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25|回复: 0

中东乱局何时了?

[复制链接]

90

主题

0

好友

37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3-29 18:42:59 |显示全部楼层



袁杰 博士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签署的《塞克斯-皮科协议》及一战后英法两国瓜分西南亚时人为划定的国境线是当今中东地区各种冲突的最终根源。而叙利亚内战则是其中最为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场灾难。该国已成了大国强权博弈的战场。在这场内战中,至今已有逾40万人丧生,还有1160万人正在逃难之中。联合国把这场难民危机视为上世纪90年代非洲卢旺达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事件。近期,俄国已与土耳其和伊朗结成新三角同盟,并已乘美国总统换届之际掌握了解决叙利亚问题的主导权。在唐纳德·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将推行何种中东政策,至今人们还不得而知。但中东乱局将会持续下去。

中东地区图

历史协议留下隐患


       一个世纪之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16年5月16日,同属协约国阵营的英国、法国和俄罗斯签订了一份瓜分与德国结盟的奥斯曼帝国内阿拉伯省份的秘密协议。由于该协议草案是由英国国会议员马克·塞克斯和法国外交官弗朗索瓦·乔治-皮科拟定而成的,因而该秘密协议被称为《塞克斯-皮科协议》。该协议划分了英、法、俄各自在西南亚的势力范围。而实施该协议的前提则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协约国战胜属同盟国阵营的奥斯曼帝国。
       一战后,奥斯曼帝国解体。英国和法国随即按《塞克斯-皮科协议》瓜分了奥斯曼帝国内除阿拉伯半岛之外的阿拉伯省份。英法双方各自拥有了委任统治地和势力范围。但《塞克斯-皮科协议》及一战后英法瓜分上述区域时所确定的国境线却给这一地区造成了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这是因为这些国境线均是由殖民列强按自身意愿人工划定的,根本没有顾及种族和教派的现实。英国外交大臣阿瑟·贝尔福当时在伦敦宣布,英国政府尊重《塞克斯-皮科协议》。但他并未提及这一协议并不适用于巴勒斯坦。而此前他却发表所谓的《贝尔福宣言》,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者在巴勒斯坦建立民族家园,从而引发了以后的巴勒斯坦问题。此外,《塞克斯-皮科协议》还造成了库尔德人被人为划定的国境线分割开来等中东热点问题。
       按照阿拉伯人的观点,正是该协议引发了一连串延续至今的灾难。阿拉伯世界现在给世界政局带来的是危机和恐怖,破坏和逃逸, 而叙利亚和伊拉克那样的国家则成了大国强权博弈的战场。在叙利亚土地上发生的那场内战几乎演变成了世界大战。大国强权表面上,几乎是附带地在与“伊斯兰国”(IS)作战,而实际上则是在争夺该地区的主导权。而中东地区各种冲突的最终根源均可追溯到这个100年前签署的《塞克斯-皮科协议》。
       据《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报道,在一份录像中,一个IS战士站在被该极端组织所占领的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过道上自夸:“我们将打通伊拉克、约旦、黎巴嫩及所有国家的边境。”这份录像2014年夏季出版, 标题是《<塞克斯-皮科协议>的终结》。《明镜》周刊指出:“在中东地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后果正在决定当今的政治现实。”

大国博弈酿成灾难


       在中东地区,叙利亚内战是最为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场灾难。这场冲突的导火线是2011年初受“阿拉伯之春”影响而爆发的反政府示威活动。在外来势力参与下,这场反政府示威活动逐渐演变成了叙利亚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持续至今的武装冲突。现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已四分五裂。巴沙尔·阿萨德的政府军、反政府武装、库尔德人和IS分别占据着各自的地盘。随着外来势力的参与,这场内战先是演变成了一场以什叶派伊朗为一方和以逊尼派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友土耳其和卡塔尔为另一方的地区战争。而随着美国和俄国的相继介入,在叙利亚土地上更是形成了一场美俄两大强权之间的跨地区冲突。
       按照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斯斯塔凡·德米斯图拉2016年4月的估计,在这场内战中已有40万人丧生。还有近1160万叙利亚人正在逃难之中,其中至少有400万人已逃离叙利亚,其余760万人则在国内避难。联合国把这场由叙利亚内战所引发的难民危机称作是上世纪90年代非洲卢旺达大屠杀以来最严重的事件。叙利亚著名作家哈雷特·哈利法出生于阿勒颇。针对在祖国正发生着的那场战争,哈利法曾撰文指责道:“这个世界并未认真设法阻止这场流血。这是一种‘死亡预告’,其隐藏的目的是要把整个民族变成难民。”


叙利亚内战的灾难后果


       从现在来看,随着美国的逐渐退出,俄国正在叙利亚问题上取得主导地位。俄国不仅在军事上支持阿萨德军队,俄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还在外交上成功地打出了土耳其这张牌。普京使尽了一切手段,终于使土耳其总统热杰甫·塔伊甫·埃尔多安改变了在叙利亚问题上原先坚决要求阿萨德下台的立场。这是因为普京给埃尔多安开了让后者在叙利亚北部对库尔德人采取军事行动的绿灯。而安卡拉正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止库尔德人实现自己建立连成一片自治区域的目标。土耳其与叙利亚之间约有1千公里长的边境。过去年间,土耳其用武器和金钱支持了反阿萨德的极端组织,土方甚至还支持了IS恐怖组织。通过把中东地区的关键角色土耳其拉到自己一边,普京就切断了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重要补给线。俄国、土耳其和伊朗这一新三角同盟的组成给三方都带来了好处。俄国可乘美国在中东实行战略收缩之际扮演秩序维持者的角色。伊朗则可使德黑兰-巴格达-大马士革什叶派轴心保持运转。而土耳其藉此就可挫败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计划。当然,在这一同盟中,俄国和伊朗的目标不尽一致。虽然两国都支持阿萨德政权,但俄国是要巩固自己在叙利亚的权力基础,它并不想在未来数年中继续被卷入该国内战之中,而伊朗则要继续参战,直至它所支持的阿萨德政权在军事上取得胜利。
       目前,俄国、土耳其和伊朗三国正在中东地区发挥关键性的作用。在俄土伊的斡旋下,叙利亚冲突各方于2017年1月23–24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那举行了会议,以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俄国此前曾邀请即将履职的特朗普政府派代表参加这一叙利亚问题会谈。俄国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并表示,俄国赞赏特朗普宣布把与国际恐怖主义作斗争列为优先目标,并希望美方能参与会谈。显然,俄国已乘美国总统换届之际掌握了解决叙利亚内战的主动权。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斯斯塔凡·德米斯图拉出席了上述会议。他希望,阿斯塔拉会议将为2月8日恢复日内瓦叙利亚和谈奠定基础。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乔治·克罗尔作为观察员列席了会议。
       虽然俄国等国最近就叙利亚问题所采取的行动并未能结束持续已近6年的叙利亚内战, 但人们仍寄希望于这些举措能为结束这场血腥战争以及引导叙利亚逐渐趋稳作出贡献。而这将是在铲除欧洲难民根源方面迈出的重要一步。当然,俄国、土耳其和伊朗所做的上述地缘政治交易也隐含着风险。一旦IS受到各方打击,它将迟早会失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所占领的区域。但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并未真正消失。这些圣战者将会撤退到其他国家,并强化其在那些地区(包括欧洲在内)的恐怖袭击活动。

中东乱局难以了结


       自2017年1月20日起,特朗普已入主白宫。从目前来看,中东乱局在其任上将再添变数。国际社会过去年间所取得的重大外交成就之一是伊朗与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加德国达成了核协议。但正是这笔交易成了特朗普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早在2016年3月,特朗普就向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表示:“我的第一要务就是要解除这笔与伊朗所做的灾难性交易。”而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则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院外活动组织。
       入主白宫前数日,在接受德国《图片报》(Bild)和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采访时,特朗普更是对该核协议大加鞭挞。他表示:“我觉得这是历来所签署的最糟糕的协议之一。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愚蠢的协议之一”。此前,他在纽约的团队人员就表示,新总统不会在形式上取消该协议。但他将会竭尽全力不让这笔交易导致关系正常化。而目前欧洲和伊朗之所以不能像所期待的那样开展贸易活动,就是因为惧怕这可能会导致美国的报复。许多欧洲银行正是出于对其与美国业务的担忧而拒绝为与伊朗的生意提供资金。所有观察人员都认为,特朗普会在这方面进一步施压。这样,伊朗政府就有可能因为抵挡不住国内反对派中强硬路线者的诘难而自行取消该协议。这种结局又很可能会引发中东地区新一轮的军备竞赛。不仅伊朗将会重启其核计划,沙特阿拉伯也会染指核武器。而以色列政府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则可能会从他的抽屉里取出其先发制人的攻击计划。中东地区剑拔怒张的紧张局势将会再度升级。此外,中东地区这一混乱局面还会带来巨大风险。随着什叶派和逊尼派矛盾的加剧,两个阵营中的极端主义分子均会得到加强。这种极端化以及未解决的巴勒斯坦冲突将为恐怖主义的滋生提供温床。
       2016年12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334号决议,谴责以色列在巴勒斯坦领土上修建定居点的行动。对这项决议美国投了弃权票。以色列领导人以及美国部分议员对美国的这一做法大加指责。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为此做了辩解。他表示,对联合国安理会这项决议投弃权票是“为了保全两国并存的解决方案”。以色列教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随即作出反应,他表示:“1月20日我们将从议事日程上删去巴勒斯坦。”这样,几十年来作为美国历届政府外交政策重要组成部分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并存解决方案实际上已告终。上世纪90年代时,比尔·克林顿曾对《奥斯陆协议》表示满意。当时,他至少还能让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和巴解组织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坐在一张谈判桌上,双方并作出了相当程度上的让步。但现今,虽然克里在任上一再作了努力,但他甚至不能把敌对双方拉到一起进行洽谈。奥巴马政府对以巴双方早已丧失了影响力。因而,美国去年12月在安理会上投弃权票实乃无奈之举!
       但白宫的新主人在未上任前就已表明了态度,他要与上述美国外交传统决裂。特朗普当时在推特上写道:“以色列,坚决挺住! 1月20日越来越近了!”
       实际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完全相信他会得到美国新总统的支持。这是因为特朗普已任命大卫·弗里德曼为新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而弗雷德曼则是内塔尼亚胡大肆修建定居点政策的支持者。此外,弗雷德曼还宣布要把美国代表机构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按照以色列政府的观点,耶路撒冷享有该国“永恒和不可分割的首都”的地位。而对于同样把耶路撒冷定为巴勒斯坦国首都的巴勒斯坦人来讲,弗雷德曼的这一举措简直是对其的公然挑衅。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伊始即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通了话。两国领导人决定加强两国间的关系。特朗普并强调对以色列毫无保留的支持。可以预料,在其任上以巴冲突将会越演越烈。
       此外,在选战中特朗普曾吹捧普京,因而他有可能会推行一种与俄国和解的路线。但另一方面,他又要取消与俄国盟友伊朗所做的那笔核协议交易,因而他也可能为此而与克里姆林宫之主争吵。在特朗普的内阁班子里,退役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詹姆斯·马蒂斯现担任国防部长,掌管五角大楼; 而担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则是退役三星将军迈克尔·弗林,他在白宫内掌管国家安全事务。一位五角大楼前高官曾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上预言,詹姆斯·马蒂斯和迈克尔·弗林之间将会发生冲突。此外,马蒂斯要比美国新总统对俄国持有更为批判的态度, 因而这位新任国防部长甚至会与特朗普本人产生摩擦。美国新政府今后究竟推行何种中东政策,至今还难以预料。但中东乱局将会持续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0-18 19:00 , Processed in 0.168898 second(s), 20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