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今秋东部三州大选关乎全国,东西部发展不平衡引发巨大隐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拜民主选举所赐,德国隔三差五地就有州议会、地方或城市议会的选举。今年则将在德国东部三个州——布兰登堡、图林根和萨克森州进行选举。

其中萨克森州是德国右翼的堡垒,极右翼的德国选项党(AfD)在这里支持率也非常高,此前该州Gölitz市的选举中,选项党候选人也差一点当选市长。为了不让右翼分子成为市长,美国好莱坞甚至曾插手这个小城的政治选举。

相关链接:

好莱坞插手德国小城市长选举引起轰动,成龙的名字也留在这里

 

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市的竞选广告牌

 

另外,德国选项党(AfD )在东部的势力远远超过西部,根据目前的民调,选项党起码在萨克森州是第一大党,在图林根州得票率也名列前茅。由于其他各个政党都表示与选项党切割,不会与该党合作,所以,选项党要在一个州执政还很困难,除非该党一举夺得过半数的选票。

面对因选项党来势汹汹,基民盟(CDU)和社民党(SPD)对这三州的选举都不敢掉以轻心,两党都积极备战。而目前打出的口号是提高德东地区的竞争力和经济收入,让德国东部和西部能平衡发展。

为此,社民党提出了12点措施,其中包括,在2025年之前,东西部的养老金要持平。基民盟则提出21点意见,让东部成为创新和融合的地区。通过这些措施,让全德的生活水准一致起来。但是,德国东部与西部的差别还很明显,在短时间内无法拉平。

 

今年选举关键的议题是振兴东部

 

柏林墙倒塌已近30年,东部的发展仍差强人意,生活水准在东部和西部还很不同。如手机信号、工作位置、交通状况,等都差别很大。

今年四月,Hans-Böckler基金会的经济和社会科学研究所主要基于人均收入,得出结论说,德国是一个极端不平衡的国家。这曾引起轩然大波。

不过就联邦和各州统计局的数据,统一近三十年来,德国内部工资的差别一直都很大。东部的一个雇员每年平均比西部的少4900欧元,且要多工作56个小时。2018年,西部的雇员年平均工作为1295小时,东部包括柏林则要1351小时,东部比西部多56小时。若把柏林算到西部去,东部则要多工作61个小时。年毛收入西部雇员人均为36088欧元,东部则是31242欧元。

单从收入讲,汉堡挣得最多,为41785欧元,黑森38779欧元,巴符州37818欧元;梅前州挣得最低,28520欧元,布兰登堡29605欧元,图林根29676欧元。全国平均每个雇员35229欧元。

在工作时间上,萨安州去年是1373小时,之后是图林根1370小时,梅前州为1357小时;最少的是萨尔州1269小时,莱法州1275小时,北威州1276小时。全德平均为1305小时。

另外,工作时间主要指实际上工作的时间,不包括度假、父母育儿休假、公休日、病假、短期工等等。

 

东西部的状况一直都在靠近

 

去年东西部工作时间相差56小时,而在2000年时,还差147小时呢。工资相差值,1991年时为9201欧元,现在是4846欧元。

究其原因,主要因结构性不同所致。西部短工的作用很大,劳资合同不同,每周工作40个小时的合同仅占8%,而东部的比例高达40%。当然还有其他如假日和全职及半职的比例不同等。

另外东部缺少付钱好的大型企业及工作位置,还有就是员工的资格水平。这些都影响了收入的状况。

在德国,不仅存在东西差别,其实也存在城乡差别。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就医上学都有问题,年轻医生不愿到农村去工作,使得诊所开不下去。年轻一代迁离农村到城市生活,造成农村的学校合并或关门。而城市变得拥挤,房租攀升。如此等等。很难想象,在现代化的德国会出现这些状况。

德国政府任重道远。让所有人在德国过公平的生活也是联邦政府关注的重点。这个周三,联邦家庭部、农业部和内政部将发布由专门的“平等生活状况”调查委员会的报告。

这个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7月,专门对各专业组织提出的各种建议进行分析研究,如未来的资源,以及对生活在德国的所有人公正分配的可能性。其任务是,找出基础建设薄弱的地区,加强农业区域的建设。

相关链接:

德国东部大学成为西部人才输血管,智力失衡问题很严重!

德国政坛重磅:极右政党在东部得票第一!传统政党危机!东西裂痕加深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欧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