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德国】鲜为人知的秘密!抑郁症也是分男女的

0
5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抑郁症也男女有别吗?谈男性抑郁症患者的危险

作者:杨悦

我曾写过两篇关于抑郁症的文章:《德国医生对老年抑郁症的提醒》和《产后抑郁症是一道坎》,相继发表在德国《华商报》和新浪博客上。

德国国足自杀引起的思考

 

这次专门写一下男性抑郁症,大家熟悉的前德国国家队门将罗伯特·恩克 (Robert Enke) 十年前卧轨自杀身亡,年仅32岁,给广大球迷留下莫大伤痛与遗憾。当年我在电视上全程目睹了恩克遗孀在事发后强忍悲痛,于第一时间举行记者招待会,和德国足协在恩克生前效力的汉诺威96球队主场为他举办的追思会实况转播,其遗孀、队友、师长及万千球迷那无法言表的痛楚,给我留下至深印象,情不自禁流下泪来。难以置信,这个三天前还代表汉诺威96踢满全场的热血男儿,转瞬间灰飞烟灭,他自杀的地点距离爱女墓地仅200米,三年前两岁拉拉因先天性心脏病不幸夭折,恩克始终没有走出痛失爱女的阴霾。就这样,一条充满爱与柔情的无辜生命,那么年轻,那么孔武有力,却又那么无助、无望、直至绝望…… 致恩克于死地的元凶便是抑郁症。

在德国,抑郁症被称为“国民疾病” (Volksleiden) ,据“德国抑郁症救助基金”报道,德国每年罹患抑郁症的人数高达500万,平均每五个德国人中,就有一人曾在人生的某个阶段罹患过抑郁症。纸面上看,男人罹患抑郁症的人数只有女性的一半,但专家们认为,其实男人得抑郁症的风险与女人一样高,只不过他们被确诊的数字常常降低了,相较于女性,男性患病的隐蔽性更高。

男人抑郁症症状与女人有所不同,会因此变得富于攻击性、过度活跃,并且多不喜欢求助于外界。一篇有关抑郁症的报道提及,一位德国男人, 在其第一个孩子出生不久便夭折的情况下,伴侣关系也随之破裂,他一怒之下辞掉工作,独自踏上去往南欧的路。他结识新人,打零工维持生计,酗酒,吸食大麻,攻击性强,自我感觉差极了,但他当时并未意识到,自己罹患了抑郁症。

陷入抑郁症犹如掉进黑洞,巨大的无力感让人丧失对日常生活的兴趣,也丧失了对身边人的信赖和对美好事物的憧憬。病人仿佛置身于茫茫无际的孤海,如浮萍般无依,无法靠岸,无法安眠,甚至无法畅快地呼吸。更要命的是,很多人,尤其是男人,意识不到自己患病了,这就是抑郁症可怕的地方。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感冒发烧会主动寻医,积极吃药打针,唯独抑郁症患者,由于外界的打击或自身的因素,陷于抑郁症却不自知,让这种精神折磨随着时间变本加厉,甚至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给自己和家人留下遗憾。

 

研究抑郁症性别差异的专家的看法

 

慕尼黑大学 (Ludwig-Maximilian-Universität München) 教授Anne Maria Möller-Leimkühler女士专门从事研究“抑郁症患者的性别差异”,她认为,男性抑郁症患者向外表现为“攻击性”,向内表现为“矛盾重重”,要么战斗性极强,要么逃之夭夭。患者深陷痛苦之中,垂头丧气,看不到希望。与女性不同之处在于,男性往往采取具有攻击性或过度活跃的行为,来试图摆脱内心的高度紧张与忐忑不安。他们亡命地工作、过度地健身、吸食毒品、酗酒成瘾,寻求冒险等等。相较于女性患者,男性抑郁症患者寻医的主动性更差,即便看医生,也戴着面具,难以深入交流,以致于给大多数医生留下如此印象:男性罹患抑郁症不是那么严重,抑郁症更多是一种女性疾病。事实上,男性患病的几率和严重性与女性相差无几。男性患者因治疗不及时或不彻底带来的悲剧,往往比女性患者带来的危害更为严重。

2015年,从巴塞罗那飞往杜塞尔多夫的一架隶属汉莎集团的飞机在阿尔卑斯山脉坠毁,机上150人无一生还,其中包括一队德国文理高级中学交换生及带队老师,那些青春的面孔,再也见不到父母的慈颜。一瞬间,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多少父母痛失儿女,人间悲剧,莫过如此。造成这场人祸的副驾驶卢比茨(Andreas Lubitz),是一位年仅27岁的抑郁重症患者。他的自杀行径,把一百多条无辜的生命带进黄泉,给其亲友们留下毕生的伤痛。

事发前,精神科医生给这位副驾驶员开了病假条,认为他没有能力继续上班,应该马上入院治疗,可惜入院证明及之前的诊断书统统被病入膏肓的患者扔进了垃圾桶,他对所有人隐瞒了真相。其父母和女友知道他担心因日益严重的眼疾而失去驾驶员的职位,继而罹患抑郁症与恐惧症,但其病情的严重程度,就连身边人也未曾察觉到。这种病态的隐瞒、回避、逞强与孤注一掷,最终不仅葬送了患者的卿卿性命,还连累了无辜的人们。

荷尔蒙是男女抑郁症有别的一个重要因素,男女抑郁症患者均缺少五羟色胺 (Serotonin,又名血清素) 这样一种令人产生愉悦情绪的物质,而与睾丸激素相作用的情况下,男性抑郁症偏向于冒险与攻击,女性侧呈现出悲伤、担忧与害怕的情绪。

Möller-Leimkühler教授甚至认为:“男人的大脑构成不是那么精密,使得他们难于定义所感受到的不同情绪。”比如男人感觉不舒服的时候,他们常常不能确切地知道,这种不对劲的情绪具体是如何引发的、从何而来,为什么产生。他们无法准确地分辨与详细地描述,但内心深处又分明感觉到紧张与压力,惴惴不安,却无从说起,没法解释,一笔糊涂账。

 

男人传统角色对抑郁症的影响

 

传统的性别角色要求也是造成男女抑郁症有别的原因。男孩从小就被期望要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不能哭泣,不能女兮兮,不能婆婆妈妈,即便家庭里没有诸如此类的严格要求,但学校里、小团体里、社会上,没人想看见上芭蕾舞课的男孩。踢球踢得好的男孩,像《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一样吐口水吐得远的男孩,调皮捣蛋的男孩,被认为才有男孩样。长大后,男子汉就得坚强,就该担起责任,不可以显示软弱的一面,不可以失败,成绩、成功、成就变成了衡量男人的首要标准。少有人真正关心和探究他们的内心,包括他们自己,也缺乏时间与心力去关照自己的情绪,去感受身体给予自己的启示,去体悟从小到大内心所滋生的压力、所经历的创痛、所感受到的担忧与害怕。

抑郁症的起因与症状虽然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男女有别,但从治疗的角度看,抑郁症的预防、治疗与防止其复发的对治手段没有根本差异。德国汉诺威附近有家专门治疗男性抑郁症的医院,但不具备普遍意义和特别优势,清一色的男性患者在分组交流时也许更容易敞开对接,但混合性别小组对某些男性患者来讲可能具备“男女搭配,交流不累”的疗效,除此之外,还能提供结交男女朋友的机会。

事业上不堪重负、痛失亲人挚友、亲密关系中矛盾重重、离异后索群独居的孤独,疾病的发生与久治不愈,均是引发抑郁症的导火线,对男人来讲,职场上的压力更甚,工作上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与认可,突如其来的失业,长久不被录用,工作量的不断加码,都可能引发头脑与身体的双重罢工。

好比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可能来自遗传,无法避免,先天抑郁症体质的人比普通人更容易罹患抑郁症,就好像恋爱体质的人容易陷坠入爱河。无论男女,要想预防、对治抑郁症需因人而异、对症下药。病情严重时应谨遵医嘱服药,甚或入院治疗,暂停工作,回家静养。

只要及早觉察,及时主动就医,不回避、不拖延,抑郁症是可以控制和疗愈、直至彻底康复的。治病需要时间和个人的觉悟与配合,如果意识到自己是抑郁症体质,情绪化、敏感多虑、多愁善感、容易受伤、难以释怀,那么,犹如在健身房锻炼肌肉一般,“心灵的肌肉”通过训练同样也可以变得结实、抗压、柔韧和强壮。

人生的每段经历都是磨砺,无论失业、失恋、亲朋好友的离去,还是患病。抑郁症是命运写给患者的警告信,警示你目前的生活出现了问题,需要把目光从外部世界、从周遭人的身上收回来,向内看,看向你的内心,关注你自己的感受、喜怒哀乐、饮食起居,尤其是睡眠。

当你学会爱自己,有意识地远离损伤身心的戾气与恶口,拥抱善意,珍重身边的良师益友,做让内心欢欣而舒畅的事情,与令你如沐春风的人事物长相处,那么,抑郁症,丘吉尔口中的“黑狗”,它将慢慢从一场劫难,变为人生的加持。

凡是没能够打败你的,终归会让你更强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