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华人医师无照扎针,患者重伤提出诉讼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1月23日,在北威州Velbert市地区法院审理的一个针灸造成伤害的案件,给在德国日益兴盛的中医当头浇下来一盆冷水。

被告是一名来自中国的女医生,Jian Xin C. (57岁)。2013年给一位名叫 Silvia Wönnemann(54岁)女患者针灸治疗后,令病患出现生命危险。

被告Jian Xin C. 和她的儿子(没有被起诉)和律师Jochen Lehnhoff在法庭上 (Foto: David Young)

 

据这位54岁的原告称:“我突然无法正常说话,大腿失去知觉。”随后她昏迷了三周半。她接受针灸的位置形成脓肿,脓液腐蚀了两块脊椎骨,造成血液中毒,心脏病发作,大脑和骨膜炎。

病患Silvia Wönnemann(Foto: David Young)

 

差不多六年后,昨日法庭开始审理此案。根据起诉书,被告没有针灸许可执照。另外根据卫生条例,她给患者Silvia Wönnemann的药物也是没有经过批准的。

在庭审上,这位中医师称自己在中国是学习中医专业的,而且在中国有7年的主治医生的工作经验。在给患者Silvia Wönnemann治疗前都是按照卫生规定消毒双手以及病人的颈部。

被告没有针灸执照 (Foto: Malte Krudewig)

 

但是:卫生部门在检查该诊所时发现了严重缺陷(实际上只批准出售草药茶)。例如,消毒剂已经过期两年并且未被批准用于商业用途。因此卫生部门立刻进行了处罚。

此案还在审理中,预计将于2月6日判决。

 

在德国行医有着严格的规定,如果想要自己的名牌上带有医生(Arzt/Ärztin)头衔的,那就要经过德国专业考试,拿到德国行医执照后,才能直接给病人看病治疗。当然德国还有一种称之为Heilpraktiker的自然疗法医师,也可以开诊所行医治疗。

中国有很多医生想到德国工作,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进正规医学院校学习、考医生行医执照,而是参加了Heilpraktiker的培训考试,取得了自然疗法医师的执照,也可以开诊所行医。目前在德国的中医大多属于这个系统。

目前德国已有30多家医院设有中医门诊,以及2000家左右不同规模的中医诊所。因为中草药进口质检严格昂贵,使得作为中医的最重要部分——中草药,却并没有在西方真正盛行起来。有关中医药的报道,请参看链接:

二十二年的脚步:从中国田间到欧洲药房

 

在德国由德国医生和自然疗法师组成的医学会有5个,还有中医医学会,提到中医往往就是指“针灸”,针灸占中医治疗比例70%,而在中国只占15%左右。

据统计,学习和掌握了针灸技术的医生约4万人。而真正的在诊所里使用针灸治疗的医生并不多,也就是说在德国必须要有行医执照的人才可以给病患针灸。别说正式上医科大学念书了,就是考个Heilpraktiker,也不是容易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从国内来的所谓中医师,就在自己家里或是租个小房间,简单地考个按摩执照就挂牌了。持这种按摩执照的从业人士在德国是没有行医治疗权的,更不可以给客人针灸了。
前些年,中药材在德国、法国等欧美国家被查出农药残留,就有“中药是毒药”的声音出现,而且中国人使用虎骨、虎鞭等动物肢体部分下药,也广受西方人士谴责。

近些年随着德国人对中国的认识加深,对于中医的接受度也在提高,虽然比起荷兰、英国、瑞士对中医的认可度,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很多私人保险已经愿意支付中医推拿、针灸的诊疗费。 在英国、瑞士和荷兰,中国的中医学历是被承认的,可以开办诊所,对患者实施针灸治疗。但是,德国从前对来自中国的医生资质不予以承认。2014年,德国通过一项决议,取消以前行医资格对于国籍的限制。非欧盟国家的医生,比如中国医生,人也可以赴德国行医。但是要通过一个学历和资历确认程序。特别在德国的萨克森州,外国医生获得行医执照的条件更加宽松。请看本公众号的报道:

德国“医生荒”问题严重,中国医生可以来德国行医

德国有专门的行医机构帮助学医者获得行医执照,具体信息请参考这个网址:https://www.anerkennung-nrw.de/

而上述医疗事故究竟是如何造成的,目前还没有结论,本公众号会继续跟踪报道。

近年来,中医在德国大受欢迎,本公众号也对此做过多次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欧洲中医盛会在德国落幕,中外同行交流精彩纷呈,感谢你们!

德国中医界刮起头针旋风,焦顺发教授一根神针治病救人

在德国体验浮针的好机会:中医发展新标志,治病祛痛有神技

德国中医重磅新闻:神奇“浮针”治病救人,国际研讨会将在法兰克福举办,大咖汇集

中医盛会在德国成功落幕,中国浮针走向世界的里程碑!
中医名家来德国传授古法艾灸 让传统医学惠及海外

参考链接:

https://www.bild.de/regional/duesseldorf/duesseldorf-aktuell/velbert-dreckige-akupunktur-nadeln-haben-mich-fast-umgebracht-59728140.bild.html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