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连载】德国华人的孩子保卫战(中)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纪实小说连载】德国华人的孩子保卫战(上)

作者:恩丽

上回说到全职妈妈王腊梅意外怀上第五胎,孩子的生活环境、教育都被认为有问题,国家福利机构派了两个家庭助理来指导她如何带孩子,王腊梅觉得和她自己的想法格格不入。

07、丽娜打了小朋友

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丽娜又在学校里打人了。

丽娜刚刚上一年级,对新环境感到很陌生、孤单更有点害怕。下课后,她独自坐在课桌边,别的同学都有从幼儿园一起进小学的小伙伴玩,她却没有,就有些不甘心。

当她看到邻座的小女孩索菲时,就想:你是我的邻座就应该跟我玩,于是就凑过去找她。可是,索菲躲开了。丽娜不依不饶地拉着她问:“为什么不跟我玩!?”索菲不明白丽娜为什么一定要强迫自己跟她玩,吓哭了。

这下可好糟了,别的孩子们赶紧就把老师喊来了,老师来问丽娜为什么要这样做,丽娜只是低头无语。

当王腊梅来接丽娜的时候,老师跟她说:您应该为孩子找小朋友一起约玩,不然,您看孩子好可怜,没有人玩就强迫其他小朋友和她一起玩。

王腊梅说:放学回家,家里有兄弟们一起玩的。现在学校刚开始,还没有朋友也正常吧,我想她慢慢地会找到小朋友的。

老师说:不要总是只跟自己家姊妹玩,也应该多和德国社会接触,和德国孩子玩。

王腊梅笑笑没有回答什么。

 

08、社会署约谈

几天后,王腊梅收到了国家青年局和社会署的信,约她去谈话。拿着信,王腊梅很害怕,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和国家机关人员谈话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自己的德语也不是很好,很多官方语言听不懂。于是,她向约谈话部门申请需要翻译,社会署答应了。

下午,教会慈善机构翻译员张老师家的电话响起,是王腊梅打来的。

王腊梅在电话那边说:“张老师,最近我又遇到麻烦了,他们要约谈话,我怕听不懂,说错话,就申请了翻译。你接到通知了吗?”
张老师慢言道:“还没有,你是哪一天的谈话?”

“下个星期四。”

“那还有几天,他们也许还没有通知我。”

“张老师,我已经跟他们说了,我要求你来做翻译,以前你多次为我做翻译,每次都化险为夷、让我们沟通得很好。这次我有很不好的感觉,不知道两个家庭助理想做什么。所以我特别申请你来做翻译。”

张老师心里一惊说:“你点名要我做翻译?”

王腊梅还挺得意:“是啊!”

张老师邹着眉头说:“哎呀!你犯了我们做翻译工作的原则大忌。”

王腊梅心慌了:“什么大忌?”

张老师说:“我们翻译员和当事人是不可以自愿相约的,原则是不带有任何感情立场,如实翻译,你这样指定我做翻译,他们就会怀疑我的公正性。”

果然,到了星期四谈话时,来做翻译的不是张老师。

这次谈话的内容大致是:根据王家的社会工作者的观察报告,以及孩子健康成长评估师的评估,王家各方面都不符合孩子的身心健康,建议两个大孩子立刻从这个家庭里搬去青年局的少年之家。

王腊梅感觉天崩地裂,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的日子,而且孩子多的大家庭不就是这样吗?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带走呢?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也没有打没有骂,我犯了什么错呢?所以,她拒绝在协议书上签字。

 

09、菲利浦想去少年之家

晚上,菲利浦和凯文从学校回来了。

王妈妈问两个孩子:“你们爱妈妈吗?”

两个孩子随便地回答:“爱的。”

王妈妈又问:“要是有人要你们离开妈妈,你们会答应吗?”

菲利浦看了一下妈妈,没有回答。凯文调皮地答道:“我不会离开妈妈的。”

王腊梅笑着转过身来问菲利浦:“你怎么不回答妈妈呀?”

菲利普慢悠悠地说:“今天在学校,青年局的人来跟我谈话了,我觉得去少年之家也不错,人家说了,那里更有个人的空间,一人一个房间。”

王腊梅心里凉了半截说:“不想要妈妈了!”

菲利普皱起眉头,把手插进头发里对妈妈说:“妈妈,不是这样的,去那里安静,也减轻你的负担,家里的弟妹太多了!”

王妈妈耐心地解释:“家里弟妹多,是吵闹一些。可是,我们是一家人啊,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和温暖,到外面去就像孤儿一样。你是有妈妈的呀!菲利普,我是你的母亲,我有抚养权,我怎么都不会同意你去少年之家的。”

菲利普不耐烦地对妈妈说:“哎呀,妈妈,我也还没有决定,我也还没有看到少年之家什么样子呢。”

“菲利普,你就死了这条去少年之家的心吧。”

 

10、咨询

深夜,张老师家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把张老师吓了一跳,这么晚了,谁还会打电话?于是,张老师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拿起电话并没有像德国人一样自报家门,而是急吼吼地说: Hallo!

“张老师,是我!我是王腊梅,真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但是,我没有办法了,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你知道吗?今天,青年局的人到学校找菲利普了,他们想要菲利普去少年之家,而菲利普好像也想去喔!张老师我现在怎么办啊?我是和菲利普说了,我不会同意的,你看,只要我不同意,菲利普就不可能离开家,是吗?”

“菲利普多大了?”

“十六岁。”

“哦!菲利普十六岁了,他就有权利自己决定的哦。”

王妈叹息道:“唉!平时菲利普是最乖的孩子,安静不多说话。基本上从来不和我顶嘴,倒是凯文平时调皮顶嘴最多。可是,凯文并没有说要离开我,反而是菲利普动了心思。”

张老师略有思索地说:“孩子们在这里成长,他们所受的教育和见识不同,想法也会和你不同。”

王妈有些激动也有些难过,叹道:“唉!张老师啊!这边的孩子怎么都这样呢?哪有孩子嫌弃自己父母的呢?再怎么说都是在自己家里好的呀!我从来也没有打骂过他们,从小他们也是我的心头肉啊。只不过,我现在因为其他孩子小,也许对他们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关心。可是,我的心里对他们没有变,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呀。还有,老师你说他们是受到了不同的教育,那我要让其他的孩子接受中国文化的教育,我这就找中文学校,让其他的孩子接受中国文化的教育,不是说要他们孝顺,而是理解母亲。”

张老师劝慰道:“不要怪孩子,也许是在青春叛逆期吧。”

王妈接过话:“再叛逆也不能是这样吧?”

 

11、菲利普决定离家

第二天,菲利普在课间休息时,学校秘书处通知他放学后来去一趟。

放学后菲利普来到学校秘书处,见到了昨天和他谈话的青年局的施女士,施女士走上前来说:菲利普,今天我带你去看看少年之家,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可以留在那了。

菲利普挠挠头:“我妈妈不同意。”

“你现在已经十六岁了,可以自己做决定了。再说你母亲的房子太小了,早就不符合德国国家住房标准了。”

菲利普犹豫不定地跟着施女士上了车。其实他对少年之家充满了好奇之心,对能拥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充满了憧憬。他也想到了妈妈,但他并不认为这就是离开妈妈,他和妈妈仍然在一个城市里,“你也随时都可以回去看望母亲,母亲也可以到少年之家来看望你。”施女士这样对他说过。

没有两站路的距离,就到了少年之家。这里是由国家青年局下设的一个私人机构,旁边是一个孤儿院。

菲利普随施女士进入大楼。在一楼的办公室里施女士向菲利普介绍了这里的一家之长,人到中年的罗先生。

他带着菲利普边走边介绍:目前,我们这里有7个孩子,5个男生,两个女生。说着说着他们来到了一个门口,罗先生打开门,这是一个差不多15平方米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单人床、一张写字桌上面放着一台电脑,还有衣橱柜、椅子等家具。

菲利普心动了,也就在这一刻他做了决定。

罗先生还继续介绍:“卫生间在隔壁,两个孩子共用一间,轮流打扫。在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厨房,厨房大家共同拥有,平日里厨房提供早晚两餐面包,中午你们都在学校吃饭,周末我们会带领大家一起烧饭煮菜或者一起出去郊游。在走廊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大客厅,孩子们可以在客厅里游戏看电视谈话交流,地下室的洗衣房里有洗衣机,你可以定期地洗自己的衣服被子。”
最后罗先生强调:“我们这里每天提供3个小时的网络,晚上9点关机关灯。我们这里是少年之家,所以,在这里可以住到18岁高中毕业,之后你们就该离开去读大学或者去工作了。”

已经是下午快5点了,凯文已经回来了,菲利普还没有到家,王妈的心头有一种不祥之兆。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王妈快速拿过电话,电话是青年局施女士打来的。

听完电话王妈泪流满面地瘫坐在沙发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