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专家新发现:15%新冠病亡者死于空气污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综合报道:韦 云)老年痴呆、帕金森病、中风,现在再加上新冠病毒,罹患这些病竟然都和空气中的细颗粒有关。《明镜》采访了德国心脏病专家Thomas Münzel,医生为大家讲解了细颗粒是如何危害健康的。
这里说的细颗粒就是中国人常说的“PM2.5”。

PM(particulate matter)就是空气中的悬浮颗粒或称颗粒物,而PM2.5就是指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不到人的头发丝粗细的1/20)的颗粒物,PM2.5会通过呼吸道,到达人的肺部,直接进入肺泡。因此,PM2.5也被称为可入肺颗粒物。这些细小颗粒,比病毒大,比细菌小,容易带有毒物质进入人体,积聚在气管或肺中,影响身体健康。
近些年来,中国因一些地区雾霾现象频频出现,空气污染严重超标,从而引起了国人对于PM2.5的广泛关注。但是,这种污染危害的后果,还没有全部搞清。

 

在欧洲,虽然总是看到蓝天白云,但并不表示就没有空气污染。而且很多疾病的产生都和空气污染有关。特别是新冠病毒在欧洲蔓延后,德国科研人员在研究中发现:空气污染是造成新冠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中国的武汉也曾有类似的研究结果。

以下是德国《明镜》杂志,对Thomas Münzel医生的采访报道:
Thomas Münzel是美因茨大学医院心脏病学中心的主任,负责研究空气、噪音污染对人体的影响。
《明镜》:在之前的研究中,您与研究人员一起证明了颗粒物会导致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后来你还研究了污染的空气是否也会损害大脑。 结果怎样?

Münzel: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痴呆症、帕金森病、中风、癫痫和偏头痛与颗粒物有关。加拿大、英国、和美国的研究表明,生活在空气污染较严重地区的人患痴呆症的风险是其他地方的人的3至5倍。在墨西哥城附近,空气中的颗粒物浓度非常高,甚至在儿童中也发现了类似于阿尔茨海默氏症斑块的大脑沉积物。

《明镜》:这些是相关性。 您能证明微小颗粒会导致这种疾病吗?

Münzel:在动物模型中可以很好地证明这一点。最小的污染颗粒进入大脑并刺激所谓的自由基的形成。

《明镜》:这些是破坏其他细胞或组织的高反应性分子。(小编加注:指自由基)

Münzel:这也会导致神经退行性疾病。颗粒物还会扰乱一氧化氮的平衡,一氧化氮是大脑中重要的信使物质。从而造成学习和记忆过程的严重受损。大脑中的细尘导致免疫细胞被激活并被引诱到那里。 一个真正的炎症正在酝酿中。

《明镜》:空气中的有害物质不会停留在血脑屏障中吗?
血脑屏障是指脑毛细血管壁与神经胶质细胞形成的血浆与脑细胞之间的屏障和由脉络丛形成的血浆和脑脊液之间的屏障,这些屏障能够阻止某些物质(多半是有害的)由血液进入脑组织。百度百科)

Münzel:不幸的是,这不适用于最小的颗粒。当我们通过鼻子吸入它们时,它们通过嗅觉神经进入处理气味的大脑区域。从那里他们渗透到邻近地区。这是直径不超过0.1微米(相当于病毒的大小)的超细粉尘的路径。 稍大的颗粒,直径达2.5微米(PM2.5),虽然对于嗅觉神经来说太大了,但仍然足够小,可以通过肺部进入血液。它们从那里通过血脑屏障并在大脑中积聚。

《明镜》:颗粒物是排放物中唯一的毒物吗?

Münzel:硫和二氧化氮等气体起次要作用。我们假设颗粒物起主要作用,是因为它可以成为空气中诸多有毒、有害物质的载体。PM2.5的主要物质有元素碳、有机碳化合物、硫酸盐、硝酸盐、铵盐等等,这些物质约占70—80%,其它的常见的组分包括各种金属元素,既有钠、镁、钙、铝、铁等地壳元素,也有铅、锌、砷、镉、铜等主要源自人类污染的重金属元素。不仅如此,空气中的多种微生物、细菌、病毒以及某些致癌物也可成为PM2.5家族中的成员。

《明镜》:细颗粒可以携带新冠病毒吗?

Münzel:很有可能的。在意大利北部的颗粒物样品中检测到Sars-CoV-2的RNA。而且我们刚刚在《心血管研究》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表明大约百分之十五的Covid-19死亡是由于空气污染造成的。

《明镜》:为什么会这样?

Münzel:我们还不知道确切原因。但这可能是因为细粉尘和病毒都攻击内皮(即血管内膜)并引起炎症。如果长期受空气污染影响,再加上感染病毒,那么就会额外加重对健康的影响,更容易受到Covid-19的侵蚀。

《明镜》:那么减少空气污染会有助于对抗Covid-19吗?

Münzel:是的。但就算和Covid-19完全无关,颗粒物也是一个大杀手。根据我的同事,美因茨马克斯普朗克化学研究所(Max-Planck-Institut)的Jos Lelieveld的计算,每年约有880万人因颗粒物过早死亡,比吸烟造成720万的死亡人数还要多。

《明镜》:个人要怎么做,才能降低受到颗粒物危害?

Münzel:就个人而言,我们仍然可以使用显示外部空气中颗粒物污染程度的应用程序(APP)。APP里还提供空气是否足够好到可以进行户外运动的信息。新的研究数据证明,在一定的颗粒物浓度下,定期运动不会延长寿命,反而会缩短寿命。室内安置一个有过滤器,可以防止空气污染和病毒。戴口罩也有帮助。对于超细粉尘,您需要一个FFP2面罩。但归根结底,政治家必须做点什么:设定限制。

《明镜》:现在这些还不够严格吗?

Münzel:世界卫生组织(WHO)要求对PM2.5 限制为每立方米空气最多10微克,但欧盟限制为25微克。全世界90%的人生活的地区,PM2.5的数值在世卫组织规定的限值以上。例如,逐步淘汰化石燃料,天然气,石油和煤炭可以将细尘污染造成的过量死亡人数减半。

《明镜》:作为大流行的副作用,世界许多地方的空气污染已大幅下降。那么是否意味着一个病毒实现了您和研究人员长期以来一直要求的目标?

Münzel:至少在短期内。 我们对Covid-19的反应比对颗粒物危害的反应要快得多,这是因为病毒会立即致命。相反,颗粒物的致命性更慢,更隐蔽。到目前为止,我们或多或少地接受了颗粒物导致的死亡。

 

新冠大流行期间,人们出门少了,汽车排放物减少,的确对降低空气污染有了很大的帮助,从而减少了人口死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