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 华商报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23|回复: 0

默克尔的艰难使命:西方价值的最后捍卫者

[复制链接]

117

主题

0

好友

48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2-28 16:58:27 |显示全部楼层

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2016年11月20日正式宣布谋求第四个任期的前两日,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与德、英、法、意、西领导人在德国总理府举行了告别会谈。这一会晤凸现默克尔已成西方世界的领军人物,并被此间媒体称作是她发表上述参选声明“扣人心弦的序曲”。从目前来看,在基民盟党内几乎无人可取代默克尔出任该党总理候选人。更让她纠结的是,该党已开始明显右倾化。此次埃森基民盟党代会通过了废除双重国籍的决议。这是默克尔本人自担任联邦总理以来从未有过的权威丧失。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使欧洲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时期。默克尔愿作为这一动荡时期的稳定支柱来维护西方价值观。但她决计不能以西方世界的领导者自居,否则将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



2016年11月18日,即将离任的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与德、英、法、意、西领导人在德国总理府举行告别会谈


谋求连任的序曲


据报载,在特朗普获胜后,默克尔已被美国民主党人誉为“自由西方的最后捍卫者”。虽则奥巴马这次在柏林还没有把默克尔捧到这种程度,但他仍称赞这位德国总理将“挑起巨大的重担”。奥巴马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欧洲执政时间最长的政府首脑,她赢得了高度信任,她代表着可信。 她准备着为其价值观而战斗。” 这位美国总统并表示,一旦默克尔2017年谋求连任的话,她将确实为西方价值观和安全联盟“承担起重大的责任”。对于面临挑战的默克尔,奥巴马还曾表示:“我希望我能帮助她。”“但她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她是坚韧不拔、顽强不屈的。”

而对默克尔而言,正如她的一位亲信所指出的那样,美国的权力交替使她再次明白,她没有其他选择。“她知道,现在对她的期望是如此之高。”而她本人也确实愿意担当起这一职责。此外,在难民问题上,默克尔也不愿留下一个“半截子”工程,而想力求解决这个问题,以让自己留名青史。

从各方面来看,2017年将成为解决难民问题的关键之年。在这一年中,将会有数十万难民进入德国劳动力市场。同时,许多无居留权移民又必须离开这个国家。如果默克尔达不到这一预定目标,且未能有效地阻止像2016年12月19日柏林圣诞市场惨案那样的恶性恐袭, 则德国民众对她政策的支持率就会下降,并会危及她的连任。     

2016年第37期《明镜》周刊(Der Spiegel)在一篇题为《权力之秋》的文章中曾分析道,默克尔的问题在于她还没有做出什么不朽之事。因而, 她也许还将会继续干下去。文章写道: “阿登纳留下的遗产是与西方结盟,科尔留下了统一,而施罗德留下的则是对经济基地的改革。那么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将会留下什么呢? ”

看来默克尔已把解决难民问题看成她的未竟之业。这将是她寻求连任的重要动力。


德国总理的纠结


自2000年4月10日以来,默克尔一直担任基民盟的主席。2016年12月,默克尔第9次当选为该党主席。但只获得了89.5% 的选票。这是她当选该党主席以来倒数第二差、担任总理以来最差的得票率(2004年的得票率最低,为88.4%)。

从目前来看,基民盟内几乎无人可取代默克尔来担任该党总理候选人。如果默克尔不谋求第四个任期的话,将会使基民盟陷入危机。正是这种无人可取代的绝境促使默克尔寻求四连任。从基民盟内部来看,默克尔内阁中资历最老、权势最大的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 可以出任总理候选人,但显然这只是一种过渡方案。此外,只有在默克尔不再谋求连任的情况下,朔伊布勒才会出任该党总理候选人。而就现任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而言,虽然默克尔着意让这位防长今后来接自己的班,但现在看来难度较大。其一,冯德莱恩在基民盟内缺乏人脉。这次在埃森举行的该党党代会上,她虽然继续当选为基民盟副主席,但只获得了72.4%的选票,是5名副主席中得票率最低的。其二,正如此间媒体所指出的那样,“冯德莱恩并不是替换默克尔,而是以某种方式来延长后者的时代”。这就与基民盟内目前强烈要求向右转的呼声格格不入。人们并不希望再来一个“安格拉·默克尔2.0”。因而,冯德莱恩能否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但更让默克尔感到纠结的是,在这次埃森党代会上,基民盟已开始明显右倾化。2014年,联盟党和社民党曾就一项有关双重国籍的法律草案达成了妥协。按此规定,移民家庭的子女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如在德国生活至少8年或在德上学至少6年等,就可在21周岁之前自行选择申请双重国籍。而在这次党代会上, 由基民青年联盟提出的有关双重国籍的决议推翻了联盟党与社民党所达成的上述妥协,废除了双重国籍的规定。

此间媒体认为,这不再是默克尔作为党主席在给自己的党指明方向,而是党内多数人在一个中心议题上确定了该党主席必须遵循的方针。虽然默克尔在这次党代会后表示,她个人认为这个决议是错误的,且在未来的选战中也不会引入这个议题,但不得不指出的是,这是默克尔自担任总理以来还从未有过的权威丧失。

默克尔在这次埃森基民盟党代会上所说的“你们必须帮助我”这句话已经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这次党代会就禁止穿戴蒙面罩袍、就国内安全、就移民和废除双重国籍等议题所作出的决议正是默克尔为获得自己所在党的支持付出的代价。但在未来的选战中,默克尔显然不愿让党内右翼势力左右自已。据此间媒体报道,德国政府核心已表态,默克尔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并指出,一旦基民盟要倒回成保守党派的话,那么“它就必须为自己物色一个适应这种纲领的人选”。当然,总理府已保证,事情还未走到这一步。但从那里显然已谈起默克尔可能会掼纱帽这一点就可看出,女总理是非常认真对待所面临的形势的。



默克尔在基民盟在Essen举行的第29届党代会上再次被推选为党主席


对于默克尔而言,这不仅关系到即将面临的选战,而且她还担心右翼势力会令自己的政治遗产岌岌可危。美国总统奥巴马2016年11月刚访问过柏林。他的继承者特朗普现在寥寥数笔就可把他8年的任职时间从历史上勾销就是前车之鉴。默克尔并不想重蹈奥巴马的覆辙。


动荡时期的支柱


特朗普的胜选使欧洲进入了一个不确定时期。奠定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价值观对特朗普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是否会把其对北约的蔑视带进白宫? 这位美国候任总统还会把援助遭受攻击的联盟伙伴这一职责视为跨大西洋军事联盟的基本原则吗? 他会赞同俄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国际舞台上的所作所为吗?

说实话,可能连特朗普本人也回答不了这些问题。在接下来的数年中,欧洲还有许多事要处理: 从尚未过去的欧债危机,到英国脱欧,直至危及欧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都必须投入精力予以应对。而对默克尔的真正挑战还是难民危机以及如何处理好特朗普上台之后的欧美关系。默克尔在特朗普胜选后所作的一个简短声明中提到了德国和美国共有的价值观,即尊重法治国家,关注少数群体,维护民主体制。然后她指出:“在这一价值观的基础上,我愿致力于与未来的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进行紧密的合作。” 此间有媒体指出,一位联邦女总理竟然像对待一个没有教养的粗人那样在给未来的美国总统发出这样的信息,即人们在与他同坐在一张桌子旁之前,他必须经受住考验。这还是至今从来没有过的事。

但德国总理要作为西方价值观的捍卫者也确非易事。虽然默克尔在国际舞台上已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但在当今世界上,德国只是一个能力有限的中等强国,因而默克尔的政治抱负不得不受制于这一前提条件。她的外交政策往往游走于雄心勃勃和过分自信之间。

美国侯任总统特朗普已选定埃克森美乎公司首席执行官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担任国务卿。据报道,蒂勒森与俄国总统普京关系很好。2013年,俄国还曾授予蒂勒森友谊勋章。翌年,在西方因俄国兼并克里米亚以及在乌克兰东部支持反政府武装而对俄实行制裁后,蒂勒森曾多次表明反对态度。据此,人们期待着在特朗普任上美国会软化制裁立场甚或取消对俄制裁。而对俄制裁问题将会是2017年德国联邦议会选战的一个争论焦点,美方的立场转变将会使至今对普京持强硬立场的默克尔陷入困境。



美国即将就任的Rex Tillerson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


但在12月15至16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各成员国依然决定把对俄制裁再次延长6个月,据称是因为俄国没有履行2014年9月签署的《明斯克协议》。只是在是否要因俄国作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保护国而对俄追加制裁问题上,与会各国尚未形成共识。

看来在对俄制裁问题上,默克尔不会轻易作出让步。即使欧盟内部在这个问题上意见不一她也在所不惜。据报道,在这次峰会前夕,时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斯洛伐克的总理罗贝而特·菲佐(Robert Fico)还认为制裁措施是毫无意义的。但德法两国在对俄制裁问题上持一致意见,从而就决定了欧盟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但在美国总统换届后, 这相当有可能会成为美欧之间激烈争执的焦点。

此外,特朗普还曾在选战中大肆攻击德国总理的难民政策,并把自己的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贬为“美国的安格拉·默克尔”。因而,在特朗普今年1月作为美国第45任总统入主白宫后,默克尔想要在国际层面上就解决难民问题实现自己的抱负也绝非易事。《明镜》周刊指出: “默克尔正在为跨大西洋关系中的冰河期作准备,并力图让欧洲重新团结起来。”据称,默克尔对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已做好最坏打算。

2016年12月15日, 美国杂志《福布斯》(Forbes)公布了“2016年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排行榜”。俄国总统普京第四次蝉联榜首,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位居第二,默克尔则名列第三。她的排名比2015年低了一位。该杂志指出,默克尔是德国女总理,是“欧盟的支柱”。《福布斯》的上述排行榜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际社会对这位执掌欧洲第一经济强国11年的女总理实力和影响力的认可。现在,这位德国女总理已正式宣布谋求第四次连任。但在未来的选战中,她只愿成为这一动荡时代的稳定支柱,而并非是“自由世界的最后领袖”。2016年11月17日默克尔和奥巴马在柏林举行了联合记者招待会。在会上,针对记者的提问她拒绝了这一称号,并表示,幸运的是还有“许多人”献身于这一共同的价值观和目标。“这确实是一场共同的战斗。” 当然,默克尔也深知,仅仅“欧洲领袖”这一称号已使她烦恼不已。在欧债危机中,她所推行的紧缩政策已使她四处受敌; 而在难民危机中,她在欧盟内简直成了孤家寡人。因而,对于德国而言,虽则它在欧盟内往往不得不先行一步,有时还得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但绝对不能以领导者自居。否则会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这是默克尔从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中吸取的深刻教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hinesischehandelszeitung

GMT+8, 2017-12-17 18:08 , Processed in 0.130883 second(s), 21 queries .

HSB-TEAM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