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严重事端:德国议会请愿委员会就“与台建交”请愿举行听证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文的预计阅读时间:6 分钟

 

作者:殷筱口

 

今天,周一,12月9日,德国联邦议会请愿委员会举行了一个听证会,就一小撮人提出的“德国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的请愿行动展开公开辩论和质询。这一举动势必对中德关系造成伤害。这是对德国一贯奉行的“一个中国”外交原则的严重挑战。

 

德国请愿行动意在台湾选举?

 

策划者时机选择地很及时。台湾又面临大选了。目前,岛内蓝绿两派都在激烈互殴。据说,借助外力影响岛内的选情,是一些政党的惯用做法。不管是请愿书的发起者还是支持者,都明确无误地知道,德国不会因为一次请愿行动而改变“一个中国”的既定政策。但是,这个请愿行动过程和今天的听证会,会在台湾岛内被媒体不断炒作,造成一种国际上支持民进党的错觉。

据报道说,一位在德国东部的罗斯托克(Rostock)生活的德国男人Michael Kreuzberg,今年已经72岁了。他在今年5月31日(一说是6月4日)向德国议会请愿委员会(Petitionsausschuss des Deutschen Bundestages)提交一份他发起的请愿,标题是:Petition zur Aufnahme diplomatischer Beziehungen mit Taiwan(要求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的请愿书)。一位看上去与政治毫无关系的德国老人,突然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而提出这样一份请愿书,到底是为什么?这的确需要很多想象力才能回答这个问题。  

 

德国议会网站上关于请愿书的介绍

 

按照德国2005年以后的法律规定,请愿书要在德国议会的网站上公开发表出来,支持者可以在网上联署。在德国,请愿的依据是德国《基本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基本法》第17条规定,每个人都有向有关部门或者向民意代表提交个人或集体请愿书的权利,这并不限定参加请愿者的国籍是否为德国籍,也不限定是否居住在德国境内,更不限定是否成年。在具体实践中,请愿者只需在请愿书上提供自己的姓名和通信地址这些信息,还可以要求自己的名字不在请愿书上公开。 

一开始,德国议会拒绝在网上公开发表此一请愿书,理由是此请愿书会对中德关系造成严重伤害。但Michael Kreuzberg似乎是一根筋要干到底了。他请求德国绿党在议会的议员们协助,向德国议会施加压力。最终,议会请愿委员会同意在9月11日开放给所有人联系,联署截止期限为10月10日,也就是4周。据说,到截至日,联署人数已经接近5.6万人。

 

在Michael Kreuzberg出席听证会时,绿党前主席、联邦议会议员Cem Özdemir与他交谈。绿党支持请愿书的发表。德国之声照片 

 

参加联署的人到底是一些什么人?是德国人?来自世界各地的“台独分子”或者像有人说的是“台独工作者”?不得而知。反正在4个周内就有超过5万的联署人。
 

5万,这个数字很重要。根据德国联邦议会的规定,向议会提交的请愿书,如果在4周的公开联署期内获得了5万以上的签名,由28名议员组成的请愿委员会原则上必须就此举行公开听证会,并且邀请请愿发起人以及其他请愿者参加。当然,议会请愿委员会也可以通过表决(需要2/3的多数票)来拒绝召开听证会。不论是公开听证、还是表决拒绝听证,联邦议会请愿委员会都必须对超过5万联署的请愿书做出回应。

 

 本届德国议会请愿委员会28人组成名单

 

Michael Kreuzberg当年生活在原来的东德,也就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到柏林墙倒塌时,他都要42岁了。据他说,他年轻时在东德,就梦想能环游世界,到各地看看。看来他早就想到了“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不过可惜当时东德人民不可以随意出国旅游。

请愿发起人、退休海洋生物学家克罗伊茨贝格(Michael Kreuzberg)

 

德国统一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到各地看了看。2018年夏季,他来到台湾。不知他在台湾是怎么旅游的,又有了什么新的感受。于是,他就有了这么一个大胆的决定。 

德国外交部德国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西格蒙(Petra Sigmund)女士此前就此一请愿书做出了回应。她认为,德国恪守“一个中国”的政策,主要理由是“中国是德国的战略伙伴”,德国与中国在多方面保持政治与经济的关系,中德双方有80个不同的对话模式。“背离‘一个中国’的原则将对德中关系造成严重伤害,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德国与台湾保持着很好的工作关系,尽管没有外交关系。

 

听证会上攻防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请愿发起人、来自罗斯托克的退休海洋生物学家克罗伊茨贝格(Michael Kreuzberg)在听证会上说,台湾从1987年起就开始民主化,因此,德国以及欧盟道义上有责任采取措施保护具有相似价值观的政体。他结合近期有关香港、新疆的报道,担忧今后台湾也会出现类似问题。

 

12月9日下午听证会现场。德国之声图片

 

德国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西格蒙(Petra Sigmund)作为政府方面的代表出席了此次听证会。她指出,作为德中双边关系的重要基石,“一个中国政策”不允许柏林与台北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是,非官方、非正式的双边往来十分丰富、全面,台湾也是德国非常重要的经贸、科技等领域的伙伴。”西格蒙认为,德国政府应当避免单方面改变现状,“同时继续保持与北京、台北的沟通管道畅通。” 
与克罗伊茨贝格一起到议会听证时还有一位来自台湾的傅佩芬女士,据报道她是“世界台湾同乡会会长”。从网上能找到这样的介绍: 

傅佩芬曾经就读于德国基尔的克里斯蒂安·阿尔布莱希特大学,并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州立法院完成见习。她曾获得 DAAD(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外国留学生奖。在攻读学位期间,她还担任基尔大学汉学系中文讲师。此前,她从台湾大学法学系毕业并获法学硕士学位。自2009年开始获准以律师身份执业。傅佩芬是欧洲台湾商会联合总会理事会总会长及世界台湾商会联合总会董事。

 

网络上对傅佩芬女士的介绍

 

来自台湾官方与民间台独势力的支持
一般认为,世界各地的台湾同乡会成员基本上是台湾民进党的支持者。而从前国民党在海外的侨界组织,大多称为“中华会馆”。 
傅佩芬女士也在听证会上发言了。她说,“一中一台”在台湾民主化后就已经成为了事实,两蒋时代对中国大陆的主权诉求早已被摒弃,这意味着几十年前两岸都默认的“一个中国”已经蜕变为北京的单方面诉求。她还给德国议员们出主意说,西方国家应当在台湾问题上更加团结地面对中国,“北京可以各个击破,但是多个大国联合起来,中国就会有所忌惮。” 
从傅佩芳女士的发言中,我们能明显感到她支持台独的立场。当然,她是作为“民间人士”出场的。但她与台湾政府的关系密切。网上介绍她时也提到:“她为‘台湾贸易发展协会’的‘政府采购协议’(GPA) 项目提供咨询。” 

来自台湾民间的台独势力应该为此次请愿行动提供大力支持。在Michael Kreuzberg到柏林时,不仅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出面接待,还有一些华人与他合影支持。

 

多位来自台湾的华人与谢志伟一起在柏林接待Michael Kreuzberg时的合影

 

Michael Kreuzberg发起的请愿行动,也得到了台湾官方人士的支持。我们看到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在听证会前夕,还约见Michael Kreuzberg表达支持,并发表了合影。11月初他在脸书上提到他寻找Michael Kreuzberg的过程,先是透过电话簿找到他通了电话,后来又在柏林见面,两人也交流对请愿案的看法,当时两人都有共识,并不期待德国政府会因此和台湾建交,但透过国会的公听会,可让德国社会、媒体了解、报导台湾是一个值得珍惜的自由民主灯塔。

 

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在柏林约见Michael Kreuzberg。身后很多红酒

 

早在今年9月27日,谢志伟在脸书上呼吁台湾人支持请愿书

 

来自台湾的外交部次长徐斯俭(Hsu Szu-chien)在此前到访过柏林。他在接受德国《世界杯》(Die Welt)采访中提到请愿书时表示,这种来自德国的支持,对台湾来说很重要。人们要尊重这个请愿的过程和结果。德国在过去为争取台湾参加国际活动作出了努力。

 

德国《世界报》报道徐斯俭访问德国

 

由此可见,Michael Kreuzberg的请愿书得到了台湾的民间与官方的大力支持。按常理推测,德国民众通常对于这种涉及到台湾的议题,不会有很多人感兴趣。比如,当天议会请愿委员会还对民众提出的“拯救德国游泳池”请愿书做了讨论,德国媒体做了广泛的报道。这就是德国民众日常关心的问题。所以,没有来自外来的支持,涉及台湾的请愿书不会这么快有5万多人联署支持。 

今天听证会结束时,请愿委员会并没有决定是否将此提案提交联邦议会全体会议讨论,而是表示将“择日决定”。对此,发起人克罗伊茨贝格对德国之声表示,他估计“希望非常渺茫”。

 

当代德国与中国的关系

 

众所周知,1950年,中国与当时的东德,即“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当时两国都属于“社会主义阵营”。1972年中国与当时的西德,即“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在此后的18年间,中国与两个德国有外交关系。而这两个德国均与台湾没有或者断绝了外交关系。 
1990年10月,两德正式统一了。此后,德国政府遵守“一个中国”的原则,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唯一合法政府,将台湾视为一个中国的分裂的省份。目前,中国在德国设立一个大使馆和4个总领事馆。

台湾在德国柏林设立“驻德台北代表处”(Taipeh Vertretung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并在汉堡、法兰克福和慕尼黑设立办事处。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