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关愚谦先生:亲历当年庆祝退休的盛宴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壮心不已—-关愚谦教授盛大退休邀宴

谭绿屏

 

1996年4月26日,一次不同凡响的难得盛会。

堂堂济济二百多人欢聚于汉堡市心地区的“荣华”中餐馆,来宾主要是汉堡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已经毕业或者尚未毕业的德国学生。夹杂在如此众多的热爱汉学、研究汉学的德国师生、学者之间,一个孤独来自远方的中国人,顿时间心境升飞,飘飘然般欣慰舒展。一齣小小的汉语话剧,二十五年前曾经由年轻的学子同学们首次精心自编自演。如今昔日角色皆已胡子拉碴,不再年少,仍然各自特地远道赶来重温铭记在心的旧戏。演出获得满堂轰鸣般掌声。几位中国青年音乐家的民乐演奏,也久获畅快热捧。面对丰美的正式中餐,人人大快朵颐。一个盛大的退休邀宴。

关愚谦教授(Prof. Dr. Y. C. Kuan)鹤发童颜,精神之爽朗如欢乐少年。厚实的白发仿佛皑皑积雪,装饰在眼镜的上方,压惊、压愁,执着地频频绽放出人意表的全新境界。陪衬着德国妻子海珮春金红色的秀发,两人比肩并立、说古道今,中文德文一唱一和,可谓声声色色、一应俱全。

导师、校友、同事、朋友相继发言,真诚表达出对关先生的深情厚爱。主持人艾伯斯坦因教授(Dr.Prof. Bernd Eberstein)中肯称赞道:愚谦所教的课非常生动活泼且趣味横生,学生们总是能够兴致盎然。艾伯斯坦因教授甚至直截了当地坦率明说,他自己也是从关先生那里学到了如何成功主持庆典。其秘诀在于:活跃气氛、开发欢庆源泉,而不是让大家刻板呆坐、空聊政治。

1996年4月26日  主持人艾伯斯坦因教授(Dr.Prof. Bernd Eberstein)

退休的关先生摇身一变为关老。关老很引以为荣,因为自已教过的学生,现在很多成了教授、学者、外交官、银行家、政治家、艺术家,而且他们或多或少与中国有关联。德语有句俗语:“工余面前一个坑”。紧张的工作之后,往往会因为绷紧的神经霍然放松,无所适从,不知所为,好像面对一个空洞的大坑。然而对于卸下重任退休后的生活,关先生又是怎么设想的呢?正如系主任史东菲教授( Prof. Dr. Hans Stumpfeldt ) 在退休晚会上所描述的那样:“我相信关先生是不会退休的。他一定会比过去上班更忙”。的确,关老感到挡在自己面前的不仅不是一个深坑,而且简直是一座大山。退休生活正好让他轻装上阵,铆足劲儿来翻山越岭。原来关先生正在准备日夜赶工,完成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虽然二十年来他已经出版了十来本书,其中包括和德国教授顾彬(Prof. Dr.Wolfgang Kubin)历经15年联合编译、于1994年问世的德文版《鲁迅选集》6卷本,并且发表了几百篇时政评论文章。然而这些著作都远远比不上一部在他心目中蕴藏已久、急于反映他本人传奇性生涯的小说。

关先生曾经做过记者和翻译,期间有任陈云、邓小平的翻译,见过周恩来、刘少奇、甚至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关先生也曾经下放穷乡僻壤做过农民、牧民和渔民。“文革”初期,他离乡背井,流落西方。让我们悉心以待,这部将同时用英、德、中三国文字出版的小说早日问世。

事实上,65岁的关先生并没有真正退休。健壮的体魄、充沛的精力,促使他欣然接受大学要他返校继续任教的聘请。尽管写作计划早已排得异常紧凑,关先生仍旧慷慨空出每个周三的时间,欢迎诸位友人、学生自由上门喝茶。你有兴趣吗?我们可以同行。

 

后记

1988年以来关愚谦博士先后受聘于四川外语学院、浙江大学、安徽合肥学院、上海同济大学客座教授。1998年关愚谦博士获得德国教育部高教处授予教授头衔。

关愚谦教授 (Prof. Dr. Y. C. Kuan)退休后日以继夜趕工完成的著作之中,其重量级自传体作品——人生三部曲,长期以来,一直被德国出版界评为五星级作品。

《浪》:文革出走

2002年1月老关的书《浪》德文版”Mein Leben unter zwei Himmeln”(生活在两个天空下)成列在汉堡市中心的书店展销

2012年由东方出版社出版。曾在2001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过的个人传记,在时隔十年后重新面世,恢复了老版被删节的内容。

《情》:德国情话

2014年1月1日东方出版社

《缘》:德国情缘

2018年4月在香港三联出版社正式出版

2014年11月15日新移民文学成果展开幕式于南昌新华文化广场图书城隆重举行。老关的书《浪》在这里成列展销。老关本人則因新买了柏林住房正在装修不克到场,可惜了我的大力推荐。

据德国《华商报》微信公众号消息,德国汉堡大学历史硕士、文学博士、时事评论家、语言学家、作家、翻译家关愚谦教授因病于当地时间2018年11月22日在柏林离世,享年87岁。

恰如他的感叹:我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我可以休息了。

时间上不巧我要出发,旅行前特地加紧找老照片。照片想必早已分送,仅找出关愚谦教授退休盛宴老照片的底片。随即送店家加印,旅行後取得谨附於本文中。

相关链接:
悼念关愚谦先生:两次相见永难忘,心系豫园热心肠
关愚谦先生灵柩12月12日在汉堡落葬
飞赴汉堡忆老关  —-悼念关愚谦先生
泪洒关愚谦先生追思会:高山仰止 丰碑永存
汉堡有幸埋忠骨 世上再无关愚谦
留在记忆里的关愚谦 —— 替他说句话
悼念关愚谦先生:“茶仙子”回忆与他“以茶结缘”的点点滴滴
悼念关愚谦先生:一位他过去的邻居和同事的回忆与怀念
一个10岁女孩对关愚谦爷爷的怀念:人生中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