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初物语】德国现实版“漂流记” 比鲁滨逊幸福多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黑雨河漂流记

作者:子初

 

漂流是一种具有一定危险性的户外活动,而我们在德国巴伐利亚州黑雨河(SCHWARZER REGEN)上的漂流经历,不仅具有挑战性和刺激性,而且具有与友人同游的趣味性,以及那种与大自然相融的奇妙与美好。

黑雨河流域示意图

在德国度假天堂与导弹专家相聚

 

六月中的黑雨河流域骄阳似火,这一带地处巴伐利亚阿巴(ARBER)山麓,最高峰虽然只有海拔1300多米,可与北京的香山比肩,而它的名气却远在香山之上,周围丘陵起伏,高低错落,翠绿色的田野绵延无尽,山上是深绿色茂密的树林,在这翠绿和深绿色之间的,是一座座红色瓦顶的房舍,它们仿佛是这巨大绿色地毯上的点缀,它们时而被掩映在绿树荫中,时而暴露在山坡之上,时而坐落在小溪边。公路围绕着丘陵蜿蜒迂回,穿梭在密林、村庄和田野之间。山坡上、田野间,一群群黄牛闲适地低头食草,偶尔还有羊群,马儿在不大的马场中度步,它们常常成双成对儿深情而默默地彼此相守。

黑雨河

在这一处妙不可言之地,我们与友人一行六人相约会面,他们是洛塔和兹尔维亚,以及兹尔维亚的女儿玛丽亚和她的男朋友丹尼尔。他们住在慕尼黑,两年前的同一时间我们六人就在此地一起度过了几天美好的假期,这两年我们各自经历了很多。

洛塔和我先生是忘年交,中学时代,他们常常代表不同学校的手球队一同参加校际比赛,这一对赛场上的对手,场下成了好朋友。高中毕业后他们不约而同地考入柏林科技大学进入同一专业——航空航天技术。毕业后我先生就职于德国航空航天研究中心从事宇宙航空领域科学研究,而洛塔则应聘于一家企业,专注于导弹领域的研制,在德国所有的高端军工科技研发都是必须与美国合作的,特别是在导弹和光学领域,十几年前他曾被派往美国佛罗里达工作数年,直到前几年退休时他已经是德国地对空导弹领域的专家。

事业上一帆风顺的他,在生活上却经历了波折。他与前妻相识相恋时,她是一位未婚母亲,孩子的父亲是阿尔及利亚人,孩子生下时父亲却不知所踪,她不仅抽烟,还欠下四万多马克的债务,她答应戒烟,洛塔还是毅然决然地娶了她。婚后他帮她还债,鼓励她戒烟。他们育有两个孩子,她在一所眼科诊所工作。然而婚后她非但没有戒烟,反而开始酗酒,几乎每天都要喝酒,常常一天喝掉两瓶葡萄酒。15年后洛塔终于忍无可忍提出与她离婚,而她却用洛塔的信用卡疯狂消费取现,又欠下大笔银行债,之后她在法庭上又提出天价抚养费要求,她制造的麻烦让洛塔苦不堪言。

离婚后,洛塔在羽毛球俱乐部结识了离婚的单身母亲兹尔维亚,两人的感情发展得很顺利,顺理成章地结了婚。兹尔维亚在一家高尔夫球俱乐部作主管,于是妇唱夫随洛塔也开始学习高尔夫球,从此高尔夫球成了两人的生活的重心,除了每周几次练习以外,遇重要比赛他们会前往观摩,一年中有几次跟随重大高尔夫球赛事旅行观看。他们的生活看似幸福美满风调雨顺,然而几年前兹尔维亚被查出患了乳腺癌,他们的生活骤然起了风云。经历了最初的打击和失落后,是手术摘除和艰难的三个半月的化疗期,她的头发全部脱落,浑身不适,人瘦了十多公斤,她终于挺了过来,现在她在积极地恢复中,人看起来挺精神。我们分处南北德国,每年都要聚一次,自从兹尔维亚患癌后,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今天我们再次相聚来到黑雨河做一次漂流。

 

黑雨河漂流
 

今天大家全部是一色的短裤、运动鞋、遮阳帽、太阳镜打扮。在这群人中我是最小巧玲珑的那个,其余人都在一米八几以上,丹尼尔则是一米九七的身高。我们来到黑雨河畔,事先约好的教练兼租船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他开了一辆载客车,后面的拖车上载了三条小船,我们上了他的车一路沿着盘山公路,弯弯曲曲地行驶了一段时间来到一处地点停下,我们都下了车。

黑雨河水流平缓处

 

只见这一段的黑雨河,河面宽阔,水流平缓,河面是如此的平静,以至于岸边的绿树和教堂那尖尖的塔顶都倒影在了湖水中,映在湖中的绿树将湖水印染得更加翠绿,岸上芳草青青,红顶白墙的房舍像散落在绿色海洋上的红珊瑚,不远处是绿色的山坡,远山是朦胧的淡绿色,这绿色由近致远,一层层延展开来直至天边,远山近水满眼的郁郁葱葱,令人心旷神怡。难以置信的是具有一定挑战性和危险性的漂流竟是从这种仙境般的地方开始。

租船人开始给我们仔细地讲解注意事项,他讲解着基本的划船技术要领,小船分一人乘、两人乘和三人乘,我们选择了两人乘的,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一个划右边一个划左边,两个人的力量要均衡,否则船会跑偏。在右边划水则船转向左边,反之相反。再者,前后两个人坐的位置也有讲究,如果都靠船的一边坐,那么船很容易失去平衡而倾覆。一般男的坐在后边,把握和指挥船行驶的方向。这个角色很重要,需要头脑冷静、处乱不惊的人,在遇到激流险滩、艰难险阻时,能够临危不乱、冷静指挥。遇激流时,坐在前边的人可以跪在船板上降低重心使船更稳定。

他告诉我们黑雨河这段流域中有水流平缓的水域和水流较急的水域,河中间有很多岩石、激流、浅滩,一般在水流湍急的水域,翻船的可能性是20%。在哪一段水域开始漂流任由我们选择。这时候洛塔和兹尔维亚选择了水流平缓的水域,玛利亚和丹尼尔立刻选择了水流湍急的水域,他们难以掩饰兴奋的心情,显得跃跃欲试,到底是年轻人啊。我和先生商量了一下,我们都觉得虽然不能跟年轻人比,但是我们两人状态都不错,可以尝试挑战一下自己的体能,即使万一翻了船,我们也都会游泳,不会有什么危险,因此我们也选择了水流湍急的水域。于是我们六个人分开来,此处就是那段水流平缓的开始地点,我们看着洛塔和兹尔维亚坐上了小船,两人你一桨我一桨悠哉悠哉地划起来。然后我们四个人又跟着教练上了车继续往上游行驶。

黑雨河水流湍急处

 

我们中间只有我先生有一点经验,他是中学划船队的成员,当时一条船上有四名水手划桨,分坐在小船两侧,队长坐在最后面指挥,一声号令众人一起划桨,这划桨的节奏要保持一致,众人一起出桨、入水、划水,否则不但速度不快,而且两支桨很可能会搅在一起打架。那时候在一次比赛中就发生了一件意外,他坐在最前面的位置,在比赛刚刚开始时,他跟随队长的号令奋力划水,正当他把桨放入水中时,却被后面队员的桨挡在了水面上,而他此时已经身体大幅度前躬、正全力以赴向后用力划去,好似满弓的箭已经出手来不及收回,而此时桨被挡在水面上没有了水的阻力,再向后划只划到了空气,失去了重心的他一个趔趄险些掉入水中,而小船受此震动前后左右的摇摆,待他们重整旗鼓再出发时,已经落在别人后面七八米远了,他们输在了起跑线上。这完全是由于坐在后面的队员没有跟准队长的号令慢了半拍所致,可见每个人跟准队长的节奏整齐划一地划桨是多么重要。好在我们今天每条船上只有两个人,而且一左一右地划水简单了许多。

 

河流平缓处练习

车开了十几分钟后停下来,“就是这里”他指着那段水花翻滚的河段对我们说:“今天的水位高,水流急,翻船的可能性是40%,你们肯定要选择这里吗?”,只见这里河水宽约几十米,大约只有两米多深,但是水下岩石密布,水流湍急,泛起白色的浪花。“没问题”我们四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大家都更加兴奋起来,有些冒险才更有意思嘛,两个年轻人看起来好开心啊,玛丽亚有水下救生的金牌执照,她现在是慕尼黑大学生物化学博士生。丹尼尔曾在德国军队服役,并被派往伊拉克驻军,作为北约联合部队协助美军作战并受美军调遣。回国后,他曾想考入德国特种兵部队,不想落选。一年前他退役,现在在德国大众汽车集团属下一个卡车厂工作,经历过数年军队严格训练的他,这点小险情完全不在话下。

三人乘小船在湍急的河水中漂流

 

车继续往前开,来到一处水流较为平缓的水域,在这里我们要先练习,熟悉和适应一下划桨的方法,以及两个人之间的配合。下河之前我们穿好救生衣,教练从拖车上扛起小船放到河里,我们四人分乘两条小船出发了。我们先演练两人一左一右地划水,找找用桨划水的感觉。似乎没什么难的,而比较有挑战的是坐在后面的人,他好比是舵手,他不但要观察水流情况、指挥前面的人,同时自己也要划水,向左转是在右边划水,向右转是在左边划水,停止是向后划水,这些说起来简单,而在变幻莫测的激流险滩中,当面对迎面而来的礁石时,就考验舵手的应变和指挥能力了。

此时明媚的阳光下,河水悠悠,清风佛面,美景依依,我们轻松惬意地划着小船,欣赏着两岸风光。不知不觉中,看到前方水面泛起一朵朵白色小浪花,“注意啦”听到先生的喊声,意识到水流开始加速了,“左边”、“右边”这是我们约定的指令,“左边”、“右边”分别表示我在船的左侧和右侧划水,我跟随着指令用力地划着,直到河道变得更窄、水面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礁石,此时水面上像开了锅一样浪花翻腾,我的衣服已经被打湿了,小船随着水浪上下颠簸起伏,我开始感觉到重心不稳,便本能地双膝跪下去抵在船底部,同时加快了划桨的节奏。我全神贯注、大睁双眼、高度紧张,我需要不时地用船桨抵住迎面扑来的大石块,将小船移开,就这样我左右逢源般地照顾着向我扑来的大石头们,同时听从指令左右开弓地用力划水。我知道此时在后面的他一定也是闲不住地照应着身边不断出现的礁石和浅滩,与此同时还要观察和判断前方的情况指挥我划水。

“左”、“右”、“左”、“右”,他大喊着,指令更简短了,我不折不扣地执行着,迅速地把握着桨的双手举起,在船的两侧转换,奋力地划着水。我们躲过了一个又一个礁石、一处又一处险滩,颇有点惊心动魄的感觉。我们一前一后,配合默契,直到水流再次平缓下来,渐渐地风平浪静了,我们才长舒了一口气。天高水长,阳光普照,微风徐徐,四面丛林环绕,漂流徜徉其间,多么美好啊!

只见河水中有几只鸳鸯游过,一位母亲正带着几个孩子在河边戏水,河岸一处平缓的山坡上,几只黄牛在低头摇尾吃草,水边几只帐篷搭建在树荫下,一只大锅已经支起在柴火上,人们在忙着准备野炊,炊烟袅袅升起。几百米外有一群人刚刚到达此地,正从车上往下搬长条桌椅,准备烧烤。再往前是一处房车露营地,停放了几十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房车,人们正享受着周末的阳光,有人家正围坐在房车外帐篷下的餐桌旁午餐,有人躺在躺椅上晒太阳,有人在看书,有人在练习射箭,有人在打羽毛球,有孩子骑车玩耍,有人向我们挥手打招呼。在这里,我们与洛塔和兹尔维亚又相逢了。至此,我们的黑雨河漂流完美收官。在巴伐利亚黑雨河这段美丽的自然景观中,我们享受了一次带点刺激的漂流,那感受非常的奇妙和美好。

漂流,原本是人类一种原始的涉水方式,最初起源于爱斯基摩人的皮船,还有中国的竹木筏,现今已然演变为一项与自然环境交融的真正的户外运动。一条蜿蜒流动的河,延伸在峡谷坚硬的腹地,驾着无动力小舟,用船桨掌握方向,在时而湍急时而平缓的水流中顺流而下,在与激流的抗争中演绎精彩的瞬间,这就是漂流。它是对体能和胆量的挑战,它是一项勇敢者的运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