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丑闻 |德国劳工局给战死在伊斯兰国的圣战者发救济金,又不停写信让死人还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德国联邦劳动局不停的给死人发救济金索赔信!?是不是很可笑,可惜这是一件在德国发生的真实事件。

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简称IS或ISIS)的欧美籍圣战战士中最有名的人之一肯定是Abu Talha al-Almani(阿布·塔哈·阿玛尼),他原是德国饶舌歌手Denis Cuspert(艺名Deso Dogg)。在2012年他选择加入IS并宣誓效忠IS头目Abu Bakral-Baghdadi(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同时改名为Abu Talha al-Almani。

在IS他被称为“柏林男孩”,与他合影更是成为叙利亚的恐怖组织其他成员的流行主题。而他所在“Millatu Ibrahim”的组织,得到很多在德国生活的叙利亚人以及部分德国人的关注和兴趣,导致很多人前往叙利亚旅游或加入IS。他个人更是成为IS在德国的首席招募员,也是IS最好的宣传机器。他个人多次在IS的影片中露面。2014年11月的影片中,他更手持遭处刑者的头颅,嚣张地对着镜头表示“这就是违抗IS的下场”。

从2015年开始就有很多媒体宣布他的死亡消息。如2015年10月法新社就曾经报导,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史密斯(Elissa Smith)说:我能证实10月16日在拉卡(Raqa)附近的空袭行动导致Denis Cuspert丧命。

但去年1月从叙利亚流传出来的几张照片,可以明确证实Denis Cuspert已经在叙利亚东部地区死亡。可笑的是,已经成为「恐怖分子」并已死亡的Denis Cuspert,他仍不停的收到德国劳工局关于543.27欧元的债务索赔信当然,这索赔应该早在2010年7月就到期。实际上,早在2010年Denis Cuspert就已经从柏林搬家到埃及,在之后的二年内他叛逃到叙利亚。

当然,由于叙利亚的战乱,特别是东部地区已经没有合法的政府,也导致没有官方机构能颁发Denis Cuspert“死亡证明”。但是,根据德国的法律,死者亲属可以求助居住地所在的地方法院。根据法律,如失踪十年或更长时间,才可以将没有官方“死亡证明”的人宣布为死亡。

也可能正是这样的原因,劳工局只能不停地给Denis Cuspert发索赔信。根据德媒报道,劳工局的再就业中心(Jobcenter)要求已经死亡的Denis Cuspert最晚于2019年3月6日之前往Jobcenter陈述并偿还543.27欧元以及相应的罚款。

真可谓是连死亡也挡不住官僚主义的劳工局给他发债务索赔信。

 

还是来说说关于德国联邦劳动局的官僚作风

 

Denis Cuspert在死亡后还能不停的收到德国劳动局发索赔信,这一事件通过媒体的报道在德国引起了很多民众的不满,说啥的都有。

为此,德国联邦劳动局的发言人专门解释,如债务人已经死亡,并且他们已经拿到死亡证明,那么再就业中心可将已经死亡的人的资料及他的债务转回联邦机构,并向劳工局做出声明。如果亲属没有提供债务人的死亡证明,则由相关机构向救助人主管地区法院的遗产部门索取死亡证明。发言人特别指出:“如果一个人死亡,但是没有死亡证明,包括死亡时间和地点,那我们就不能及时做出调整和改变。”在只是债务人失踪的情况下,劳动局只能用自我检查的方式做出调整。

相关链接:

德国医生在死人身上赚钱,引发众怒检察院立案调查

昨天,NTV电视台的政治专栏披露2018年德国联邦劳动局的工作人员由于疏忽给受救助者多转账最多至50欧元,导致需要追回1800万欧元。如果追回这1800万欧元的资金,那么德国联邦劳动局的行政费用将高达6000万欧元。德国联邦劳动局的局长Detlef Scheele也承认:“庞大的行政开支和取得的效益极其不成比例。”

德国联邦劳动局的局长Detlef Scheele

根据德国联邦劳动局数据,如果行政人员为救助者错误地多发放20欧元,将会追回460万欧元,但造成的行政费用将会高达4600万欧元,这意味着什么?当然这一件事件被率先曝光在”Süddeutsche Zeitung”(南德意志报)上,并指出劳工局的官僚主义作风和作派。

德国政治家Kai Whittaker(CDU)

德国政治家Kai Whittaker(CDU)就此事件批评道:“哈茨IV”的管理系统已经出现自我迷失,这已经不是个人的失误,而是整个系统的溃败,是严重的官僚主义。

 

老生常谈的“哈茨IV”失业金

 

“哈茨IV”由两部分组成:首先,政府负担不含取暖费的房租以及水、电等住房开销。住房面积必须与家庭人口数相当,人均居住面积不得超过50平米,每名家庭成员还可额外享有几平米的活动空间。每平米租金不得超过当地平均房租水平,根据所在地为大城市或乡村从9到4欧元不等。以柏林为例,目前实行的标准为人均50平米住房面积,房租404欧元(不含取暖费)。

此外,政府还向受救助人发放基本生活补贴,具体数额视家庭人口数而定。未成年子女单独享受额外补贴,已享有此待遇的家庭不再享有儿童福利金。2018年1月起,“哈茨IV”型的基本补贴标准为每人每月424欧元。

此外,受救助人每月还可享受100欧元外加超出100欧元部分的20%的免税额。如果一名受救助人通过打零工赚取的月收入为450欧元,那么他可从中“保留”170欧元,也就是说,他所领取的失业救济金会相应减少,但最终会比不打工多收入至少170欧元。

相关链接:

不比不知道:德国的和中国的穷人怎样过活?

受救助人必须向劳工局提供哪些个人信息?

受救助人须向劳工局公开个人经济状况,出示最近几个月的银行流水账单、房屋及财产证明。此外,未经就业中心批准,受救助人不得擅自离开常住地或无故取消与劳工局的预约。违反者将被扣除或取消发放基本生活费或房租补贴。此外,受救助人还须向劳工局提供证据表明自己仍在积极求职,并定期提交求职材料和接受面试。多次拒绝劳工局所提供的工作者,有可能面临处罚。

来自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2012年,劳工局共处罚了104万名“哈茨IV”救济金领取人。其中13%是因为拒绝接受工作或职训,60%是因为没有定期向Jobcenter报到。(作者:曹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