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人在机场被吓懵,会不会真的遇上“恐怖袭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空飞几十架飞机,亲历杜塞机场突发紧急事件

编者按:
 

3月1日周五约7点,德国北威州杜塞尔多夫国际机场突发一场紧急事件﹕三名乘客绕过了每位乘客必须通过检查后才能进入候机厅的安检门通道而进入候机大厅。先是一人按动了机场紧急安全门按钮,从打开的紧急安全门走进去,后面有两人也相跟着走进去。紧急安全门被打开后触发了紧急警报并启动了紧急状况处理程序,三个安检通道被紧急关闭。已通过安检通道在机场安全区候机厅等候的乘客,必须全部返回公共区域,已登机的乘客全部被带回机场。已着陆的飞机上的入境旅客必须留在飞机上。当时通过搜索,机场警察很快抓住了其中的两名,另一个人仍在寻找。警方发言人称,这两人是在欧洲境内旅行的欧盟公民。据推测是出于无知而打开了紧急安全门。

当日杜塞机场有634次航班起飞或着陆,涉及约75,000名乘客。“安全门”事件造成机场极大混乱,37个航班被取消,约6,500名出发和到达及转机的乘客受到严重影响。事发当天,家住北威州的张柳杨女士及家人正在杜塞机场候机,他们全程经历了这场意想不到的混乱。张柳杨女士撰文写出了他们的特别经历和亲身感受。

——————————–

作者:张柳杨

 

今天注定是个特殊的日子。几个星期前我们就定好了票,去苏黎世参加我老公dieter好朋友的婚礼。该枚帅哥近50岁终于找到了真爱,三个月决定闪婚。

婚礼今天下午3点举行,为了防止飞机晚点赶不上,我们定了早上7点半飞往苏黎世的飞机,周末还可以享受一下苏黎世的美景。一切计划的很完美。但是今天,我们却经历了也许别人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意外事情。

一大早5点,叫起睡眼惺忪的女儿,急急忙忙把冰箱里的为新人现做的牛肉干打包带上。赶到机场时间尚早,我们从容check in(检票)。也许因为早上人不多,工作人员都显得很轻松,经过安检的时候两个安检人员还就我女儿身上的Kostüm(服饰)是Anna(人名)还是Elsa(人名)讨论了2分钟,还蹲下来夸了半天我女儿漂亮。带着开心和对一个美丽周末的期许我们来到登机口登上机场大巴,开往我们的飞机,一切都很顺利,正常。

我们没有意识到,一场意外悄然发生了。机场大巴并没有驶向某一架飞机,而是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我们上巴士的登机口。乘客们讨论说,可能还有游客没有赶上大巴,要回来接他们。等了10分钟大巴又开动起来,来到了主楼的53号登机口。大家下车,上楼,走到拐角处就会有一个工作人员指示方向。左拐又右拐,我们赫然发现,竟然又回到了安检前的候机大厅。大家还开玩笑说,我们到瑞士啦。本来以为是不是还有工作人员过来带我们这一组人去正确的登机口。结果没有任何人再来管我们,茫然的我们被晾在了那里。

诧异的四周张望,赫然发现大厅里已经密密麻麻聚集了几千人,都挤在安检前的自动检票口处。而且让人觉得诡异的是,平时拥挤忙碌的所有的安检关口处一个工作人员都没有,机器停转,关着灯,空空荡荡,安安静静,就像美国大片里居民都突然消失的神秘城镇。

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一种出了什么事的感觉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爬上心头。是发现了炸弹么,我下意识想带着茜茜跑出去,但是根本挤不出去。冷静下来想了一下,如果是炸弹,肯定会紧急疏散我们,不会让那么多人挤在这里等。看看周围,大家显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很茫然,但是几千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没有喧哗,也没有急不可耐的吵嚷。也许会有人说这是欧洲人的素质,但其实我不得不苦笑,我觉得这是欧洲人的认命吧,从经验知道,吵闹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好吧,反正也要等,我就带着茜茜到下一层去买点吃的。遇到两拨安保,我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说无可奉告,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突然间碰到了刚才的安检员工,就是讨论茜茜Kostüm的那个。他告诉我,有一个人,没有通过安检,从紧急出入口混进了关内。所以所有的人,连工作人员,包括所有已经check in的旅客,必须全部出关,直到找到这个人为止。我问他大概多久,他说一般2个小时左右吧。我晕,难道这种事经常发生?这个紧急出入口也太松了吧。而且有人进去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回到大厅,我把消息告诉了dieter和周围的人。大家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各自找咖啡店或就地坐了下来,安静的等待。我感觉旅客们就像被驯养的很乖巧的家禽,这反应也太淡定了吧!

等了1个多小时,终于又开始再次check in,平时随处可见的机场工作人员现在一个都见不到,只开了2道入口,大家自动检票进入。妈呀,好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感觉。不过还好大家都很有秩序的排队。期间总有人从前面挤回来说飞机取消了。我们开始有点心慌,婚礼是下午三点,现在是9点,还有时间,晚点起飞也没问题,但千万别取消啊。大屏幕上我们的航班找不到了,但没有任何消息说取消了。值得一提的是,在等待的一个半小时时间内,没有任何广播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任何广播通知哪个航班取消了。就和安检一样,好像所有的广播员也消失了,广播也停止工作了。

没有消息,那就排吧,如果票进不去,那大概就是航班取消了。好不容易靠近自动检票口,才发现那后面站了个员工,说没检过票的旅客才可以在自动检票口进入通往安检,向我们这样已经检过票的要去另外一边。大家慢慢激动了起来,为什么不在大家刚开始排队的地方安排一个员工告诉大家?排了那么半天都白排了。所有的员工都去了哪里?另外那里开了个检票口根本就看不到,没有任何指示牌指示,只知道那里堆满了人。好不容易排过去,正赶上那个员工要把闸口关上,说不检票了,因为她的岗位是在自动检票口后面,不是这里要一张张人工在电脑上扫描。这是嫌工作太多了吧。此时大家真的怒了,她要关闸门,大家都前赴后继的冲过去把阻挡推开,强往里进,场面有点失控。总共就两个人,她再关上,叫人怎么进关。一直很耐心等待的Dieter也拉着我们强行把票给她检票,而且终于吐槽说,杜塞机场处理这种紧急情况完全没有准备,一切都一团糟。我则一直担心这种混乱的情况下,估计坏人更容易混进去吧。

终于再次通过详细的安检进了关,来到了登机口,20分钟后通知我们飞机取消了,果然如此。据说飞机为了不影响以后的计划已经准时飞走了,而且是空着飞走,没有带一个旅客。这时已近11点,飞机离开已经3个小时,难道这3个小时都不能给个信息说我们的飞机已经取消了么?赶紧去eurowing(欧洲之翼航班)的服务台申请换机,结果13点的飞机已经被订满了,只有15点的。Dieter终于发怒了,说我们这样去参加婚礼还有什么意义,等去了婚礼都结束了。要退票,被冷淡的柜台小姐通知说,票没法退,只能换其他航班。如果完全不去了,票价拿不回来,只能拿回税钱。Dieter红着脸激动在那里理论了半天,被冷淡的柜台小姐再次通知说,15点的也没了,只有17点的。这时,我们已经奔波等待了6个小时,茜茜从开始的开心到现在已经蔫了。Dieter说,那好,那我一个人去,不折腾老婆孩子了,冷淡的小姐回答说,要么三个人一起去,要么一个也别去。我看dieter的眼神几乎想要吃人,只好把他拉走了,先出关。我和茜茜是不想去了,打算回家了。

这时我总结出了宝贵的经验:

1. 如果真的要去,不要跟他们理论,没用,赶紧换订其他航班,不然什么都没了;

2. 一定要买旅行保险呀,这飞机加旅店几百欧元,都打水漂了,唉。瞧,安静的家禽们就是这么被驯化出来的。

Dieter一个人留在机场,看看是不是可以一个人去。终于在等了2个半小时后,拿到了15点飞机的最后一个位子,飞去了苏黎世,然后又经历了火车晚点,定的hotel无法入住等各种波折。以前我看电影“人在囧途“的时候总觉得那么多意外同时发生,编剧有点刻意。现在我明白了,果然生活才是最好的编剧呀。

我和茜茜则回了家,离开机场的时候看到机场领导在接受n-tv的采访。他淡定的说,为了避免是恐怖袭击,我们会尽一切努力排除危险……可是,几千人这么折腾,真的值得么?难道不能把紧急进出口看紧点么?

回到家里窝在暖和的被窝里,吃着为新人做的超级好吃的沙爹牛肉干,听着李玉刚和霍尊的天籁之音。唉,还是家好呀。茜茜挺伤心不能去瑞士,她说,妈妈,这么schlimm(糟糕)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我说:茜茜,这对于机场很糟糕,因为损失了也许几十上百万欧元。对于我们,这没有很差呀,你看,那么多人一辈子也遇不到这样的情况,这么特别的经历只有你我还有爸爸遇到过了,是一个Abenteuer(冒险)。你去给小朋友讲讲,他们肯定没有经历过呀。茜茜开心起来:耶,我也有Abenteuer啦!哈哈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