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邻右舍】长使来者泪满襟:二战德军墓地里的惊人秘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二战德军墓地里的震惊发现为救美军而丧命的德国兵

作者:红柳

 

据我家百多公里远紧邻比利时的艾菲尔山区(Eifel),是德国西部著名的旅游胜地。那些风情万种的古镇村落及景色旖旎的自然山水,是我们说走就走的周末郊游或带客人观光游览的首选之地。

当我们开车沿着德比边界线上的公路在艾菲尔山区穿行时,时常会看到两旁树林原野中露出一排排高低错落的黑幽幽的石桩。我自认为那是古代德国人用来防水护田的石头桩子,德国人喜欢把老东西都保存下来。直到有一次我先生老沃告诉我,那是二战德军西部防线上的龙齿反坦克矩阵。当时我被惊得差点跳起来,脱口大喊停车。老沃说﹕二战时这一带是盟军进攻西部防线受到德军强悍阻击的主要战场。当年这里的很多村庄被密集的炮火夷为平地,很多家庭从此在地球上消失。你注意看,有些村庄根本没有百年老房子,也没有茂密的参天大树。而这些在德国随处可见。

在艾菲尔山区穿行常看到树林原野中露出一排排黑幽幽的石桩,这就是当年的龙齿反坦克矩阵

龙齿反坦克矩阵原理(网络图片)

 

原来,残酷的二战并未走远,传说中的纳粹德国西部防线就在眼前!这片鸟语花香﹑幽美静谧的风景胜地,居然隐藏着如此惊心动魄的沉重历史,这里的百姓承受过血与火的灭顶灾难,我的心被强烈触痛。从此寻找“西部防线”残迹﹑探索二战悲剧故事成了我再也无法放下的“使命”。

 

美军遭遇的最大灾难战役

纳粹德国西部防线也叫齐格菲防线,修建于1936–1939年,是二战开始前纳粹德国在西部边境地区构筑的对抗法国马其诺防线的筑垒体系,及向西边国家进攻的屯兵场和重炮阵地。西部防线全长630公里,从紧邻荷兰的德国城市科莱沃(Kleve)起始,沿着德国与比利时、卢森堡、法国的边境线直至瑞士巴塞尔(Basel)。西部防线由障碍地带、主防御地带和后方阵地三部分组成,纵深35–75公里。障碍地带主要是地雷场、铁丝网、防坦克壕,以及由并列五排角锥形钢筋水泥石桩组成的辗转几百公里的反坦克矩阵,也就是著名的德军龙齿坦克防线。

老沃告诉我这就是二战德军西部防线龙齿反坦克矩阵

二战德军西部防线示意图(网络图片)

 

老沃给我讲过龙齿反坦克石桩各斜面角度不同的功能及5排石桩高低不同的作用,听得我毛骨悚然。想起前不久我们去荷兰参观在战场原址上建立的二战军械实物博物馆时,他的一句沉重叹气﹕人类研发出这么精湛的技术这么精良的机械却是用来杀人!

在艾菲尔山区发生过一场著名的“许特根森林战役”。这场被列为二战中最惨烈的战役打了整整5个月,战场范围超过129平方公里。是二战中在德国本土上为时最长的战役,也是美军历史上耗时最久的单一战役。那是在1944年9月,诺曼第战役后盟军从比利时压近德国对德军展开了迅猛攻势,准备向莱茵河全线推进。盟军认为,必须消除许特根森林地区中的Rur河水库对盟军的威胁。因为德军随时可能将堤坝开闸放水,淹没下游的美军部队。美国第1军团元帅寇特尼·霍奇斯等高级指挥官一致认为,到达该水库占领堤坝最直接的路线是穿过许特根森林。同时认为,诺曼第登陆战役已严重挫败了德军的实力。

然而,美国第1军团在许特根森林遭遇到德军以西部防线为依托的顽强阻击。在茂密森林和崎嶇不平狭窄泥泞的原野土道上,美军装甲部队几乎失去了作用,车辆运输受阻。德军的地雷陷阱和隐秘的炮击阵地、机枪碉堡、刺铁丝网及龙齿反坦克矩阵,加之深秋冬季山区的阴雨寒冷及大雪,把许特根森林变成了美军的“噩梦”,被美军士兵称为“死亡工厂”。恶劣气候中耗时数月的血腥许特根森林战役,美军投入了12万兵力,伤亡3万3千人,损员1/4。每前进1公里都要付出千名士兵伤亡的代价。德军投入8万兵力,伤亡2万8千人。

二战德军许特根森林战役“野母猪”地雷场原址(网络图片)

 

这个伤亡统计数据并不准确。因为战争结束后整个战场区域很难进入,很多战士被炮火及地雷炸碎入土,根本无法找到遗体。战后当地民众在建房或耕作农田时,一次又一次挖掘出盟军和德国军人的遗骸。最近的一次是在2008年9月26日,当地人又发现了两具二战遗骸,从随身的身份牌上得知他们叫John Farrell jr.和Edward T.Jones,属于美军第28步兵师。遗骨被运送到夏威夷美国调查局,美国调查局通知了他们的家人后代。在丧身异国战场64年后两位年轻的战士终于回到了故乡,安葬在亲人身边。比起无数至今仍下落不明的二战牺牲者,他们总算“回家”了。

战后在许特根森林发现的二战军人遗骸(网络图片)

 

著名美国作家海明威当年作为战地记者随军上了欧洲战场。他亲眼目睹了血腥残酷的战斗后彻底改变了之前崇尚战争的“勇士浪漫情怀”。他在1950年出版的战争小说《Über den Fluss und in die Wälder》中描写过:许特根森林异常寒冷,牺牲的战友们的遗体被冻成了冰砣。但他们的脸还是红色的,因为未等血色退尽脸就被冻结住了……

战后,很多军事分析家对美军此战役之计划是否合乎战略或战术问题提出了疑质。美军第82空降师指挥官詹姆斯·加文将军在战斗结束后论断:这是我们的军队所经历的损失最大最无意义、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美军历史学家查尔斯·麦克劳曾参加了许特根森林战役并担任连长,他描述这场战役“是一场被错误估计形势、基本上没有结果而应该避免进行的战役。”在现代美国陆军总参谋部培训课程中,许特根森林战役被列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军队的最大灾难”。而这场战役在德国人集体意识中似乎已被“遗忘”。

 

“没有人比为敌人献出生命者更有爱心”

在查阅了大量西部防线和龙齿反坦克矩阵的历史资料后,许特根森林让我魂牵梦绕。上个周末我们再次驶向艾菲尔风景区,去寻找旅游地图上一片郁葱、几条蓝色小河蜿蜒穿过的国家自然公园许特根森林。正在度假的汉堡文友顾强父子前来与我们同行,他们也是探索西部防线迷。

穿过高低起伏的原野树林,几经绕路并向路人问询,我们终于找到了许特根森林中的一座二战军人公墓。公墓是由德国民间战争墓园委员会于1950年–1952年建成,安葬着在这块土地上战死的德国国防军军人。遗体是被许多志愿者在许特根森林战场上找到的。一座座洁白的墓碑下埋葬着2997名年轻的生命,其中有524具遗体血肉模糊无法辨认。墓园由亚琛园林建筑师Carl Ludwig Schreiber设计,墓碑的形状是两个并靠在一起的人形十字架,意寓“战友十字碑”。每座墓碑下埋葬着3位军人,墓碑上刻着他们的名字,无法辨认的则刻着“无名氏”。

我们找到了在许特根森林战役战场上建立的二战德军公墓

 

一排排肃静整齐的墓碑背靠茂密的树林,面朝公路及田野。风吹过来,雨淋下来,树林传来“沙沙”响声,仿佛是他们在轻轻细语:妈爸你们都好吗?女朋友你好吗?我好想回家啊。我沉重地蹲下来读着墓碑上的名字,想象着他们毙命瞬间的绝望与痛苦,难过得喉头哽咽,泪奔。

墓园最前面有一座特别的墓碑把我们吸引了过去,上面的英德双语碑文内容瞬间把我们击痛了。这是1994年10月7日由美军第4步兵师第22步兵团退伍军人协会为纪念德军中尉Friedrich Lengfeld(弗瑞德利希·伦费尔德)而竖立的纪念碑。他是二战德国国防军第275步兵师的一位连长。碑文最上面写着﹕没有人比为敌人献出生命者更有爱心。最下面写着﹕行动而不是言辞

美军退伍老兵为纪念德军中尉Friedrich Lengfeld竖立的纪念碑

 

1944年11月,美军大举进攻许特根森林被德军的“野母猪”地雷阵所阻挡,双方展开了剧烈的战斗。伦费尔德带领的连队用机枪和迫击炮守护着地雷区傍的一条无雷通道(今天我们沿着这条通道走进了墓园)。11月12日上午,在又一次打退了美军的进攻后不久,雷区另一端传来了撕裂的呼救声和痛苦惨叫,原来那里躺着一名受重伤的美国士兵。伦费尔德中尉下令不准向前来抢救的美军卫生兵射击。但美军已经撤离,无人来救助惨叫不止的战友。伦费尔德决定亲自去抢救受伤的美国兵,他明知道通过雷区十分危险,随时会被炸得粉身碎骨,但伤者的生命让他无法置之不管。于是他带领着德军卫生兵举着红十字白旗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雷区。伦费尔德在前面引路,眼看就要到达受伤的美军身边时,他不幸触到了一颗隐蔽的地雷,他被炸飞了,后背被炸出两个大洞。卫生兵把伦费尔德送到战地救护所,因伤势严重他当天死去。

为救助美军战士而牺牲的德军中尉Friedrich Lengfeld(弗瑞德利希·伦费尔德)

 

战后,关于伦费尔德的事迹几乎无人知晓。在我看到的一篇《伦费尔德—被遗忘的英雄》德文文章里有这样的论述﹕他是一名德国国防军军官?是参与将欧洲变成屠宰场的军队中的一员?我认为是这样的。所以,伦费尔德的故事超越了朋友——敌人的界限,并且是在那个非人道的时代和非人道的条件下的人性标志。除了这句今天似乎已被遗忘了的赞誉“行动而不是言辞”,这个充满人性光辉的感人故事让我想起了猶太教文献《塔木德》中一句给人带来所有希望的警句:“拯救他人生命的人拯救了整个世界。”

伦费尔德纪念碑与荷兰Karl -Heinz Rosch纪念碑一样,是由当年的反对者所竖立,他俩是唯一获此殊荣的二战德国国防军士兵。在我与老沃讨论此话题时他讲述了战后德国的艰难历史进程,德国被分裂成4个管辖区,在一片废墟上重建家园,认清希特勒反人类罪行等等。也许我能懂,对于德国人来说这段历史太过沉重太多隐痛。

许特根森林战役原址上的第二座二战德军公墓

从这座军人公墓出来我们又去了不远处的另一座德军公墓。在那里我们再次获悉了鲜为人知的惊心动魄的战争悲剧故事,再次受到强烈震撼。探寻还在继续,我会继续写下去。因许特根森林战役而闻名的德军最高指挥官德国陆军元帅瓦尔特·莫德尔(Walter Model)就葬在这座公墓里,死后亦不得安生。关于他的复杂故事,同行的文友顾强将撰文深刻论述。

许特根森林那片葱郁的下面是殷殷的红色,浸透着成千上万年轻生命的鲜血。他们都是人家的儿子、兄弟﹑情人﹐父亲。他们美好宝贵的人生被嘎然而止在这片仍然残留大量战争痕迹的森林原野中。这种刻骨铭心的血肉之痛让我深深地懂了理解了,绝大多数德国人坚决反对战争维护和平、同情战争难民的深刻情节。也让我在写此文时泪流满面,忍泣哽咽。

相关链接:

平安夜的感人故事:用爱心化解仇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