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四顾】政客的“武林大会”: 圣灰星期三各党在拜仁对垒,喜笑怒骂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圣灰星期三 Aschermittwoch

作者:顾强

 

耶稣受洗后,圣灵立即带领他进入沙漠。在那里,他禁食40个昼夜。在那段时间内,神允许撒旦试探他。撒旦对耶稣说:“如果你是神的儿子,就把石头变成面包,这样你就有食物吃了。”

耶稣答道:“人活着不仅是单靠食物,而是靠神所说的一切。” 撒旦又让耶稣试探上帝,又让耶稣接受他的条件而享有荣华富贵,但都以失败告终。

若是从复活节倒推算起,扣除星期日,前40天的星期三便是圣灰星期三(德语:Aschermittwoch)。基督徒们从圣灰星期三开始进入40天的斋日,以效仿耶稣的40天禁食,审视自己的自律,放弃享乐,坦白罪过,净化灵魂。现在的斋期中,人们不喝酒,不吃肉。

儒学经典之一《礼记》中曾记载:冠带垢,和灰清漱;衣裳垢,和灰清洗。此处说的“灰”就是草木灰。古人最早用草木灰作为“洗衣粉”清洗布衣,那是因为草木灰中含有碳酸鉀,它能夠去除衣服上的污迹。

在西方也如此,古时人们用草木灰洗涤衣物,故用草木灰作为洗去罪恶的象征物。在基督宗教的早期,即天主教的教父时代,信徒们在圣灰星期三这天将草木灰撒在头上以表示悔过。据《福音书》记载,耶稣基督在受难日前的那个周日(称为圣枝主日)骑驴进入耶路撒冷,受到民众手持棕榈树枝的欢迎,受到了如迎君王般的礼遇。故教会使用的“草木灰”是用棕枝烧成的灰。

现今,基督教国在圣灰星期三的这天,教会不用撒灰的方式了,而是牧师或神父会用前一年圣枝主日使用过的棕枝烧成的灰烬,在信众的额头上画上十字。

额头上涂着十字的信徒在祷告

 

在德国,圣灰星期三这一天也带上了政治色彩,成为了“政治圣灰星期三” ,这事要追溯到1580年了,而且是农民开创的。那时,巴伐利亚的一批农民聚集在多瑙河畔现属于帕邵(Passau)的地方(地名:Vilshofen an der Donau) 买卖牛马。但他们在牲口市场上竟然不谈牛马的价格,而是激烈地大谈国事。斗转星移,多年之后,巴伐利亚州农民协会于1919年3月5日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在酒馆里,代表们对当时的政治话题进行热烈地辩论。若谁能够用最恶毒、最刻薄的话语击败对手,谁就能得到那些醉醺醺听众的热烈掌声。这一天被视为德国“政治圣灰星期三”的诞生日。自1919年始至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即纳粹党)上台前,圣灰星期三都是各个农民党的政治辩论论坛。1933年始至纳粹党倒台,它一直是纳粹党独霸的讲台。1975年开始,巴伐利亚的基社盟党CSU出于集会的规模越来越大的原因,将该党的“政治圣灰星期三”集会移师帕邵,现在每年的圣灰星期三都能在新闻中听到该党在帕邵的大规模聚会。

今年3月6日,CSU在Passau开会的情景

虽然“政治圣灰星期三”从1919年算起,至今已经有整整100年的历史了,但真正流行起来是在1950年代的中期。当时基社盟党主席是施特劳斯,他被称为”聚餐会的粗口之父”。在该党党徒们的起哄和欢呼下,施特劳斯每年在圣灰星期三这一天都要尽情地消遣一番,挪揄甚至有意侮辱政治对手,特别是针对社民党。他甚至将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社民党)称作是德国一级危险因素。他最著名的警句是:他们自称为社民党,实际是共产党。这样的口头攻击也有不文明的一面,如鉴于德国1968年学运的后果,基社盟的一名议员说,社民党之所以1969年能够上台,”是因为我们没有及时把这头红色公牛给骟了”。施特劳斯也还挪揄前外交部长根舍(自民党)是摩洛哥地毯贸易商、土耳其葡萄干贸易商、希腊船舶经纪人和犹太放债人以及撒克逊人的亚美尼亚混合体。

CSU圣灰星期三会议旧照

“政治圣灰星期三”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基社盟唱的独角戏。社民党则在60年代也开始举办这样的活动,绿党后来也加入了“政治圣灰星期三”的骂人行列。现在,其它州也都相继出现了政治圣灰星期三的活动,所有的政党都加入隔空嘲笑和对骂的大合唱,包括新年新闻中说到的把所有政党和媒体统统都打击一遍的选项党AfD。

“政治圣灰星期三”也成为德国新闻媒体的宠儿,是一年一度的德国政治大事件,各党都可以借助啤酒的发力,出出臭汗。

现任的CSU党主席、巴伐利亚州长马库斯·索德 Markus Thomas Theodor Söder

圣灰星期三到来之前,德国一些城市会举行狂欢节活动,这一传统是出于在斋期到来之前,最后再大吃大喝一番。在今年2月28日的一场狂欢节活动中,默克尔总理的接班人克兰普-卡伦鲍尔开玩笑地说到要给”那些不知道该坐着还是站着撒尿的男人”设计中性厕所。尽管她说话是一个关于男女关系的玩笑,但是她收获了来自LGBT活动人士和政界反对派的激烈批评,批评者们指责她取笑双性人,且利用狂欢节的嬉闹气氛掩盖她的冒犯性言论。社民党(SPD)及暨司法部长巴利(Katarina Barley)在圣灰星期三的一场演讲中指出,“嘲笑少数人群的拙劣玩笑是我们的社会最不应该出现的事情。狂欢节的玩笑应该针对有权有势者、政治人物、企业和银行,而不应该开涮那些本来就在为自己的权利而抗争的人们。”

绿党主席Robert Habeck

现任联邦司法和消费者保护部长Katarina Barley,来自社民党

 

而克兰普-卡伦鲍尔本人则在周三她的一个演讲中批评了汉堡一家幼儿园发起的活动。那家幼儿园不鼓励孩子们穿戴具有文化冒犯性的狂欢节服饰,说那有种族歧视的倾向。幼儿园在一封发给家长们的信中指出,本幼儿园不推荐孩子们装扮成美国土著、印第安人和阿拉伯酋长。克兰普-卡伦鲍在演讲中表达出她愿望,她希望德国是一个能够让孩子们扮演牛仔和印第安人的国家,“孩子们在幼儿园可以玩玩具娃娃、乐高积木或者任何他们想要的玩具,不用劳烦成人去告诉一个三岁小孩必须保持文化的敏感性。这是正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一种疯狂行为。”

自民党总书记 Nicola Beer

黑森州议会经济,能源,交通和生活委员会主席

 

现任基社盟党主席的马库斯·索德(Markus Söder)周三在帕邵也针对汉堡幼儿园的事情表态说,“如果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知道我们在为什么废话而争辩,我们会失去他们对德国的尊重。我们必须重新恢复理智。” 留着三天未刮的胡子的索德在这一天当然也不会放过左右两翼的政党,他集中火力向绿党和选项党“开火”,因为在上次的德国大选中,正是这两个党夺去了基社盟的选民。索德的目标是在欧洲大选中夺回失去的选民,因此他的出场要显得更含包容性。很明显,索德已经向投票给德国选项党的资本家们,要求他们改变立场,抛弃选项党而支持基社盟,他同时呼吁选项党党员“弃暗投明”,退出选项党。他继续说到,“如果选项党在欧洲大选中鼓吹德国退出欧盟,那将是要在德国终结社会自由和人民幸福”。 另一方面,他又把绿党描绘成一个说大话的空想团体。

这就是德国的“政治圣灰星期三”,一种介于轻松的啤酒节和严肃的政治之间的氛围,主要目的就是调侃和攻击政治对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