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德国 -- 华商报 华商大视角 德国有贼 查看内容

宁静美好的日子何时再来? 小村子里的偷盗案

2017-2-14 18:31| 发布者: huashangbao| 查看: 586| 评论: 0

摘要: 子初我所居住的是德北一座只有2千多人、8百多户家庭的村庄,这里民风质朴、邻里和睦、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里的人们与世无争地各自经营着自己安宁的日子。可是就在去年夏季,村里连续发生被盗案件,搅乱了人们心中 ...

子初


 我所居住的是德北一座只有2千多人、8百多户家庭的村庄,这里民风质朴、邻里和睦、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里的人们与世无争地各自经营着自己安宁的日子。可是就在去年夏季,村里连续发生被盗案件,搅乱了人们心中的那份宁静与祥和。

 先是莫妮卡的新车在家门前不翼而飞。那天傍晚7点左右,莫妮卡和丈夫准备吃晚饭,当时她透过敞开的窗子还看到停在房子旁边的大众CC,晚饭后2人准备散步,出门后不经意朝停车处撇了一眼却发现那里竟然空空如也。他们大惊失色,四处寻找不见踪迹,不敢相信就吃饭这会儿功夫,自己的新车居然就在眼皮子底下没了。两人这才慌了神立即报警。一位邻居叙述,当晚7点左右看见一名陌生男人从她家附近走过,这是仅有的线索,案子至今也未破获。

 莫妮卡的车被盗贼偷走了,而这盗贼必定是东欧偷盗团伙的,这是所有人的共识。这些人因在德国境内流窜作案、手法专业而闻名,就连警察也拿他们无法,破案率极低,被偷盗的家庭报案后,警察风风火火一堆人来调查登记一通,之后就烟消云散,查无音讯了。久而久之,被偷的人们知道报案也不可能挽回损失,只得自认倒霉。事出之后,消息不胫而走,村里议论纷纷,颇有点人人自危。让所有人不得其解的是,那盗贼究竟有什么高强的本领和技术,能这样在人家窗前神不知鬼不觉、悄无声息地把一辆诺大的车像变魔术一般地弄走了。他们还有什么我们所不知的手段和武器,可以在不经意间给所有人更大的惊吓呢?仔细想想除了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外,更加让人不寒而栗起来。

 大约一个月后,另一个坏消息在村里传开了,一家人家被盗了。这是我一个朋友家的邻居,距我家只有100米的距离。事情发生在一个周六傍晚8点至11点之间,这座房子里的一对60岁左右的夫妇,应邀在这个时间去朋友家做客,回来后就发现家里被盗贼光顾了,损失了现金、细软和其他值钱物品。而事发时我的朋友正在十来米外自己的家中,竟然毫无察觉。警方介入调查后判定,这同样是一伙东欧偷盗团伙所为,他们有组织有分工地作案,白天在村里踩点并在所选定的人家做记号,晚上他们分头行动,有人进入人家翻找值钱物品,另外有人则分布在主人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望风,这样周密的策划布置,确保整个盗窃活动从从容容、有条不紊地实施,他们甚至将厨房里的茶叶盒也一一打开,查看是否藏有现金,而在主人回来之前他们得以安然全身而退地撤离现场。

我住在这里六年多,头一次听说发生这样的偷盗案件,之前这里极少有谁家丢过东西。这件案子发生后,给这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子打击实在是沉重,人们开始给门窗加锁,有人家在家里预备铁棍、枪支等防身武器。朋友哈约则取消了原定出游巴西的计划,他说我要留在这里看家。我的邻居英戈夫妇外出旅游时,会拜托好友隔天来家里打开几个房间的灯,以家里有人的假象来迷惑盗贼,这种方法被广泛仿效。我家则决定安装一套报警系统,去店里购买时被告知所有家庭报警产品已脱销,吃惊之余赶紧上网查看,方知各类家庭报警系统均无现货,预定几周后才能到货。我们当即毫不犹豫地订了货,几周后货到时,老公楼上楼下、房前房后、里里外外忙活了两周,连安装带调试总算把这及其复杂的报警系统安装调试好了。每一扇窗、每一扇门都连接着中央设备,一旦任何一扇门或窗从外部或内部强力打开时,系统会立即发出尖锐的鸣笛,以期吓跑盗贼。

 然而我的女友却不以为然地说,不行的,仅仅鸣笛是吓不走盗贼的,她家的报警系统就是与专业保安公司的控制系统连线,一旦报警他们会立即赶来查看情形,当然这得支付一大笔费用。其实并非有万贯家财才怕被偷,而是一旦家里被盗匪祸害,人们往往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不详之感,那种晦气的阴影会长久萦绕在房子里和人们心中挥之不去,使人感到挫败和抑郁,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从这种阴影中走出来,重新振作起来。我的一位亲戚家里就曾遭遇过偷盗,损失也未见得多么惨重,但她一直为此抑郁,后来以致有点疑神疑鬼起来,过了两三年才逐渐恢复正常。

 今年夏天的一天,忽闻我们在法勒斯累本镇的网球俱乐部和邻近的体育俱乐部被盗。打完球后我特地跑去办公室询问,正好碰上俱乐部主席,他说还好他们没有存放多少现金在那里,但是有四扇门被严重损坏,需要修缮。我转过头去看到那扇门和门框被凿得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他告诉我邻近的体育俱乐部损失惨重。我在这家俱乐部打球已有六年多,这是头一遭听说被盗事件。当我问他警察调查的结果是谁人所为时,他摊开两手摇摇头,万般无奈地说不知道,是外国人团伙干的,我们彼此都心照不宣那外国人所指是谁,此案至今没有破案。

 虽然大部分偷盗案件都没有发生人员的直接冲突,然而因偷盗引发刑事案件的,也是屡见不鲜,2014年发生在汉堡附近的一宗入室抢劫案就是一例。当地的五名18岁至20岁的阿尔巴尼亚难民打听到一位76岁的残疾老人独居,他们在他的院子里袭击了他,然后挟持他进入房子,他们殴打他并胁迫他打开保险柜,忽然保险柜的警报响起使歹徒误以为警察来了四散而逃。惊慌之中老人得以拿出藏在家中的枪并击中一位歹徒,这歹徒受伤不治而死,他因打架斗殴、出手狠毒、屡次犯事在当地难民中臭名昭著。事发后,死者家属纠集众多难民频频到警察局及老人家门前闹事,要求惩治老人。地方法院迫于压力判处老人9个月入狱缓期执行,而其他四名歹徒却没有受到任何惩治。就在事发前一周还刚刚发生了一起独居老人被难民盗贼在家中打死的案件。

 近年来老年人在家中及公共场所遭外国人袭击和抢劫的案件频频发生,被打死者不计其数,据统计平均每天都有一名德国人死于外国人的袭击和犯罪。家住柏林的一位朋友告诉我,一天她正与一位中国男士在街上行走,两名难民就上前来纠缠,其中一人见到那位男士脖子上戴的金项链,伸手撤下撒腿就跑,不过这位男士有多年的武功在身,拔腿紧追,在几十米外被他追上并夺回了金项链,还饶过了那强盗。另一位居住在柏林的朋友告诉我,近来在柏林大量自行车被偷。

 我们这个地区每隔三个月政府会派车到各村收集废弃物品,所以各家要淘汰家具电器大件物品的都集中在这个时间扔到院子前面的路边,包括冰箱、电视、烧烤箱以及桌椅、柜子、床、沙发等各式家用电器和家具用品,其中很多都完好无损。每当这时波兰人就驱车几百公里前来收集有价值的物品拉回波兰,稍饰整理维修便可出售获利,不少人专做此生意,因此每当此时村里大大小小的街道上就看到波兰人的破旧货车,不停地转来转去,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争先恐后地想抢在别人之前拿到刚刚被仍出来的物品,把个小村搅得鸡犬不宁。到了晚上他们则在附近的树林露营,吃着自己带来的面包和食品饮料,用能找到的水擦身,他们都是青壮年男子,皮肤黝黑、两眼深陷,光着膀子,在那两三天里他们频频在村子附近出没,总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搂草打兔子,乘机捞一把走人呢?

 而比起这种远虑还更有近忧,去年几公里外的GIFHORN镇来了许多难民,家住那里的彼恩先生抱怨说他家附近整天有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青年男性难民,三五成群地在街上游荡,让他和附近居民终日忧心忡忡、惶惶不安。我们虽然在几公里之外,也免不了会担心,因为他们常常会骑着德国政府发给的自行车到处闲逛,我们都加倍警惕起来,即使只是在院子里干活也要把家门关严锁好,即使只是临时跑去邻居家拿东西或者借工具,也要把车库关上,不敢有任何懈怠和大意。即便处处这样小心行事了,一个人在院子里,心下也总是有点怕怕的,万一此时忽然出现几个难民模样的男人怎么办?因为他们总是三五成群一起行动的。有时候一个人在家里听到点异样的响动就会警觉,颇有点神经兮兮的。

 一天凌晨三点多,老公推醒我说:“你听到什么动静吗?”他一向对异常响动很警觉,就连在睡觉时也是如此,我听了听果然远处隐约传来“嘭……嘭…….嘭”有间歇的响声,正在纳闷是什么声响,他起身拿了手电筒开窗查看,那是从100米外麦地的另一头一座房子处传来的,“嘭……嘭…….嘭”像是凿东西的声音,在深夜静谧的乡间虽然时断时续但确确实实,他用手电筒照向那座房子,“是人家在干活吧”我说,“在这个时候吗?”他很怀疑,他开始穿衣服,“你要干什么?”我问,“去看看”他拿了一把铁锨和手电就要出门,我要跟去他却说我会碍事,要我在家留守,我嘱咐他小心并让他带上手机,有情况马上打电话回来。  

 我锁上门返身上楼站在窗前,紧盯那房子的方向,心里异常紧张,大脑里迅速闪现出各种可能的情况,他过去撞上匪徒与他们打做一团,寡不敌众被打伤倒地鲜血淋漓…….越想越怕,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只觉得已经很久了,却还不见他回来,我该怎么办?叫邻居吗?报警吗?都不妥,我想出去查看,又怕跟他走差,他回来不见我会担心,就这样楼上楼下跑了几个来回也没拿定注意,最后还是再跑到窗口用手电光照向那座房子,心想但愿匪徒被这光亮惊吓到仓皇逃跑。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钥匙开门声,他回来了,我一直揪紧的心才放下了。他说没看到什么可疑情况,“那为什么去了这么久啊?”我问,“我得悄悄地接近那座房子,不能出响声惊动了匪徒啊,之后还得在房子周围查看一番不是?!”

 一场虚惊过后自问,从何时起我们要似这般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疑神疑鬼般地过日子了?曾经的那宁静美好的日子何时再来?


系列文章链接:【德国有贼】 撬门偷盗路上行窃  德国成为盗贼天堂


《德国有贼》专栏征稿启事

华商报编辑部

 

德国有贼,贼就在你我身旁。最近几年来,德国的盗窃案件快速增加。不管是撬门入宅的盗贼,还是窃取钱包手机的扒手,屡屡得手。德国华人特别是开餐馆的老板们,家中几乎均被盗贼光顾过,而被偷走钱包提包的人,更是比比皆是。德国已经成为盗贼的天堂。

我们根据读者的呼吁,特开辟这个《德国有贼》的专栏,请大家将自己被偷被盗的经过写成文字,给我们发表。及时揭露各种诈骗行为,交流防盗防偷的经验教训,提醒德国的华人同胞注意财产安全。

稿件一经采用,本报将支付一定的稿酬。表达感谢之意。

希望有图文并茂的文章提供给我们发表。作者用真名和笔名不限。

很希望有提供防偷防盗设备的商家来赞助这个专栏,推广好的安全产品,让大家放心。

 

投稿和赞助请联系:

王伟耘 小姐

微信号:weiyun0103

Chinesische Handelszeitung华商报
Ahornstr. 43
65933 Frankfurt am Main
www.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eu
EMail: 
wangweiyunhsb@gmail.com

Tel: 069-3309 1650;Fax: 069-3309 166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17 11:49 , Processed in 0.063158 second(s), 12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