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真的有:我在德国经历的灵异事件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梦 宁

 

一、炸雷报丧

7月初的南方已经很热了。但是那几天开始下雨,天气变得很凉,到处湿漉漉的。

这天中午心妍刚跟妈妈在一起吃完饭,雨下得很大,她站在窗边玩手机,时不时看着雨水从玻璃上流下。

“哄哄……咔嚓!”突然一个炸雷在空中响起,她的手机震得差点掉下来,妈妈一下子从小凳上跌到地板上,更大的雨倾盆而下。

心妍失神地看着外面,半天还惊魂未定。

第二天,心妍的德国先生米为在微信上告诉心妍,他母亲去世了,说着一边哭了起来。

“难怪那么个炸雷,原来是报信了”。心妍一边安慰着对方,一边回忆着那场怪异的大雨。他母亲长时间身体不好,记忆力也差。原来一个人住的时候常常忘记钥匙,忘记吃饭,开始米为和妹妹为她买食物,后来就只好把她送进养老院,那是去年6月吧。米为感慨说,养老院是死亡前的最后一站,心妍批评道,你怎么老那么消极呀,她呆在家里也会衰老死去的,我们大家都会的。

之前她的头发一直很好,快80的人没有一根白发,心妍感叹黑发的人容易生白发,而黄发的人却没这个问题。可能因为黑色合成需要更多的能量吧。

她进养老院不久是米为妹妹的生日,他们在心妍家庆祝了下,正好养老院离这里很近,老太太过来了,还养胖了,气色很好。她喜欢养老院的食物,说好吃。大家都说认为养老院这个选择不坏。

之后心妍和米为一起去养老院,好漂亮很整洁,跟宾馆一样。开始老太太住的临时房间,她还问她儿子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为说这里就是你的新家呀。开始她看到很多人还蛮开心,吃饭时想跟坐旁边的人交朋友,可惜因为她掉了些牙齿,有点口齿不清,那人说听不清她讲什么。心妍他们遇到一个外貌还比较年轻的老太推着助步车老跟着他们走,问她你要什么呢,她说,我不记得我的房间了。心妍一阵唏嘘,人老了就这样啊。她记起几年前看到自己的一个老师也是痴呆症,缩小得像个婴儿那么大。

去年11月有个朋友从美洲过来,和心妍一起去看看这边的养老院,顺便也看看米为的妈妈。这次发现她瘦了很多,而且令人大为惊讶的是她的头发一下子几乎全白了!

过了几天米为再去看母亲,老太太却说她没钱吃饭。她忘记了自己在养老院付了款的事,健忘症又来了。心妍说难怪瘦了那么多,还不知道多少餐没吃,可怜。米为于是跟服务员讲请他们每次吃饭时叫她,后来干脆把饭送到她房间来。

这都是去年的事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去了。米为感叹地说,母亲一直都说要回家,她一直没有真正融合进这个养老院。心妍想,如果她的牙齿好,说话清楚点可能会交到朋友,就不至于这样。

现在一切都晚了。

心妍回来后去了米为母亲的坟,并为她祷告,希望她在那个世界开心,早日进天堂。

维也纳的贝多芬、莫扎特和舒伯特的墓地

 

二、墓地阴气重

 

8月为了让米为快乐点,他们去了维也纳。

有个景点是贝多芬和莫扎特的坟墓,本来不想去的,但正好走到那边了,就去看看吧。那时是中午1点多,阳光灿烂,这个时候还是很不错的,阳气很足。但是一走近那里,心妍的头就开始疼。其实一进去就有很多漂亮的雕塑,比心妍他们当地的墓地的雕塑更多。那都是富人或者有地位的家庭墓地。找了一阵才看到贝多芬他们的墓。莫扎特的墓其实是空,荣誉墓地。还有大小施特劳斯的墓。心妍小时候也是搞过音乐的,曾经还想读作曲系。但考大学的那年当地没有这个专业,也没想到要到外地去学,就考了别的,这样就跟音乐没什么瓜葛了。虽然这样,心妍却突然来了几句词,请大师们给她些灵感,将来写几个名曲来,也是异想天开,自己也马上忘记了。

但是这个时候没有头疼,大概因为欣喜吧。后来头又开始疼。过了大约个把小时,他们才出来,然后搭地铁去了靠近河边的地方,找到家青田人的中餐馆,这时头才不疼了。

应该是墓地太大,阴气太重了。

回家后心妍正好看到几个视频说鬼啊灵魂之类的。其中有个说到有两兄弟,哥哥开饭店发了财,弟弟很嫉妒,到泰国找了高手,给哥哥施加降头术(Tame Head,是流行于东南亚地区的一种巫术)。把个骷髅埋在饭店前面,从此哥哥的店开始衰败。哥哥找到个波切仁(活佛),才治了弟弟。

心妍心说,我要认识这个师傅就好了,但只是这么闪了个念头,没想到第二天,购物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个和尚样的人在她头上晃,心妍突然意识到这个不就是那个大师傅波切仁吗?没想到他会来呢。

多年前心妍有个这样的体验。那时候她迷醉于练功,也是早早晚晚滴练,有天晚上睡了还在练,突然来了个高大的北方人教她练,醒来后想起曾经听说过这样的事,有时候会有些师傅在空中见到谁在练功可能来帮你教你。

 

三、灵附鸟身上

 

米为母亲去世后,他的两个姨都开始准备身后事,大姨买了墓地,小姨和姨夫也打算买在一起。大姨没有丈夫儿女,所以很多事情要委托米为,所以米为要跟她跑银行什么的。

第一次和大姨的约会推迟了一周。周日下午心妍和米为到了大姨的家,这是个小的套间两间房加厨房和一个比较大的过道,德国的大楼都是这样,进来就有很温暖的感觉。因为建房子只要考虑保暖,所以很多都是东西向,这样能有效地吸收太阳的热能,冬天很温暖舒适,不开暖气也比外面要高出几度。阳台外面靠着一株李子树,这是9月初,树上果实累累,伸手可及。

三人坐下来,就着蛋糕喝茶或者咖啡。大姨拿出影集告诉心妍他们,母亲和家里的一些亲戚,大家感叹多数人故去,只剩下照片。又说起米为母亲故去的事,当时大姨正在她身边。之后她梦见为母亲在大叫,还突然梦见有人跟她说8号18点。心妍有点担心,因为回家后有天她试图用半开的天眼看下他母亲,就发现有两人使劲把她往外面拖。心想莫不是她被拖到地狱被惩罚?难道真的有地狱?这是第一次看这个,她不敢把看到的说出来,于是跟为说,我们都为你妈妈祷告吧,让她进天堂。

后来因为还有个台湾来的师傅的法会,心妍先离开了大姨的家。法师心妍12年见过一次,这次比那次讲的更好一点。法师头发白了一些,但声音比以前更清亮了一些。他提议大家每天早上最好4、5点起来,先静坐一下,想下太阳照着等等。心妍跟旁边的人说这个其实就是静气功。

关于8.18心妍猜可能是彩票,到网络上一查,真的有8和18,可惜昨天已经开出来了,因为他们推迟了一周跟大姨见面。

后来这2数字又出来过几次。

回家后几天牙疼的厉害,每天早上5点来钟就疼醒了。心妍不知道这个是法师的意念还是为母亲的灵呢?本来这边牙齿神经就曾经受损伤,时不时会疼,后来只好决定拔牙了。

又有次心妍还偶然看到为母亲呆在他们家暗的过道里,所以她从网络上学了邀请她吃东西,她旁边还有个30来岁的青年人手里抱个孩子,他们就分坐在心妍的厨房餐桌旁。据说很多故去的人没有东西吃,很是饥饿。心妍在外面也做过简单的施食。然后有一天,心妍打算买彩票,在过道边顺便跟为的妈妈说了句,请给我点建议吧。说完也没想他们会怎么给建议。

然后她走到客厅里,习惯性地朝窗外看去,突然发现外面草地上来了几只很大的鸟,黑白相间,非常漂亮,以前没注意到过,她数了下,1、2、3、4只,突然心里一激灵:她真的给了建议啊!可是后面有只黑色的小鸟,这种鸟倒是常常见过,她拿不定这应该是4,还是5,估计就是后面的那个单数。后来开出来,是4。

之后心妍跟米为母亲说,对不起,我好笨,错理解了你的意思。

后来又一次又来了几只那么大的鸟,3大2小,心妍想应该是5了,也可能还有个23,或者32,后面又看到了那只黑色的小鸟,这次他往里面躲,一边眼睛还看着心妍,似乎要说,“别把我算进去”。这下她真明白了,那小鸟就是为母亲附了灵在上面。

后来真的对了,但是可惜只能提供一两个数字,这就是一切了,你是不能指望靠这个中奖的。

这事导致一个后果是,心妍有时候出去遇到鸟,心里就想他们是不是米为母亲的灵呢?是不是要马上给他们点吃的呢?

后来在网上查了下,大的黑白相间的鸟其实是喜鹊,他实际上跟乌鸦是一家的。在国内也见过它,但是没这么大这么漂亮。黑色鸟是八哥,以前心妍常常看见八哥,喜欢听它清脆的叫声。

米为的母亲原来在银行还有股票等帐没有结,11月后一切都结清了,而后来心妍就再也呼唤不到她了。以前听说过有的人故去后有心愿未了,会常常在家里逗留,现在真的自己亲身体会了。

再次到米为母亲的墓地时,心妍想起她结账后再也不现身了,就禁不住想哭,突然有只大雁停在路边,心妍止住眼泪叫米为母亲的名字说,是不是你现身了啊?大雁低头觅食没有回应。回去的路上,心妍看见墓地的一池塘里也有只大雁在戏水,平时这里很少看见。

修佛的朋友认为,米为的母亲一定是这世投身为鸟了。心妍不确定,但是灵魂的存在是确定了,就是说,肉体有寿命而灵魂无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