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连载】德国华人的孩子保卫战(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纪实小说连载】德国华人的孩子保卫战(中)

【纪实小说连载】德国华人的孩子保卫战(上)

作者:恩丽

上回说到,大儿子菲利普决定搬去少年之家了。

12、二儿子也想离家了

几天后,菲利普回来把自己的衣服等个人用品拿走了。

王妈让保罗搬过去睡。5岁的保罗拿着玩具到处横冲直撞,凯文写作业、玩游戏都会被保罗撞到。两兄弟的争吵闹得连王妈都头疼。

凯文心里暗自羡慕起了菲利普。于是,悄悄地问菲利普,当他得知“少年之家”真的是每个人一间房后,也动了要走的念头。

他也去找了青年局的人。

当青年局的人来找王腊梅的时候,王腊梅愤怒了,她红着脸用不太流利德语对青年局的人说:“你们想把我的孩子都带走是吧?哪家兄弟不吵架不打架?就因为这个把孩子带走?我告诉你们,凯文才13岁,这次我有权利不让她走。”

青年局的施女士说:“在德国孩子有权利争取他的权利,不管你父母同意不同意,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父母,所以,才有这个法规。”

“什么法规不法规,这就是不通人情。”

“什么?不通人情?您知道吗?房子的空间太小,会让孩子们很容易产生好斗的情绪。你到现在还是没有改变,不知道德国法规,你不融入德国社会,也不带孩子参加德国的课外活动,让孩子结交朋友,只让他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烦躁焦虑。”

“谁说我没有改变?我已经给孩子们报名参加中文学校了。”
“难道你说的融入德国就是去学习中文吗?还是中国人圈子啊!”

这句话很使王腊梅吃惊和困惑。她简直有些懵了,一时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了,半响她说:“中文学校里的孩子好多都是来自中德混合家庭。而且,你们总说我的孩子没有朋友,去那里也可以给孩子找朋友啊!”

晚上,凯文从学校回来了,王妈笑着问道:“凯文,妈妈正在积极地找房子,找到房子即刻就搬家。”

凯文说:“这都说了好几年了,到现在也没有搬。”

王妈邹了邹眉头说:“唉!在这里找适合我们这么多孩子家庭的房子太难了,要不我们就搬离这座城市,去爸爸工作的B市去算了。”

凯文一听要离开这里,顿时暴跳了起来。他红着小脸举起手说:“我不愿意离开这里,我习惯了这座城,这里有我的学校和朋友。”

王妈说:“换个学校也会有朋友有的。”

凯文扬起小脸说:“学校也许会有,但是,朋友就没有了,反正你们要是搬离O城我就像菲利普一样去少年之家。”

13、争夺战开始

王腊梅寝食不安,找房子是势在必行了。在O城找不到,她决定去200公里以外的B城,那里有亲戚朋友还是王先生工作的地方。她把他的计划告诉了两位家庭助理,没有想到立刻招来了反对:“你这是想逃避,你并不是想改变孩子们的生活环境。”

王腊梅很纳闷:“我想搬家就是想改变孩子们的生活呀!”

第二天,王腊梅又得到青年局的一封信,让她即刻去青年局谈话。王腊梅诚惶诚恐地来到了青年局,施女士告诉她最新的决定:

第一,凯文去儿童之家

第二,家长出资,送另外三个孩子去助养家庭。

王腊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啊!顿时觉得天昏地暗,两腿发软,不知道怎么回答。

施女士追问道:“您有什么意见?”

王腊梅冷静了一会儿,清醒过来说:“凯文去少年之家可以,其他三个孩子我不会放弃。”

施女士那碧蓝的眼睛里放出德国人特有的淡定,和蔼地说:“那我们就不得不把您告上家庭法庭了。您还可以回家去再考虑考虑,两周之后得不到您的回答,我们将诉讼法庭。”

14、回中国?

所谓天塌下来也不过如此吧?王腊梅现在后悔当初请了家庭助理,把自己置于别人的监视之下,现在做什么都不如别人的意。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自己带孩子,各家各样为什么要如别人的意呢?他们为什么要我过日子如他们的意呢?

一时间她真想逃离德国了,唉!回中国自己的孩子想怎么带就怎么带,其他的人能管得着吗?包括国家也管不着。她思来想去,甚至想把孩子连夜带走,她不能想象孩子失去父母去助养家庭,她不能想象辛苦养的五个孩子,一夜之间都了无踪迹。

深夜她起来,看着熟睡的孩子们,最小的西蒙才一岁多,她恨不能立刻抱起孩子们就走。

唉!想想还是走不了啊,虽然丽娜和保罗还是中国籍,可西蒙已经拿德国籍了,带他走还必须办理签证噢!

她自己都想象着自己在飞机场被海关抓的情景……那可就真的会失去孩子了。

15、求助

绝望无助,深夜她再次拿起电话,寻求张老师的援助。

听她说完今天发生的事情后,张老师说:“现在你必须请律师保护你!”

王腊梅哀叹:“下午我已经给大使馆打电话了。他们说这不属于领事保护,在德国只能走法律程序。他们可以推荐律师。”

张老师焦急地问:“那你还犹豫什么?”

王腊梅忧心忡忡:“大使馆都帮不了我,我请律师对抗他们,就是民对官,我肯定赢不了的,再说请律师很贵的。”

张老师:“你现在不该考虑这些,请律师是你唯一的希望,搏一下也许能赢,不搏就已经输了,为了把孩子留在身边,倾家荡产也值得。”

王腊梅如梦初醒:“好!张老师,听你的,我天亮就去找律师。”

张老师还叮嘱说:“要请最好的家庭问题律师。请到律师后,再有青年局的人来找你 谈话,你可以拒绝,让他们和你的律师说话,避免你说错话做错事。现在你必须沉着冷静,不要有过激的言行,被他们说你精神不正常。如果他们请医生来判断你精神不正常,那你的孩子被带走更是名正言顺了。”

王腊梅眼中带泪地说:“他们要带走我全部孩子,这不就是要逼疯我吗?”

张老师鼓励着王腊梅:“所以,你的坚强是决定这场官司输赢的关键。还有你必须即刻搬家,这也是这场官司输赢的基础,不然你已经就输了!”

16、送走二儿子

这次王腊梅亲自带凯文去了“儿童之家”。当时的心情有多复杂、多难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菲利普三岁、凯文一岁那年,她带着他们离开了他们的父亲,一个人把他们辛苦带大。现在还这么小他们俩就选择离开她,并且凯文还是自己亲手送出去,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凯文去的“儿童之家”和菲利普去的“少年之家”性质管理都是一样的,但是,不在一起。

王腊梅需要填一个表格并且签字。当她看到菲利普在“少年之家”生活费用一栏里每月要5700欧元时倒吸了口冷气,吓得没有敢签字;再看看凯文的那张表格,生活费用一栏上是每月3800欧元,她同样没有敢签字。

她立刻去询问负责人,回答说:“这个费用本来是需要家长出资或者是分摊的,可是,我们已经对您的经济来源进行了调查,菲利普和凯文的抚养权是您,而您没有收入来源,因此,这个费用由国家支付的。”

王腊梅突然想起,她家的那两个家庭助理总是问他们家的收入多少、来源,问她的丈夫到底在那里工作、家里的税收帐目等,并且还记录在那小本子上。当时王腊梅很反感,并且认为这是侵犯了她的隐私,现在她才恍然大悟。只是她不明白,德国政府为什么要拿出这么多钱,抢走人家的亲生孩子?

17、搬家

两个星期过去了,王腊梅还是没有交出三个孩子,青年局正式启动诉讼程序。

而王腊梅这边也在紧锣密鼓地找房子搬家。

也许应了那句老话:天无绝人之路。王腊梅找了几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而就在这个时候,在王先生工作的B城,而且就在王先生工作的餐馆旁边有一套房空了下来,85平方米,三个房间正合适他们这样的家庭,王家夫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签字租了下来。

正当他们收拾打包准备搬家之时,一纸法院传票到达。O市家庭法庭已经开始受理青年局的起诉,在这期间王家不可以随意带孩子出境德国,即便是在德国境内旅游,也必须报告法院。法院还通知了将派调查员来王家实地调查的具体时间。

王腊梅拿着法院的传票浑身发抖,好在想起张老师说的:“一切都交给律师去处理。”一天后律师回话,他们可以按原计划搬家,法院调查可以异地重新开启。

王腊梅为搬家忙碌着,两位家庭助理眼看到王腊梅真要走了,他们俩就要失去这份工作了,心里很不舒服,悻悻然地对王腊梅说:“你不要以为搬了家就可以逃避对你的起诉,案子会自动转过去的,不管在哪里,都是德国法律的天下。”

家本来就小也没有什么家具值得搬走,只是收拾一些随身行李就算搬家了,一个星期后,王腊梅一家五口移至B城。

18、积极主动的新生活

王腊梅知道自己是有案在身的人。为了赢得主动,也为了将来打官司有证人,刚刚搬到B城她就去青年局,申请家庭助理来她家,帮助她和孩子们适应新的一切。

她迅速地置办了家具,挂起来窗帘,哦!她好喜欢这房子,落地窗使客厅很亮堂,对孩子也没有危险。她把家里布置得漂漂亮亮,家庭助理看后也赞美不绝。

来到B城一个多星期后,当地青年局派来两位年轻的家庭助理,其中一位是个阳光型帅哥,和蔼、礼貌、开放。王腊梅恍惚之间不敢相信,和O市那两个大妈级的家庭助理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王腊梅在家庭助理的帮助下很快为丽娜找到了学校,为保罗找到了适合他的、有特别发音纠正的幼儿园。同时,为三个孩子报了游泳班,也为丽娜、保罗报名参加当地的中文学校。还在家庭助理的指导下,带孩子们去动物园,去参观自然博物馆,周末夫妇俩也还带孩子出去走走看看。最重要的是,就在王家的几米之遥处还有一个小儿童乐园,天气好时,孩子们在那里滑滑梯、跷跷板、荡秋千,常常去玩就认识了不少小朋友,还相约一起串门、游戏。

19、开庭

几个月后,B市家庭法院发来传票,此案开庭。

开庭前,女法官和O市的青年局的原告代表施女士在休息室里和丽娜、保罗个别问话,女法官和蔼地问孩子叫什么,

丽娜说羞答答地回答:我叫 丽娜。

女法官说:哦,好漂亮的名字。你喜欢这里的新学校吗?

丽娜低头答道:喜欢!

女法官又问:有新朋友和你玩吗?

丽娜迷起眼睛说:有!

女法官再进一步问:喜欢爸爸妈妈吗?

丽娜仰起头来说:喜欢的。
施女士过来问:不听话时,妈妈有骂吗?

丽娜望着她说:没有。

女法官也同样地问了保罗,保罗的回答和丽娜一样。

正式开庭,王腊梅、她的律师、女翻译坐在被告席上,王先生和孩子们坐在被告席后侧,原告席上坐着O市青年局施女士、B市青年局代表。法官问原告为何要起诉,原告施女士宣读O市家庭助理的起诉词。被告律师拿出B市家庭助理的证词,证词中把王腊梅到B市的这几个月为孩子做的一切都写得明明白白。律师最后说: 从证词中可以看出,王女士已经改变自己,从她在B市的表现上看,没有理由把她的孩子从身边带走。

女法官犯难地说:“两边的说辞是两个极端,令人感到困惑和奇怪。从被告的证词来看王家是一个普通正常的家庭,父母友爱也很努力。可是,原告的起诉书上写的和现在的一切都不相符。”

“全体起立!我宣布:鉴于两边说辞两个极端,我宣判暂时不把孩子从原生家庭带走,可是,B市青年局应继续派家庭助理在王家观察半年。”

20、大结局

半年后,终结判决:王腊梅的孩子们留在父母身边生活。

(全文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