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名校剽窃中国专家成果风波愈演愈烈,涉嫌刑事犯罪 德国最高检介入调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4月2日,袁一雪在微信公众号“科学网”推出长文:《中国学者成果遭德国导师盗取,“沉默”两年首度发声》。此文在中国与德国都激起了巨大的反响,一时间成为一个头条话题。

其实,现在看来,这个案件迷雾重重,绝不仅仅是涉嫌剽窃杨蓉西科研成果的问题,而是涉嫌伪造科研成果,操控中国上市公司新开源的股票做内部交易的严重经济刑事犯罪。位于德国卡尔斯鲁厄的德国联邦总检察院(德国最高检)已经责成曼海姆检察院重案组接手调查海德堡大学医院的丑闻。

 

//文章较长,为了方便阅读,小编先做一个简单的提示://
 

2016年11月,中国上市公司新开源在得知杨蓉西在海德堡大学医院主持“验血查癌”的研究项目后,开始通过杨蓉西与海大医院讨论合作事项。2017年3月底,此时杨蓉西被视为是阻碍海大医院与新开源合作的绊脚石,被海大医院给搬掉了。

此后,从2017年10月以来,以泽恩教授和肖特教授为代表的海大医院团队,不仅盗用了杨蓉西的研究成果,也继续并更加紧密地与新开源展开交流,从科研到经济方面均在合作中。媒体做了广泛的报道,为“轰动世界”的宣传做好了铺陈。

2019年2月19日,中国国新办举行记者会,介绍中国的癌症防治问题,特别提到要提高癌症的早期筛查技术以及重视对妇女“两癌”的筛查。这正是新开源与海大医院合作的研究方向。

2019年2月20日和21日,德国海大医院妇科医院院长泽恩教授和肖特教授通过《图片报》率先发动了宣传攻势,表示“验血查癌”技术已经成熟,可以投放市场,进入医院临床应用。而且说这一成果是“轰动世界”的,是“癌症诊断技术的里程碑”。

或许,这个时候发布这样的消息,能借助中国国新办记者会的东风,而新开源也能借助德国媒体的造势,中德配合可谓天衣无缝。但是,泽恩教授们没有考到到这个成果最初是杨蓉西团队获得的,而且还远没有成熟到推向市场的地步。但时不我待,先发制人,显然是他们太着急而乱了方寸。

从这个时候开始,新开源的股票价格开始快速上涨。到3月22日更增加了58%。

2019年2月下旬和3月,很多德国医学协会和专家,对这个“轰动世界”的成果表示了怀疑,提出了严厉批评。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海德医院和泽恩教授都表示这个技术还远不成熟,不能进入应用阶段,并向世人道歉。

2019年2月27日到3月1日,泽恩教授与肖特教授在北京和武汉与新开源集团交流,并出席在武汉的合作研究中心开张揭牌典礼。

2019年3月29日,德国明镜周刊爆料说,泽恩教授的所谓的“验血查癌”的技术是剽窃了中国学者杨蓉西团队的研究成果。顿时掀起了另一拨大浪。

2019年4月2日,中国科学网发表重磅文章,杨蓉西细说自己的研究成果被盗窃的过程和被逐出海大医院的经过。

2019年4月4日,海德堡大学医院向海德堡检察院发出刑事检举信。

2019年4月10日,曼海姆检察院按照德国总检察院的指令,由该院经济犯罪重案组接手调查海大医院“验血查癌”丑闻。调查的方向不仅有涉嫌剽窃科研成果和技术上弄虚造假的问题,还有涉嫌“股票内部交易”的经济犯罪(又称为内幕交易)。于是,又一拨惊天动地的大浪涌起。

 

一个所谓“世界轰动”的科研成果由通俗报纸推出

 

“验血查癌”是一个轰动全球的科研成果消息。2019年2月20日,周三,夜里22点39分,德国著名的通俗八卦报纸《图片报》的网站上推出一个报道,并配合一个视频,题目为《首次通过血液化验确诊乳癌》。这个时候,德国大多数人已经进入了梦乡,不会看到这条新闻。但是,似乎《图片报》的报道并不在意德国的读者,有可能是中国的读者。这个时间是中国的凌晨4点39分,已经到了周四,再过几个小时中国人就要开始工作了。报道提到的科研成果,是海德堡大学医院首次通过血液化验而能早期准确诊断妇女的乳癌。而发明此一诊断方法的关键人物是海德堡大学医院的Christof Sohn(泽恩)教授和他的女学生Sarah Schott(肖特)教授。

 

德国《图片报》2月20日夜里22点39分的报道

2月21日,周四,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向各媒体发送了一份新闻稿:《全球首个通过验血诊断乳腺癌的方法已经可以投入市场》(ersten marktfähigen Bluttest für Brustkrebs)。这一天,这个消息占据德国各大媒体的头条,可谓铺天盖地。新闻时效这么好,连当事人应该都感到吃惊。新闻稿提到,这一成果带来了技术上的“革命性的可能性”(revolutionären Möglichkeit),是“验血查乳腺癌诊断方法中的里程碑”(Meilenstein in der Brustkrebsdiagnostik)。

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新闻稿的照片:泽恩教授(右)和肖特教授信心满满地查看化验结果

 

还在其他媒体接到这个新闻稿之前,《图片报》就有备而来,再次推出了一个报道:《为什么说验血查癌的成果是一个轰动世界的大事》。在这个报道中提到,验血查癌的诊断方法已经成熟了,可以推向市场,进入应用阶段。

《图片报》2月21日的报道。图片说明:这三位科学家对发明此一诊断方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左起:生物学家Tania Witte Tobar、 Christof Sohn(泽恩)教授和 Sarah Schott(肖特)教授

深具影响力和公信力的德国电视一台(ARD,公立电视台)21日对“验血查乳腺癌”的报道

中国新华社也在2月22日转发了这一消息。而中国社交媒体上已经在密集传播海大医院“验血查乳腺癌”的成果。一时之间这一成果可谓家喻户晓了。

新华社报道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在2月21日,德国《华商报》编辑部讨论当天重点新闻时,总编提到这个消息,大家还觉得奇怪,2018年就已经有“血检能发现多种癌症”的多篇报道。《图片报》会报旧文吗?还是另有目的。

新华网2018年6月2日报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年1月2日的报道

 

德国科学界痛批“轰动世界”的所谓成果

 

果不其然,消息出来的第二天,就有严肃的科学家提出了疑问。他们认为,这种科研成果应该首先在专业杂志上发表,并提供可以查验的科研数据,而不是通过《图片报》这样的八卦新闻报纸首发;其次,泽恩教授的团队没有提供具体的研究过程和论文说明,而仅仅提供了成果。另外,也有细心人发现,从前有关这一科研项目的报道中提到,中国的杨蓉西博士是负责人。而现在她的名字不见了。并且,原来的科研项目名为“MammaScreen”,而现在被称为“HeiScreen”。这中间发生了什么问题?

科学网报道中的照片,杨蓉西(左二)领导的MammaScreen研究项目团队

我们不得不佩服当地的一家地方性报纸的韧劲。这家报社是《Rhein-Necker-Zeitung》(《莱茵内卡日报》)。这个报社的记者Sebastian Riemer和他同事如Birgit Sommer女士,对这个案件一直穷追猛打,连续发文20多篇,揭露这一弥天大谎和其背后掩盖的经济刑事犯罪嫌疑。

3月22日,这家报纸报道说,海德堡大学医院的妇科医学院长泽恩教授不愿意在杜塞尔多夫举办的妇科专业学术会议上介绍他的验血查癌的的科研成果。泽恩教授说,“我没有预计到这种夸大其词的报道”。看来,他有点心虚了。

在这个报道中,记者提到,德国的6个研究团体对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公布的验血查癌的“成果”感到愤怒,这些团体包括德国癌症协会(DieDeutsche Krebsgesellschaft)和德国妇科与助产学会(Deutsche Gesellschaft für Gynäkologie und Geburtshilfe)等权威机构。这些权威学会认为,由于研究的数据还没有作为学术著作公布出来,所以这种有关有效的结果和可以用于医院临床的结论,都是有误导作用的。这种外行报纸的报道,没有根据地给一些相关患者提供了不切实的希望,违背了“伦理和医学责任的基础”。

应该说,这些指责是相当严厉的。在这种压力之下,泽恩教授和海大医院有点慌乱了。他们开始向后退缩。

3月23日,泽恩教授在接受德国杂志《焦点周刊》(FOCUS)采访时说,我们在没有得到有关鉴定之前,不要宣传这个验血查癌的结果。这个研究还要继续完善下去,才能在每个实验室运用。之后其可靠度必须经过更多的和更大范围的检验过程。这个过程还需要2年时间。

此前在《图片报》中提到的此一诊断方法“已经成熟到可以上市”说法,不见了。

3月21日,德新社发表新闻稿,标题是:Umstrittene Brustkrebstest-PR: Uniklinik entschuldigt sich(有争议的验血查癌公关宣传:海大医院道歉)。医院发言人Doris Rübsam-Brodkorb女士对德新社说,海大下设的公司要遵守新的规则,这些规则涉及到经济的、科学的、伦理的和舆论的问题。德国各大媒体均转发了德新社的稿件。

3月23日早上6点,勤奋的《莱茵内卡日报》记者Sebastian Riemer又发文报道说,在海大医院道歉后,各种批评之声不绝于耳。海大医院所在的州是巴符州,而海大医院隶属于巴符州,是州立医院。巴符州科技部和海德堡大学要求海德堡医院对整个事件做出解释。

到这个时间点,德国这里针对“验血查癌”事件的舆论焦点还是“虚夸”、“误导”,但很快情况就要起变化了。

3月29日德国《明镜周刊》的一位女记者Veronika Hackenbroch加入了对“验血查癌”事件的调查报道。《明镜周刊》毕竟是德国最具影响力的政论杂志。女记者的文章标题为:《来自德国举世轰动的验血确认乳腺癌》(Weltsensation aus Deutschland Bluttest erkennt Brustkrebs)。此文在网上发表时的标题为《来自海德堡的关于神奇验血的童话》(Das Märchen vom Wundertest aus Heidelberg)。揭示了中国科学家杨蓉西女士在德国海德堡工作期间,被海德堡大学医学院高层联手排挤出局并掠夺其发明贡献及创业项目的经历。

“明镜在线”的报道:《来自海德堡的关于神奇验血的童话》

已经在中国南京工作的杨蓉西女士接到《明镜周刊》的文章后,决定不再沉默。于是就有了我们开头提到的“科学网”的报道。

对于杨蓉西女士的剽窃控告,海德堡大学表示要彻底调查,给出一个答复。我们对此拭目以待,暂且不表。

也就在全球华人的眼球都被吸引到这个关于杨蓉西女士的报道上之时,德国媒体的报道方向突然再次转向:海德堡“验血查癌”虚夸和剽窃之后的经济犯罪嫌疑。这就从伦理问题转到了法律问题。从此也引出了中国上市公司新开源以及其下属的位于武汉的呵尔医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海德堡同一天出现了两个神秘公司

 

迷雾加重,战线拉长,从德国到中国,从海德堡到北京、武汉…….这其中有多少秘密还没有曝光?

3月23日、25日,《莱茵内卡日报》连续发表文章,披露“验血查癌”背后的经济链条。记者发现当地的有名的企业家Jürgen Harder和《图片报》前总编和发行人Kai Diekmann(2017年1月底离任)均参与了“验血查癌”的推广报道的策划。位于海德堡的Heiscreen有限责任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在媒体中曝光的公司,海大医院发布的“验血查癌技术已经成熟可以投入市场”的说法即来自于这家公司。而将德国《图片报》作为独家媒体伙伴也是这家公司策划的。

2017年10月27日,在海德堡同时出现了两家公司:Heiscreen GmbH和 Heiscreen China GmbH。2018年2月16日,在泽恩教授和肖特教授访问中国并与博爱新开源医疗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交流后,Heiscreen China GmbH公司更名为Heiscreen NKY GmbH。NKY是新开源英文缩写,中国股票代码为300109。改动的关键是去掉“中国”(China),直指新开源(NKY)。

Heiscreen Gmbh(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结构:

海德堡技术转让有限公司(Technology Transfer Heidelberg GmbH,缩写TTH),海大医院子公司):48.6%

海大妇科医院院长泽恩教授:4.9%

泽恩的学生绍特教授女士:7.3%

企业家哈德尔(通过MSB Mammascreen控股公司):39.2%

公司法人代表:泽恩和Theodor Özen

Heiscreen NKY GmbH(Heiscreen新开源有限公司)一直没有浮出水面,但却有关键的作用。该公司的营业范围是为中国区研发乳腺、卵巢和胰腺癌早期测试方法及其商业化。

股权结构:海德堡技术转让有限公司TTH:80%

泽恩:8%

肖特:12%

 

//正是这一家公司,将人们的目光引向中国,引向新开源。//

 

现在所知,新开源最早与海德堡的“验血查癌”项目发生关联,是在2016年11月。据科学网的报道说,当时国内企业博爱新开源医疗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开源)找到杨蓉西,希望能够投资她主持的MammaScreen项目,为的是在中德两地进行研发的战略需求,双方很快达成了合作意向。然而,中国公司投资的消息明确以后,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利管理公司(指的就是上面提到的“海德堡技术转让有限公司”TTH)却成为双方合作的绊脚石。杨蓉西发明该专利的时候,本身是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雇员。“根据德国职务发明法,虽然我是发明人,但我取得的科研成果的所有权、专利许可和授权属于学术机构——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利管理公司(海德堡大学90%控股),我个人只拥有分红权。”杨蓉西说。

Mamma Screen项目要获得该项专利的使用许可,必须获得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利管理公司的同意。

因此,当新开源在2017年初携带500万欧元的诚意来到谈判桌时,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利管理公司从一开始便以强势姿态,要求拿到新公司10%以上的股权。此后,这一数字又被抬高为20%甚至30%。

“在一次与新开源的谈判中,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利管理公司代表毫无征兆地拍案而起,让两者合作陷入僵局。即便我与合伙人哈米德·艾明格博士再三挽回,也毫无效果。”杨蓉西说。

德国《莱茵内卡日报》提供的“大事记”与杨蓉西女士的说法有所不同:

2017年3月9日,杨蓉西、TTH公司和中国新开源公司之间的合作谈判失败。原因是杨蓉西要引入一位新的股东,TTH的总经理Gerd Rauch 和Volker Cleeves中断了会谈,本来此次会谈就要在合作文件上签字了。据在场的人说,会谈在TTH的会议室里举行。当时有吵闹声,摔门声,新开源代表团的5人惊愕不已。此后TTH和新开源避开杨蓉西单独会谈,达成了合作协议。

从上面的这两种说法中,我们可以看到,杨蓉西与TTH公司在与新开源公司合作问题上有了分歧。杨蓉西认为TTH要价太高,而TTH不同意杨蓉西引入新的股东。

按照该“大事记”,下面几天出现的情况是:

2017年3月23日,海大医院开始站到了杨蓉西的对立面。妇科医院院长泽恩教授(Christof Sohn)与TTH总经理Markus Jones和Gerd Rauch达成协议,让泽恩的学生肖特女士(Sarah Schott)接替杨蓉西负责这个项目。肖特应该对数据做有效性分析,并准备将这个诊断方法推进到医院临床实用。

3月30日,受泽恩教授委托,TTH总经理Markus Jones通知杨蓉西,解除她的项目负责人的位置。几天后泽恩教授写信给杨蓉西说,解除职务的这个决定不是我个人做出的,而是我们医院董事会、法律顾问和TTH公司共同做出的。

3月31日,德国联邦经济部提前终止了对这个科研项目的资助,理由是“项目团队组成的改变”。

后面的遭遇,在“科学网”一文中已经说清楚了。

杨蓉西离开这个项目后,海大医院与TTH继续与中国上市公司新开源的合作。并为此成立两家公司(上文提到过)。

 

不得不提到中国上市公司新开源

 

说道这里,我们就不得不暂时将目光投向中国的新开源公司。在网站上有“武汉医疗器械协会”对新开源的的介绍是:

博爱新开源制药股份有限公司(BOAI NKY PHARMACEUTICALS LTD.)简称“新开源”(NKY),股票代码:300109。公司主要业务有聚乙烯吡咯烷酮(PVP)系列产品、乙烯基甲醚/马来酸酐共聚物(PVM/MA,欧瑞姿)共聚物、以及口腔护理产品的生产;以基因测序为主要技术平台的肿瘤早期筛查、分子诊断、个体化精准医疗等医疗技术服务工作。

目前新开源旗下有子公司博爱新开源(北京)医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天津博爱新开源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天津雅瑞姿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博爱新开源医药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武汉呵尔医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长沙三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晶能生物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海外子公司:德国博爱NKY化工有限公司,海外合资企业:日本合同新开源制药株式会社。

2015年8月底完成对三家子公司武汉呵尔、长沙三济、上海晶能的收购,打造了以肿瘤早期诊断、分子诊断、基因检测等为核心业务的“健康医疗服务平台”。而这些业务,正好与海大医院的“验血查癌”能接轨。

在介绍中还特别提到:位于武汉的呵尔医疗主攻女性健康,其细胞DNA定量分析技术是未来宫颈癌主流检测手段,也与德国海德堡医学院、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合作共建乳腺癌早期诊断项目,技术全球领先,目前已处于国内临床认证阶段,市场空间巨大,下游两癌筛查数千万例市场空间;

在杨蓉西被出局后,泽恩教授和肖特教授与新开源的合作进展顺利。2017年10月27日,在Heiscreen GmbH和Heiscreen China GmbH公司成立后不到两周的时间,同年的11月11日,泽恩与肖特就飞到北京,出席“第二届北京乳腺癌精准医疗与转化医学论坛”,并就MammaScreen技术做了学术报告,但最重要的是与新开源签署合作意向书。在签约仪式现场,新开源还邀请到北京医院肿瘤内科张永强主任、海淀妇幼保健院马祥君副院长等6位国内知名专家,与德国专家就MammaScreen技术原理及在中国临床实验事宜做了细致深入的交流,Mamma Screen获得了中国专家一致高度评价。

泽恩教书与新开源王坚强副董事长在合作意向书上签字

 

在网上(http://stock.jrj.com.cn/2017/11/15000023391052.shtml)今天我们还能读到这样一段激情洋溢的文字:

“2017年11月11日,北京秋色正浓,香山红叶迷人。新开源医疗集团与不远万里而来的德国客人相聚香山脚下,迈出了新开源与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合作的第一步。

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拥有600多年历史,贡献了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是公认的全球顶尖医学府——全球独一无二的重离子与质子治疗中心就坐落于校园内。本次代表德国方面来访的,是海德堡大学附属妇女医院院长Christof Sohn教授,以及海德堡大学医学院“MammaScreen新一代乳腺癌早期体外分子筛查技术小组”组长Sarah Schott博士。

Sarah Schott博士(接管项目后很快被提为教授)在中国介绍MammaScree项目

泽恩教授做报告

‘MammaScreen新一代乳腺癌早期体外分子筛查技术’由海德堡大学与德国国家癌症研究中心联合立项,历时多年研发,通过检测女性外周血中特异的分子标记物,准确诊断极早期的各类乳腺癌,能弥补现有各类乳腺癌筛查技术的短板。在进一步完善乳腺癌筛查的同时,MammaScreen课题组的研究人员已开始探索卵巢癌及胰腺癌方面的应用,并取得了初步的成果。”

显然,当时泽恩和肖特在报告中依然使用了杨蓉西负责时的项目名称“MammaScreen”。其实这个时候Heiscreen 公司刚成立了14天,估计他们没有时间更改项目的名称了,所以中国的媒体也就报道出去了。

但是,在新开源自己的网站上(http://www.nkygroup.cn/product/145.html)我们看到的对此次签字仪式的报道中,名字就更改为“Heiscreen”了。

新开源网站的报道中提到:

“HeiScreen测试是由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德国排名第一)开发的新一代肿瘤体外筛查方法。HeiScreen是一种血液测试,运用一系列有自主专利的分子标记物,实现了对乳腺癌的高精度筛查。该测试对不同年龄段的患者都具有极高的检出效率。同时,该测试可以无差别地检测所有类型的乳腺癌,并且不受肿瘤大小和位置深浅的影响。全流程客观分析,不受医生医疗水平限制,不依赖于主观判断。分子标记物稳定可靠,血样可以长途运输,实现异地诊断,彻底打破医疗资源地区不均衡。”

细心的人会这一在名称上的细微改动中,看到海大医院这个项目掌管者已经改朝换代了。

 

100多天泽恩教授两次造访新开源

 

泽恩教授代表的海大医院与新开源的合作可谓是紧锣密鼓。2019年2月27日,也就是在德国《图片报》报道了“验血查癌”的“世界轰动”成果之后的6天,新开源与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家交流会在新开源北京管理总部举行。

我们看看网上(https://www.eastwin.com/xinwenzhongxin/qiyexinwen/227.html)的报道:

“2019年2月27日,新开源与海德堡大学医学院专家交流会在新开源北京管理总部成功举办。新开源集团副总经理、呵尔医疗创始人任大龙出席并主持会议。本次专家交流会的主题是‘推进新型乳腺癌检测技术在中国市场的落地’,德国专家海德堡大学附属妇女医院院长Christof Sohn教授和海德堡大学医学院‘HeiScreen新一代乳腺癌辅助诊断和筛查技术组’组长Sarah Schott教授出席交流会。十余名中国专家及合作公司代表参加交流会。”

出席专家交流会时的合影。泽恩教授与肖特教授在相差100多天后再次访问北京

 

报道说:“本次专家交流会主要以现场开放式讨论的方式进行,与会中国专家及合作公司代表与德国专家就HeiScreen技术原理、技术优势、中国临床实验以及市场推广事宜等做了详尽深入的交流,为顺利推进新型乳腺癌检测技术未来在中国市场的落地做好铺垫。”

亲密的合作者。左起:泽恩教授、任大龙副总经理和肖特教授

新开源方面对于德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验血查癌”的“轰动世界”效果很了解。网站的报道说;“新开源集团副总经理任大龙表示,近期德国的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了海德堡大学医学院关于HeiScreen乳腺癌检测技术的新闻,新华社也进行了相关报道,社会和媒体对这项技术高度关注和期待。非常感谢两位德国专家专程来中国为大家答疑解惑,也希望我们和海德堡大学医学院能够共同努力,尽快推进项目落地,为妇女健康带来福祉!”

我们看到,网站的报道也用了在德国到处可见的3位发明“验血查癌”专家的合影,并给了很详细的介绍。关于他们个人情况的介绍,在德国的媒体我们还没有见到,正好也让我们了解一下他们的简历。报道说:

▲研究团队:从左至右依次为:Sarah Schott,Christof Sohn和Tania Witte Tobar

 

Christof Sohn教授:58岁,纽约大学医学院主任。从小立志成为医生或者音乐家,长期演奏专业大提琴。20年前摘除甲状腺肿瘤,从此每日晨跑8公里,虽很痛苦甚至一边骂一边跑,但不可否认运动对于预防癌症复发十分重要。

Sarah Schott教授:37岁,海德堡大学高级医师。是Jugendforscht全国获奖者之一。愿意帮助他人的天性助其进入医学界。年纪轻轻即成为教授的她鲜少有时间和家人在一起,空闲时或运动或投入大自然——比如种种苹果树。

Tania Witte Tobar:35岁,充满激情的分子生物学家,认为癌症是非常复杂的疾病,而一个目标达成往往带来新的挑战出现,这令她非常兴奋。梦想是能在癌症出现前侦测到“癌细胞逼近的征兆”,为此她夜以继日地泡在实验室里。推崇地中海饮食。

应该是在北京的专家交流会之后,泽恩教授和肖特教授有来到了新开源下属的位于武汉的呵尔公司,出席“新开源-HeiScreen中德联合乳腺癌研究中心”开张典礼。请看看网上网上(https://www.eastwin.com/xinwenzhongxin/qiyexinwen/226.html)的报道:

“2019年3月1日,新开源-HeiScreen中德联合乳腺癌研究中心,落户武汉呵尔医学检验实验室!此中心将与海德堡大学合作,负责HeiScreen乳腺癌检查项目对中国人群的研究和推广。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院长、妇科专家主任Christof Sohn教授及妇科专家Sarah Schott教授,特地来武汉参加揭牌仪式!”

泽恩教授、肖特教授与新开源副董事长王坚强、呵尔创始人集团副总经理任大龙、副总经理刘丹出席揭牌仪式

 

同时,新开源集团副董事长王坚强、呵尔创始人集团副总经理任大龙、副总经理刘丹出席揭牌仪式。海德堡大学专家此行还带来了Heiscreen乳腺癌检测项目对中国人群的研究新成果!研究中心将全力以赴,尽快将Heiscreen乳腺癌检测项目在中国实现,为中国的妇女健康带来福祉!呵尔将始终不渝的致力于中国妇女健康事业!

泽恩教授与肖特教授参观呵尔医学检验实验室

新开源股价一月内上涨58%

 

伴随德国《图片报》的报道以及中国新华社的报道,以及泽恩教授、肖特教授的访问新开源,和中国媒体对他们到访的报道,特别是社交网站上突然密集出现了对开源股票的正面推介。股民对新科技是最敏感的,哪怕是他们不明白科技的内容,但是他们会相信报道和别人的推荐。

上图为新开源股价半年走势图。A点是2019年2月21日,海大医院和德国《图片报》推出新闻报道的时间,新开源的股票为每股14.22元。到了B点,3月22日,一个月的时间,新开源股价猛增到22.52元,增加了8.3元,增长率为58%。

《莱茵内卡日报》也注意到了新开源股票非同寻常的迅猛上涨。其记者查询了世界主要股票市场检测网站(Aktiencheck.de)。网站给出的解释是,新开源公司最近在社交媒体上被很多私人用户给好评。

社交网站上对新开源股票的正面评价,理由是Heiscreen的验血查癌方法

 

海大医院对泽恩教授和Heiscreeen公司与中国新开源集团的合作和生意往来,一直秘而不宣,讳莫如深。《莱茵内卡日报》不停地对海大医院发动质询,提出了很多问题。比如:海大医院的验血查癌项目是否要先在中国投入市场?泽恩教授和肖特教授频繁到访新开源是受海大医院派遣还是自行其事?海大医院的宣传行动是否和中国新开源一起策划的?杨蓉西被解除职务的原因何在?这也正是我们很多人想了解的问题。而海大医院至今还没有做出答复。

显然,海大医院陷入了巨大的压力之下。医院董事会成立了一个内部的学术工作小组和一个内部整顿机构,负责调查事件的整个过程,调查的结果直接向董事会报告。

4月5日,巴符州科技部长Bauer女士召集了医院的监事会会议,讨论对此一丑闻的处理意见。在长达6 个小时的会议上做出决定:有关调查“验血查癌”丑闻一事,理事会不再负责。而由一个独立的调查小组负责调查,直接对医院监事会负责。看来,此案涉及到海大医院很多人,所以连董事会都不再可以信任了。

 

内幕惊人:“验血查癌”丑闻涉嫌经济犯罪?

 

正在“验血查癌”丑闻扑朔迷离之时,《莱茵内卡日报》再次爆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海德堡市检察院发言人Tim Haaf对记者说,检察院4月4日收到了海德堡大学的一个刑事检举信函,控告“不知姓名者”,原因是“不正当的行事方式”。Haaf说,这个检举信没有提到具体指控的事与人,这是很不同寻常的。检察院表示要用一周的时间先到海大医院了解情况,询问相关人员,之后确定一个“初始检举对象”,展开调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月11日,媒体再次报道:“验血查癌”丑闻一案由曼海姆市检察院经济犯罪重案组接手调查,内部消息人士透露的原因是此案涉及的范围很大。而最重要的是:此一决定由位于卡尔斯鲁厄的德国联邦总检察院作出,这是德国最高检察院,通常只负责重大案件的调查。由此推测,“验血查癌”丑闻已经被视为重大案件。

检察院调查的重点,除了泽恩与肖特涉嫌剽窃杨蓉西团队的科研成果之外,还有涉嫌不正当的科研成果公布方式,以及最重要一条:涉嫌股票内部交易。调查从开始到得出一个中期的结论,需要多周的时间。

“股市内部交易”是严重的经济刑事犯罪。对于科技股来说,这种操作就是报道一个科研成果即将上市,让人们感到一股潜力股出现了,赶紧购入。而知情者会提前买进,之后在股票暴涨时卖出。这种非法交易能赚大钱。德国经济学家Christoph Spengel教授告诉记者,按照德国法律,内部交易犯罪者可以判处最高5年的徒刑或者高额罚金。

4月12日,德国著名的《法兰克福汇报》发表文章,标题是:《医生是内部交易者?》。报道中提到,海大医院医务校长Annette Grüters-Kieslich女士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询问时,不承认医院参与了非法的“股票内部交易”,但对宣布”验血查癌”技术具备了“投入市场”的水准表示道歉,而这一技术还远没有成熟。是的,海大医院管理层几乎都曾经为泽恩教授们背书过,估计他们也将接受调查。

德国著名的《法兰克福汇报》文章,标题为《医生是内部交易者?

 

还有一个十分费解的巧合,请大家想想是怎么回事:

2月19日,下午3时,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请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和财政部、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癌症防治工作和药品税收优惠政策有关情况。李斌副主任表示,将从四个方面加强癌症筛查和早诊早治的工作,包括健全肿瘤登记报告制度、加快推进癌症早期筛查和早诊早治、提升基层专业能力以及加大防癌抗癌科普宣传。在业内人士看来,加快推进癌症早期筛查和早诊早治,将为肿瘤基因检测、伴随诊断市场提供更大的发展空间,相关上市公司将从中受益。

新华社在报道此消息时,用的标题就是《癌症筛查诊疗迎政策暖风,多家A股公司“热身”入场》。上市公司新开源与海大医院合作的项目就是癌症早期筛查发现。

新华社的报道

而这次国新办的记者吹风会和李斌副主任的讲话,也被人在网上立即与新开源集团联系在一起。请看下面的截图:

一天以后,2月20日,德国《图片报》的网站率先发表了海大医院“验血查癌”的文字报道,并推出了一个宣传视频。21日,德国已经铺天盖地在宣传这一“轰动世界”的科学发现了。

小编预感,一场风暴正在到来。我们还会继续报道,请读者也拭目以待。

注:本文版权属于德国《华商报》,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转载需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来源:微信公众号 “德国华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