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自民党主席访华遇到什么事?成为德国媒体的重磅新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最近两个月来,一些中文自媒体和其他媒体,将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描绘成了“最愿意学习中国的德国政治家”。或许,他们看到下面的文字,不知又该做出何等的评价。

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Christian Lindner)年方40,志在德国执政

 

德国媒体一边倒的负面报道

7月22日晚间,德国著名政论杂志《明镜周刊》网络推出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标题是《因为访问香港,中国共产党官员对自民党主席林德纳这般奚落》(Wegen Hongkong-Besuch.Wie Chinas Kommunisten FDP-Chef Lindner brüskierten)。这里使用的德文词“brüskieren”,具有贬义色彩,意为“用粗暴的态度或言辞对待;奚落,冷落,侮辱。”

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第二天翻译并发表了《明镜周刊》的文章。而与此同时,德国各大主流媒体,均报道了此事。但用词均极为负面和贬义。比如德国《商报》(Handelsblatt)的报道标题是:《中国之行的丑闻:中共官员对自民党主席林德纳痛斥30分钟》(Eklat bei Chinareise: KP-Funktionär schreit FDP-Chef Lindner 30 Minuten lang an)。这里用的德语词是“anschreien”,意思是“高声斥责,怒骂”。

德国《商报》的报道

 

德国慕尼黑的《水星报》(Merkur)报道的标题是:《在中国的丑闻:中共官员对林德纳吼叫30分钟》(Eklat in China: KP-Funktionär brüllt Lindner 30 Minuten lang an)。这里用的德语词是“anbrüllen”,意思是“咆哮,吼叫”。

《水星报》的报道

 

德国媒体还采访了林德纳和随行的德国议员。他们的说法又一次连篇累牍地刊登在各个媒体上。

 

中国外交部的澄清与反驳

 

此事显然已经成为一场外交风波。7月24日,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中国外交部美女发言人华春莹说:德国《明镜》周刊报道,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此前率团访问香港时同香港泛民主派议员见面,此后在访问北京期间遭到“粗鲁对待”。中方能否证实?

华春莹回答:你提到德国自民党代表团遭到中方“粗鲁对待”,我觉得这应该不是事实吧?中国是礼仪之邦。对我们的客人都会以礼相待,平等、尊重,并予以相应的礼遇。 

的确,德国自民党主席林德纳率该党代表团近日访问了中国。此访是中国共产党同德国自民党之间一次正常的党际交流,中联部负责人同代表团就两党和两国关系进行了交流,就涉港问题清晰地阐述了中方立场。当前,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处于发展的关键阶段,我们希望包括自民党在内的德国各主要政党为增进两国政治互信、加强两国友好合作多做有益和建设性的事。

从外交部发言的回答中,似乎看不到有过一场唇枪舌剑的交锋。华春莹女士一番话,大有化干戈为玉帛的美意。

从更高的战略角度来讲,中德双方都强调:中德关系处在历史最好时期。而且,德国自民党还是在野党,对德国与中国的关系不构成直接的影响。

但是,此一事件在德国媒体中还在继续发酵。据报道,此次林德纳率领的自民党代表团到亚洲访问,共计12天,去的国家和地区有马来西亚、韩国、日本、中国香港特区、上海和北京。在内地预订有两天的行程,也是此次亚洲之行的最后一站。

 

且看自民党代表团怎么说

按照德文媒体的报道,问题就出在香港之行中。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浪潮,支持和反对的两个阵营轮番上街,香港处在激烈的冲突中。就在这一敏感的时刻,德国自民党代表团来到香港,他们不仅拜会了香港特区政府的代表,也与泛民主派人士,也就是西方人称为“在野党”的人士会面。

德国《明镜周刊》的报道说,林德纳此时访问香港,令北京领导层大为不满。代表团同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会晤计划被在会谈开始前几小时临时取消。而如期举行的会谈中,中方明确让德国自民党代表团感觉到,中方认为他们此前的香港之行是在羞辱北京。

林德纳及其代表团最后得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负责西欧事务的副部长郭业洲的接见。参与会晤的自民党外交事务政治家基尔-萨莱(Bijan Djir-Sarai)回忆说,会面时的气氛之冷谈令人惊讶。郭业洲副部长谈了香港局势,并对暴力行为予以强烈谴责。他表示,德国公共舆论对香港的声援以及为两名香港通缉的嫌犯李东生、黄台仰提供政治庇护,是对暴力冲击立法会的鼓励。

郭业洲副部长还提出质问说,如果示威者冲入林德纳原籍所在地北威州议会,德国会怎么处理。林德纳回答道,北威州确实发生过大学生为了反对学费政策冲入州议会的事件。虽然对这些学生提起了诉讼,但州政府也同时进行了修正,因为社会多数支持学生的主张。

林德纳为其香港之行进行了辩护。他表示,自民党尊重中国内政,也注重德中友好关系。他对《明镜》表示:“但我们并不只关心经济利益,我们同样关心自由和民主价值观。因此,没有任何人能够规定我们的旅行路线和会谈对象。”他同时还表示,开诚布公地交换意见并尊重不同意见是非常必要的。他还提到,自民党在德国也是在野党,所以在香港会见在野党的人也是顺理成章的。

林德纳还说,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同样意识到,送中条例已经停止审议了。会谈至此宣告中断,连握手告别的环节都被省却了。

随行的德国自民党联邦议员和议院外交委员会成员基尔-萨莱(Bijan Djir-Sarai)对记者说:“香港之行过后几天,我们到了北京,先是一系列事先约好的会晤被临时取消,然后到了与中联部副部长郭业洲会晤时,他一开场就问我们‘你们去了香港,你们对那里印象如何?’郭业洲副部长没有像正常的会晤那样,先是寒暄一下德中友谊,随后再谈些具体问题。他直接就问出了非常强硬的问题,双方之间的紧张态势随后也在不断地增加。他们强调了中国共产党的立场,我们则强调过自民党的立场,表示自民党需要全面了解情况,不仅仅通过北京。然后他们还指责我们,仿佛德国在直接支持香港的示威者、支持中国动乱。按照原先的计划,作为两党之间的会谈,还应该讨论香港之外的其他话题,比如经济合作、全球贸易等等,但是会谈最后全在争执香港问题,不欢而散,双方甚至都没有握手。”

基尔-萨莱(Bijan Djir-Sarai)访问中国的照片

 

基尔-萨莱作为联邦议员经常会同中共官员打交道。前些年他也访问过中国。就在四周前,他刚刚同联邦议院外交委员会代表团访问过中国。而相隔两周后再次到访中国。他对媒体表示,他感到中国方面越来越自信与强硬。

在此次德国自民党的亚洲之行中还有一个特别的插曲。代表团在回到德国后,通过推特(Twitter)发表一组照片,报道了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会(Friedrich-Naumann-Stiftung,是由德国自民党掌控的政治基金会,也译为“腓特烈·瑙曼基金会”,简称“瑙曼基金会”)办公室在香港开张的典礼。而出席典礼的也有香港特区立法会的议员。而这个基金会的办公室在中国已经被封闭了23年之久。详情下面会谈到。

代表团访问香港时合影

 

林德纳刚成为中文媒体的“宠儿”

4月26日,德国自民党的党代会上,讲台的屏幕上出现了中文字母“经济政策”。党主席林德纳用生涩的汉语开场:“社会与经济在不断变化,我们要与时俱进”。

他用德文解释了这句中文的意思后,接着表示,“按照目前的形势,我们的孩子今后除了要学英文,还必须要学中文。”

自民党党代会现场,林德纳说生涩的中文

 

林德纳表示,北京正富有战略地、目标明确地、有时也咄咄逼人地贯彻自己的利益。

他说,鉴于中文很难学,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全力让中国人依然觉得,值得去学英语和德语。”在说完这句话后,党代会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林德纳接着指出,中国从前接受援助的发展中国家,正在变得越来越自立,甚至成为欧洲的竞争对手,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全球化的成功。他介绍说,中国在数字化领域处于领先行列,还拥有众多富有创新能力的“独角兽”企业,其申报的专利数量已经超越了德国。“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激起大家对黄种人的恐惧,也不是为了叫大家闭关自守,而是为了呼吁大家从舒适区中醒来,不要再安于做旁观者。”林德纳大声疾呼:“要是我们再不推行真正的经济政策,自然会有其他国家这么做。”

在此次党代会上,林德纳获得了86.6%的选票,上一次选举,他获得了91%的选票。

德国自由民主党(FDP)成立于1948年,是一个中间派自由主义政党。2013年,德国自民党在联邦大选中得票率低于5%的门槛值,在该党历史上首次没能进入议会。时年34岁的林德纳接过了党主席的职务,并逐渐巩固了其在党内的核心角色,率领这一老牌政党在2017年东山再起,获得了10.7%的选票。目前在德国联邦议会内占80席(共709席,联盟党与社民党的执政联盟占399席)。

在2017年的德国大选中,自民党提出一个158页的竞选纲领,其中有3处直接提到了中国:在全球竞争中,德国作为一个整体与美国、中国竞争,所以德国需要将各州的教育标准统一起来;同时,德国应当促进全球自由贸易、反对日益增长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

德国《商报》对德国自民党议会党团的“中国文件”的报道。

标题:自民党警告对中国的隔离

 

今年6月25日,自民党联邦议会党团制订了一份8页纸的《对华立场文件》,主要内容是在强调欧洲应如何“抓住中国经济崛起带来的巨大机遇”、如何“促使中国更加融入国际贸易规则”、如何加强欧洲自身竞争力应对中国的挑战。文件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单边主义立场提出:“对中国的恐惧、围堵和隔离,都不是欧洲的正确做法”。

全篇只有三处提及“人权与自由贸易不可分割”、“推进制订兼顾人权的欧中自贸协定”。当然,文件也批评中国是一个竞争对手,经常不遵守规则。

文件要求达成两个重要的协定:“欧洲-中国投资保护协定”和“欧盟-中国自由贸易协定”。自民党在文件中还对德国经济部长Peter Altmaier收紧了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的审查门槛表示反对。原来德国规定,若来自非欧盟国家的投资,在德国一个企业中占据了25%的股权,需要德国经济部审查同意。Peter Altmaier则将这一门槛降到10%。这一限制中国的做法受到了自民党的反对。而自民党主张更多地与中国合作,在合作中展示德国的强项。

 

自民党历史上与中国的两大冲突事件

此次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在北京遭遇的冷遇,似乎并不十分严重。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发言中人们可以看出,她没有使用严厉的字眼和口吻谴责德国自民党。反而是德国自民党回到德国后,通过媒体掀起了一波舆论战。

在最近30年来,德国自民党曾经有两次冒犯中国,被中方视为“损害了中国的核心利益”。

时针拨回到1992年9月。当时德国自民党有一位名人Jürgen Möllemann (1945 -2003),他曾经担任自民党副主席和多年的联邦议会议员,在科尔政府中担任过德国教育部长、经济部长兼副总理。Jürgen Möllemann属于自民党中的“政治斗士”。1992月5月18日,他刚刚兼任德国副总理。据外交部的一位主管中国事务的资深官员向笔者透露,在当年访问中国时Möllemann拜会时任中国总理的李鹏先生,他还大胆地将一个要求释放的“政-治-犯名单”递交给了李鹏总理。而李鹏总理接过来后就毫不客气地直接丢进了垃圾桶了。Möllemann感到受到了侮辱,一肚子气要发泄,也要报复。而这正是他的性格决定的。

不久之后的当年9月,他特意应邀访问台湾。这在当时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作为在任的德国副总理和经济部长到访台湾,当然会引起中国政府的强烈不满。当时台湾的领导人是李登辉,他当时的台独立场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当时,台湾当局借Möllemann的来访大肆报道了一番。同一年访台的还有已经离职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

好景不长。1993年1月21日,Möllemann因为用经济部的信纸写信推荐他的亲戚的一款产品而爆出丑闻,引咎辞职。尽管后来他退居到原籍的北威州,在选战中也有过傲人的成绩,但是终因为各种财务丑闻而退出政坛,并受到司法追究。2003年他以跳伞的方式自杀身亡。

另外一起严重冲突事件与西藏流亡人士的头目有关。德国很多政客是支持西藏流亡人士的头目的粉丝。最早出面支持西藏流亡人士的头目是德国绿党,后来德国基民盟和自民党也与西藏流亡人士的头目建立了密切的关系。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自民党对西藏问题的兴趣也日益增加。除了亲自民党的瑙曼基金会的活动引人注目外,自民党在联邦议会中的涉藏活动也越来越积极,例如2008年德国议会通过的关于涉藏议案就是由自民党议会党团提出的。

瑙曼基金会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介入西藏问题,1991年开始负责为西藏“流亡政府”的所有“政治教育问题”提供咨询和培训。1996年瑙曼基金会在波恩组织了一次规模空前的“支持西藏世界大会”,全球支持“藏-独”的组织都派代表参加。瑙曼基金会试图以此统一和协调世界范围内的藏独势力。该基金会甚至提议,通过总理府为各种藏独活动提供30万马克的资金,但未获批准。

瑙曼基金会标识

 

此一举动深深伤害了中国政府。为此,中国政府于当年关闭了瑙曼基金会在北京的办公室。

此后,瑙曼基金会在继续支持西藏流亡人士的头目。据说,瑙曼基金会牵头组织了2008年的“流亡藏人抵制北京奥运行动”。

自民党前主席Guido Westerwelle(1961- 2016)在担任德国外长期间访问中国,也曾经向中方提出重新开放瑙曼基金会驻京办的要求,但一直得不到中国政府的同意。而此次林德纳一行在香港为瑙曼基金会办公室举行了开张典礼,也是给北京看的:瑙曼基金会还是想回到北京来。

让自民党感到不服的是,德国另外几个由政党控制的基金会,如基民盟的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Konrad-Adenauer-Stiftung)、社民党的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Friedrich-Ebert-Stiftung)、绿党的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Heinrich-Böll-Stiftung)均在北京设有办公室。

从上面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德国自民党在经济方面是主张与中国合作的,反对孤立和遏制中国的做法。但在政治上有自己不同的看法,特别在人权和自由的问题上,与中国政府的立场差别较大。这些基本立场,建立在欧洲自由主义的政治传统之上。而且这种立场长期以来其实没有实质性的变化。

在自媒体流行的时代,很多人既没有对事件的来龙去脉的了解,更缺乏历史知识,一看到林德纳在党代会上用中文开场白,就感到他是“亲华派”了。并大肆放大。而此次他在中国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们这个党的基本立场没有改变,而且他们对于中国的政治敏感度把握不够,直接触犯了中国的政治禁忌,因此就会出现不愉快的结果。

德国自民党与中国的关系要以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理解。未来如何建立一个和谐的关系?可以用孔子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