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内外】美国施行新孤立主义 欧洲盟友如何应对?

0
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特朗普与美国新孤立主义

作者:袁杰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所推行的“美国第一”国策实际上是一种新孤立主义表现。在国际社会上,凡不符合美国利益的,特朗普就让自己国家“退群”。现今,特朗普还要撤回驻叙利亚的美国士兵,并减少在阿富汗的美军数量。被视为“北约内和跨大西洋关系中可靠稳定支柱”的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为此而愤然辞去美国国防部长一职。而在美国人不愿继续充当世界警察之后,欧洲人甚至对自己的安全问题也产生了担忧,并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之后的美国身上。

美国总统的撤兵之举
根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018年12月19日所作出的决定,驻扎在叙利亚的2000名左右的美国士兵将撤离这个深陷内战的国家。五角大楼并表示,针对恐怖主义组织的空袭也将结束。

特朗普声称:“我们打败了‘伊斯兰国’。”但这种说法值得商榷。这是因为“伊斯兰国”只是被削弱了,而并未被彻底击溃。虽然这个恐怖主义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现已丧失了99%的领土,但它依然顽强地坚守在幼发拉底河谷这个最后栖身之地。

据称,在那里还盘踞着数千名圣战主义者。而在邻国伊拉克,这些恐怖主义者已用袭击、绑架和勒索证明,这帮人还的确具有继续用游击战挑战这个国家的能力。

“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依然是全世界伊斯兰主义武装分子的“领头羊”。2018年12月11日,法国斯特拉斯堡圣诞集市发生枪击案,造成5人死亡、10多人受伤,“伊斯兰国”宣称是其所为。随即,在摩洛哥又有两名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女子遭害。在展示杀害其中一个女子的录像中,一个男子声称,这一行动是“为我们在叙利亚哈钦的兄弟们”报仇。而哈钦则是幼发拉底河畔的一个小镇。在美国主导的军事联盟进行激烈空袭后,圣战者已撤出了这个小镇。从上述两例可以看出,“伊斯兰国”现正在世界各地继续策划和展开恐怖袭击。

据此间媒体分析,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和土耳其是特朗普这次撤军计划的真正得益者。数年来,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就已明确表明,他不会接受由库尔德武装人员率领的军事同盟“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安卡拉已宣称,即将对SDF所控制的幼发拉底河东部地区发动地面攻势。而至今承担对SDF提供培训和咨询的美国部队的迅速撤离就给埃尔多安的军事行动开了绿灯。

而库尔德武装力量则自感遭到美国人的背弃。出于对土耳其进犯的恐惧,库尔德人不得不寻找新的盟友,并被迫紧靠阿萨德政权。据报道,去年底库尔德人已邀请叙利亚政府军掌控了曼比季的周边地区。这样,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人实际上已放弃了通过不懈抗争所获得的自治权。据此间媒体报道,库尔德人至今的这一自治管理遵循世俗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给予男女相同权利,并举行了比所有其他阿拉伯国家更为自由的选举。现今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实际上也就放弃了对这一民主实验的支持。这一举措所造成的恶劣影响必将远超叙利亚国界。

此外,随着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特朗普同时也将其在叙利亚战后秩序谈判中的主导地位拱手相让给了他国。这是因为美国部队的存在曾保证了有近三分之一叙利亚领土是由与西方结盟的SDF所控制的。据此间媒体分析,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与土耳其接壤的边境地区可能会由安卡拉所掌控,而其余大部分地区则很有可能通过大马士革和库尔德人之间达成的协议而落入阿萨德之手。

当然,据称特朗普这次作出的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还将会大大增强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和势力。这是因为一旦叙利亚东北部落入阿萨德掌控之中,则从伊朗途经伊拉克直至叙利亚和黎巴嫩这样一座“陆桥”就获得了加固,从而对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构成威胁。

而迄今为止,特朗普及其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一再把德黑兰政权视作该地区的最大危险。因而,此间媒体在谈及伊朗将从美国撤军获益时,甚至把特朗普这次作出的决定称作是“失职”(《明镜在线》语)。

 

美国防长的辞职之谜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作出上述决定后,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詹姆斯·马蒂斯2018年12月20日突然宣布辞职,并称他将在2019年2月28日离任。这位退役美国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在给特朗普的辞职信中指明了自己与这位美国总统在对外政策上的分歧。马蒂斯在信中声称: “您有权拥有一位其观点与您更为一致的国防部长。”因而,对他而言,从自己的职位上退下来是“正确的”。

在辞职信中,马蒂斯还着重指出了国际同盟的意义。他声称:“不维护强大的联盟以及不尊重我们的盟友,我们就不能保卫我们的利益。”作为例子,他提到了在北约内以及在抗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中的合作。马蒂斯并强调,与此同时,美国必须坚决果断和明确干脆地对那些其利益与自己利益相违背的国家表明态度。为此,他提到了中国和俄国。

据称,这封辞职信在华盛顿被视作“一位内阁成员对一位不称职总统进行的迄今为止最不讲情面的清算”。

特朗普随即先在社交媒体上对马蒂斯这位阁员表示了感谢。特朗普声称,在马蒂斯近两年的任职期间,军队装备等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位美国总统并强调,在让盟友和其他国家履行其军事职责方面,马蒂斯是一位好帮手。特朗普还表示,马蒂斯的接班人“将很快被提名”。

但这只是一番客套话。实际上,马蒂斯辞职一事激怒了特朗普。为此,他先下手为强,12月23日抢先宣布,将提前两个月撤换马蒂斯。这位美国总统并表示,从2019年1月1日起,国防部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 (Patrick Shanahan) 开始担任代理国防部长。特朗普要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即不是马蒂斯主动辞职,而是他撤了马蒂斯的职。

美国民主党领导人则把马蒂斯的辞职称为重大事件,这是因为马蒂斯被看成是特朗普政府中的理性声音。即使在共和党那里,人们也表示了担忧。比如,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就把马蒂斯的辞职信看成是美国在外交政策方面正走在一条危险道路上的证据。

据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CNN)及其他媒体的报道,特朗普这次是不顾马蒂斯以及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的极力劝阻,作出撤军决定的。

而《纽约时报》则称,直至12月20日马蒂斯还在设法让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改变看法,但终究徒劳无功。随即这位退役四星上将提出辞呈。

马蒂斯从2017年1月20日起担任美国国防部长,至2018年12月31日离职,任职近两年。期间,他曾于2017年成功规劝特朗普放弃了从阿富汗撤军的想法。他当时提出的理由是减少美国驻军将会让塔利班更凶猛地投入战斗,并将会使更大面积的国土落入其掌控之中。按照阿富汗问题专家们的看法,这一理由至今依然成立。

但据报道,数月以来人们就已在猜测马蒂斯将会离开内阁。《华盛顿邮报》资深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 在他那本题为《恐惧:白宫中特朗普》(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的新书中撰写道,这位五角大楼主人曾多次倨傲而又显示宽容地谈及特朗普。但马蒂斯则始终驳回这类有关他会辞职的报道。

现今,马蒂斯这位特朗普团队的关键阁僚终于挂冠而去。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今后走向再次引发人们关注。

欧洲盟友的担忧之情
从根本上来说,特朗普这次的撤兵之举实际上是在奉行一种新孤立主义。而孤立主义作为一种外交政策则在美国历史上有其渊源。远的不说,光就19和20世纪而言,孤立主义就有种种表现。

19世纪初, 美国就出现过声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门罗主义”。美国视拉丁美洲为自己的“后院”,表示将会以战争阻止欧洲列强干预拉丁美洲,同时则对欧洲列强之间的战争保持中立。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1917年)美国曾参战,但战后美国政府从20世纪20年代起开始重新奉行孤立主义,决心不再参与在欧洲发生的任何军事冲突。1935年8月31日,美国国会甚至通过《中立法案》。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美国才放弃了这项国策,并正式投入二战。

二战后,美国在外交上用干涉主义取代了孤立主义,开始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但战后数十年中,国际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扮演世界警察的能力已大大削弱了, 这个超级大国渐渐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所推行的所谓“美国第一”的国策实际上是一种新孤立主义的表现。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凡不符合美国利益的,他就让美国“退群”, 并不让其他国家占美国的便宜。特朗普上任近两年来,美国已先后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万国邮政联盟》。此外,这位美国总统还威胁要退出《中导条约》,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不久前则宣布,美国将要退出《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中涉及国际法院管辖问题的相关议定书。

这次特朗普还要从叙利亚撤军,并减少在阿富汗的驻军。这位美国总统声称:“我们不愿再被那些国家所榨取,它们利用我们和我们难以置信的军队来保卫自己, 但却为此不拿出钱来!”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在2018年圣诞节期间,美国总统夫妇突访伊拉克和德国,看望了驻扎在那里的美军。在途中,这位美国总统声称,土耳其和其他邻国将会处理“已在很大程度上被击溃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残余部分以及从事叙利亚战后重建工作。 他强调,美国“不能继续充当世界警察了”。当然,虽则特朗普要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总共撤回7000名美国士兵,但他却仍要保留在伊拉克的5000名美军。这种做法曾令许多安全问题专家困惑不解。但实际上说穿了,特朗普还是不愿彻底放弃世界警察的角色。他这次作出的撤军举措也只不过是为了确保战略重点而已。

而马蒂斯上述有关美国要维护伙伴关系及尊重盟友的表态却说到许多欧洲盟国的心坎上去了。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不少欧洲国家,特别是德国,曾屡次遭到这位美国总统的训斥。

因而,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因(Ursula von der Leyen)对其美国同僚马蒂斯的辞职表示遗憾。冯德莱因声称:“詹姆斯·马蒂斯曾是北约内和跨大西洋关系中可靠的稳定支柱。”这位德国国防部长并告诫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要从叙利亚和阿富汗撤军。 “由于美国对世界安全架构发挥着卓越作用,并肩负着重要责任, 因而对所有人而言,迅速明了继承者以及今后的方针大计至关紧要。”

冯德莱因指出,美国总统作出的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不仅带来军事上的后果,而且还特别会影响到政治进程”。“国际上的国家共同体必须明智地应对这样的局面,那就是阿萨德及其盟友俄罗斯和伊朗都自感力量得到了增强。”但这位德国国防部长又声称,人们也清楚没有外部强有力的资助就不能重建该地区。因而,她强调,正是在这一点上,欧洲显示出其实力。“尤为重要的是,在政治进程中,我们欧洲人现今要把为重建所提供的每项援助都与明确的条件挂起钩来。”

在谈到阿富汗时,冯·德莱因强调:“阿富汗安全部队继续需要支持。正是在眼下,那里已开始与塔利班进行谈判,可信和稳定至关紧要。”

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因的这番表述实际上反映了欧洲人对特朗普这次撤军之举的不满。在这种形势下,欧洲人不得已而求其次,只得强调在重建中东地区时必须利用自己的实力,发挥应有的作用,从而来影响该地区的政治进程。说穿了,这也是一种无奈之举。

在特朗普这次决定要从叙利亚撤军及减少在阿富汗的驻军、并声称美国“不能继续充当世界警察”之后,欧洲人甚至对自己的安全问题也产生了忧虑。《明镜》周刊为此曾发社评表示:“《北大西洋公约》的援助保证已名不符实,它或许还是一个模糊的希望,但不是担保。” “德国和欧洲必须为自身安全操心。”另有媒体声称,西方必须为特朗普之后时代作规划。由此可见,欧洲人眼下对自身处境充满失望之情,并只得把希望寄托在特朗普之后的美国身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