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情断德意志】连载之十五、查票被罚

2017-3-29 18:36| 发布者: 华商报| 查看: 435| 评论: 0

摘要: 两人上学路上经过的Sendlinger Tor车站是地铁的枢纽站,共有4条地铁线在此交汇。两层站台,大大小小二十余个出口,地面上还有超市、鲜花店、面包铺、书报亭......加上附近的商务写字楼、宾馆、住宅区,车站区域整日里 ...


两人上学路上经过的Sendlinger Tor车站是地铁的枢纽站,共有4条地铁线在此交汇。两层站台,大大小小二十余个出口,地面上还有超市、鲜花店、面包铺、书报亭......加上附近的商务写字楼、宾馆、住宅区,车站区域整日里都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其热闹程度及人流密集度相当与上海的徐家汇或者北京的公主坟或者深圳的华强北。

 

慕尼黑漂亮、繁忙的地铁站

 

每次帆帆走到这里都必须仰头看指示牌,林楠倒是两天后就熟记于心,也许对地形方位的掌握是男生的天赋,有时林楠还会故意走错几步,待帆帆忙不迭跟上来,他却忽然一转身,再拐到正确的出口,几次下来,帆帆就不走了,站立原地不动,圆睁杏眼看着林楠,林楠知趣了或者打个哈哈,或者托词:没留意,看错了!每每帆帆嘴里会嘟囔着:看你那张说谎的脸!然后再不紧不慢地跟上来。

周五下午放学后,两人在学校教学楼下碰见身穿运动服、运动鞋的李丹。林楠跟他打了声招呼,谁知他跟上来说一起走。

林楠心里少不得嫌他没眼色,却也说不出口。

他们来到地铁自动检票口,林楠和帆帆是不用自动检票机打印日期的周票,直接往里走。李丹掏出一张需要检票的长条票塞入机器中,只听:“咔噔”一声,就把当日的日期和所在站名打印在了车票上,李丹小心地把车票放进钱包的塑料夹页中,匆匆赶上。

三人小声说着话,并未注意到站台上的人并不多。片刻,U-3地铁呼啸而来。与往常并未有什么不同,所有的乘客鱼贯登车,车门自动关闭,地铁徐徐启动,只需1分20秒就将到达下一站。

没成想今天却出乎意料,随同三人上车的一位失业工人模样的德国男人变戏法般,一改刚才的萎靡状,忽然掏出证件来出示给乘客,嘴中说着:“Ihre fahrschein , bitte ......(德语:请出示车票)”从本节车厢另外一个门上来的两人也纷纷表明身份,开始检查身旁的乘客。林楠边掏车票边小声给帆帆说:“便衣查票。”

 

德国的地铁都是自觉买票上车。偶尔会遇到查票员,如果没有当天的有效票证,不论什么理由,都只好认罚。

 

这个矮个子男人看完林楠和帆帆的车票后,看了一眼李丹钱包夹页中的长条票,忽然作手势说:“请把车票掏出来。”李丹犹豫一下,掏了两次才掏出车票。不料那人拿到后如获珍宝,高声招呼同伴过来,他用手一抹,竟然把车票表面打印的油墨痕迹擦去一半。李丹赶紧制止,但是车票已经被那人拿走,这时已到Sendlinger Tor车站,三人随同工作人员一起下车。

在站台上,李丹急切地与矮个子人员用德语参杂着英语进行解释:“自己的车票昨晚被误剪,不得以用透明胶带粘了一下。”那人丝毫没有听从解释,只是吩咐两个同伴开罚单。并且询问要看李丹的护照,李丹说,护照在家,随身只携带了学生证,那人一听更来劲了,示意跟随他去办公室。

帆帆早已不自觉地抓住林楠的手臂,林楠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她在瑟瑟发抖。

此时,距离美国“9.11事件”刚刚过去不久,基地组织还在不断叫嚣要继续报复西方国家。在火车站经常看到持枪核弹的警察对可疑行人进行盘查,可是就是这么巧,被怀疑有伪造票据倾向的李丹,竟然没有随身携带自己的护照!只是盖着普通印章的学生证连林楠都觉得制作过于简单并不具说服力。

林楠镇静了一下,掏出自己和帆帆的护照及学生证,出示给小个子男人说:“我们三人是同学,这是我们的学生证,我们可以证明:他是有护照的。不信可以询问我们的学校。”矮个子男人语速很快地回答:“按照处罚规定,这位先生要缴纳80马克的罚款,我们需要这位先生的护照号码,以确认随后他会向银行付款。但是,他不能够提供护照,所以必须跟随我们去一趟办公室。当然,我相信你们都是学生。”说完,他还轻松地向同事耸耸肩。

林楠与李丹交换了一下目光,只得跟着他们从最底层站台向楼上的办公室走去。

走到二楼楼梯时,刚好有一列地铁呼啸而至,出站的人流一下子使换乘楼梯拥挤起来,工作人员被挤到了后面。李丹看着左侧的出口小声对林楠说:“跑了算了!”林楠心里一动,觉得未尝不是好主意,从这个出口出去,左拐就是一个大超市,出口众多,四通八达。但他却坚定地说:“不行!地铁里有很多监控器,人也太多,跑也不一定能跑掉。”工作人员似乎发现两人正在商量什么,赶快挤到身旁。

说实话,当时的情况李丹完全可以溜掉的。甚至林楠也可以一起摆脱,但是林楠想:其一,不值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其二,他想到了帆帆,她是肯定走不脱,从她那里一样可以找到自己和李丹。

谁知,来到一个狭长房间的办公室,气氛大变,首先是工作人员把他们交给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壮汉,然后小心把那张车票装进一个塑料袋中。李丹还在大声地解释,但是好象个人忙个人的事情,已经没有人在听了。

 

慕尼黑的一种需要自己检票的地铁票

 

保安过来又问:“你们有护照吗?”然后示意拿出护照的林楠与帆帆站在一旁。他又问李丹:“你的包里装得什么,可以打开看看吗?”一头乱发的李丹额头的青筋都快迸出来了,他还在磕磕绊绊重复地说:“我的钱包很小,10格的折叠票放不进去,我只有每天晚上把用过的剪掉......昨天,我多剪了一格,又把他粘上,刚才我是打过票的,被那个男人给擦掉了。”保安有些不耐烦,仍旧重复着要检查包。林楠赶紧过来打圆场,示意保安稍等,问李丹:“要不咱们给学校打电话?”李丹沉吟了一下回答:“恐怕下班了,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让他检查吧。”

说着,他打开书包,把里面的书本,字典统统掏了出来,然后还学警匪片里那样,面朝墙壁,双手高举,两腿分开......那个保安也真敬业,竟然上前从上到下简单地检查一遍,李丹边摇头,边转过身来,欲做脱衣状,倒是被保安有些笑意的制止。

然后接下来是无奈的等待。“我们可以走了吗?”林楠问保安。“你们可以走了,但是他要留下来,与我的同事乘车一起去家里拿护照。”保安又恢复到一本正经的状态回答说。

林楠安慰李丹和帆帆说:“那咱们就等吧,就这么个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尴尬和难堪的等待中,竟然来了两男一女一组警察,他们询问了保安,然后问清住址,说车在上面等着。林楠还以为是警笛长鸣的警车,谁知到跟前一看是一辆普通面包车。于是,对李丹和帆帆说:“什么破车啊!想坐警车也没机会。”帆帆接着说:“这样也好,免得好像我们做了大案似的,邻居看见有想法。”李丹长叹一口气说:“这些熊货小题大做,真是倒霉啊!”

探长模样的警察在前面开车,帆帆与女警坐第二排,林楠、李丹与一位戴眼镜的警察坐最后。林楠身边这位像年轻警察象实习生,行驶途中,他扭头问林楠:“家里有武器吗?”林楠没听明白“武器”这个词,就回答说:“我没听懂你的意思。”警察用手做了手枪的手势,林楠忍俊不禁地回答说:“我还没有见过真的,你能告诉我哪里有卖得吗?”说的李丹和帆帆都想笑了。

进到李丹房间,警察让李丹把每个房间的门和灯都打开,察看了一番,可能是过于简单,一目了然,没有仔细翻查,拿过李丹的护照,比照照片,察看签证,就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掏出几张表格填写出来。

李丹、林楠及帆帆谁也没有经历过这个阵势,大眼瞪小眼,只得任由他们去办了。高个子女警察拿着两页纸的单子说:“我们根据有关法律,对李先生的住所进行了搜查,未发现任何违反国家法律的物品,如果您没有异议,请签字。”李丹拿过笔,歪歪斜斜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女警又拿过另外一张单子说:“这是地铁无票乘车的罚款单,请于规定时间内去银行转账或付款,如果没有异议,请签字。”李丹这次不签了,他重复了自己的理由,请警察把装票的塑料袋拿出来说:“请看看票就知道了,我确实是剪错了才贴上透明胶带。”

这次,一直沉默不语的探长模样的警察开口说:“这张票的背后写有详细地说明,此票禁止剪开使用。”李丹不解的睁大了双眼说:“真得吗?在哪里?”当他确定无疑地看到这段文字后赶紧解释说:“我们刚刚来到德国,以前都是学校统一买月票,我刚刚搬家过来,刚开始使用这种条票,我真不知道有这个规定。”警察遗憾的耸耸肩回答:“对不起,先生,并不因为你不知道这条规定就可以免除处罚。”

林楠眼见辩解无用,就对李丹说:“他们不会听理由的!”帆帆也说:“算了,只当花钱买教训。”李丹边摇头边在处罚单上签字。

林楠、帆帆与警察们一起从4楼下到1楼,走出电梯,帆帆走向房间,林楠带着固有的工作习惯一直把警察们送到车上,直到车走远,看不见刺眼的红色尾灯,林楠心里才感到一丝轻松,他望着漆黑的夜空长叹一口气,打死也想不到,今天闹出这么多大乱子来。

林楠回到自己的房间,李丹提着一瓶大可乐来感谢,帆帆说林楠:“你真是神经病,怎么没有把警察送回警察局去呢?”林楠回答:“你不懂了吧?今天警察并未多事,主要是地铁里那个便衣太可气,拿个鸡毛当令箭,真是一根筋。”李丹也长叹一口气说:“真是倒了霉,谁知道车票还有这么多破规定啊,知道的话,我不会傻到这个地步故意去把它剪开吧!任何人一看不都知道:这是一张无效的票了吗?”林楠和帆帆少不得安慰他,事已如此,还好没有更大的麻烦,以后一定记得把护照随身携带。

林楠还拿出那张中文报纸说:“没看见每期上面都有刊登护照遗失声明吗?如果不是随身携带怎么会丢这么多呢?”又顺手把那篇关于bendict学校的报道指给李丹看,并把龚先生的话学了一遍,谁知李丹说:“很多同学都看过了,又能怎样?中介费别想了,能开留学中介公司的都不是普通人,就说我们单趟的飞机票收取我们7千块钱,还是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红眼班机”,还需要转机,来了德国大家都看到了吧,单趟直达只要不到3千人民币,中介赚的就是黑心钱。”

“至于龚先生,”李丹撇撇嘴说:“纯粹是个人泄愤,他能有多大本事?”

林楠听后觉得也有道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帆帆听着觉得不顺耳,就岔开话题说:“要不林楠做饭去吧!李丹也在这里吃好了。”

李丹起身边走边说:“今天都要气死了,哪里还有胃口吃饭?”林楠看他要走,赶快把大瓶可乐拎起让他带回,李丹接过来“啪”的丢在地毯上说:“咋啦?你也学德国警察瞧不起我呢?”林楠只好不再坚持。也安慰地说:“忘记吧!一点小事。”

关好门,帆帆忍不住就问:“我是看不明白?你说他是冤枉的还是故意的?”

林楠说:“可以肯定,他不知道车票背后印的使用规定,你没看德国人都是把它折叠使用——旧的折到后边?也没见谁把票剪着用,”林楠挠挠头接着说:“如果用剪刀来作假,那不是直接告诉别人:我的票有问题吗?”

帆帆听后说:“那他怎么不用周票或月票呢?这个长条票用着多复杂。”

林楠笑着说:“还用问吗?想省钱呗,也许存在着侥幸心理:少打一格多坐两站。”

帆帆点头认为也有道理,一时间沉默不语。

林楠独自一人在厨房做饭,他想:其实这是大家共同的面对的困境:没有合法打工的情况下,所有人银行账户的数目只出不进都在日益减少。国内有财力明年继续支持的,也不敢奢侈浪费,能省则省;而像自己这样,本打算半工半读,不愿意再让父母担心,打算凭自己个人努力继续学习的又该如何是好呢?

继续连载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20 02:10 , Processed in 0.065713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