一早,两人碰面后,李丹就递给林楠一张德国中文报纸,指着一则广告说:“我想去问问这个:申请难民”


 难民申请


德国南部冬日清晨的霭霭薄雾中,号称“永不晚点”的Deutsch Bahn载着心事重重的李丹和不明就里的林楠,一路向北开出慕尼黑,向北威州首府杜塞尔多夫驶去。

如果说德国是欧洲经济的发动机,那么鲁尔工业区就是这台发动机的心脏。在方圆三百公里的范围内,散布着十几个德国大中城市科隆、埃森、波恩、波鸿、杜塞尔多夫......工业发达、人口稠密,自然,是吸引中国人工作、聚集的地方。

两人要拜访的李先生,就居住在这里,他自称来自北京,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黑色的呢子短大衣,腋下夹着黑油发亮的手提包,头发二八分,梳得一丝不苟,在杜塞尔多夫火车站门口接到两人,手一挥,颇有气势“咱们去旁边的麦当劳坐一下吧?”

三人坐定,李先生从手提包中掏出牛皮信封装的鼓鼓囊囊的一封信,开始自我介绍:“我虽然不是律师,但我做这一行很多年了,你拿着这封信,把里面的内容熟读牢记,基本上都申请成功了。你们俩现在签证过期了么?”

见两人都还是有效签证,李先生脸上划过一丝失望的神情,他继续介绍:“也没关系,不少人没过期就开始着手,你们可以现在申请,赶紧打打工挣点钱,我在附近就有一家中餐馆还需要人手,将来西班牙、葡萄牙、希腊一大赦,花点钱身份就暗变明可以合法打工,回国探亲也没有任何问题。

李丹嗫嚅着问:“将来那些大赦你还负责后续签证办理么?”

“当然,我在八十年代后期就来德国了,头三批公费留学是研究生学历,后三批是本科生,象你们这样的自费留学生,办了多少个,我都记不清了......”李先生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那边有人,关系通着呢,到时候用车把你们送过去,补半年的税,再买个劳工合同,直接搞定!”

“怎么样?难民营离这里不远,我开车送你们去把?”午后的阳光照在李先生的身上,头顶带着光晕,说话时挥手的动作急切地划过窗外透进来的强烈光线,脚下的地上画着一道道巨大的黑影。

李丹不敢看李先生,透着镜片转头征询林楠的意见,林楠咽了一下口水,嗯了一下,清理了一下嗓音说:“李先生,我们不是准备今天就去,是来了解一下情况。”

“啊,这样啊,我以为你们都已经考虑好了呢。”边说李先生边把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塞回公文包,起身说:“你们有我电话对吧回去想好了,要办这个事,给我寄三百欧元,我把信给你们寄去记住啊:好多理由不充分的,都被拒了。餐馆下午还有事,我得先走了”话音未落,人已离开,拉开玻璃门,闪身出去。

回程天色已晚,车窗外的建筑透出星星点点的桔黄色的灯光,树林和灌木丛一堆堆黑色的怪兽从车窗外一闪而过,周末的慢车上,人不多都靠在座椅上目养神,林楠想着与李丹今天的经历,也算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午夜时分,两人到达法兰克福,初冬的午夜透着丝丝的寒意,两人在火车站查询到早晨5点多才会有火车去慕尼黑于是,在附近快餐厅吃饱喝足之后,在候车室的两张镂空铁皮长方椅上面头对头躺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有路过的旅客大声地说;“不准公共场合露宿,这是本地法律规定。”


  法兰克福火车站


“是么?还有这样的法律?”两人坐起身来,靠在椅子背上,心想:坐着总是许可的吧?不知过去多久,两人靠在那里昏昏睡去。

一阵喧嚣声把林楠吵醒:旁边有几个黑人模样的青年在大声争论着什么,不时的还这边看着......

林楠不动声色地用脚踢醒李丹,他睡眼惺忪问:“火车......来了么?”当他明白林楠弄醒他的原因,也不作声眯着双眼,静观事态变化。

那五个黑人小伙穿着运动鞋、低档牛仔裤、棒球帽上再套着衣服上的风雪帽,本来就暗的肤色更加隐藏在阴影里......忽然,其中一人打了个响指,他们停止争论,一个在前,四个在后,呈扇形慢慢靠拢过来......李丹紧张起来,他小声问林楠:“他们要干什么?”其实,林楠心中也是紧张的,但是,他考虑身上并没有更多的现金,所以,又放松下来。

“嘿!朋友!”走在前面的那个用德语打招呼。待林楠在椅子上回应后,他继续发问:“请问有香烟么?如果有的话,给我们5个人3支香烟就够了!”林楠靠在椅背上回应:“对不起,我们不抽烟,你再找别人试试吧!”

问话的这个小伙子转过身去大笑着对他的同伴说:“我说中国学生不抽烟吧!你们非让我问......”几个人说笑着走远。

忽然李丹起身撵上去,掏出身上的半包烟给了他们。

回来后,李丹若有所思地给林楠说:“其实我有时吸烟的,但是,我想从现在起戒烟。”林楠说:“吸烟有百害而无一益,戒了好!”

李丹把头靠在椅背上,眼睛微闭着说:“你不知道,我有时心里无奈啊,来德国前,我父亲的生意就有些麻烦......做生意就是这样,不赚钱就要赔钱,本想着我能打工赚钱,谁又是这样的情况......”

“那也不至于打难民的主意!”林楠想到白天见识到的李先生,不禁心里有些不自在。

“是啊,只是好奇了解一下到底怎么回事,看看报纸上刊登的广告,不知他们怎么赚得这个钱......”李丹自顾自地继续说:“我爸让我来留学,一是学语言,将来可能用得上;二是学别人赚钱模式。”

此刻的法兰克福夜色阑珊,作为德国甚至欧洲的金融中心,高耸的银行高楼在夜色中无声显示着威严与高度,金属的框架和玻璃的外墙透出冰冷的光。在群楼脚下的一张长凳上,两个初来乍到的中国年轻人还在探讨着别人的赚钱模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17 11:55 , Processed in 0.058988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