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十八、有情人的好处

2017-3-29 18:54|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290| 评论: 0

摘要: 18有情人的好处随着圣诞节气氛愈加浓烈,考试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多数同学担心考卷寄回国内给家长看见,而林楠就是自己的家长,他但心的不是这个,他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自己全部的家当都在银行卡里,想到这些, ...

18

有情人的好处


 随着圣诞节气氛愈加浓烈,考试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多数同学担心考卷寄回国内给家长看见,而林楠就是自己的家长,他但心的不是这个,他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自己全部的家当都在银行卡里,想到这些,林楠的心里就不由自主地沉重起来。

但是对帆帆,他是一个字也没有提起过说了会怎样呢?男人泪眼滂沱,单膝跪地抱着女孩子的腿说:看在我们感情的份上,能不能帮帮我?这是林楠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事情,想也不必去想。一个男人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没有资格对女人说:我爱你!

同时,林楠也没有对家里透露过一个字同样的结果说了又会怎么样呢?父母没有向同学的家长那样开公司、或者开煤矿,与其说出来,无法改变什么而平添家人的担忧,进而认为自己从国企单位辞职是个错误,不如自己独自面对,伺机解决。

在圣诞节放假的前三天,考试如期而至。

帆帆记不得上次考试是什么时候,总之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尽管仍然坐在原位,尽管还是拜茜老师一个人,但是从大家面部神情的严肃程度上,还是多少看出一些紧张,也许是担心父母看到结果的原因。旁边的林楠倒是不慌不忙,神闲气定地做着填空题。




考试对帆帆而言不难,她在国内是扎扎实实学了半年的德语,爷爷奶奶天天做饭,身为司机的男友小强车接车送,当时就想:再不好好学真是对不起他们。现在感觉到学与不学的区别,自己很快结束了填空、单选、多选、连线选择题,只剩下一道作文:我的家庭。而林楠还在第一张考卷上耽误时间,与林楠不同自己的强项是做题,可不像他,口若悬河,声势浩大,乱七八糟的德语只管往外说,仔细听来:十句错有七八,虽说自己说慢,都是短句,但是保证基本都是正确。

就像现在面前的这道选择题:答案a好比林楠;答案b好比小强;答案c未知的其他男生。自己会选谁呢?

选择林楠?从认识以来,自己对他的好感不断增多,在这帮学生们中间也只有他能与自己深入沟通,现在选择合租,在生活上得益于他很多照顾,不知道能够像这样相处多久?相伴一生也不是很差的选择。

选择小强?他是宽容自己,视自己如心肝宝贝,自己的坏脾气自己明白,也只有小强才能无原则忍让,可是现实摆在面前,如何能够跨越时空的隔断,两人曾经的感情如何经得起长久分开的考验?走之前自己是知道的,小强曾有过好感的女同事高兴就差买挂鞭炮放了。

选择诸如龚先生之类对自己有好感的其他男人?有钱难早知道,谁会知道将来怎么变化呢?至少不是龚先生,他用吸管喝起果汁来“咂咂”响不说,竟然像女人一样用两个指头捏着喝,那付做派自己怎么受得了?不过看在他热心帮忙的份上与他交往,说不定把自己大学位置申请来了呢?

帆帆思想正走着神,看见旁边的林楠林楠居然一揭考卷做起最后面的作文题。



帆帆好奇的想:不会这么快全做完吧!趁其不备,把林楠放在一旁的考卷悄悄移到自己面前林楠不解望着自己,正要拿回去,忽然拜茜对着李丹说:“有问题可以问我,不要左顾右盼。”一句话把林楠也吓不敢动弹,埋头写答卷去了。

帆帆打开一看,原来只做了一多半。她忽然有了恶作剧的冲动:你不是口语好吗?咱承认口语不如你,但是书面答题你不如我啊。

边想着,她边不动生色的用铅笔,把剩下一半统统做完,压抑住内心的波动,她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把考卷慢慢送了回去。

林楠专注于写作文,头也没抬,他知道自己的答卷只做了一半,所以放心得让帆帆拿去好了可是当他写完作文,回头准备做前面空的选择题时,打开考卷不禁吃了一惊:答案已经规规整整填在上面。是不是给错了呢?林楠正要疑惑问帆帆,看到帆帆嘴角挂着的一丝笑意,他心中暗喜,低头不吭,只是不动声色用橡皮把铅笔痕迹一一擦去,然后如一切都未发生似凭着自己的理解去答题。

他明白学的知识最终落到自己肚子里的道理,他也清楚,如果德语学不好,将来的一切计划都是泡影,填空题费很长时间还不知道对错,所以自己先去写作文:会哪些单词写哪些句子,谁知那些挠头的选择及连线题竟让帆帆不动声色的包办,他擦去的原因不为其他,只为自己日复一日的学习有一个好的结果。

做完后,林楠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不禁在椅背上舒舒服服了一个懒腰,看到前排的李丹在拜茜一脸严肃的监控下满腹愁苦的样子,林楠真实感受到了什么叫甜蜜。

同学们陆续交卷出去,林楠和帆帆也先后走出教室。因帆帆上卫生间耽误了一会,等两人来到电梯口,其他同学已不知去向。




电梯中,俩人肩并肩靠在一起,林楠其实是心中充满感激的,在他心目中,女人就是这样:在悄然无息中给男人伸出坚定的援手,并且保全男人的脸面永远保持沉默,他有所表示握了一下帆帆的手。帆帆感觉到林楠的缄默包含着众多意义,她为这为数不多的温情所触动,扭头轻轻在林楠的脸颊上吻了一下,林楠也不自禁的的揽住帆帆的脖子,低头吻了起来......

转眼电梯就要到楼大厅,林楠伸手按了一下6,电梯又向顶楼升去,不料电梯却在4楼停住,门打开,拜茜抱着一沓子考卷出现在门口林楠慌忙“嗨!”打个招呼,匆匆把帆帆拉出电梯帆帆的脸早已羞得不知说什么好,脸蛋上的红晕象涂了一层胭脂。她一把又把林楠拽了回来。

“你们这是去哪里?”一脸诧异的拜茜瞪大了双眼望着她俩。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8-23 16:18 , Processed in 0.084947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