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又一起持刀暴力恐怖袭击案的背后是什么?论狂信徒的恐怖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昨晚20点左右,德国北威州警方在Gelsenkirchen(盖尔森基兴)市击毙了一名欲持刀袭警的土耳其裔男子。

据称,该名男子在中枪后还高喊“Allahu Akbar / 阿拉胡·阿克巴尔”(真主至大,这是伊斯兰教的一句重要的短语,被穆斯林用于很多不同的场合)。

5日晚19点40分,这名37岁的土耳其籍男子,一手拿着棍子,一手拿着刀,冲向位于盖尔森基兴市南部的警察局。

此时的警察局前停有一辆警察巡逻车,于此同时还有二名警察在聊天。这名男子在跑过巡逻车时,拎起自己手中的棍子就砸向巡逻车。

这时二名警察才堪堪反应,要求该名男子立刻停下并放下手中的武器,接受检查。该男子并没有听从警察的警告,进一步地试图使用棍子和刀攻击警察。当警方几次警告后,该男子仍然接着攻击警察,随后其中一名警察拿出佩枪,连开四枪后将其击中。

来自目击者的消息表明,这名男子是一边高喊“Allahu Akbar”一边攻击警察。

该名男子中枪后的几分钟,急救人员赶到现场试图抢救,可惜抢救无效死亡。犯案人的死亡也为这起袭警事件画上了重重的问号。

北威州警方对此案高度重视,在昨天晚上袭击事件发生后开始连夜调查取证。

目前,警方已经确认死者的身份。这名男子因为暴力犯罪已多次被刑事定罪。德国国家安全部门也建立这名男子的档案,并对其做第二次是否伊斯兰极端化的调查,不过一无所获。

今天下午15点25分,北威州内政部长赫伯特·鲁尔(Herbert Reul)就此袭警事件发表评论。在鲁尔的评论中,得知这名男子自2018年起一直在做一份关于森林环境保护的工作。在和他同事的交谈中,也时常流露出,他想建立一个为“真主祈祷的圣洁之地”。

鲁尔认为必须调查清楚罪犯的犯案动机,是属于“独立作案”,还是属于一起有预谋的伊斯兰主义的恐袭?并且是否还存在着其他的恐袭计划。

来自这名男子的其他同事的消息表明,这名男子还曾经拥有过一份心理诊断证明,表明该男子是一位精神病患者,但不属于攻击性精神病患者。

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就该事件发表评论。拉舍特认为警察需要知道,一旦处于被攻击的环境中,如何面对及如何正确应对,并且要为此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在德国,除了2016年12月在柏林发生的圣诞恐袭之外,再没有发生过大型的恐怖袭击事件,但是时不时就会发生一些疑似恐袭案例,以2016年为例:

2016年2月26日,15岁的萨菲亚·S.(Safia S.)在汉诺威火车站用一把餐刀刺入一名联邦警察的喉咙,导致后者重伤,必须接受手术治疗。该名凶手声称自己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支持者。

2016年4月,埃森一处锡克族寺庙门口发生爆炸事件,三人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嫌犯是与极端伊斯兰萨拉菲派联络密切的年轻人。

2016年7月18日,一名17岁的阿富汗难民在维尔茨堡的一列短途列车上用刀斧袭击多名旅客,导致多人重伤,其中包括四名来自香港的游客。行凶者在逃跑途中被警方击毙。这起袭击显然带有伊斯兰极端主义背景:在此后网络上流传的一段凶手生前拍摄视频(见图),他在其中作出了相应表示。检方认为,凶手是”自我极端化”的一个例子。

2016年7月24日,27岁的叙利亚难民穆罕默德·D.(Mohammed D.)在安斯巴赫一处音乐节入口处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多人受伤。他也自称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支持者。有心理疾病的这名男子在爆炸袭击发生不久之前还曾通过手机接受外界指令。”伊斯兰国”宣称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图片为检方人员在安斯巴赫袭击现场进行搜索。

2016年12月19日,发生在柏林纪念教堂圣诞市场的货车冲撞袭击事件导致12人丧生,数十人受伤。涉嫌驾驶该车的阿姆里潜逃数天后于12月23日在米兰近郊的一次警方检察中被击毙。

正如德国联邦刑警联盟(BDK)主席安迪·诺伊曼(Andy Neumann),曾经对德国《世界报》表示,“德国面临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已成为一种常态。”

上周五(1月3日),美国用无人机刺杀了伊朗高级将军卡西姆·苏莱曼尼,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表示:伊朗定会“强硬复仇”。5日晚间,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的“绿区”附近遭到二枚“喀秋莎”火箭弹袭击。

鉴于国际局势的恶化,1月3日,德国修订了恐怖威胁级别,德国认为国家面临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将升级。

其实这一切已经略显端倪,法国的伊斯兰宗教狂热份子已经开始行动报复。

1月3日,在德国修订恐怖威胁级别的几小时前,在法国东部城市梅茨,一名男子持刀冲向一群警察,警察开枪打伤了他。当地检察官办公室表示,这名男子在被监控与武装组织有联系的人员名单上。

血腥的开年,2020年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