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富商成考古家,在《荷马史诗》中找到惊天秘密!

0
1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荷马史诗引发考古大发现——施利曼的故事

作者:高关中

 

你一定读过特洛亚木马的故事吧?这个神话故事来自于荷马史诗(Homeric Hymns,德语Homerische Hymnen)的第一部《伊利亚特》,这是古希臘文學中最早的一部史詩,也是最受歡迎、最具影響力的文學著作。可以说是欧洲文学的起源。故事说,爱琴海边有个特洛亚(德语Troja,英语Troy,因此又译特洛伊)王国,国王普里阿摩斯(Priamos)有个英俊的儿子叫帕里斯。在一次宴会上,天上掉下一个金苹果,上面题着“送给最美丽的女神”。于是在场的天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和爱情女神阿佛罗狄忒(即维纳斯),便发生争执,三位女神都抢着要金苹果。她们请帅哥帕里斯做裁决。赫拉许愿:“若你同意给我金苹果,那你便可统治世界上最富有的王国”。雅典娜说:“假使你赞成我是胜利者,你将成为人类中最智慧和刚毅者”。阿佛罗狄忒则答应:“若获胜,就将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给你做妻子。”帕里斯不爱江山爱美人,把金苹果判给了阿佛罗狄忒。于是,当帕里斯造访希腊斯巴达时,阿佛罗狄忒帮他拐走了斯巴达的王后、被誉为天下最美的绝色佳人海伦,结果帕里斯喜滋滋抱得美人归。

这件事是希腊天大的耻辱,于是各城邦联合起来,以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为统帅,发兵十万,千艘兵船,跨海前去攻打特洛亚,为斯巴达报仇。双方各有神祗帮助,希腊联军包围特洛亚九年仍未攻克。最后希腊人佯装撤退,留下一匹巨大的木马。特洛亚军队冲杀出来,将木马作为战利品拖回城去。夜间,藏在马腹里的战士出来给回师的希腊军队打开城门。特洛亚城被攻下,并被大火焚烧,遭到毁灭性的破坏。特洛亚王国就此灭亡。

这个神话故事情节曲折,引人入胜。但千百年来,谁也没把此事当真,读个故事而已。但世界上就偏偏有人坚信特洛亚之战确有其事,进而花毕生精力和全部财力从事考古发掘,竟然真找到了古城特洛亚遗址,挖出了无数金银珍宝文物,轰动了全世界。此人名叫施利曼,是一位19世纪的德国人。这位考古学的先驱者,堪称欧洲古典时代以前远古文化发掘与研究的开拓者。在世界考古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特洛亚遗址

 

经商发财,转而考古

1822年1月6日,施利曼(Heinrich Schliemann,又译谢里曼)出生于北德梅克伦堡地区的新布科(Neubukow),童年在80公里以外的小村庄Ankershagen度过。那里如今建有施利曼博物馆(Schliemann-Museum),馆舍原为牧师住宅。施利曼父亲正是一位穷牧师。当施利曼还是个8岁孩子的时候,父亲送他一本书,点燃了他对荷马史诗的激情。施利曼在书中古希腊神话插图上,第一次看到希腊联军攻陷特洛亚城后纵火焚城的场景,立刻被这个神话故事吸引住了。他坚信荷马笔下的特洛亚战争是史实而非虚构,立志要把埋藏在地下的特洛亚古城发掘出来。但施利曼的学术抱负受到家庭条件的限制。14岁就辍学到杂货店当学徒,几年后到一艘往返汉堡和委内瑞拉的客轮上做服务员。轮船在荷兰遇海难,他上岸进了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商行,先为杂役,后来升为会计。

无论干什么工作,施利曼都不忘业余学习,他酷爱读书,尤其专心攻读荷马史诗。对于学语言既有热情,又有天赋,利用一切机会,勤学苦练,掌握了英法俄意、阿拉伯、拉丁、古希腊和现代希腊语等13种语言。

俄语知识派上了用场。1846年商行派他到俄国首都圣彼得堡去做代理商,他不但完成任务,自己也开始做买卖,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1852年他与一位俄罗斯姑娘结了婚,进入上流社会。克里米亚战争时期,他更是如鱼得水,广泛从事军火、皮毛、蓝靛和黄金贸易,生意远及美国,聚敛了大笔财富。

在俄国,施利曼靠经商发了财,成了富豪。40多岁,他就决定急流勇退,脱离商海,专注于自己钟爱的古希腊研究。下决心把全部财力、精力都用于研究史前史。

从商务脱身后,1864年起他游历了世界很多地方,除欧洲和美洲外,还到过印度、中国和日本。1866年到巴黎学习了两年的古代史、考古和希腊文学。

1868年施利曼来到希腊和土耳其,周游各地,长时间旅行调查,为考古做准备。这两国是古代希腊文化的主要地域,成为他关注的重点。

说起来,施利曼是个十足的浪漫主义者,对希腊的迷恋使他在处理个人生活同题时也极富想象力。在和俄罗斯妻子离婚后,他托雅典婚介所在希腊寻觅伴侣,他心日中的女神自是海伦无疑。因此,提出的择偶条件是:希腊籍,出身寒微,貌若天仙,最最重要的是“她必须对荷马史诗充满热情”。也许是他对梦想的执着感动了上苍,居然真的让他找着了这样一位姑娘——17岁的女学生索菲亚·英格斯托门罗斯(Sophia Engastromenos,1852-1932)。她虽然比丈夫小30岁,却也是荷马史诗迷。共同的事业和爱好把两人联系在一起。索菲娅不但是他的贤内助,还直接参与各项考古工作,出了大力。

 

发现特洛亚宝藏!

1869年,施利曼根据实地调查出版了《伊萨卡、伯罗奔尼撒和特洛伊》一书,认定土耳其小亚细亚半岛西岸恰纳卡莱一带就是特洛伊城所在地。当时学术界认为荷马史诗仅仅是诗体的神话故事。对施利曼要发掘特洛亚城址之事不放在眼里,甚至加以嘲笑和诽谤。

当然也有人支持施利曼,英国外交官卡尔沃特(1828-1908,Frank Calvert),就是一位。他也是考古发烧友,曾在土耳其西部海岸一带多次考察。他同施利曼在土耳其偶遇,结成好友。当时特洛亚的准确位置是存在争议的,施利曼在达达尼尔海峡南岸的恰纳卡莱一带寻找。卡尔沃特建议施利曼去希萨利克(Hisarlık Tepe)去碰运气。卡尔沃特还为施利曼办下了发掘许可证。

特洛亚金饰

希萨利克在恰纳卡莱西南20多公里,距爱琴海6.5公里,距达达尼尔海峡7公里。希萨利克意为宫殿山。这是平原上的一座小山丘,最高30多米,可以看出是人造的土墩。施利曼在此考察后,也觉得这里比较靠谱。于是带来大批资金,于1870年开始在希萨利克进行考古发掘。他雇佣当地劳工,组织了150人的施工队伍,开挖一条40米宽的探沟,从南到北穿过山丘。一些学究们嘲笑这个富有的德国人竟然如此愚蠢地浪费钱财。

断断续续苦干了3年,功夫不负有心人,施利曼发现,这里的确是个古代遗址,结构极端复杂,层层叠压。他辩认出街道、宫殿、城墙等等,区分出几座先后叠压建筑的城市,其中一座有被焚毁的痕迹,他确信这就是荷马(Home)笔下的特洛亚城,即普里阿摩斯的王都。

层层叠压建筑的城市

1873年5月31日,在探沟中施利曼发现了蛛丝马迹,瞥见有东西闪闪发光。他提前开了午饭,把工人们支开。然后,由他,在希腊妻子索菲亚陪伴下,挖开了一个藏有金器、银器和青铜器的宝库。他称之为“普里阿摩斯的宝藏”。大量惊人的文物,有金制头饰、金银手镯、项链、耳环、酒杯、碗、盘等,从而印证了荷马史诗羡称的特洛亚城的富裕。

施利曼

最珍贵的出土文物有两件,一是纯金头带,由16353片金箔打造而成。二是金冠饰,由一串串精致的项链组成,可以围绕在佩戴者头上,并悬吊70根短的、16根长的金链,每根皆以心形的金箔组成,短链上的流苏垂在佩戴者的额前,长链下垂到佩戴者的双肩。

施利曼断定,这两件一定是海伦的遗物、只有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才有资格佩带这么精美绝伦的饰品。他把这金饰戴在索菲亚头上,流光溢彩的头带,衬托出索菲亚美丽的脸庞,,她的脸庞完全镶嵌在黄金之中,使施利曼恍惚间望到了梦中的女神。后来,索菲亚的画像中就戴着那个美丽的头饰,使后人有幸一睹其芳容。

戴出土金饰的索菲亚

对此发现,施利曼欣喜若狂,很快将出土的古物装船偷运出了土耳其。掩饰不住得意的施利曼,随后向全世界公布了这一发现,从而使整个西方学术界为之震动。他的公布也激发了公众的想象力。次年他写出《古代特洛亚》,学者有人疑之,有人信之,公众多从其说。

特洛亚宝藏得以重见天日,施利曼功不可没,这一重大发现使施利曼一举成名。证实了他对荷马史诗的信念。他被尊为近代考古学之父。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学术界开始意识到希腊古典时代到来之前,当地已产生灿烂的古代文化,从而揭开了欧洲古代史研究的新篇章。也有学者说,施利曼的发现比特洛亚时代要早得多,那些文物应是更早的史前青铜器时代的遗物。有人批评施利曼粗野的发掘方式,造成了考古遗址的破坏。但是当时并没有约定俗成的规定供施利曼遵循,他曾使用的探沟发掘现在仍是考古的基本技术。筚路蓝缕,功在辟径。

施利曼发现特洛亚宝藏之后,希萨利克成了世界著名考古圣地,吸引了欧美许多考古学家前来发掘,经过长期考古发掘,人们发现特洛亚城的文化堆积可以分为九层:第一至五层相当于青铜时代早期,最早3500年;第六至七层属于青铜时代中期和晚期;第八至九层则属于早期铁器时代,最晚为罗马帝国时期。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特洛亚城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施利曼在考古现场

如今特洛亚遗址开放参观,慕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在遗址前立起一个高楼一般巨大的木马,马身上驮着一间小屋,游客可通马腿间的楼梯上去,透过小屋的几个窗子,远眺毁灭的特洛亚和绿色的平原。近年来,曾经象征兵不厌诈的木马已被土耳其孩子们认为是和平的象征。每年的8月,他们都会从木马上放飞白鸽,同时高呼:“和平,和平,和平!”。

 

再接再厉,迈锡尼又出宝藏

 

施利曼发现特洛亚宝藏后,土耳其官方非常恼怒,因为他们应当得到一些发现物,而施利曼把所有文物都偷运走了,于是吊销了执照,施利曼不能继续在特洛亚发掘了,于是他把注意力转向了希腊。

在荷马史诗当中,迈锡尼(Mykene)是围攻特洛亚的希腊人领袖阿伽门农的城市,被描写成“富有黄金”的地方。迈锡尼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施利曼对迈锡尼发生兴趣是很自然的,因为那里仍然能够看到“刻克罗普斯”(Cecrops,德语Kekrops,传说中的阿提卡第一代王)的城墙和圆顶墓。迈锡尼的位置准确,毋庸置疑。罗马时代的希腊旅行家和地理学家保萨尼阿斯(Pausanias,约115-约180)在《希腊纪实》曾经写到:阿伽门农和他的战友被安葬在城墙内。于是施利曼的发掘便集中于狮子门里边的深层沉积物,他的直觉再次得到了证实。

1876年7月,施利曼发现了五六个竖穴墓,均是在泥土和岩石中挖出的深坑。里面安葬着迈锡尼的早期统治者,场面很是壮观。随葬品包括金额带、金角杯、金指环、金印章及金银镶嵌的青铜短剑等,证实了“迈锡尼富于黄金”的传说。特别是当施利曼在其中一个墓中发现一具黄金面具时,他兴奋地宣布这就是阿伽门农面相。如今这个金面具是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金角杯

有的学者认为这些竖穴墓的存在年代是迈锡尼文明早期,即公元前16世纪。假如迈锡尼历史上有过阿伽门农的话,那他应该生活在前13世纪。不管怎样,竖穴墓地的发现是施利曼的又一次巨大成功。

1880-1881年,施利曼在奥尔霍迈诺斯(Orchomenus)展开挖掘。此地在雅典西北80公里,相传是阿耳戈诸英雄的家乡,这些英雄以取金羊毛著称,施利曼在这里也取得了一些考古成果。1884年,他发现了梯林斯的迈锡尼王宫。他还满怀信心地到伊萨卡岛(Ithaka)发掘。荷马史诗的第二部《奥德赛》中的英雄奥德修斯(罗马神话称为尤利西斯)据说曾是此地国王。但是,这次毫无收获。其实并不奇怪,考古发掘不可能每回都取得惊人发现。

施利曼还在1878-1879以及1889-1890年两次返回特洛亚,澄清了遗址的层位,证明那里曾经有过多座“城市”。他无疑打算在特洛亚继续他的发掘工作,但不幸的是1890年12月26日卒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终年68岁。施利曼被安葬在自己钟情的国家——希腊,受到了国葬的待遇。

施利曼留下了不少考古专著:如《特洛伊古物志》(1874)、《迈锡尼》(1877)、《伊利昂》(1881)、《奥尔霍迈诺斯》(1881)、《特洛伊》(1884)、《梯林斯》(1886)等。

迈锡尼发现的金面具

经过施利曼的发掘和研究,学术界开始认识到希腊古典时代之前,确实有一系列灿烂的古代文化,荷马史诗中含有历史的成分,从而揭开了欧洲古代史研究的新篇章。施利曼的考古实践,也使他成为欧洲现代大规模考古发掘的先驱,最早普及者,为普及考古学作出了重大贡献。

施利曼开风气之先,以后有更多的人在土耳其和希腊进行考古。很多文物被掠夺,进了大英博物馆。20世纪初,英国考古学家伊文斯率一支考古队在希腊克里特岛上发掘出一座相当完整的宫殿,即希腊神话中的米诺斯王宫,又称迷宫。这是今天每个到克里特度假观光的游客必看的节目。要是没有看过迷宫,就不算到过克里特岛。而克里特文明和迈锡尼文明是希腊文明的序曲。

 

特洛亚珍宝今何在?

 

据统计,当年施利曼发现的特洛亚宝藏共有近9000件稀世珍宝,如冠饰、金手镯、金项链、重达601克的金酒杯、以及碗、盘等金银器、金扣子、穿孔小金条和其他小件金银饰物和青铜兵器等。1880年施利曼把这些宝藏捐献给德国,运到了柏林。德国政府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德皇亲自接见了施利曼。功成名就、志得意满、美梦成真,恐怕这些词都不足以概括施利曼当时的兴奋心情。而德国政府也因此大出了一把风头。他们把这批财宝展出,菱动世界。为了安抚土耳其政府,施利曼到底还是賠偿了他们2000英镑,这在当时是一大笔钱。

德国政府起先把宝物陈列在柏林的史前和早期历史博物馆(Museum für Vor- und Frühgeschichte)。二战期间盟军轰炸柏林,希特勒下令将德国大批艺术珍宝,包括特洛亚宝藏等统统打包藏进地下防空洞,以防不测。特洛亚的这批金器宝物装箱,藏在柏林动物园站一个大堡垒的地下室。由馆长亲自照料。二战末期,首都不少珍贵文物打包装箱运往德国西部,但特洛亚珍宝没有西运。因为按照盟国协定。首都将被四大国分占,动物园一带预定划为英占区。但苏联红军先攻占了柏林。在混乱局势中许多珍宝不翼而飞,特洛亚黄金宝藏从此下落不明。无影无踪。

特洛亚考古遗址

当时苏联军队掠走不少文物带回苏联。斯大林原先准备搞个战利品博物馆,后来怕影响声誉作罢,毕竟掠夺文物不好听。50年代,苏联把一批文物退还小兄弟东德。1958年东德重开史前及上古史博物馆。但最珍贵的三箱宝物,编号为MVF1-3始终没有消息。

东德本想交涉,把这三箱宝物要回来。但德军二战期间也干过掠夺别国宝物的事情。圣彼得堡郊区叶卡捷琳娜宫内,有一座通体由琥珀和黄金装饰而成的,极端奢华的建筑,叫琥珀屋。二战中叶卡捷琳娜宫被德军占据,琥珀屋内超过55平方米的琥珀,重达6吨。被德军拆装运回德国。二战结束后,这一稀世珍宝却告离奇失踪。曾有许多人猜测和勘探过其下落,但都无果而终,使其成为20世纪最著名的悬案之一。俄罗斯人最后用其他琥珀,另组装了一个琥珀屋。由于琥珀屋事件,东德也就不好意思再提施利曼的特洛亚宝物了。

不过,苏联政府一直不承认自己劫掠了这批无价之宝,那么,宝藏到底在何处呢?一直到1993年叶利钦总统造访希腊,在雅典搞了一个珍宝展,展品中正好有德国丢失近50年的三箱特洛亚珍宝,这才真相大白。叶利钦只想取悦希腊人,没有想到这宝物与德国有关。据说,两个学艺术的学生在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帮忙时,偶然发现了一些尘封的材料,上面记录着二战后从柏林运来的特洛亚黄金宝物的线索,才使这些珍宝重见天日。真相曝光后,俄罗斯索性不再隐瞒,从1995年公开展览,放在莫斯科最大的外国艺术品的收藏馆——普希金博物馆。

如今这些珍宝被放在馆内的防弹玻璃橱窗内展出,最珍贵华丽的特洛亚头饰。即索菲娅戴过的金饰,赫然在内。最初每个橱窗旁还安排一名警卫,每天只接待八百至一千名参观者。

这样的稀世珍宝,自然令人垂涎。土耳其人认为这是在土耳其国土上发掘的,应该物归原主。甚至希腊人也想要,因为这些宝物是从希腊运到德国的,而且传说这些首饰都是上古希腊美女海伦佩戴的啊!甚至英国人都插上一脚,这些宝物是在柏林英占区丢失的,应该交由英国处理。德国则认为这是德国人施利曼发现的,已捐赠给柏林的博物馆。而俄罗斯认为这是战利品,是丢失琥珀屋的补偿。至今众说纷纭,悬而未决。关于特洛亚宝藏归属问题的争论看来还会无休止地继续。可以预料,永远不会得到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皆大欢喜的结果。

1月22日,德国Phoenix电视台,播放了电视片《特洛亚和普里阿摩斯的宝藏》(Troja und der Schatz des Priamos),就是以这批宝藏在柏林不翼而飞开头的,接着详细介绍了施利曼的生平和考古发现过程,最后以特洛亚宝藏重新出现而结尾,从中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出德国人至今愤愤不平的心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