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十七、违规抽烟、损坏公物

2017-3-29 18:45|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574| 评论: 0

摘要: 17违规抽烟、损坏公物第二日课间,林楠走过教务处门口时被顾女士喊住。如今一手遮天的顾女士更是显得精明能干,羊毛衫的袖子拽到小臂以上,披散的卷发卡在额头上,精神亢奋得像是刚刚打过网球或蒸过桑拿。她亲热地喊 ...

17

违规抽烟、损坏公物


第二日课间,林楠走过教务处门口时被顾女士喊住。

如今一手遮天的顾女士更是显得精明能干,羊毛衫的袖子拽到小臂以上,披散的卷发卡在额头上,精神亢奋得像是刚刚打过网球或蒸过桑拿。她亲热地喊住林楠说:“最近复习怎么样啊?有困难找我好了。”林楠回答:“还好,大家都害怕考试差,试卷寄回国内家长丢面子。”“怎么样,我当时向校长格拉提出这个建议时,还遭到龚先生的极力反对。”龚女士得意洋洋接着说:“父母们不会德语,又不知道孩子学得怎么样,不看试卷看什么?真是的,不知道谁拎不清。”

林楠见她提到龚先生就借着问道:“听说他去了财政所?”顾女士很西式化的耸耸肩说:“我也搞不明白什么财政所,他这个人啊,快四十还没结婚,整天帮这个帮那个,认识这个认识那个,我还认识德国总理施罗德呢,可人家不认识我呀!”顾女士忽然压低嗓门问:“有没有从同学们那里听到什么?什么我一心向着学校排挤他......有没有搞错,我现在也是实习,我不从学校拿一分钱工资!”

这倒是出乎林楠的意料,他不禁追问一句:“真的呀,大家都以为:你是学校的正式雇员呢!”

“所以啊,认为我拿了学校的钱,我是学校的人,事事处处向着学校其实,好多事情我根本就不想管,烦都要烦死了,但是你也看见了,这帮八十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们,在国内都是懒散惯,父母都有点钱,管得就松......我还听说前几天有人护照没带,被警察检查的!你呢,比较成熟,又在国内有过上班经历,从北京来德国还是你一路负责,所以你发现其他同学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末了,还很有认同感补充一句:“出国前,我也是在国企工作很多年!”

 一句话道提醒了林楠,他的眼前又浮现油田上班时隔壁工会办公室的李大姐,天天有说不完的话题,天天有精彩的八卦新闻。只不过那是原装国内版,此刻面对的是改进型国际版。

林楠还是客套地说:“我住Harrs同学比较少,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的。”说完想走,忽然又想起报纸的事情,他就问:“同学们都在说,有一张报纸写到咱们学校的校名翻译错误。”

“我看过那张报纸,”顾女士习惯性地用手指理了理长发说:“你是不知道,国外的报纸不象国内有专门机构管理,有亲大陆的,有亲台湾的,有胡编乱造的......”她接着解释说:“不管学校叫什么名字,总之我们是来这里学习的,能学到知识的地方就是学校。国内举办的教育展,学校还要去参加,并且,第二批从国内出来的同学,过了元旦就要到了。”

末了,她又安慰地说:“你知道什么叫‘野鸡学校’?不久前报纸上还有报道:国内出来的一班学生被安排在乡村一座废弃的谷仓里上课,任课的老师都是当地的农民,学生学出来的德语没有人能听懂,全是当地方言......”

然后,她意犹未尽用目光示意刚刚下课从旁边路过的一班学生又说:“你看看‘国际班’的同学,来自西班牙、意大利、波兰、捷克......同时,你们在报纸上、地铁上也不断看到学校的形象宣传,草台班子能会支起这么大的面吗?”

林楠赞同着点着头与顾女士告辞。说实话,学校实力如何与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一年学费已经交过,一年之内学校应该不会倒闭;至于以后,天知道!

 回到教室,还没来得及给帆帆说刚才与顾女士的谈话,帆帆就一脸惊慌得说:“你上哪里去了?刚才找你呢?”林楠少不得安慰她说:“别慌,谁找我,找我干吗?”

旁边的董霞把事情描述了一番:学校的杂工Peter课间时来到教室的小阳台上,发现阳台外侧尼龙线编制的鸟禽防护网被烫坏,还在阳台上捡了两个烟头,问明白林楠挨着阳台门坐,就气呼呼说去找校长,严查此事。

林楠不由得笑了说:“我又不抽烟,我怕什么?我是靠着阳台坐,也没说让我看管阳台。”

前排的张生、李丹扭过身来随声附和:“就是,就是......”

林楠是知道的,班级里面就他们俩吸烟,而且林楠还见到过他们在阳台上把烟捏在手心中,用手背遮掩着吸过。学校在顶楼有专门的吸烟室,在教学区域有明显的标示:禁止吸烟!也不知是懒得跑腿,还是感觉在阳台上边吸烟,边看着地下的街景很酷。总之,他们曾在此吸过,而且有时从林楠背后路过,还会给林楠发烟谦让。



这下不知学校会怎样处理了,林楠边想着,边看着窗外被烫断的鸟禽防护网象沙滩上被丢弃的破渔网一般,随风在空中飞舞着。

下节是拜茜的口语练习课她准时进来上课朗读完口语课本中今天练习的范文正准备提问门口响起敲门声拜茜好奇打开门法律顾问Dr.Stefan、杂工Peter、顾女士鱼贯而入。

“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要占用大家一点时间,”顾女士开门见山说:“呶,大家可能已经看到,我们窗外阳台上的鸟禽防护网损毁,刚才Stefan先生告诉我,由于楼下火车站广场的鸽子太多,学校每年要支出一部分资金清扫阳台上的鸽子粪,所以才专门为每个阳台安装了防护网,但是整个学校就我们这个教室外的网被烟头烫坏,不仅违反规定在教室吸烟,而且故意损坏公物,性质恶劣。所以校长Gela很生气,要求Stefan先生和Peter先生一起把此事查清楚。大家可以直接发言给他们讲德语,如果感到困难也可以讲汉语。中国同学做错事不要紧,要敢于承认嘛!”



身高体壮的Peter睁大双眼瞪着下的同学们,好像要从脸上找出答案来,Stefan很冷静地从他厚厚的眼镜片后面注视着同学们的反应,拜茜则退到黑板旁边双手垫在背后,靠在墙上关注事情的发展。

令人压抑的沉默,事实摆在眼前,破碎的防护网正起劲在窗外摇摆,事实胜于雄辩,解释会有什么用呢?

崔晓红也许是为了开脱张生,也许是打破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平静站起来说:“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防护网是否完好,也许以前早就坏了呢?”Stefan听后轻轻摇了摇头,没作声。大块头Peter嚷着大嗓门说:“我天天是做什么的如果有坏,我怎么会发现不了呢?你的意思难道在说我工作不认真吗?请看烟头,是崭新的。”说着他一只大手小心翼翼捏着那两只烟头,展示给大家。

顾女士也在旁边帮腔:“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前不久才统一安装,每一个都进行过验收,”她示意崔晓红坐下,接着说:“此事与女生无关,应该是男生干的,是谁做的请主动承认!啊,中国人敢做感当!不要连累大家。”

最后一句话让林楠听着刺耳,此事与是否是中国人有什么关系呢?德国人不是也有乞丐么?犯罪率不是也居高不下吗?

Peter继续展示着那两个烟头,他深怕大家看不清似的用手指不断转动着烟头的角度,气氛重新陷入了压抑的沉默中。张生微低着头注视桌面,李丹双手抱怀目光空洞望着黑板,其他同学或者靠在椅背上,或者趴在桌子上静观事态发展。

林楠看着Peter手中的烟头,忽然眼前一亮,他甚至来不及让身边的帆帆确认,就径直走上讲台去,近距离的把烟头仔细端详一番没错,两只烟头在过滤嘴与香烟的结合部都镶有一条金线,拼写的字母明白无误写着:Marlboro(万宝路)。




“Stefan先生、Peter先生,请相信:此事与中国学生无关。”林楠十分肯定地说。

“为什么”顾女士已经迫不及待抢先发问。

“据我所知,没有一个中国学生会抽万宝路,不仅仅因为它太冲、太呛,口味不合适,而且还因为太贵,一包万宝路可以买中国的十包普通香烟。”林南转而对着Stefan和Peter 说:“如果有中国同学抽烟,也是从国内带出来的中国烟。”

林楠又问顾女士:“我们这个教室是循环使用,下午我们放学后,还有一个夜班这里上课对吗?”顾女士点点头。

林楠接着对着同学们又发问:“有人认为万宝路是中国学生烟吗?”“Nein......(不是)”所有的同学都在摇头。林楠也很西式化的耸耸肩,一言不发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Perter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洋葱头一般的大鼻子上渗出了微小的汗珠,扭着烟头的手不知不觉垂下去,顾女士没了主意,转脸求助地望着Stefan。

Stefan清了清嗓门,用缓和的语气说:“就此事,我将把情况汇报给校长Gela先生,如果不是我们中国同学做的,请大家继续保持。”末了,准备出门的他意犹未尽又补充说:“吸烟是个人兴趣,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是千万不要忘了去6楼。”

靠在墙上半天的拜茜送三人出去,关好门扭身对大家大声地说:“明白我们为什么学习德语了吗?交流!语言是交流的工具。两个月前,我们大多数同学的德语水平还只是简单用语,但是现在却能够就一件事情进行交流,就是很大的进步。要大胆说,不怕才会越说越好......”

说实话,林楠德语学得并不是最好,今天能够去交流,实在是听见顾女士的话语刺耳,当时也没多想就走上讲台。他知道自己说的话当中,有语法、语序、时态、阴阳性等多种错误,但是只想着寄于表达,心想反正有错,索性不去考虑,同时,也许Stefan和Peter整日在语言学校工作,知道同学德语水平都一般,习惯性连蒙带猜竟然也都理解。

此刻听到拜茜的表扬,林楠禁不住心中暗自得意,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帆帆,帆帆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脸也没扭只是小声说:“告诉你一个秘密:刚才你在讲台上说的德语,我一句也没听懂!” 


连载中 →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2-17 18:07 , Processed in 0.083683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