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德国地下国中之国,极右团体自建交通部,穆斯林自立平行社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平行社会”、“独立王国”……这些听起来像是科幻故事中,用来介绍男女主角背景资料的词,假如真的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将会是怎样的场景?不过,在德国,这样的场景却在人们身边真实地上演着……
8月1日,德国媒体爆料,萨克森州有2名“帝国公民”最近成为当地警方关注和搜查的主要对象,原因是两人竟然自行成立了一个独立于德国联邦政府的“交通部门”,还大肆发放自己制作的驾驶证件。
7月31日,萨克森州刑事警察和检察官经过长时间的监视和观察,在德累斯顿和Wilthen对66岁男子及48岁女子进行搜查,同时也搜查了他们在德累斯顿的“交通部门”。收集到50份文件,查封了很多计算机。
 
根据警方的消息,这个所谓的“交通部门”不仅负责发放驾驶证件,还负责汽车登记、颁发牌照,以及征税单等事项。
然而实际上,这些经过“登记和批准”的驾驶员和汽车,并没有在正规的德国政府部门进行登记注册,也没有投保必要的机动车险和第三方责任险等险种。这样的车如果上路的话,属于非法车辆,一旦被查,车主就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这里领到所谓的汽车证件,并上路行驶。
 
“帝国公民”目前在德国主要分布在勃兰登堡州、梅前州、巴伐利亚州。根据联邦内政部的数据,2018年全德“帝国公民”数量大约为1.9万人。
他们在德国被认定为一个是极右主义群体,他们不承认现在的德国政府,也不认可任何现有德国政府机关的权力,拒绝纳税,拒绝履行德国公民的一切义务。他们只承认自己成立的“主权国家”,取名为“第二德意志国”或“日耳曼公国”。
 

相关链接:

德国极右暴力团体“帝国公民”,要用枪杆子推翻现政体 另立国家
https://mp.weixin.qq.com/s/-5vjpiAzOldT0Xkn1zT4AQ
德国极右暴力组织试图推翻国家政权,追随者猛增
https://mp.weixin.qq.com/s/GAZ-ckFjSte3Bxf9yu6PcA
所以,这个群体便成为独立于德国主流社会的“平行社会”中的组织。而且,在德国,这样的“平行社会”组织并不少见。
 
比如德国穆斯林群体自己建立的“平行社会”,用伊斯兰教义取代德国法律,于是便出现一系列“荣誉谋杀”案件,死者都是被认为违背伊斯兰教义的“不法分子”。本公众号曾做过多次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血腥视频震惊德国:穆斯林大家族私设公堂公然杀人 荣誉谋杀超过百起!
https://mp.weixin.qq.com/s/Vhpgh8Ob3dw0_JxltDN2mA
【今日德国】德国土耳其社会悲剧:荣誉谋杀,弟弟枪杀姐姐 时隔11年两个哥哥在土耳其被起诉
https://mp.weixin.qq.com/s/RE_mVZ_qTKfMPTW16l5Kow
他们甚至还建立自己的“执法警察”部队,因为穆斯林不允许出入酒吧、迪厅、赌场等场所,所以穆斯林群体就自建“巡逻部队”在晚间巡街,自行执法,巡逻的警察马甲上还印有“伊斯兰教法警察”的字样。其中,备受关注的就是北威州伍珀塔尔市的青年巡逻队,相当于“道德警察”,阻止所谓“有伤风化”的行为。(详见文末延伸阅读)
 
此外,横行德国的土耳其大家族也同样被认为是德国社会的一个“独立王国”,大家族首领就相当于“国王”,指挥家族成员的一切活动,偷盗、抢劫、诈骗、洗钱无恶不作,甚至与警察分庭抗礼。本公众号曾做过相关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最臭名昭著的5大阿拉伯大家族黑帮,内幕触目惊心
https://mp.weixin.qq.com/s/KZ9DYDuEBWKFjR_nylHEVg
还有一类特殊的群体,同样也把自己当作独立于主流社会的组织,他们被称为Prepper(生存主义者)。这类群体强调在任何情况下最大化个人或群体的生存概率,会在住处精心准备可以供家人独立生存的设施,视出行地点携带一定规模的求生装备、适量的食物以应对严重危机或国家瘫痪。一些人也用武器武装自己。
他们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在这个群体中,有些人曾是警察或国防军成员,他们甚至存储了大量武器和弹药,有很大的潜在威胁。
 
短期看来,彻底消灭这些组织比较困难,如何最大限度地限制他们的行为,避免发生严重的危害社会的事情发生,政府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其实,长期来看,如果穆斯林大家族的下一代年轻人可以多多与德国主流社会接触,他们在未来会可能逐渐融入德国社会,大家族式的“平行社会”可能也会逐渐消失。
———————————————–
延伸阅读
来源:德国之声 时间:2019年

 
德国出现“伊斯兰教法警察”巡街“执法”
 
德国北威州几座城市街头出现身着印有“伊斯兰教法警察”字样马甲的群体晚间巡街,在酒吧、迪厅、赌场前,劝阻其他穆斯林不要出入以上场所。州政府内政部长下令,坚决打击此类自行执法、宣扬极端宗教教义的行为。
(德国之声中文网)乌珀塔尔所在的北威州内政部长耶格尔(Ralf Jäger,社民党SPD)6日通知该州警方,“采取一切警察执法可能,抵制这种‘自行执法’的巡街行为”,比如包括没收印有“伊斯兰教法警察”字样的马甲。德国穆斯林中央理事会此间已经表示与此类“伊斯兰教法警察”巡街行动保持距离。
 
连续数天,北威州城市乌珀塔尔(Wuppertal)、贝尔吉施格兰德(Bergisches Land)警方通过巡查以及民众举报发现,当地晚间街头会出现身着印有“伊斯兰教法警察”(Shariah Police)字样马甲的穆斯林青年巡街。这种形式的巡街类似一些穆斯林国家街头的道德警察。比如沙特阿拉伯、也门、伊朗等国家的道德警察会在街头提醒民众注意举止,女性要戴好头巾或面纱,男女青年不要在公共场合过度亲密等等。
德国北威州出现的这些自诩为“伊斯兰教法警察”的年轻人据悉是极端伊斯兰主义萨拉菲派成员,尤其在晚间在酒吧、迪厅、赌场等娱乐消遣场所前“盯梢”,在看到有外表似穆斯林的青年人出入此类场所时,他们会上前劝阻,强调饮酒、博彩、听西方音乐“有伤风化”,并试图说服更多青年人遵守伊斯兰教法。
 
德国联邦内政部长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 基民盟CDU党人)7日在接受《星期日图片报》采访时强调,“德国领土上没有地方包容伊斯兰教法”“任何人也不能滥用德国警察的良好声誉”。德国联邦司法部长马斯(Heiko Maas,社民党SPD)也向该报表示,“德国是法治国家,立法执法是国家司法部门和警方的任务。自行执法的行动不会被姑息。”
德国执政党之一、基社盟内政事务专家施特凡·迈耶尔(Stephan Mayer)在接受《星期日每日镜报》采访时甚至要求德国立法,将“宣传遵循伊斯兰教法”定为违法行为,因为“德国不能容忍一小部分极端伊斯兰主义派别的追随者在德国街头无视德国法律,宣扬其宗教教义中对民众行为举止的规定。”
德国萨拉菲派极端穆斯林的核心人物之一皮埃尔·弗格尔(Pierre Vogel)对“伊斯兰教法警察”巡街行动表示赞赏,他在一部在社交网站脸书上被转贴多次的视频中说,“所有穆斯林们,你们应该在所在城市效仿这一行动。不过我建议,不要用‘伊斯兰教法警察’这一说法,想个更好的名字!”弗格尔还说,这一行动已见成效,引起了众人关注,“我对为此做出贡献的兄弟们表示赞扬。”不过弗格尔避免用“伊斯兰教警察”这一说法,如果乌珀塔尔的萨拉菲派继续留用这一说法,他也可以接受,毕竟“他们是我的兄弟们”,弗格尔说。
极端伊斯兰主义萨拉菲派在德国的成员主要集中在北威州几座城市,包括波恩,杜伊斯堡,乌珀塔尔等。萨拉菲派信奉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该派别部分教徒希望依照原教旨主义改变社会。德国联邦宪法保护局去年的统计显示,德国共有5500名萨拉菲分子,其中1500多名生活在北威州。

综合报道:谢菲

责编:李鱼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