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理性的默婶为何突发激情?她要留下外交遗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默克尔的“外交政策遗嘱”

作者:袁杰博士

 

在2019年慕安会(慕尼黑安全会议)召开前夕,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就撰文声称:“本届慕安会可能是过去10年中最重要的会议之一。”2月初,美国和俄罗斯相继宣布暂停履行被视为欧洲安全支柱的《中导条约》。欧洲人因此而担心冷战会卷土重来。在慕安会上,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展开了唇枪舌战。默克尔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策进行了全面清算。在“后默克尔时代”,她的这一演说被德国媒体视作其“外交政策遗嘱”(《柏林晨报》语)。在未来的世界政治格局中,能否为德国和欧洲正确定位,将是对默克尔接班人的一场严峻考验。

2019年2月16日,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慕安会上

全世界面临挑战

 

第55届慕安会于2019年2月15日至17日在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举行。会议前夕,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辛格撰文指出:“自苏联解体以来,现今的全球安全形势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更为险恶。我们正处在一个断裂时代,一个时代已走向终结,而一个世界政治新时代的轮廓至今还刚现端倪。举目眺望,世界上无论哪里都有我们欧洲人在自身家园感受得到的大量冲突和危机。”他并预言:“ 2019年将是一个决定命运之年,在年内我们将会看到当代正在激化的安全政治演变的后果”。

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

过去年间,叙利亚发生了极为骇人听闻的内战,并已演变成了一场国际冲突的战场。该国距离欧盟成员国塞浦路斯只有125公里。自2011年至今,在叙利亚已有几十万人遭到杀戮。人们还一再获悉动用化武和发生暴行的消息。而这类战争往往是从地区强权之间的暴力冲突开始的,随即越来越多的外部势力纷纷卷入。这种形式的战争近来急剧增加,它们不仅特别血腥,难于阻止,而且持续时间长。比如,以伊朗为一方,以沙特阿拉伯为另一方的地区强权深度介入可怕的也门内战就是一例。

属于现实危机的还有那些已持续了数十年的冲突焦点。比如,土耳其和库尔德工人党(PKK)之间的武装冲突,西巴尔干地区不同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其中包括始终引发争议的科索沃的法律地位等,以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 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好不容易才结束内战,那里的民众现正在重建自己的家园,但局势仍不稳定,随时有可能再起争端,比如卢旺达、象牙海岸、乍得、刚果、斯里兰卡等国。

就国际局势而言,恐怖袭击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大问题。过去年间,这类政治性袭击大多发生在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担、尼日利亚和叙利亚。它们造成严重人员伤亡以及政局激烈动荡。

因而,慕安会主席伊辛格声称:“虽然恐惧可能大于实际危险,但德国人对世界乱局充满忧虑的关注是完全有道理的。”

除传统安全问题外,还有诸如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伊波拉病毒、气候变化等天灾人祸也是令人十分担忧的,因为它们同样危及人类的生存。

总之,世界正面临着各种挑战,这也给第55届慕安会提出了事关全球大局的重大课题。

 

核竞赛难以避免

 

本届慕安会召开前不久,2月初,美国和俄罗斯两国先后宣布暂停履行1987年签署的、被视为欧洲安全支柱的《中导条约》。欧洲人因此而担心冷战会卷土重来。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声称:“俄罗斯研发和部署的中程导弹可移动,且难以发现; 它们可以到达欧洲各都市,而预警时间又非常短。这种不可预测性相当危险: 它降低了在一场冲突中动用核武的门槛。这使我们深感担忧。但北约不愿进行新的军备竞赛。”斯托尔滕贝格强调,他将继续致力于与俄罗斯进行对话。为了拯救《中导条约》,这位北约秘书长并呼吁通过吸收更多国家加入该《条约》。他声称:“这必须是强化这个裁减军备条约以及吸收更多合作伙伴的机会所在。”

北约秘书长Jens Stoltenberg

 

但斯托尔滕贝格这一吸收更多伙伴入约的设想根本难以实现。一则这一想法不合理,因为按照德国《明镜》周刊引述的数据,美国现拥有6,450枚核弹头,而俄罗斯则拥有6,850枚核弹头 ── 两者加起来几乎占了世界核武总量的92%, 而所有其他核国家的核武拥有量加起来刚超过8%,因而在核武器方面占有绝对优势地位的美俄与其他拥核国家根本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为了世界安全,美国和俄罗斯首先必须不折不扣地履行《中导条约》。二则北约秘书长的上述想法根本无法实现,因为其他核武拥有国在错综复杂、激烈动荡的全球局势中根本不会贸然加入该《条约》。

从目前来看,美俄出于各自的战略考量最终很可能会让该《条约》寿终正寝, 并展开新一轮核军备竞赛。

这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对待这一条约的态度就可见一斑。博尔顿是《中导条约》的坚定反对者。据媒体报道,去年10月31日,这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参加华盛顿亚历山大·哈密尔顿协会的一次会议时,主持人要博尔顿讲出三件在他离任后视作成果的事。据告,博尔顿首先声称: “退出伊朗核协议”,然后是“退出《中导条约》”。而第三件事还得寻找。由此可见,博尔顿等人早已把该《条约》视作眼中钉,并决心让自己国家退出该《条约》。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早已宣称要将自己国家的核武库现代化。

当然,俄罗斯在军备问题上也持强硬态度。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日前告诫美国不要进一步挑起与俄罗斯的冲突,不要进行军备竞赛。他声称,华盛顿在决定采取新的把莫斯科视作威胁的军备步骤之前,应该好好看清俄罗斯的武器系统。普京强调,俄罗斯也将用导弹瞄准作出这种决定国家的中心。看来在未来军备竞赛问题上,俄罗斯决计不会示弱。

美国前驻联邦德国大使、在乔治·布什总统手下曾担任过《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谈判首席代表的里查德·伯特(Richard Burt)最近与他人合作撰文提及要防止“核军备竞赛2.0”, 亦即“美国和俄罗斯之间新一轮的核军备竞赛”。“为了不让这场新的竞赛失控,我们单有幸运还不够。”因而,欧洲人对局势的严峻性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

而目前的欧洲安全形势也确实令人担忧。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再质疑北约的存在更让欧洲人诚隍诚恐。法国政治分析师弗朗索瓦·埃斯堡(François Heisbourg)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北约虽然还存在,但几乎已经没有同盟了。”这是“非常、非常危急的”。因而,欧洲自身打造安全架构已势在必行。

默克尔交代“遗嘱”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去年因要组建第四届默氏政府没有参加慕安会。今年,她又回到了这一国际舞台,并就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发表了重要演讲。正如《明镜在线》所言,这位女总理以此是要表明:“我还没有离去呢。”但此间也有评论认为,这或许也是她最后一次以德国总理身份与会了。据报道,在默克尔发言后大多数的与会者起立鼓掌,历时数分钟之久,向她表示敬意。

演讲一开始,默克尔就对历史进行了深刻的回溯。她在慕安会上表示,现今的世界状况使她回想起250年前诞生的自然研究者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他意欲把这个世界作为整体来看待和理解。”她强调道,正是这一点现今至关紧要。“我们必须要用相互关联的结构来进行思考,军事组成部分是其中之一。”而北约则是为基于人权和民主的价值观共同体而存在的。据称,这是默克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大肆扩充军备的嘲讽。

默克尔并非是一位吸引人的演说者,但很少看到她有像2月16日在慕安会上演说时那样的激情。这位德国女总理一再举手握拳, 给人留下难忘印象。此间有媒体认为,她似乎要向在座的近30位国家和政府首脑以及90余名部长级官员交代自己的“外交政策遗愿”。在演说中,默克尔没有提到特朗普。但几乎每一点都是在对这位美国总统的“美国第一”政策进行清算。这位德国女总理告诫不要让国际政治格局崩毁。“我们不能简单地打破它。”她并力推国际合作和共同协商。

同时, 默克尔对美国拟向德国汽车征收特殊关税进行了抨击。她声称,美国商业部显然已作出了这样的评估,即欧洲汽车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一种威胁。对此,这位女总理表态道,这令德国感到吃惊。默克尔表示,她不能理解为何美国人会作出这一评估。“这些汽车是在美利坚合众国制造的。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建有最大的宝马工厂。”这位女总理并强调指出:“不是在巴伐利亚州,而是在南卡罗来纳州。”“我相信,我们彼此进行友好交谈将是有益的。”当然,一旦美国商业部确认进口汽车和配件对国家安全产生负面影响,特朗普就可以在90日之内对是否要加征特殊关税作出决定。而拟议中的关税高达25%。据称,特朗普此举是要减少美国贸易逆差,并为美国增加工作岗位。

此外,默克尔还对美国开展的反伊朗意识形态运动进行了间接的指责。虽然这位德国女总理严厉谴责伊朗插手地区冲突, 但她同时又为伊朗核协议进行了辩护。按照默克尔的观点,该协议阻止了伊朗发展核武器。

这位德国女总理还驳回了华盛顿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指责。默克尔声称,德国将会比眼下更加依附于俄罗斯的责备是胡说八道。她指出,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并非取决于是否建造这条管道。德国女总理表示:“俄罗斯天然气分子依然是俄罗斯天然气分子”,不管是通过乌克兰还是通过波罗的海而来都是如此。默克尔指出,莫斯科是一个伙伴。此间媒体认为,默克尔演说中几乎每一句话都是在对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准则进行驳斥。

然而,在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这次登上慕安会讲台发表演说后,极短时间内人们就已经明白,德美之间存在着重大分歧。此间有媒体甚至将其称之为“两个世界的碰撞”。

彭斯指责伊朗准备摧毁以色列,意欲制造新的“大屠杀”。这位美国副总统声称:“对于我们的欧洲合作伙伴来讲,是站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了。”他用最后通牒式的口气要求停建“北溪-2”项目。“如果我们的盟友依赖于东方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能对西方防卫作出保证。”这是一种威胁,实质上就是要求盟友在政治上追随美国。

这位美国副总统在演说中据称差不多每说两句话就要称赞一次特朗普的“领导能力”。此间有媒体认为,彭斯这次是以特朗普“忠实的仆人”的面目出现在本届慕安会上的。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慕安会上发表演说

 

特朗普当选后,《纽约时报》曾于2016年11月把默克尔称作是“自由西方的最后捍卫者”。有媒体认为,在这次慕安会上默克尔似乎又成了多边主义的捍卫者。就总体而言,这位德国女总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关系是越来越疏远了。其起点是2017年3月默克尔对美国进行第四个任期就职访问时,特朗普在白宫拒绝与她握手。在2017年5月的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又因德国等北约成员国军费开支不到位而对默克尔等人进行了训斥。

当然,据媒体报道,默克尔和彭斯在慕安会期间还是进行了洽谈,并让德国政府圈子对德美关系感到有了些希望。据称, 商谈进行得“非常好”;美国副总统彭斯仔细倾听,并做了笔记。

在慕安会上,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副手乔·拜登(Joe Biden)也登台作了演讲。拜登至少让人们感到还存在另一个美国。据此间媒体报道,这位民主党人可能会在2020年参加总统竞选。拜登在讲话中自称信奉人道主义外交政策、民主和新闻自由,他强调:“北约是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军事同盟”,并向欧洲人保证:“我们会回来的!”听到这番话,德国和欧洲实在乐意把希望寄托在诸如乔·拜登那样的跨大西洋关系维护者身上。

福尔克尔·克里斯蒂安斯(Volker Christians)和德特勒夫·普林茨(Detlef Prinz)最近在《柏林晨报》的“首都信函”中撰文声称:“我们不要对多边主义崩溃进行抱怨,而是必须为维护这种世界秩序进行斗争。”“对于我们来讲,在跨大西洋关系中突出重点可能是一种机会。将会有一个ʻ后特朗普阶段ʼ。至少到那时德国必须给出一个可信的安全政策答复。”他俩并提到了美国已故前总统乔治·赫伯特·华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的愿望和建议,那就是“德国要成为美国在领导西方世界时的伙伴”。

从现在来看,在未来的世界政治格局中,能否为德国正确定位,能否处理好德美关系,将是对安格拉·默克尔接班人的一场严峻考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