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应理性维权:从德国“卡尔森新冠读本事件”说起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广告

 

(综合报道:钟道)最近几日,在德国华侨华人圈中有一个重大新闻在持续发酵。德国汉堡的卡尔森出版社(Carlsen Verlag)的系列幼儿绘本《阅读老鼠》第185本(LESEMAUS 185):《安娜和莫里茨的新冠彩虹-关于新冠病毒肺炎小知识的儿童读物》(Ein Corona Regenbogen für Anna und Moritz – Mit Tipps für Kinder rund um Covid-19)中,提到一句话:“病毒来自中国,并从那里传播到全世界”。

 
这一说法引发了许多华人,特别是一些有小孩子的父母的强烈愤慨。一场针对卡尔森出版社的抗议行动随之展开。在各方面的压力之下,出版社也在前天发表公开信,一是承诺要撤回和销毁此一画书,修改后再次出版;二是向受到伤害的读者表达道歉,请求谅解。
 
应该说,这次德国华人以及德国友人的抗争行动,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当然,还有一些人认为此事不能就此罢休,要求出版社将已经售出的画书也追回来,从学校和图书馆里下架此书。
相关阅读:德国华人反歧视抗:卡尔森出版社道歉并收回图书 

 

回顾这短短几天的维权抗争行动中,很多人提出了建议和想法,也有人采取了行动。本人参加过德国华人多次维权反歧视行动,包括1995年为“狗肉事件”举行的示威活动和2008年为“黄色间谍”举行的示威活动。对比这些维权行动中的说法和做法,提出一些看法,供大家思考,为的是让以后德国华侨华人的维权行动能更加理性和有效。
 
一封值得大赞的抗议信
 
卡尔森这本儿童绘本读物,据说是策划于2020年春季,也就是新冠病毒瘟疫在德国爆发的时刻,而出版是在2020年6月。
 
德国华人发现此书的问题,并提出抗议的时间,是在今年3月初。我们最早看到一封写给卡尔森出版社的信,是3月2日上午10点10分。据说此信为一个中国女子的德国丈夫起草。而出版社接到此信后,在90分钟后马上给予了回复。
 

 
 
或许,很多人没有读懂这封信的含义。本人对这封信的行文风格和内容,都给予一个大赞。下面,我来分析一下这封信。为了便于理解,我将此信的德文和中文翻译分别附上。
 
Sehr geehrte Damen und Herren,

尊敬的女士们和先生们:
 
Heute mussten wir in dem Buch Lese Maus, Ein Corona-Regenbogen für Anna und Moritz vom CARLSEN Verlag leider sehr unglücklich formulierte Zeilen über das Corona Virus lesen: “Das Virus kommt aus China und hat sich von dort aus auf der ganzen Welt ausgebreitet”
今天我们必须在卡尔森出版社的《阅读老鼠》第185本(LESEMAUS 185)安娜和莫里茨的新冠彩虹-关于新冠病毒肺炎小知识的儿童读物》中遗憾地读到关于新冠病毒的这一不幸的表述:“病毒来源于中国并从那里传播到世界各地”。
Durch diese Beschreibung wird assoziiert, das China das Virus hergestellt und verbreitet hat. Diese Aussage ist aber falsch und fördert rassistisches Gedankengut gegen chinesische Mitbürger. Besonders bei der Zielgruppe, den Kindern kann diese Information zu falschen Vorstellungen führen und ist schädlich für den Umgang mit anderen chinesichen Kindern.
这一表述会被联想到,是中国生产了和传播了病毒。而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并会催生针对在德国居住的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思维。特别是在该书的读者对象孩子们中,这种信息会导致错误的看法,并给这些孩子与中国孩子的交往带来伤害。
Mal ganz davon abgesehen das auch die Herkunft des Virus mit Genauigkeit nie geklärt werden kann,wäre eine Formulierung wie z.B. “Das Virus wurde in China als erstes entdeckt und hat sich durch Reisende auf der ganzen Welt verbreitet” wesentlich besser, als die Behauptung von Ihnen.
撇开下面这一点不谈,即新冠病毒的来源完全没有被准确地确认出来,能用另外一个表述会比原先的句子显得好多了:“新冠病毒首先在中国被发现,并且通过旅行者传播到全世界”。
Schon jetzt sind mir bereits mehrere Eltern (und Ihren Kunden) bekannt, die die selbe Meinung vertreten. Wir bitten umgehend um Maßnahmen um den Schaden zu begrenzen und um Rückantwort.
现在据我所知,很多家长也有同样的看法。我们请求您尽快采取措施停止伤害和给予回复。
Wir weisen Sie darauf hin, das dieser Brief mit Ihrer Antwort auf diverse Internet-Medien veröffentlicht wird.
Wir bitten um Ihr Verständnis.
Mit freudlichen Grüssen…..
我们向您指出,我们的这封信和您的回答将在不同的网络媒体上发表出来。我们请您谅解。
我们看到,这封信没有出现“反华”、“辱华”、“造谣”等说法,也没有直接指这本画书有“种族歧视”问题,而是认为孩子们在读了这本书的说法后,会导致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的想法。而且,信中还给出版社提出了一个修改建议。行文理性而温和,没有强烈的指责和威胁。
 
战后德国采用的“社会市场制度”,在立法上向弱势群体倾斜,同情和支持弱势群体。比如:在雇主与雇员之间,在房东与房客之间,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在大人和孩子之间,都更加强调保护弱势一方。所以,此信提到画书会到中国孩子造成伤害,恰恰击中要害,这种做法值得我们学习。
 
出版社的首次回复
 
卡尔森出版社在收到来信后,第二天就回复了。这种速度在德国来说可谓“神速”了。
 

图片

 
 
出版社的回信,整体看来也是非常友好,并没有固执己见或反戈一击。回信说:
非常感谢您的来信。我们感谢您对这本书提出的建设性的批评意见。您当然说得对,这是一个非有意为之的、考虑不周的、缺乏敏感性的用词。在以后的再版中,我们将做出相应的改动。
我们希望,您能继续保持关注我们出版社的图书。 
 
 
华人的继续抗争和出版社的道歉
 
这个答复对于参与抗争的华人来讲,是不够的。随后,很多家长再次写信给出版社,要求将此书召回,停止销售,并向当事人道歉。
 
3月5日下午,卡尔森出版社给很多写信的家长做出回复,同时,将这封回信公开发表了出来。
 

图片

 
在这封公开信中,出版社表示:
 
儿童新冠病毒读本是2020年的春天构想的,目的是为给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能尽快提供一本书,来解释新冠病毒给人们日常生活带来的的广泛的改变,让孩子们和家长们能谈论此一问题。在这一过程中对于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将复杂的问题尽可能地用孩子的理解讲述和以事实为根据的介绍。
书中有关病毒来源的说法,是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的标准而提出的。放在今天的话我们将不会这样描述了。
如果因为这个表达对读者们带来了伤害的话,我们表示遗憾,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我们请求受到伤害的人原谅。
我们接受大家就此题目来信的建议,也立即停止了此书的交货。现存的书将被销毁。修改的新版已经在着手进行。此书在能再次供货时,将是修改过的版本。
从出版社的公开信来看,语气是友好的,也是愿意接受大家的批评并作出改动。我们从信中看不出该出版社故意要“抹黑中国”或者“反华”,他们只是采用了当时的主流媒体的说法而已。特别是考虑到此书在2020年6月出版,当时的信息与8个多月后的今天相比,有很多不同。
 
当然,很多人表示对出版社的回答不满意,还在继续努力,要求出版社收回已经销售出去的画书,将全部的网络销售下架。 
 
是否需要两国政府交涉?
 
在此次抗争中,我们看到很多人强烈要求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甚至中国外交部出面,向德国政府提出交涉。下面是两个留言的截图:

图片

 
有这种想法的朋友,或许对德国私人出版社与政府的关系理解不够。在德国,私人出版社按照公司法律规则运行,不属于政府管控范围。如果出版社违法,也由司法机构调查和判决。
 
而且,如果德国政府出面向出版社施压,甚至还会出现适得其反的后果。新闻自由的权利在德国基本法中被突出加以保护。
 
中国驻德外交机构也没有保持沉默,但不是向德国政府交涉,而是与出版社进行交涉。下面是中国驻汉堡总领事馆3月4日的一个新闻稿。本人感到,总领馆在这里的表态值得大家好好读读,认真领会其中的深意。我们也要为总领馆的表态点赞。
 

图片

 
 
在新闻稿中,总领馆表示:“挑衅、歧视、仇恨言行与德国主流价值观不符”。“请各位家长提醒孩子,若在学校或幼儿园遇到此类言行,注意保护自己,切勿纠缠,及时向老师和学校反映。”
 
的确,德国的主流价值也是反对歧视与仇恨的。我理解的是,如果德国某些人和机构对华人有歧视和仇恨行为,我们一定要做出理性的反击,维护我们的权利。同样,我们在反击的时候,也不要表达出“挑衅、歧视、仇恨”的情绪。
 
一些人将儿童读物事件归因于德国政府,并因此而痛骂德国政府。本人感到,这种痛骂,就是一种“仇恨”的表现,而且也是无的放矢。德国政府估计还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情发生了。
 
所以,本人很赞赏一位美女就此事的留言:
 

图片

 
要不要起诉出版社?
很多人在抗争表示:应该通过司法程序,请律师起诉出版社“造谣”、“反华”。能否从法律上起诉出版社的根本理由在于:出版社违背了德国的新闻自由法规了吗?比如是否有“诽谤”、“诬陷”等犯罪事实。看看这里一些群友的留言:
 

图片

 
以笔者之见,一本在去年6月出版的书中有“病毒起源于中国”的说法,还不构成德国法律意义上的“造谣诽谤”罪。尽管我们今天知道,新冠病毒到底起源于何处还不能确定。但是,世界上很多专家,包括中国的专家,都认为新冠病毒来源于中国某地如云南的一种蝙蝠,通过中间宿主,传染到人类。
 
也有数据表明,在美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地,甚至在2019年的血液样板中和下水道提取物中,已经发现了新冠病毒。但是,新冠病毒瘟疫首先是在武汉爆发的,这个事实似乎没有人否认过。而且,世卫组织也已经派专家组到武汉调查过病毒的来源。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2月20日,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发表严正声明,驳斥德国《图片报》“散布和炒作所谓的‘武汉实验室泄露’的‘阴谋论’‘中国责任论’‘赔偿论’。对此,驻德国使馆表示强烈不满和愤慨。”
 

图片

 
 
《图片报》的报道,是引用了德国汉堡大学主攻纳米科技的物理学家罗兰德·维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今年1月完成了一项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研究,并于2月18日将所谓的“研究报告”发表在网上。他得出的结论是,相关线索的数量和质量都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起实验室事故,是当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因。
 
一个物理学家的所谓的病毒的“研究报告”在德国舆论界和学术界遭到广泛的质疑和批判。报告所引用的资料都是网上的报道,没有科学性,而且包括很多是阴谋论的说法,甚至汉堡大学学生会也发表声明,认为这种报告有悖学术研究的宗旨。
 
但是,至今为止,不管是德国人还是中国人,没有听说有人要对这个这个报告的撰写人提出法律起诉。而他宣称:“我99.9%确信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我推测,大家认为在德国所谓的新闻自由的法制环境中,无法对这种观点采取法律手段制裁。
 
今天,我们去查看维基百科的中文或者德文的条目,都写明新冠病毒最早发现于武汉,而没有提到其他更早发现的地方。
 
所以,要对卡尔森出版社提出法律诉讼,不是不可以,但基本上就可以知道其结果。从前,德国华人也曾经两次起诉《明镜周刊》,原因是该刊的“黄色间谍”和“新冠病毒中国制造”的说法。但都没有成功。
 
最后,想到一个问题,也是很多人在询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汉堡大学的物理学家的研究报告没有引发德国华人的抗议浪潮?而相对来讲影响力小得多的一本儿童读物会引发如此强烈的反响?
 
下面一位母亲的留言或许能回答这个问题:

图片

也就是说,儿童读物毕竟涉及到这里很多华人家庭,他们的孩子就在德国读书生活。而“武汉实验室泄漏说”尽管对中国是一种严重的伤害,但似乎不影响这里的华人家庭的孩子们。所以,反应的态度就很不同了。
这种不同,值得我们思考。
 
图片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转载需与本报编辑部联系,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