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落泪:想你!我亲爱德国妈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想你!我亲爱德国妈妈!

Jie Jie

2019年2月8日,温馨美好的时光停留在这一刻,不可能再更新!但她永远停留在我内心深处永不褪色,这种记忆是刻骨铭心的。Anna我亲爱的deutsche Mutter。

最后一张美照

 

“我家大门24小时都为你开着,不用预约,想来就来”!从这一刻开始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忘年交。某天!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明天下午来我家吧,我需要和你谈谈”。ok!如约而至,沙发上坐下,映入眼帘的是一些手抄和打印的文稿。“亲爱的小姑娘!我尊重你的决定,但前提是我必须确认你对德国的法律和妇女保障权益是否了解?你知道你将失去什么和能够得到什么?这些是给你回家后阅读的”。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从家庭、人性的弱点和生活的不易,到各类妇女权益的保障……。看着眼前滔滔不绝的她,本性多愁善感的我眼泪哗哗的流淌下来,置身于异国他乡,居然会得到如此的关爱。从这一刻开始,在我的心中她就是我的另一个妈妈。

母亲节的上午,我带着自己包的饺子和送给她的口红如约而至,俩人谈天说地,期乐融融一起欢度属于我们的节日。你今天就坐在这什么也不做只陪我说说话就行,中餐和下午茶都由我来搞定。“为什么?早就跟你讲过我们都是平等的”。不为什么,就因为你是长辈。顺便科普了一下咱们中国人尊老爱幼的传统。“哦!知道了,今天我就当一回长辈,做一回你的妈妈”。你知道吗?在我的心中你早就已经是我永远的妈妈,我爱你亲爱的Anna妈妈。

我们要回中国三周,我的花儿们怎么办?“非常简单,钥匙给我,我每天去给你浇水”。0k!三周后回家,客厅茶几上放着详细记录的工作内容,烤箱里的黑面包还微热,窗明几净,花儿怒放!

年过半百的我,也没能逃脱过更年期综合症,此时的我身心都受到严重的伤害,全身上下不是这不舒服就是那不舒服,每每检查又都是正常,情绪低落的我,总是在她面前哭诉怎怎得不开心。“不用担心,你身体是健康的,所有的不适都是由情绪引起的,你必须走出家们,多与外界接触,这本书介绍的整个Saar州的名胜景点,你先从州府开始逐个地去了解和观赏,这样你的心情会慢慢好起来”。按照她的提示,第二天一大早我来到了州府所在地Saarbrücken,金秋十月,天高云淡,穿梭于大街小巷,别提多惬意。机缘巧合,也就是这一天的出行,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我不再每天窝在家里,也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一起唱歌一起郊游,一起分享着许许多多快乐的时光。

我的生活重回正轨,而此时厄运悄无声息的降临到我亲爱的Anna妈妈身上。回中国探亲三个月的我,到家后迫不及待的去探望她,短暂的相聚,让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也讲不出个所以然。之后我们依然早上一起散步,一起分享园艺,时不时一起瑜伽,偶尔去市中心喝个咖啡吃个蛋糕。这样的生活大概持续了三个月左右,慢慢地各种问题接踵而来,健忘、咳嗽、疲劳、消瘦,最终医生确诊为肺癌晚期全身扩散。“我不开刀,不住院,我要回到自己的家”。看到病床上的她,潸然落泪。“不要哭,我都这把年纪了,有什么不可以的”。

三天后归家,孝顺的儿子为了方便妈妈生活,准备好了所有的一切——病床、卫生间坐厕加高、辅助推车。淡定的Anna妈妈依旧规律地生活着,每天看书看报看电视,关注着各类新闻和报道,并在她的本本上分类记录。每小时一根烟,下午茶,晚餐后一杯红酒,8点按时上床休息,半个多月里我几乎每天都会为她准备各种吃的,下午陪伴她几个小时,平和开朗的生活氛围,让我几乎忘了眼前的是位高危病人。回中国三周,再回来。唉!消瘦不少,可精神尚好,依旧延续着之前的生活,只是食物不能太大,而且必须不停地喝帮助呑咽的药水,不停地上卫生间,药量和种类时不时在增加。我依然每天给她做吃的,陪伴着她。你为什么发呆,在想什么?“明早是否能起来”?肯定能!“没起来,那我就是又去找妈妈了”。我需要你起来,不然我会伤心的。“不要伤心,我有好儿子,如此的你们,如此的生活,非常满足”。

一天一天,我的心情跌落谷底。圣诞前夜都来我家吧!“好啊!只要你高兴”。做了很多菜,而且还邀请了我的三位小老师,吃喝完毕。Anna!唱一首新学的歌给你听吧:浮云散、忘苍穹、天上有颗……。半途放弃,强忍眼泪,咳嗽快步走开。窝心的三位音乐学院歌剧高材生,集体为她高歌。人生的最后一个Heiligabend在温馨快乐中渡过。日复一日生活如旧。“我梦见荷兰了、我小时侯……、以前工作时……、你和我在一起高兴吗、尽量克服眼睛的毛病,尽快把驾驶证考下来、Uwe是个好男人,你是一个好女孩,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担心Peter,你们三个会一直这样相互帮肋,友好的相处下去吗、我不要追悼会,不要进墓园,不要通知人,骨灰放哪也不用告诉别人”。

2019年2月7日,下午,依旧端坐在餐桌旁,戴上墨镜,标志性的动作,留下了人生最后一张美照!

第二天一大早买菜归家,我亲爱的Anna妈妈已离去。赶去,走进那个熟悉的房间,病床上依旧躺着我的Anna妈妈,依然是那么的平和恬静,但她再也听不到我的呼唤。

去吧!安心地去吧!没有病痛的折磨,再也不用每天吃喝这么多讨厌的药物。放心!我们仨一定会永远地相互依存。

至此!无奈!!!我丢失了我的忘年交,我丢失了我的deutsche Mutter!但我知道,在一个美丽的世界,她一定在时刻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每时每刻都在给予我温馨的祝福和关爱。

爱你!爱你!爱你!Anna妈妈

此时泪如雨下!

2019年3月10日于Gisinge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