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两州禁止“同性恋治疗”,曝光这一黑暗的角落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前一段时间,柏林市政府和黑森州政府联合公开表示,禁止对同性恋或双性恋者使用所谓的“性取向扭转治疗方法”(Konversionsverfahren)。一时间,把“同性恋”推向聚光灯的焦点。

同性恋旗帜“彩虹旗”

 

小知识:
“性取向扭转治疗”就是一种“虚拟的治疗方式”,就是改变、抑制或消除一个人的性取向或者对自我性别的认同。这个治疗方式之所以受到批判是因为,它对患者的身心都会造成不良影响。

治疗方式一般包括:吃药,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或者强迫他们看异性性爱电影等等。

为什么突然谈到这样一个话题呢?

 

负责法律、消费者保护和反歧视的47岁柏林市政府议员Dirk Behrendt表示,现如今有很多个人和组织,一直在宣传“同性恋、双性恋是一种可治疗的疾病或精神障碍”,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

Dirk Behrendt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同性恋持比较宽容的态度。在中文中有一个词“断袖”,就是指同性恋。古代称为“男风之说”。相传汉哀帝与男宠董贤共寝,董贤睡觉时压住了皇帝的袖子,皇帝上朝时不忍惊醒他,“以剑断袖而起”。在中国古典小说如《红楼梦》中,有关男宠的故事比比皆是。这与基督教对同性恋的看法有很大不同。其实在欧洲基督教流行之前的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同性恋也极为流行。最著名的三位哲学家蘇格拉底、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他们並稱為“古希臘三賢”。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弟子、亞里士多德的老師。師徒三人都是世界歷史上著名的哲學家、思想家、教育家。他们三人都是同性戀。

基督教兴起之后,对同性恋的排斥和歧视才蔓延开来。按照基督教的说法,上帝造就了男人亚当和女人夏娃,让他们结为夫妻,生儿育女,生生不息。而同性恋是没有被提及的,被认为是一种疾病。

Behrendt认为,“性取向扭转治疗”对年轻人来说负面影响尤其大,因为处于青春期的年轻人通常会拒绝认定自己的性向,这样会增加他们精神上的压力。同时,国家也有责任,保护青少年免受这样有违宪法、损伤个人隐私权的治疗形式。

“性取向扭转治疗”不仅会对人的精神健康造成影响,同时这样的治疗也会加重同性恋和双性恋者被歧视、被贬低、受到侮辱的心理。

Behrendt提出,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德国政府推进青少年性启蒙教育,以及社会对同性恋的接纳程度,还要引进不同的方法,支持未成年孩子自由发展其个性。

45岁的黑森州社会和融入部负责人Kai Klose认为,性取向、性别认同是一个人的本质特征,并不是个人主观所能决定的。所以,同性恋不能被定义为疾病,同时也不需要任何治疗方法。相反,“性取向扭转治疗”在精神科专业协会以及联邦医生工会看来是有害健康的。

Kai Klose

 

Klose还表示,一个开放、尊重他人的社会,应该废除“性取向扭转治疗”的方法。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尽可能广泛的性启蒙教育,以及人们对于性取向和自我性别认同的敏感性。当然,相应的健康体系规则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中国,虽然同性恋并不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但是强制性的“性取向扭转治疗”也是不被法律允许的。2013年,中国首例有关“性取向扭转治疗”的判决中,河南省一男子被家人送到医院就医,医院为治疗,强迫他服药、注射,以改变他的性取向。最终法院判医院赔偿该男子5000元人民币,并在当地报刊上公开道歉。
德国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还是很高的

 

作为一个强调开放、民主的国家,德国性解放和性自由开始得比较早,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也相对较高。特别是从2001年8月1日开始,德国政府允许同性伴侣登记成为生活伴侣,享有和异性婚姻同等的权力,不过同性恋夫妇不能领养孩子,也无法享受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

不过,德国同性恋群体正式被国家法律“接纳”的里程碑,还是在2017年10月1日这一天,德国联邦议院讨论通过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提案正式生效。也就是说,同性婚姻和异性婚姻一样,可以在市政厅正式登记,履行同等纳税义务、享有同等纳税优惠。更重要的是,同性恋夫妇可以在婚后领养孩子。由此,也引发了一场“同性婚姻热潮”。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同婚合法化,免税、生孩子,今后爸妈怎么分?

10月1日德国将迎来“同婚热潮”登记前 男女性别要提前商量好

同婚合法化政策通过后,同性恋情侣们柏林勃兰登堡门前庆祝

 

在同性恋问题上,德国也有“黑点”

 

这一时期主要指纳粹掌权时期,当时的德国《刑法》第175条规定,男同性恋者会被判“鸡奸罪”,最高可获得10年刑罚。所以每年大约会有8000人被定罪,并被关入纳粹集中营。好在2017年3月,德国政府达成一致意见,为男同性恋平反。

德国刑法第175条:男人间乱伦

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5万男同性恋含冤受辱  德国政府为其平反赔偿

德国名人中的同性恋者
前柏林市长Klaus Wowereit(右)与他的同性伴侣

德国政论电视节目的”一姐”Anne Will(左)和她的同性生活伴侣传播学学者Miriam Meckel

德国已故前外长Guido Westerwelle(左)与他的同性伴侣

德国选择当党团主席(AfD)之一Alice Weidel(右)和她的同性伴侣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Jens Spahn(右)和他的同性伴侣

 (马潇潇编译整理)

其他相关链接:

【德国社会】德国同性恋卫生部长反对性向矫正治疗

【德国快讯】20壮汉搭救“性爱充气娃娃”;同性恋合法不合群:德国弃煤时间表出炉

德国同婚奇葩事!女性同婚生子谁是母亲?法院有判决

德国数万同性恋、双性恋大狂欢,袒露热装争艳斗气!

难民以同性恋为由申请政治庇护,欧洲法院不让测试“真同志”究竟为何?

【奇谭乖论】关于同性恋,你不得不知的一些历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