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日记】从《狂人日记》看中国现实:袁腾飞快回家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袁腾飞!Go home, please!

作者:饶家畅

 

“中国人也鹦鹉学舌‘人人平等’,骨子里还是‘不患贫,患不均’,不怕大伙一块穷,只恨别人比我富!导致仇富心态扭曲人性。结果,你拉我扯,穷而无德。”挺写实的,劣根性嘛,又好像被臭气熏了一次。我们的文字表达所缺失的就是“去弃糟粕”的精神,习惯性地搅屎!

“民主是种权利,尽了社会义务才有权利资格。对于社会义务,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潦倒的穷人往往自顾不暇,能干的富人才有闲暇善待他人。

最后,谁是上等人?谁是下等人?

—— 先尽义务、再争权利、崇尚‘我们要做自己的主人’(独立自由)的,是上等人!

—— 不尽义务、只要权利、叫嚣‘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称王称霸)的,是下等人!”这整段依据学识发表个人观点是不错!但是,不能点赞!因为是搅屎文化的表现,愈搅愈臭!

所以,允许独立思想的人有所保留,不盲目随和。譬如说,权利就是权利,不存在附加的“资格”限定,也不存在尽不尽“社会义务”的限制!什么是尽社会义务?纳税就是尽社会义务?在德国社会,领取社会救济金生活着的人们,同样享受法律所赋予的各项公民权利。所以,我们谈现代文明,首先是对文明理念的认知,再体现于文明行为上。显然,处于阿Q式的人文社会的袁先生还不了解现代文明的文明理念,却自以为自己很高明,还要与中国“民主派”划清界限,究竟是怎样炼成的勇气?答案很简单,与生俱来的,就是一个阿Q嘛!

既分“上等人、下等人!” 可分“上等国、下等国”乎!紧跟着一个大疑问:“一个下等国的民众,怎么样才能出现上等人?!”譬如说:“文明社会里的公民义务就是简单的遵纪守法而已,许多的义务应该是社会义务,是代表整个社会为所有社会人服务的政府义务;许多责任是国家责任,是国家权力机构依法治国,保障所有人的合法权益!” 因为个人的能力有限,承担不起那么多与重的义务与责任!很多人都已经意识到了,(所有的)“资源”都是有限的,当然包括权力资源、法治资源、媒体宣传的资源、……等等,就有持不同意见者回怒那些喜欢骂人的家伙:“当汉奸、卖国贼,也得掌握某方面的资源才行,绝对不是你发表一个观点,有人骂你一句汉奸、卖国贼,你就能当得了的!” 如今,谁不想分享资源所蕴含的利益?只是阿Q不配姓赵而已,自然无法享受到利益。所以,现代文明的实质就是保障了“利益面前人人平等”,就是法治社会的理念!

一个具体的人类社会,甚根源还是文化思想所造就的社会人文!话说中国社会发展了吧,但是人们的生活质量进步了吗?以前是因为物资匮乏没得吃的,人们斗死斗活为了争口吃的;如今是物质相对丰富了,过度地渲染地沟油、毒食品而搞得人心惶惶,令人们恐惧吃的是否安全。阿Q式的人文哲学就是占便宜的哲学和斗争的哲学,爆料地沟油,其主要目的是惩治个别人,而不是保障社会大众的意识与理念。所以,我们可以理性地质疑,诸多的曝料,不见得就是正义,也有可能是诽谤与陷害,这是多么阴暗!

另一现实,才刚吃饱几天?各式各样的“养生”游戏便衍生了,同时,各种各样的专家们便上了电视。到头来,我们惊奇地发现,正是因为阿Q们不为生计发愁以后,推动了各式各样的骗局的形成,造成了五花八门的骗术的进步。再看那些双手空空的阿Q们,拼命地追究他人的责任、社会的责任,却从不反思自己占便宜的贪欲。而这些所谓的公知们,如袁先生这样的人,怪罪于这些人的穷凶极恶是因为祖宗穷叮当。当年的鲁迅弃医从文,留下了《阿Q正传》,阿Q常说的:“我们先前比你们阔多了!” 好像就是针对着袁先生这类人说的:“先前阔,又怎样?!” 末庄社会里的人们也总是隐隐约约地相信,又隐隐约约地不相信。如同如今的一些人,总是将“五千年的文明”挂在嘴边一样。所以,如今的公知们就应该弃文从医!首当其冲的就是先医好自己的神经,我就不相信你们还看不见其根源的实质就是造就了这种阿Q式社会人文的中文的文化思想!

太多太多的爆料,太多太多的污染,……叫嚷着打倒、大喊着反对,……却没有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反而令人们的实际生活变得消极。我赞同有人说的:“从幼儿园开始,就实行双语或双语以上的教育!” 这个建议可行,我们的高考成绩,英语也是以主科计算分数的,与文化自信根本不冲突。自然,要改善害人的文化思想,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事实也是,阿Q们总会死的,当下一代人成长为文明人时,阿Q们也应该死光了。我只能是祝福,祝福包括自己在内的阿Q们能够得个好死就感恩吧。

愚蠢的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阿Q画押时的那个不规则的圆圈,到底是什么意思?死得不明不白,死得没有意义,死得……?最令人恐惧的是:“阿Q没死!阿Q不死!看着那些可爱的孩子们被阿Q式的社会人文笼罩着,长成了阿Q的样子。……现实恐怖!”

……我似乎亲眼目睹了鲁迅先生的死状,坐在椅子上,斜侧倒下去时,绝望地大喊:“救救孩子!” 我很紧张,捧着他的《狂人日记》的手稿直哆嗦,他于气力耗竭之前,一直呻吟着:“救救孩子!救救孩子!……” 我终于嘣出了一个不会拼写的英语单词:“法克!”

是的,就是Fuck!Fuck Fuck Fuck!尽管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英语单词,毕竟开始了!

我们都救不了阿Q式社会人文里的自己和互相,就像此篇,或许袁先生和许多人一致认为我是在找碴,其实我是在岔口和自己理论。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每个人都将这早该Fuck的文化糟粕带进死亡,带离地球,随着我们的消失而消失,就算是今生最大的德行了!

“救救孩子!”尽快实行双语或双语以上的教育,从幼儿园开始!让孩子们成长为文明人!可以吗?所以,我们要非常严肃地对这个社会的掌控着社会资源的那些当权者们说:“Fuck!”赶快行动!否则,go hom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