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权力体系崩溃的开始 ?!”默氏亲信“ 意外落选 总理之位“危在旦夕”!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德国华商报讯:
 

9月25日,一件震惊德国政界的爆炸性事件让这晚成为了“不眠之夜”。当天举行的联盟党(基民盟CDU和基社盟CSU)议会党团会议中,默克尔的左膀右臂、连任13年党团主席的Volker Kauder意外落选,让位于“政坛老鲜肉”、50岁的税务和预算问题专家Ralph Brinkhaus。

Volker Kauder

这个消息对于德国政坛的“常胜将军”、一波三折之际仍能继续连任总理之位的默克尔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毕竟,如果没有Kauder,默克尔的“总理政途”不可能如此顺畅。一时间,惊讶、失落、担忧、窃喜……的氛围充斥着整个联盟党内部。所有人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默克尔还能在总理的职位上呆多久?!

默克尔

Volker Kauder的失利与默克尔的总理之路到底有什么必然联系呢?这就要从德国总理的选举流程说起。

众所周知,德国实行的是议会民主制。在这种体制之下,议员就有着关键性的作用,议员是人民的代表,在选举中代表人民选出联邦政府总理。一般情况下,联邦议院由多个政党党团组成,规模最大的政党党团有权利推举总理人选。所以对于默克尔所在的联盟党(CDU和CSU)来说,党团主席就成为了至关重要的人物。一名杰出的党团主席可以团结、凝聚全国议员的力量,共同配合、支持总理的工作。

从2005年至今,Volker Kauder连任13年党团主席、默克尔总理的位置无人撼动,就完全能够说明Volker Kauder过人的能力以及他在默克尔权力中心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今,这样一个得力的好帮手突然离开,默克尔的内心一定在翻江倒海。据德国媒体爆料,会议结束后,默克尔走到摄像机前直接表示,Kauder的落选是一次“无可粉饰的失败”。

德国《明镜》周刊官网在描述这则消息时表示,默克尔失去心腹,她的权力正在被侵蚀,她的权威正在慢慢消逝。

这会不会成为默克尔权力中心即将崩溃的标志呢?从2015年“难民危机”以来,默克尔就一直生活在被质疑、被谴责的状态中。几经周折组成的大联合政府多次面临瓦解危机,默克尔差点儿被迫辞职。最严重的便是与基社盟(CSU)主席、德国内政部长Seehofer有关“难民问题整体方案”的争论,以及德国宪法保卫局局长Hans-Georg Maaßen出言不逊带来的“解职风波”,有关报道详情请点击以下链接:

德国摊上大事:默克尔被逼宫,联盟党内为难民问题大打出手,泽大哥炮打默小妹

德国又爆政治丑闻 宪法保卫局局长备受诟病 如今竟然高升?

【德国内外】默克尔总理位置可能不保?德国民调变化不断

Seehofer

Hans-Georg Maaßen

如今,那些冷眼的旁观者以及默克尔的反对者们终于算是抓住“时机”了。这不,Kauder刚刚落选,就立马有人站出来要举行“议会信任投票”。自民党(FDP)主席Christian Lindner以及左翼党党团主席Dietmar Bartsch表示,默克尔应该进行“信任投票”,因为她无法确定她的团队如今是否会继续支持她了。要知道上一任总理Gerhard Schröder 就是在议会信任投票中被迫将总理一职交给默克尔的。因为德国《基本法》规定,如果联邦总理无法在议会信任投票中获得多数支持,德国总统有权利在21天内解散联邦议会,提前举行大选。这不是落井下石吗?!假如重新大选,就大联合政府中基民盟和社民党(SPD)现在的支持率,绝对是一败涂地呀!

Christian Lindner

多亏新上任的联盟党党团主席Ralph Brinkhaus“够义气”,言简意赅地以“蠢话”(Blödsinn)来形容Christian Lindner的提议,并表示从没想过跟默克尔对着干。瞬间让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哑口无言。

Ralph Brinkhaus

不得不说,Ralph Brinkhaus这样的言辞,的确赢得不少好感。在此之前,人们还在以“谁是Ralph”来取笑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党团主席。因为在选举投票之前,他既没有费尽心思拉选票,也不是任何“小团体”的推选者;反而是默克尔一直力挺Kauder,一点儿都不吝啬地各种夸赞,最后被实力打脸!

Brinkhaus在选举结束后,除了激动地大表决心要“好好干一场”,不负党团内的支持;还非常绅士地赞扬了前任Kauder的工作能力。接下来他将首先在内阁会议之前跟默克尔进行谈话。之后的几周,两人还会继续探讨有关德国的一些政治重点问题。

暂时来看,Brinkhaus似乎还是服从于默克尔的,但是谁知道呢,一位是霸气女将军,一位是政坛“老鲜肉”,究竟是能擦出火花,还是“短兵相接”,仍是未知数。

而且,Brinkhaus要考虑到,他当然有可能挤进默克尔的“权力中心”。但是要知道,作为一个“新人”,想要赢得信任和重用,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被默克尔“干掉的基民盟男人”也不在少数。

比如,50后的Roland Koch、Christian Wullf、Peter Müller,由于他们各个身居要职,又不愿做默克尔的“小绵羊”,于是被默克尔用8年时间培养的60后“干将”取代;而这批60后又因为太过顺从,根本没有“发挥的空间”,只能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沉没”在政坛,比如Norbert Röttgen、Roland Pofalla等;虽然接班的70后帮手,比如Mike Mehring、Michael Kretschmer、David McAllister,似乎现状都还不错,但是他们的政治基础和团队实力都比较薄弱,注定是要成为被默克尔“奴役”的一代人。

假如,Brinkhaus真想跟默克尔并肩作战,就要好好研究一下前任Kauder,以及那些被默克尔“干掉的”男人们了。不过,Brinkhaus究竟是怎么规划自己未来“政途”走向的,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延伸阅读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时间:2017年6月16日

德国大选怎么选?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每四年举行一次。今年9月24日德国将迎来新一届大选。那么联邦总理是怎么产生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德国的选举体系,可以用以下几句话进行简单概括:议员通过普通、自由、平等和秘密的方式选举产生。这是德国基本法第38章第一条的规定。也就是说,所有年满18岁的成年人,不论其财产状况和受教育程度如何、也不受政治观点的约束,都可以投票参加选举。每个选民拥有两张选票-一张用来投给候选人(第一选票),另一张用来投给政党(第二选票)。显然选举是保密的。德国的选举制度与美国、英国或者瑞士的选举制度都有不同之处。

 

德国–议会民主制国家

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德国实行的是议会民主制。在这种体制下,议员起着关键作用。议员是人民的代表。而瑞士则是典型的直接民主制的代表。

瑞士人通过全民投票制定国家法律。但是在德国是由人民的代表-议会议员做出政治决定。因此对于当选的每一位人民代表来说,他们都肩负着重要的责任。

德国基本法,也就是德国宪法特别强调和规定了议员的职责:”议员为全国人民的代表,不受命令和指示的约束,只服从自己的良心。” 对于普通选民,基本法也赋予了监督作用。谁认为表决有舞弊行为,可以认为选举无效。

德国的选举:普通、自由、平等、秘密

联邦议院

从2002年开始,德国联邦议院至少要拥有598名议员。其中一半议席归属在299个选区赢得多数票的299位候选人,这些议员通过多数票的原则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另外一半是由选民投票给政党,政党再把议院席位分配给本党议员。而各政党都会将自己的联邦议院候选人列入所谓的州候选人排名名单。

州候选人名单的人数根据各州的大小而定,之后被纳入联邦候选人名单。例如安格拉·默克尔( Angela Merkel)今年在基民盟候选人名单中再次名列榜首。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 )首次成为社民党候选人名单中的头号候选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联邦总理并非直接由人民,而是由议员选举产生。

 

第一选票和第二选票

德国选民每人拥有两张选票。相比之下第二选票更为重要。因为它决定着联邦议院的组成。如果一个政党赢得了35%的第二选票,它今后便也可以在联邦议院拥有35%的席位。选民手中的第二选票最终决定着各政党在联邦议院的席位分配。如果一个政党已经得知通过选民的第二选票赢得了了多少议席,这些议席将通过州名单进行分配。因此,选民可以分别使用两张选票,既可以只投其中的一张。

如果一个政党在一个联邦州通过直接选举赢得的议席超过第二选票规定的议席比例,情况就变得比较复杂。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通常是增加议会的议员总数。因为议会必须保留第一票直接选举选出的议席。为了平衡,只能增设议席。

投票站的计票员(资料图片)

2012年,联邦政府与反对党就这种做法达成共识。其弊端在于,联邦议院议员人数可能因此大增。根据模拟计算,9月份的选举可能产生700多名联邦议院议员。因此已经在讨论增设附加议席。

5% 门槛

5%门槛是德国选举法中的一个特殊规定。其它国家也有类似的规定。如以色列规定 一个政党进入议会至少要在全国赢得3.25%的支持率,土耳其规定至少10%。德国规定5%有其历史原因。为了避免1920年德国议会中政党林立妨碍大党组阁的情况重演,德国对选举法进行了这一改革。

但是也有批评人士认为,这一规定导致大量选民的选票白投。在2013年的选举中,有将近700万选民的选票投给了没有资格获得议会分配席位的政党。多年来5%门槛一直引起争议,但是在2017年9月24日它将仍然适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