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会】惊人的数目:德国成抑郁症之国,监狱里关押的囚犯三分之一是外国人!

0
9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抑郁症:德国每年多达530万例

 

无精打采、内心空虚、失眠——抑郁病症候多种多样,且仍被视为禁区。今年,德国抑郁症救助基金会(Deutsche Stiftung Depressionshilfe)第二次公布了《忧郁症晴雨表》,提供了该病在德国传播情况的数据。

根据世卫组织的一项研究结果,全球范围有约3.22亿人患有抑郁症,占世界总人口的4.4%。而实际数字还要高得多。德国抑郁症救助基金会为撰写自己的研究报告询问了年龄在18岁至69岁的之间的5000人。

不断出现至少2星期,才能算作抑郁病症候,而且,它不只表现为情绪低落。抑郁症患者总是意兴阑珊、长期疲倦、失眠。

它产生的影响尤其会在社交领域反映出来。84%的受访者告知,患病期间完全退出社交活动;72%的人透露,不再与他人有亲密感。首当其冲的是最亲密的人。近45%的抑郁症患者与生活伴侣分手。

德国抑郁症救助基金会指出,抑郁症仍被打入另册,人们依旧对它所知甚少。56%的人认为,得抑郁症是因为生活方式不当;近30%的受访者相信,性格软弱为此病肇因。

涉及抑郁症,不论是在工作场所、家庭里,还是在朋友圈内或在亲友们那里,到处都可以看到这方面存在的问题。可是,人们大都回避谈论相关议题。恰恰是亲属们常有力不从心之感,不知该如何应对当事人及其问题。根据抑郁症晴雨表,73%以上的亲属有负疚感,感觉自己要对亲人得病负责。

众多类型的抑郁症可以用抗抑郁药治疗。然而,正是在德国,很多病人怕服用抗抑郁药。莱比锡大学心理病院院长黑格尔(Ulrich Hegerl)告诉说,在德国,要说服病人同意试试用药,你得费尽口舌;很多人最终承认,服药后,延续了数月的抑郁症有所减轻;很多人害怕抗抑郁药会让人上瘾。他说,就像严重糖尿病人使用胰岛素一样,若是自己患严重抑郁症,他会毫不犹豫服用抗抑郁药。(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近三分之一在押囚犯为外国人

 

德国《世界报》报道,德国联邦统计局日前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德国监狱中近三分之一的囚犯为外国人。

据统计,截至2018年3月底,德国监狱中共有外籍囚犯16267名,占德国在押囚犯总数的32%。囚犯中外国人比例数倍于德国居民中的外国人比例。目前,德国约12%的常住人口为外国人。此外,拥有德国和外国双重国籍的囚犯在统计中被视为德国人。

统计显示,德国监狱中的外籍囚犯自2012年起持续增加,在2015年后大幅增长。目前德国第二大城市汉堡的监狱中,58%的囚犯为外国人;德国首都柏林的监狱中外籍囚犯的比例高达51%。

德国监狱中外籍囚犯主要来自土耳其、波兰、罗马尼亚和摩洛哥。据报道,为应对外籍囚犯不断增加,近年来德国监狱管理部门不得不对现有工作人员进行外语培训,并新雇佣了大批会相关外语的工作人员。

《世界报》估算,以关押一名外籍囚犯每天花费122欧元计算,德国政府2018年关押外籍囚犯的开支约为7.2亿欧元。(毛竞)

 

德国一巧克力工厂发生泄漏、巧克力流满街道

 

当地时间12月10日,在德国西部的一个小镇,出现了一个可能只会发生在童话中的场景,一吨左右的液体巧克力从一家工厂流出,把一条街道堵住了。

消防员说,在韦尔镇郊区的德雷梅斯特巧克力工厂,一个储罐溢出,巧克力流出了工厂大门,凝固在寒冷的人行道上。

“大约一吨的巧克力流到工厂院子里,再流到街上,”韦尔镇消防队的发言人发布声明。声明还说: “这些巧克力形成了一个十平方米的巧克力薄饼。”现场工作的消防员随后拿铲子用力铲除这“甜蜜的危险”。

德雷梅斯特的老板马库斯·卢基告诉德国《Soesteranzeiger》报刊的记者,如果泄漏发生在离圣诞节更近时,那将是一场灾难”。卢基补充说,工厂将在周三恢复正常运转。据报道,大约25名消防员在现场帮忙做清理工作。

泄露事件发生后,一家专业公司被请来协助,消防队向当地人保证,韦尔镇在即将到来的圣诞节不会没有巧克力的。(赵艳)

 

留不住技术人才、德国就业市场难题如何解

 

去年有将近140万外国人来到德国。但是其中的一半又再次离开德国。据德国经济研究所公布的调查报告,离开德国的外国人中,有很多高级专业人才。去年德国净流入人数为68万人,其中三分之一来自欧盟国家。

该调查报告指出,重新离开德国的外国人中,在德国逗留不超过3年者居多。因此可以预言,相当多的外国人在德国逗留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后会重新离开德国。缺乏归属感以及家庭原因是导致他们做出这一决定的因素之一。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孩子的外国人家庭离开德国的情况明显要少。接受德国并且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者也更愿意留在这里。

所有前来德国生活工作的人,无论时间长短以及出于何种理由,无论是来自巴黎伊拉兹马斯大学的大学生,还是来自新德里的电脑专家,或者来自马尼拉的医疗护理员,通常都被统称为移民。德国的大部分移民来自欧盟国家,其次是来自亚洲和非洲。

德国经济研究所调查报告的作者托内(Wido Geis-Thöne)说:”为了减轻劳动市场和社会保险体系中人口变化的后果,技术移民对德国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同时,政府应该通过实施更好的移民融入方案,挽留移民长期留在德国。(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呼吁停止未来武器研发、阻止全球军备升级

 

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报道称,德国正在敦促国际社会控制未来的武器,因为杀人机器人和太空导弹“很快将成为致命的现实”。

报道称,在北约裁军谈判会议上,德国外长海科·马斯敦促在对俄罗斯和核武器控制的常规关注之外要有“新思维”。他说:“我们的规则需要跟上新型武器系统的技术发展。”

他正在向欧洲盟友施压,要求它们修改专注于核武器或化学武器的协议,把基于太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武器包括在内。

他说:“这不只是常规火箭和炸弹的问题,还有比特和字节的问题。有些事情听起来可能仍然像科幻小说——例如太空武器,或者以许多倍于音速的速度发射导弹。但如果我们不提前思考,科幻小说很快就会变成致命的现实。我还想到了完全自动化的武器系统,这种系统可以在完全不受人类控制的情况下杀人。”

报道认为,德国力推军备控制的决定是在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与俄罗斯签署的《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后作出的。特朗普总统抱怨说,俄罗斯多次违反1987年签署的这项禁止陆基中程核导弹和发射装置的条约。报道认为,中国不是签约国,据信美国正在寻求更广泛的武器控制条约来对抗中国。

马斯对《新奥斯纳布吕克报》记者说:“目前的规定有漏洞。我们必须竭尽所能阻止军备升级的全球趋势。这是人类生存的问题。”

报道称,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上个月说,中国“正在大力投资新的现代化武器,包括导弹。我们支持扩大这一条约,这样中国也会受到它的约束”。

 

德国财长呼吁法国退出五常让欧盟取代

 

近些年来,法国不仅经济发展十分缓慢,在安全上也多次出现袭击事件,近日在巴黎爆发的骚乱必定是马克龙政府最为头疼的事情了。但德国一些官员偏偏在这时给法国拱火,声称法国应当退出联合国五常,由欧盟替代其位置。

肖尔茨的言论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他们认为法国当下的国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其在联合国的位置。而欧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区域性组织,显然比法国更具有代表性。这一言论马上被法国驻美大使所反驳,他指责肖尔茨的言论违反《联合国宪章》,他只是想法只会变相的使德国在联合国获得更大的权力。

德国综合国力在欧洲首屈一指,人口比西边的法国多出了百分之二十,经济总量更是多出近三成。在欧盟的发展过程中,德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时至今日,德国在欧盟中的经济比例仍然超过百分之二十,将英法两国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如今英国脱离欧盟,德国在欧盟更是取得了近乎一家独大的地位。如今肖尔茨放出如此胆大而敏感的言论,无疑是在为德国“入常”寻求出路。

除了肖尔茨的目的被法国人揭穿,更重要的是肖尔茨的说法没有任何法律支持。作为二次世界大战的直接产物,《联合国宪章》中的‘联合国’一词最早指的是同德意日等‘轴心国’作战的一切国家。中美苏英法之所以获得联合国五常的地位,不仅是因为五国强大的国力,更重要的是因为在二次世界大战中,五国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并为之浴血奋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