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会】没有吓倒你:德国总理以后会是穆斯林?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不反对穆斯林当德国总理?基民盟高层言论挨批

 

德国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在接受新教新闻通讯社Idea采访时被问到,他能否想象,到2030年基民盟由一名穆斯林来领导,并且这名穆斯林还会成为德国的联邦总理?他回答说:“为什么不呢?如果他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同时能代表我们的价值和政治观点。”

原本这篇采访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不过,几天前德国销量最大的街头小报《图片报》转述报道了这篇采访后,一下子在德国社会引起激烈反响。

德国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州长科克特(Vincent Kokert)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的天啊!我简直无法相信这话是从布林克豪斯嘴里说出来的。我真是没法相信。”基民盟籍联邦议员莫奇曼(Elisabeth Motschmann)表示,照布林克豪斯的说法,基民盟的价值观和伊斯兰教的价值观等同。她说:“伊斯兰教的价值和我们的价值差别非常大。比如说在男女平权的问题上。”

布林克豪斯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认为个人的价值观比他们的宗教信仰更重要。他说:“基民盟并不是一个宗教团体。这也是我们和天主教会的区别。”

不过也有一些议员认为,基民盟这个党派的名称应该被严肃对待。基民盟籍联邦议员京格(Eberhard Gienger)在接受《图片报》采访时说:“基民盟(CDU)的基(C)可不是随便起的。”他还强调,德国总理不可能由穆斯林来担任。他说:“如果德国联邦总理由穆斯林来担任,那就说明以后穆斯林将在德国占多数。这是绝不可能的。”

也有一些基民盟议员为布林克豪斯做出辩解。石荷州教育部长普里恩(Karin Prien)说,她不觉得基督徒是成为党主席或者联邦总理的必要资质。社民党认为这场讨论“十分愚蠢”。社民党副主席施特格纳(Ralf Stegner)在接受《萨尔布吕肯报》采访时说:“所有这些身份讨论都是基民盟搞出来的。这些和德国社会的现实问题一点关系都没有。”(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知名研究所瞄准3D打印技术创新

 

德国弗劳恩霍夫生产技术和先进材料研究所日前开设一个新创新中心,聚焦3D打印的设备技术集成创新,提供更加多元和定制化的方案服务。

这家研究所发布的新闻公报显示,新开设的创新中心引进了一批3D打印领域最新设备和生产线,未来将提供3D打印从设计、生产到后期加工等不同环节的服务,并致力于这一应用技术领域的创新研究。

据介绍,该中心将采用“电子束选区熔化成形技术”进行3D打印领域的研究,这一技术是用电子束轰击粉末,使其熔化后再凝固、沉积成形,该技术的优点是无需借助其他设备或模具,使用灵活,节省原材料。

此外,该中心还将致力于为传统3D打印技术寻求新突破。比如,3D打印生产线目前普遍使用“热熔解积层法”,将热塑性材料按模型挤压出来再凝固成型。这种方法主要用于制造塑料零部件,未来该中心将探索使用金属等材料,扩大其应用范围。

弗劳恩霍夫生产技术和先进材料研究所隶属于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该协会下设应用技术领域不同方向的数十个研究所,是德国最大的科研组织之一,也是德国旨在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工业4.0”战略的重要参与者之一。(张毅荣)

 

德国足球队裁员惹批评

 

众所周知,足球是德国的国球,国家足球队稍有风吹草动,舆论界就会硝烟弥漫。

自2018年世界杯失利后,德国国家队风雨飘摇,需要一场改革,队员更新自不在话下。这不,3月5日,国家队教练Jogi Löw(勒夫)宣布,将曾参加过2014和2018两届世界杯赛的著名球员Mats Hummels胡梅尔斯, Jerome Boateng 博阿滕和Thomas Müller穆勒三名成员排除在国家队之外,而这三名队员都属德国甲级队FC-Bayern队。消息一出,各方批评之声不绝于耳。

而来自本阵营的质疑声也很大。国家队现任队员Joshua Kimmich和Leon Goretzka认为,勒夫的处理方式值得商榷。Kimmich认为,该三人在过去的10年为德国队立下汗马功劳,年龄尚不到非要退出之时。他们曾经是冠军,他们不应该走。Goretzka 补充道:德国足球队员应该感恩有他们三人,他们的离去,会留下空缺。他们的去留应该有更好的方式。

德国足协主席也对勒夫的做法提出了批评,认为他宣布的时间不对。在受到各方巨大压力之下,勒夫是否还能继续担任德国队的主帅,人们在拭目以待。

国家队守门员Neue虽然对勒夫的决定很意外,但还是认为必须接受,毕竟是教练要对球队负责。改革不易,勒夫教练任重道远。

 

德国政府专机只有这5人能用,部长未来须坐民航航班飞行?

 

“部长们未来必须坐民航航班飞行!”据德国《图片报》10日报道,德国国防部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今后德国内阁大多数成员出行只能乘坐商业航班,原因是德国政府专机事故频频,维修费用高昂。

文件指出,可以使用政府专机的人员仅包括总统、总理、副总理、外交部长和内政部长,总统施泰因迈尔和总理默克尔出行时还会配备备用专机,以便在故障发生时可随时调用。

德国《明镜》周刊指出,该规定已实施一段时间,导致越来越多“次要的用机申请被驳回”。德国经济能源部部长阿尔特迈尔和发展援助部部长穆勒都成为“受害者”。阿尔特迈尔不得不推迟原定2月份的亚洲之行,而穆勒则乘坐民航航班出访拉美。

“如果想在近80个遍布于非洲、亚洲和拉美的伙伴国履行我的义务,坐民航飞机可不容易,有时根本不可能乘坐民航班机去。”穆勒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十分不满,他表示总统和总理当然随时都可以使用专机,但是专机的使用应该根据必要性来分配,而不是什么级别差别这种过时的规定。

德新社称,政府专机由德国空军主管,不过这些专机由于服务年龄过长,都存在各种问题。仅过去10个月内,执行国际飞行任务的专机就发生过7次故障。最近的一次是2月28日,出访马里的德国外交部长马斯计划飞回柏林,却被告知专机发生液压系统泄漏,一时半会无法修复。结果,德国军方只好又从德国派出一架A340专机把马斯从马里接回来,为此多花了30万欧元,引发民众批评。

为此,德国国防部决定掏钱新添3架A350远程客机。但专家估计,一架A350的价格可能高达1.亿欧元。而根据政府专机的标准进行改造,包括增设卧室、会议室、安装通信设备等,还要额外支付约1亿欧元,首架新专机可能要等到2022年。(青木)

 

德国政府明确数字化发展目标

 

德国数字化内阁委员会13日更新政府此前推出的数字化战略,首次明确并公开其数字化战略的具体目标。

更新后的数字化战略提出9项任务,包括加强德国联邦与地方政府及欧盟机构间的数据管理、建立新的信息技术系统打击非法渔业、建立双元制职业教育数字资源交换平台、建设“数字德国”项目了解不同人群的数字化能力、推进“创新办公数字生活”激发创新潜能、建设安全高效的政务网络基础设施、数字化发布法律法规、加强公检法机构间的数据交换以及建设“非洲云”为当地提供就业培训。

德国政府2018年11月发布“建设数字化”战略,提出建设数字化能力、数字化基础设施、数字化转型创新、数字化转型社会和现代国家五大行动领域,强调政府部门各自应对数字化转型的工作重点,以期加强部门间协同和与学界、业界的合作。

德国数字化内阁委员会去年6月设立,旨在加快推进德国的数字化发展。德国总理、全体内阁部长和部分高级官员为委员会成员。(张毅荣)

调查显示:超七成德国人认为德美关系糟糕

 

德国科尔伯基金会和美国皮尤研究中心4日晚发布一份最新调查报告称,近四分之三的受访德国人认为现在德美关系糟糕,希望德国制定更独立于美国的对外政策。

这项调查由上述两个机构在2018年秋天联合进行,两国分别有超过4500名成年人接受了问卷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73%的受访德国人认为,现在德美关系糟糕,这比上一年的调查结果上升了17个百分点。70%的受访美国人认为当前的美德关系良好。

72%的德国受访者认为,德国应该制定更加独立于美国的对外政策。65%的受访美国人则认为美欧应该保持紧密关系。

对于欧美之间的贸易争端,78%的受访德国人赞同欧盟提高对美关税,而赞同美国增加对欧盟关税的受访美国人只有44%。

调查结果还显示,在反移民的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的支持者中,美国总统特朗普更受欢迎,有25%的该党支持者对特朗普充满信心。而在德国其他政党中,这个数字不到8%。

近年来,美国对外政策单边主义倾向日益明显,在防务预算、关税和伊朗核问题等方面与其欧洲盟国龃龉不断,导致欧洲国家政府和民众普遍对美国不满,对美国的信任度大幅下降。(任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