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济】德国人穷到没存款?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将延长针对电动汽车的税收优惠

 

据路透社援引德国《法兰克福周日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Sonntagszeitung)报道称,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表示,他计划延长针对电动汽车的税收优惠政策,这是德国政府最新的推动清洁能源车辆的的做法。

在过去3年内,德国汽车行业的柴油尾气造假事件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发酵,在此背景下,德国开始大力推广电动汽车,提升清洁能源车辆的销售。

舒尔茨对《法兰克福周日汇报》说到:“我决定,我们不但不会在2021年终结针对电动汽车和插电混合动力汽车的税收优惠,而且还有可能在未来十年中一直维持这个优惠。”他表示,电动汽车将会有助于改善空气质量,以及达成气候目标。

然而他补充说,针对差点混合动力车辆的税收优惠政策将会收紧,未来插电混合动力汽车的纯电续航必须要比现在更远,只有这样车辆才能享受税收优惠。(行云)

 

默克尔称欧洲数字化不能“过度监管”

 

德国总理默克尔警告说,数字化时代,数据安全等方面的监管必不可少,但也不能因过度监管而牺牲欧洲制造业的未来。默克尔当天在柏林出席“数字化欧洲峰会”时发表演讲说,不同国家在数据使用及监管政策方面态度不同,为确保欧洲企业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欧洲必须为数据驱动的商业模式给出自己的答案”。

在她看来,欧洲在各领域制定的“条条框框”已限制了经济发展。“我们应像一直以来发展社会市场经济那样,一方面通过政策明确发展所需的指导方针,但另一方面也要为企业发展留出足够的自由空间。”

默克尔同时强调了解决数据安全、数据主权以及相关道德问题的重要性。她表示,安全以及对数据安全的信任至关重要,这也有利于大众接受新的商业模式,如工业4.0、自动驾驶、远程医疗等。

默克尔认为,欧洲应密切关注竞争对手,在自由与安全间取得平衡,“自信地走出自己的路”。她已提议在3月举行的欧盟峰会上讨论相关议题。“数字化欧洲峰会”由英国电信企业沃达丰旗下智库主办,旨在讨论数字化给欧洲经济、社会、政治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德国2月工业和服务业局势截然相反

 

德国2月工业和服务业局势截然相反。德国2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为47.6,不及预期值49.8。德国2月Markit服务业PMI初值为55.1,好于预期值52.9。德国2月Markit综合PMI初值为52.7,预期值52.0。

由于国内经济强劲,德国2月经济增长再次加快,但依赖出口的制造业收紧了下降趋势。制造业PMI进一步下降至收缩区域,创下逾六年新低。

Markit经济学家菲尔-史密斯(Phil Smith)表示,在德国,工业和服务业走的是截然相反的道路。

尽管服务提供商受益于强劲的国内需求,但出口下降再次给工业带来巨大压力。

史密斯称,至于工业降温的原因,所有焦点都集中在贸易关系紧张的不确定性以及汽车行业的疲软。

此外,欧洲国家内部的竞争压力也在增加,德国联邦政府预计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1.0%。

此前,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调整后,德国经济去年第四季度环比增长率为零,而去年第三季度环比萎缩0.2%。2018年全年,德国经济增长1.4%。

 

有存款的德国人减少

 

德国经济不错,劳工市场兴旺,许多员工的工资也在上涨。但最新的数据显示,德国近三分之一的人没有存款。若遇到紧急状况,数百万的人没有应急款项。

据最新的调查,31%的德国人没有金钱储备。与欧洲他国相比,在13个国家中,只有罗曼尼亚以37%位最后,而罗马尼亚比德国经济明显要差。欧洲的平均值为由25%上升到26%,而德国则从27%上升到31%。

相当于所有公民的63 %的德国人声称,收入刚好过日子,没有余钱去储存。德国消费者花钱还是很讲原则的。若钱不够,很少象亲友借。而法国则不一样。

受访者最担心的还是退休以后钱不够用。无论是已退休的还是将退休的,得到的退休金比自己付给保险公司的要少。许多人考虑再投私人的养老保险。尽管如此,45%的德国人还是认为,国家要对老年人的保险负责。

据Hans-Böckler基金会2017年的研究,约30%的德国家庭,若遇到像失业这样的紧急情况,其经济能力只能维持几个星期。超过50%的德国家庭曾发生过月初的收入过不到月底。高工资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德国企业家不屑采用人工智能造成德企落后

 

德国因5G网络的建设问题,还在争论不休。不过已经有专家提出,德国的数字化建设、人工智能落后于中国、美国。

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报道,近日普华永道(PwC)与凯度公司(Kantar EMNID)合作完成了一项调查,说明了德国落后的原因在于德国企业家不屑使用AI。

目前德国只有4%的公司在各个环节中使用人工智能(AI),2%的公司正在调试系统,

17%的公司计划在未来引入和使用人工智能,而有28%的公司认为其业务与人工智能有关、但不愿使用人工智能。值得注意的是,有48%的德国企业家认为自己管理的企业与人工智能毫无关系。

对人工智能持友好态度的企业中,有83%都是员工数超过500人的大型企业。然而在德国,中小企业约占企业总数的99%,他们贡献了54%的经济增加值,拉动了62%的就业,更是德国工业的中坚力量。

如果德国一半的企业都不愿意使用人工智能,拒绝“与时俱进”,那么德国在未来将失去竞争力,德国的欧洲老大的龙头地位也将不保。

 

德国对沙特禁售武器惹怒英国

英外长斥:损我利益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称,当地时间2月7日,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在写给德国外长海科·马斯的一封信中,描述了500家英国军火供应商的困境。这些供应商正冒着违反合同义务的风险,因为他们出售武器的零部件是由德国制造的。对此,亨特表示,他担心德国的决定会影响英国和欧洲的军火工业,以及欧洲履行北约承诺的能力。

此外,亨特还警告马斯,冻结对沙特的武器销售影响了一些欧洲联合项目所研发的武器的出口,如“狂风”战斗机和“台风”战斗机,并威胁到德国作为可信赖合作伙伴的形象。

去年10月,在《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迈勒·卡舒吉于沙特驻土耳其大使馆被害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在当前情况下”她的国家将停止向沙特阿拉伯供应武器。此外,默克尔还呼吁德国的欧洲盟友效仿,停止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武器。虽然挪威和西班牙也取消了武器销售,但其他国家显然不愿让自己的国防工业因此遭受损失。去年11月,德国经济部证实,德国已停止向沙特阿拉伯出口所有武器。就连在默克尔10月份宣布暂停武器出口之前批准的相关武器交易也被叫停。

德国此举还招致了本国最大的防务承包商之一——莱茵金属公司的不满。莱茵金属公司曾在一封致德国经济部的信称,由于柏林方面出于“政治原因”暂停了已经得到德国安全理事会批准的武器出口,莱茵金属公司认为自己有资格获得赔偿,并可能向联邦政府索赔数百万欧元。(海外网 濮阳艺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