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85岁老太坐轮椅成为偷窃惯犯,真实原因让人唏嘘不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85岁老太因贫穷而成为偷窃惯犯  尽管坐轮椅出庭受审也必须入狱

作者:张丽

 

85岁的老太太英格丽德·米尔格拉姆(Ingrid Millgramm)穿着一件带金色纽扣的橙红色夹克,涂着口红,头发也是新做的,在护理人员的陪护下,2019年4月9日星期二又被推到地区法院(Amtsgerichts Memmingen)的被告席上。她因为偷窃了价值18.73欧元的零碎小东西,被判处四个月徒刑而且不得假释。她的这张出庭照片和相关新闻被多家媒体转载并添油加醋地报道,英格丽德老太太成了新闻人物引起社会很大关注。一时间关于老人贫穷退休金不足以生存的话题又成焦点。

85岁的老太太Ingrid Millgramm坐轮椅出庭受审

 

说来话长,英格丽德来自Bad Wörishofen,这是个只有一万五千多人的小镇,在慕尼黑以西八十多公里处,她曾经两次结婚,第二任丈夫经济条件还不错,可是随着丈夫去世和投资失败她的经济状况直线下降。报道里没有提她是否有子女,现在她每月只有725 欧元的退休金(也有报道说800 欧元的),这确实是不多的, 据她讲每月用于自己买东西的支出不超过 100 欧元。英格丽德因曾多次入店行窃罪并被判处多次罚款和缓刑。她强调说如果不偷东西自己就会挨饿。

2013年春天英格丽德第一次从肉食品柜里偷了一块降价的牛肉,为此地区法院判了她1800欧元罚款。后来她又陆陆续续偷了些并不值钱的小东西。在她第五次犯罪后,于2017年10月因为金额84,65 欧元的偷窃行为被判三个月监禁,可是2017年圣诞节前她被提前释放,她在一间双人牢房中只服刑了55天不足两个月。同年英格丽德还接受过精神鉴定,鉴定显示她没有精神问题。英格丽德出狱时曾发誓:“我再也不会偷东西了”。结果出来没几个月又故伎重演。她第六次行窃偷的是睫毛膏、发夹、清洁霜和奶油等一些小东西总价值只有18.73欧元。 梅明根地区法院(Amtsgerichts Memmingen)于2018年8月判处85岁的英格丽四个月徒刑而且不得假释。 辩护方称对于这个年纪的老人监狱生活太难了,想争取无罪释放。 检察官则认为,这个判决对屡教不改的惯犯来说太轻了。双方都不满意这个判决都提出上诉。

2017年10月25日,Ingrid Millgramm 在Memmingen 监狱坐牢55天,牢房里有两位囚犯

 

2019年4月9日梅明根地区法院针对英格丽德的入店行窃再次开庭。其判决结果仍是四个月的监禁没有假释。由于她之前因偷窃三次被判刑而仍处于缓刑状态,连同三个剩余的缓刑总共7个月,英格丽德可能面临11个月的总刑期。

汉堡晚报的记者采访了联合实体的首席执行官Ulrich Schneider先生,他表示英格丽德工作了半辈子只有大约800欧元退休金,如果每月退休金低于999欧元,按照统计标准就属于贫困,每五个退休人员中就有一个在贫困线以下。老年贫困是一个社会问题,只使用严厉惩罚是不能杜绝的。近10多年来的经济低迷造成很多老年贫困,现在许多长期的失业人员在未来的十年内都会陆续进入退休行列,他们能得到的退休金更少。现有的规定每人每月424 欧元生活费对独自生活的成年人是不够的。

德国养老金上涨幅度一直不高,今年确是个好年头。今年夏天退休金涨幅在3.18%至3.91%之间。在原西德地区,过去十年平均每年增加2%,而在原东德地区平均每年增加近3%。 东西部的养老金的差别将逐渐减小并最终消失。 根据目前的预测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养老金平均每年将增加2.5%。

德国媒体报道是宁左勿右,标题也很夸张比如“Ich wäre sonst verhungert”(否则我会饿死),Rentnerin muss in den Knast, weil sie Lebensmittel klaute – ihre Begründung ist herzzerreißend(养休老人因偷食品而不得不入狱–她的理由令人心碎),放大“老人”、“贫困”、“入狱”等字眼吸引眼球。德国是法制国家不能靠煽情影响法院判决,法律规定对未成年人量刑轻,可是从没有规定对80岁以上的老人也必须从轻发落。2017年圣诞节前提前释放了英格丽德算是仁至义尽。60岁以上的老年人犯罪率近十年有所提高,全德国有 3个特殊针对老年人的监狱,考虑到老年服刑者的特殊需要。

其实即使退休金不够生活,德国的低保制度也绝对保障国民的温饱不用去偷东西,国家低保是指没有退休金的人或退休金低于国家最低标准时,而且在银行只有在规定内的少量存款,无车无房也无其他收入时,国家福利机构会为其支付医保、房租(住房面积有限制)、暖气、电视费等费用;水、电、煤气、电话费、食品和衣物自己支付。虽然不富裕但绝对不至于挨饿。上周五我还去探望了住在 ALTONA 养老院的一位中国大姐,她现在刚60 出头。十几年前丈夫去世后和女儿一直靠低保生活,她会精打细算日子过得挺不错,每月生活费不仅够用还略有结余,每年还能和孩子一起度假。前几年因为生病生活不能自理而住进了养老院,带独自卫生间的单间住房,巧的是院里还有从中国来的护理人员。 所以费用完全由国家承担。

相比来说中国老人大都节俭,即使退休金不高但是大都有自己的住房不用交房租,每月的退休金都用不了一半,大部分可以积攒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德国老人享受当下不太虑后,不愿意随着退休降低生活水平,比如我认识的一个德国老太太每月1300欧元的退休金还不算太低,但是房租是800 多欧元,再加上暖气、水电费、手机等固定开支就得大约1000 欧元了,房子还是原来和老公孩子一起住时租下的,孩子们三四十年前就都搬出去了,她很早离异已经独自生活几十年,但是不愿意换小些的房子,更不愿意出租其中一两间房,宁愿再做一份工作勉强支撑现有的生活,当然没有多少结余。如今已经年近80岁,这是另一种生活态度,只要不妨碍别人也是一种选择。而年老贫困不能作为去商店偷东西的理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