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秀德国】峨眉山偶遇一段情:跟德国人爬山爬出的感情……

0
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跟德国人一起爬上峨嵋山(六)

作者:孔小梅

终于爬上了天梯

峨嵋山天梯上,我低头一心一意地登山,一步一步地拾级而上,气喘得太厉害的时候就站一会儿,让激烈跳动的心脏休息一下,再继续爬天梯。我保持两步一歇,专心走眼前那一步石阶,不抬头看山有多高,不管路途有多远,只知道全力以赴,这一场角逐完全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明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却还是坚定不移地迈出步伐,颤颤地攀上一段段陡峭的台阶。也不知爬了多少公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爬上了天梯,这段象灾难电影一般的魔鬼考验终于通过了。我站在路边的亭子里休息,架起一边脚在围杆上压腿。亭子外下着微雨,我的大衣都湿了,毛衣的领口都是雨珠,头发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也在滴水。山峦朦朦胧胧的,石阶也都是湿漉漉的,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前方的石阶都是雪花,亭子周边的松树都压满雪花,山上刚才在下雪嘛?我身上并不觉得冻,一点都不冷,艰苦的爬山让身体强壮耐寒,我忽然发现一路上自己没有上过厕所,从洗象池上来都没有喝过水,奇怪,我一点都不觉得渴,也不觉得想上厕所。天下着细细的雪。

峨嵋冰阶,孔小梅拍摄

 

峰需要自己去攀
 

天梯上来后的峨嵋山天气严寒,沿途台阶积雪,积冰,有些石阶很滑溜,双脚踩上一不着力,会摔个连滚下山,很是危险。天又下雨下雪,我小心翼翼地走路,一切以安全为先,来游玩山,这是最重要的。这一段结冰的山路,每上一步台阶,我都先出左脚,感觉一下石阶冰层的滑感,右脚踏稳,双手撑着拐杖,一切确定自己在安全的范围内,再迈出右脚,登上一级台阶。峨嵋山的结冰台阶就这样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登上,充满了挑战。天梯过后,山势平缓,我心里一宽,走得很慢,不由地欣赏起雨中的峨眉山。傍晚的雨水散发森林青涩的清芬,白色的云雾从一个深壑般的山崖浮现,雾气滚滚翻卷而出,两只黄色的小鸟在山间旋转,飞行,欢唱,不时地从我眼前掠过,它们的歌声让人心一暖,互相追逐的轻盈又让人感觉大自然的和谐静默。我很奇怪,此时应该是我最累的时候,可是我身体反而感到轻松,脚步也放松起来,呼吸也平缓起来,是不是人的体能超出一个极限,就会达到一个更高的健康体标,是不是过了最艰难的关口,生命的潜能自然会拼发更加强大坚韧的光,我忽然感觉到自己正在经历一次华丽的转身,或者生命的升华,以后大概没有什么山能够让我退却的了。

我这时忽然感激起两个德国人,没有他们,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身体潜力这么大,我以为自己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竟然做到了,而且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雪花漫漫地飘落,我登上一段山路,视野渐阔,山崖下群山起伏,天地白茫茫一片。我坐在石阶边的杜鹃花树下休息,舔着唇边不时落下的雪花,想起几个月前坐在办公室空调里打喷嚏的女人,看到电梯决不走半步楼梯的女人,遇到台阶就绕路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我啊,我都不相信现在这个用双腿爬上峨嵋山的人是我自己,坐在峨嵋山冰天雪地里一点都不冷的女人是我自己。我无比怜爱地双臂交环在胸前,人生有这样一个时刻,忍不住想为奋斗的自己点赞。高峰是需要自己去攀登的,奇迹是要自己去创造的。我想今后余生回想起今天,我都会为自己感动。

 

花正好,雪正

 

我拿出手机,发现山里没有信号,也不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没有?也不知道微信的朋友圈没有我能不能活?脸书没有更新会不会失去人生?我不由地笑了,没有手机的一天,发现自己活得好好的,发现地球转得很顺利,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改变,没有网络的地球还是太阳系里最蔚蓝的一颗星,没有我的世界还是细水长流,我们,也只有我们才是自己的中心,在最关键的时刻,只有自己内心的力量可以助自己成长成熟,只有自己能够支撑自己度过最艰难的时光。外部的流言蜚语何必太过在乎,人生最需珍爱的是自己,只有把自己变强大了,才会攀过更高的山,才会看到更远的风光。峨嵋山下起细细的雪花,象云,又象雾,树林朦胧,山道也朦胧,山谷起一阵阵的雾气,石阶湿漉漉的,还好这一段山路没有结冰,我听着耳机里的音乐,慢慢地爬山,心情很愉悦。三月峨嵋杜鹃花开得靡烂,路边的粉红杜鹃,落满了潮湿的台阶;远山的簇簇朱红杜鹃荡漾在雪白起伏的峨嵋山麓。今天的雪天像是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包裹一座座俊秀的山峰,那里松树葱茏,杜鹃怒放,泡沫般的雪花在玻璃球里翻卷。我至今还记得峨嵋山飘雪那天,我站在山顶雪花漫山遍野飘下的那种美妙感觉,野杜鹃花寂寞如火般燃烧,野梨花清婉如处子般静静开放,泠冽的空气充满浓郁的植物芳香,峨嵋山弥漫出让人屏息的美,视觉听觉嗅觉如一场盛宴,而我是这场盛宴的女王。

花正好,

雪正浓。

 

一起爬上了峨眉山

 

我知道这还不是最美的风景,最美的风景就在我不远处的金顶上,可是峨嵋山这一段山路的一花一草已让我如此动心,让我满足,是啊,用自己的双足攀登看到的风景是这般的不同凡响,连那吹过头顶的峨嵋风都充满了豪迈。我们都喜欢看好莱坞的英雄故事,一个普通的小子有一天离开了舒适的环境,到了一个陌生的未知地方,面对各种挑战和困难,不得不鼓起勇气克服,最终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不是从外部获得的,而是隐藏在他内心的,是自己寻回了自己身体内封闭的力量,从而成了英雄。这不正是我吗?这次旅行改变了我,对生活的感悟也大有不同,与其埋怨生活,抱怨世情,不如迈开大步往前走,用自己更大的力量去开拓前面的人生。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英雄,你要做的,就是把她找出来。

正在我这样遐思万分的时候,朦胧的山路尽头出现一男一女,看不清面容,他们正在急步下山,我都好久没有看到人类了,爬上天梯后没有看到什么人,可能爬上来的都走到我前面去了,而没有爬上来的,都倒在天梯上了。看到雾气腾腾里的两个同类,我心情竟然莫名的喜悦,他们一步步地从石阶上下来,步履轻快,转眼间就在我前面十多米,只听到一男一女齐声喊了起来:“梅,梅,梅!”

我不可置信地听着这喊声,不可置信地看着前面两个人越走越近。

他们竟然是依达和马可。

说好一起爬最后这一段山的,说好要陪我一起奋斗的,他们遇到那群中国青年就跟他们玩去了,不顾及我。我开始还很不高兴,很不开心,觉得他们太不够义气了。可是后来我还是感到这样的安排对我其实很好,如果他们在等我,我会很有压力,会尽量加快速度爬山,可能最后把自己逼垮了,适得其反。一个人爬山,我按我自己的速度进行,努力,最终自己超越了自己,还享受沿途的风景,有了生命的感悟,这不是上帝另一种更好的安排吗?所以我心无芥蒂。

依达、马可和小梅在峨嵋山金顶

 

“梅,我们下山接你来了。”

马可和依达快步地跑到我的面前,高兴地欢呼起来。我心中现在有的都是感动。经过十个小时的爬山,我们所有的人都精疲力尽,所有的人都想趴下休息,我完全懂得这种绝望的累,也知道这种体力耗支的滋味,我所经受的他们必然也经受,但是我的德国朋友们来接我了。

他们说要一起爬最后一程的山路,他们果真做到了。虽然在过程我们都在彼此适应,彼此分开,彼此等待,彼此鼓励,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满意和顺利,但是我们最终一起爬上了雷洞坪!一起爬上了峨眉山!we made it together!

峨嵋山金顶,孔小梅拍摄

 

了凡四训
 

我们三个人一起说说笑笑爬山,上雷洞坪这一段石阶相对很平缓,也有几处高的台阶,他们按我的速度跟我一起爬,没有心急,这次也没有走在我前面。他们不停地告诉我,他们已经帮我找到了住宿,今夜我们三个人一起住在寺庙的厢房里,这家寺庙是雷洞坪入口第一家住宿的地方,他们要下山接我,就毫不犹豫地选了最近的寺庙。寺庙里有热水洗澡,有给客人准备晚餐。原来他们已经到达过雷洞坪。

“梅,你想一下我们三个人一到寺庙,马上有热热的晚餐等我们了,好不好啊?”依达说。

马可接着说:“吃好饭,马上可以洗热水澡,我们看过他们的洗澡间,很大很干净。你说好不好?”

他们热络地说话,大概担心我会埋怨他们。我很感谢他们为我安排了一切。这时候我发现他们依然步伐稳健,呼吸正常,脸色红润,仿佛今天不是在爬山,而是一直陪我在沙滩上漫步。而经过漫长的极限体力考验,我已经过了体能和心理最难熬的那一刻,步履也轻松了许多。

从他们接我,我们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到达了雷洞坪的一家寺庙。天色已晚,我看不清楚寺庙的名字,好像从寺庙的后门进去,黑麻麻的庭院和大殿,有一个格子雕窗的厢房亮着灯,德国人带我进去,只见一个短发微胖的中国女人坐在一张矮凳上烤火,穿着厚棉袄,脚前有一个电炉在发热。

“我们的朋友到了。”马可用英语对女人说。

这个女子很快地跟我切入中文交谈,为我办理了入住手续。

我们在一个很大的厅堂用餐,这里二十张餐桌只有一家中国人在用餐。我们坐下来之后,两个女人很快地给我上了斋菜,三菜一汤,米饭自己舀。我们三个人吃得很文雅,我是饿到极点,反而要慢慢吃,今天我是早饭,午饭都没有吃啊,路上就吃了一个苹果和几片红薯干。他们吃了三碗米饭,吃相很认真,服务员看到我们的菜没有了,又给我们加了一份送上来,也是素菜。食堂很冷,没有暖气,一壁通风,山上晚间气温很低,我们吃完直接回了客房。寺庙这个厢房很大,有五张床,就住我们三个人,马可睡最靠窗的床位,我和依达睡靠门的两个床位。我刚吃好饭,不想马上洗浴,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寺庙的厢房放一些书本,我拿一本《了凡四训》来阅读。马可先去洗澡了,依达也去洗澡。马可回来房间换衣服,他低头脱下衫衣时,赤裸健美的后背现出青龙的纹身,气势如虹,从后颈张牙舞爪扑到腰部。我惊奇地想看清楚那条青色的纹龙,这时他忽然转身,正对上了我的视线,他微笑,我也微笑,我们一路扶持上山,彼此信任,可是房间只有两个人,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看身体纹身的关系,我的目光又回到寺庙的《了凡四训》上,渐渐的睡着了。

雷洞坪的寺庙很安静,峨眉山顶的这个夜晚下大雪,起伏的山峰和绵绵的森林都沉溺在冰寒地冻里,没有一丝风声,雪花象猫一样轻轻越入寺庙里,屋里暖洋洋的,万籁俱寂,三个人在高山耸岭里的寺庙呼呼甜睡。

窗外,峨嵋山的雪在静静地飘下。

(全文结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