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安亮相柏林电影节:一个恐龙蛋引发的哲学思考

0
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王全安亮相柏林电影节:一个恐龙蛋引发的哲学思考

作者:王凤波

 

堪称柏林电影节宠儿的王全安携新作《恐龙蛋》昨晚(2019.2.8)亮相柏林电影节。王全安2007年以《图雅的婚事》获得金熊,前年又跻身电影节评委,属于柏林电影节上的大腕儿。这部在蒙古共和国拍摄的新片,预告宣传中的三言两语简单介绍为故事着上颇为神秘的色彩,让人自然充满期待。

极简主义风格的故事发生在自然主义与极简主义天然混搭的蒙古草原背景中。天苍苍野茫茫的黄色草原上发现一具女尸,一个18岁的小警察被安排连夜看守现场,方圆百里中唯一的女牧人被请去照料一下小警察。女牧人不但送去热腾腾的羊汤,也送去温暖怀抱,在打枪吓跑野狼的同时顺便在女尸旁为腼腆的小警察破了处。然后主线故事差不多就这样了,副线故事更极简,一个爱慕女牧人的男牧人出场三次,一次为女主杀了一头羊,一次为奶牛接了回生,一次为女主送来个恐龙蛋。

影片最后打出字幕“本片基于真人真事”时引来观众笑场。王全安上台与观众见面时还显得有些不满,说“最后的笑声有点不正常”。其实观众总体上对影片是肯定的,轻微的笑声更是善意的会心一笑,并无恶意。不过这一细节可以看出王全安对他的新作并不十分自信。他说,他向他的蒙古执行导演讲完创意后,执行导演说他就是这样(按这个创意)出生的,由此可见影片中的故事,在蒙古国完全可以是真人真事。这样解释当然略显尴尬,因为显然是王全安先想象出一个创意,然后再到生活中寻求到印证,是让生活给艺术开证明,而不是“艺术来源于生活”。当然,先有鸡还是先有(恐龙)蛋,在艺术上并不重要。

电影节期间主办方每天出版一本杂志,最后一页是媒体代表对前一天放映的参赛片实行最高5个星的打分,这一打分也是电影节最后颁奖的晴雨表,虽然电影节官方评委最后的颁奖决定经常是非常任性地反着来。我个人给愿意给王全安的《恐龙蛋》三颗星:及格之作。

作为有过《图雅的婚事》一流作品的王全安,自然是有能力做好拍电影这种事,不会有低级失手的地方。《恐龙蛋》在叙事节奏、画面构图和细节处理上把控得非常到位,无可挑剔。大漠孤烟的草原美学本身就不容易拍烂,这部影片画面之美自不在话下,很多静止镜头单独拿出来都是一幅惊艳的摄影作品,平静而充满内在张力,对情绪的渲染处处体现出克制与含蓄到恰到好处的奔放,这也是王全安电影一贯的标志性美学风格。

整体上看,我认为这部影片缺乏作为一部作为世界三大电影节之一的参赛片所应该具有的深度。《恐龙蛋》更像是一部意念先行之作。王全安先有了一点关于宇宙与人生的、其实并不深刻到哪里去的小想法,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不管技术多进步,人类生存的本质依然是欢愉,依然是爱”,而“这样的爱特别适合在蒙古草原这样的背景下得到表达”。

 

我甚至怀疑王全安嘴里说的是“欢愉”和“爱”这样的高大上,实际上想表达的和实际上表达出来的效果也无非就是“偷个欢做个爱”那点事儿。将恐龙蛋和怀孕联在一起的寓意也颇为生硬牵强,包括他本人非常得意的小警察荒原苍穹夜幕背景下模仿猫王跳”love me tender”的桥段,都是文科生偏爱的那种对于生活过度的诗意化解读。

草原上女尸旁牧羊女和小警察相恋了作为这一个梗,本来具备不错的电影故事张力。遗憾的是,王全安把这个故事讲得虎头蛇尾,甚至在影片进程还不到一半时就基本上就烂尾了,余下的电影时间显得无骨无魂,虽然单独拎出来看每个细节依然是可圈可点。一个恐龙蛋,能引发的哲学思考,也不过是老生常谈而已。

相关链接:

今夜柏林星光灿烂 世界上最大的观众电影节闪亮开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