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快讯】毛骨悚然的红军旅光天化日抢劫运钞车,潜伏30年 没钱就打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儿童性侵是禁区
 

德国儿童性侵案件时常发生,尤其在教会里所发生的更是让整个社会震惊。罗马教会迫于压力下,成立专门小组调查这类事件。德国政府也组成了专业委员会,介入调查。而所有这些关注,也都是近十多年来的事情。之前,人们对此也是忌讳莫深的。

而在原东德地区,这种忌讳更甚。不惜一切代价保持光辉形象,这是德国统一前社会主义的东德所竭力维护的。由于这一原因,对那里发生的儿童和青少年的性侵事件,绝口不提,至今都是一个问题。

当时的东德发生 的儿童性侵事件之多之长比西德的禁忌要厉害得多。这种事情跟“社会主义形象不相符”。在家庭或公共机构中既不能私下也不能公开地谈论性暴力暴力问题。

对75个信任者的听证和27个报告的分析显示,在东德性侵发生在各个阶层,跟过去的西德差不多。

政治权力系统和国家的压制性教育同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孤儿院青年团学校、音乐学校,教育机构中的先锋队都有性侵事件的发生,但为了所谓的“名义”或“荣誉”都被遮盖了。

孤儿院的教育是封闭的体系,如同东德社会是的封闭的体系一样。若被性侵的孩子想从孤儿院和工厂化的农场逃离,最终也逃不出国界。逃跑和自杀最后的结果又是重新被关进孤儿院直到封闭的青少年管教所。

发生在那里的性侵事件就被掩盖和道德化。孤儿院和改造营的意识形态的教育导致道德站在施暴者的一方,受害者极端可怜,无处求助。

至今都很沉默

家庭内部的性侵,被高度保密,孩子在儿童期根本没有可能对性暴力去诉说、反抗或寻求安慰。对外要看上去是个“模范家庭”。

调查委员会成员说“沉默已持续很久,到今天都在继续”。受害者也称,他们至今都没法说出他们在东德时期在孤儿院里的经历以及所经受的性暴力的痛苦。

专门委员会在2016年5月开始工作。调查全德范围内也包括原东德地区的儿童受性侵案。

受害者只有在东德解体后才能对所经历的性侵表述,找到治疗的支持。但仍缺少自治小组和咨询机构,以及足够的治疗帮助和经济支持。

相关链接:

德国的禽兽父母!父亲6年性侵两女儿超800次!母亲强迫儿子卖淫!

令人发指:德国儿童成为谋杀性侵牺牲品,去年143孩子被杀害

极左恐怖组织又闹事?不仅抢钱还打伤警察!

 

3月6日一大早,在科隆波恩机场的长途汽车站附近,一辆运钞车遭遇抢劫。劫匪是3人均蒙着面,还与警察发生枪战,造成一名警察受重伤被送往医院,经过紧急抢救,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另有一名工作人员也遭遇枪伤,之后被送往医院进行手术。

3人在抢劫之后,驾驶一辆黑色奥迪车逃跑,警方后来在59号高速公路上发现这辆车,当时汽车已被点燃,警方在汽车残骸中找到一把AK47冲锋枪。

被烧毁的车

根据警方的推测,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抢劫案,并呼吁民众提供可靠线索,线索或证据提供电话:0221-229-0,邮箱:poststelle.koeln@polizei.nrw.de。

这不由让人想起,2016年6月发生在Braunschweig附近的Cremlingen的抢劫案,3名德国极左恐怖组织——前红军旅(ARF)成员:61岁的Ernst-Volker Staub,47岁的Burkhard Garweg,57岁的Daniela Klette,手持火箭筒和冲锋枪抢劫了一辆运钞车,并发生枪战。本公众号曾对该组织做过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又一辆运钞车被抢劫 红军旅卷土重来

【今日德国】德国血腥的“红军旅”要重出江湖!

所以德国华商报编辑部推测,这次的行动应该也与红军旅有关,这一点与德国警方的观点不谋而合。如今,有关案件的具体情况,警方还在调查之中。(马潇潇)

大家族故意制造车祸骗保险
 

3月6日,北威州埃森市警察局召开发布会表示,要对当地黑帮大家族进行调查,原因是这些大家族涉嫌故意制造车祸骗保险。

根据埃森市警察的消息,大家族伪造车祸现场、记录在案的案件多达50起,并骗取超过6位数的保险金。

58岁的警察局长Frank Richter认为,这是他们有计划有组织的犯罪事件。警方已于2017年便得到初步线索,当时一辆车2周之内发生2起车祸。今年2月警方对埃森市北部进行了大搜查,其他具体情况警方还在调查之中。(马潇潇)

本公众号曾多次报道过大家族犯罪事件,同时也对故意制造车祸骗保险的事件做过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阿拉伯大家族火拼如黑手党,血溅柏林街头上演枪战大片!

德国黑帮大家族骗取数百万社会救济金 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遭警方大举搜查

想知道德国人怎么碰瓷吗?原来在德国10%的车祸都是故意制造出来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