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华人谈德国及北欧时下热题 针砭时弊 发人深省!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金弢答客问:德国及北欧的难民问题和抢劫犯罪

作者:金弢

❂ 作者按
国内知青难友发来一篇网文,让我谈谈德国及北欧的难民问题、以及因难民造成社会治安的隐患问题。我看后觉得,文中例举的种种经历,可让我们引以为戒,在此做出评说。

难民问题
 

(网文,作者不详)刚刚结束了北欧和西欧10国旅行的我,不得不拿笔多写下几句,让我比照北欧之游,细细道来。泛泛而知,以“欧盟女王”之美称的德国默克尔自2015年年以来,固执己见并强行推行“开放数以百万计的中东和南亚的穆斯林难民政策”,至今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层出不穷,只认为是部分亇别事件,媒体热炒说说而已。然而实锤敲下,这次欧洲旅行荷兰、丹麦、瑞典、芬兰、德国、俄罗斯(圣彼得堡)、奥地利、瑞士、爱沙尼亚和列士登大公国,所到之处,立马让我亲临其境,所到之处本人象被雷劈电击一般,其印象覌感几近恶劣之极!

德国政治家当时的决定,无上限地收容难民,年无上限、总数无上限,导致当今西欧、北欧因难民造成的社会问题及社会治安隐患,是不争之实,有目共睹。据我揣测,如若德国政界有再次机会重新定夺,无疑会另作选择。现在已是木已成舟的既成事实,无法乾坤倒转。在野党值此机会狂轰烂炸地抨击,连同其他的社会问题,一盆脏水一股脑儿地泼向政治对手。执政党也悟其错,但已泼水难收,出于脸面、为保选票,只好吞下苦果,但就死不认错。

此次接收难民挑头的是德国,难民福利最优惠的也是德国,于是整个中东加之半个非洲蠢蠢欲动,而且非常明确,目的国只有一个,就是德国。德国以南、以东的所有欧洲国都成了过境国。一则,难民都不愿意留在那些国家,即使那些国家出于无奈或表示愿意接受难民,但德国仍然是难民的最终目标。

都柏林公约规定了难民在欧盟寻求政治避难的申请流程,并确保至少一个成员国处理申请。欧盟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责任、有义务甚至必须接受直接来自难民国的难民,没有权利将难民输出第二个欧盟国。但首先南欧诸国如意大利、西班牙等包括法国南部,并没有执行此协议。一则本来自己就不愿意收,再则难民都要求去德国,于是顺水推舟,正中下怀。尤其晚一步加入欧盟的东欧国,更是视此条约于不顾,认为此条约在先,这些国家入盟在后,对条约原则的概念很模糊,于是乎采取大禹治水的办法,往北泄洪难民潮。尽管欧盟出面,甚至威胁采取强硬罚款措施,但终究法不执众,最后不了了之。

德国人一看形势大变,欧法失效,加之难民潮汹涌澎拜,无穷无尽,渐渐招架不住,后悔起初拿着鲜花巧克力去火车站如迎接凯旋英雄一般迎接难民,不得已也效颦他国,巧解法律,推行临时政策,搞个既定方针,跟别人一样往北放人。同时开始大幅度强行削减难民的福利,控制现金发放,削减德国的吸引力。时下手机年代,信息传递转于瞬间。德国在难民心中虽是个天堂国度,但德国、特别是东德的新纳粹也是臭名昭著,提及排外,难民不免谈虎变色,现在德国后门一开,从福利、环境而言,北欧诸国也是佼佼者;加之小国也好对付,所以导致眼下北欧诸国难民人满为患、难民蛮横无理。

德国难民虽为数不少,但相比北欧各国还是国大地广,犯罪现象虽是有增无减,但成不了气候,柏林则是外国人混杂程度很高的地方。按媒体称:造成社会的不安因素是当年的波兰人,后来的越南人,最早的土耳其人,加之西柏林所谓的自由世界的赖传统,以致柏林名为一国之都,而事实上却是一方鱼龙混杂的不安之地。此外中东人愿意去柏林,那里有着他们众多的兄弟,跟土耳其他们毕竟同一伊斯兰教,这也就造成了柏林给游客诸如杂乱的印象。

游客被抢被盗事件

 

(网文接上面,作者不详)就本次旅行团而言,连续被窃和被抢财物四次,中奬率不得不说是实打实的超髙!让我屈指算来,回顾一下这原本应该是一场轻松愉悦的渡假之旅,结果却是被窃案件频发而大煞风景!。

第一件事情案发是:2018年8月7日,首日飞抵丹麦参团并在中午用攴时,一对从美国马利兰州的夫妇,惊呼放在椅子上的女式皮包不翼而飞,内有护照和钱财,阴影下加上糟糕的午餐,己让人不爽。

第二件事情案发是:当睌,过境在瑞典Malmo城市投宿,隔日起床太太提醒是否须给小费,我便下楼问服务台,掏出黑色皮夹并问能否将一张欧元50大钞换另?女服务生回答称:此处只接受瑞典克朗。随即我便去自助餐厅早歺,20分钟回房准备下楼归队出发,一摸裤袋空空,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太太也紧张起来,让我再找找,遍找不到又冲下楼,先问客服台是否看到一个黑色皮夹?我半小时来过并用歺时后遗失?女服务生随口说有一只黑色皮夹,不知是否?果然是我的,但一打开己掉,检查驾照和数张信用卡还在,总祘松了一口气。赶快上车再细查,除了55欧元还有厚厚一叠近200美元,全数扒光!并发觉右裤袋边撕破之处!除了旅人纷纷深表同情的“消财破灾”之劝,后去电瑞典同学处,得知原来我投宿的是中东难民集中地犯罪髙发区!在我们第二次(5天后)抵达斯德哥尔摩市前几天才发生索马里穆斯林因不满福利而在各大城市放火烧了100余辆汽车,简直是无法无天!

第三件偷盗事情接踵而来,全团返回丹麦,上午参游安徒生广场,仅仅才半个小时不到,老克勒余先生太太顿刻大喊惊呼钱财被盗!虽领队导游反复提醒警告:大家必须千当心,万当心,特别要将女式抻包放在胸前,男士注意护照和口袋銭包,余音刚刚在口。居然就在多人拍小集体照时,她的里层拉链被打开并被窃欧元300元和美金100!这简直是“神偷”的干活!一下子弄得全团上下人人神经统统紧绷,哪还有半丁点游览之心情!。

第四件未案发事情是:在德国柏林,1987年6月12日里根前总统曾在西柏林围墙前发表著名演说的勃兰登堡旅游景点,虽兰天白云,天气睛朗,游人如织,但是一大群可疑的中东面孔年轻人却如鬼影幢幢贴身如随,随时企图下手伺机抢劫,众人吓得赶紧回大巴,贼人才悻悻然离去。此例有数张手机照片为证!

中国人之所以遭抢,是中国人自愿招抢:这也是五、六 年前中国人自己的所作所为埋下的后果,可算是咎由自取。那就是中国人的炫富、露财 !当年日本人也曾暴发过,但日本人含蓄,闷声大发财,有钱悄悄花。中国人因为过去实在太穷了,并且穷得太久了,而今一下子富了,而且又富得太快了,失去了心态平衡,导致心理失控。大凡能出国的,尤其是能第一批跨出国门的都是一些精英人物,他们在国内本来就被环境和邻人宠惯了、宠坏了,到了国外又把这种习性随身带出了国。这些人不懂入乡随俗,他们在县里、乡里一枝独秀惯了,进了大城市,包括跨出了国界,照样还要一支独秀。生怕还是被人看不起,唯恐不能把自己的所有,换成现钞,捧在手上,招摇过市。

俄国人也曾暴发,也曾炫富,然而俄国人富的时间太短,富人数量太少,尚未成气候,还没来得及成为众矢之的,已过了景。加之俄国人人高马大,不好抢,然而俄国人的各种特点、其相反因素中国人都有,被人首选为打劫目标,非出偶然。起比俄国人,中国人块头小,体力弱,好抢;另加中国人的大意,几百几千欧元也不收进钱包,裤兜儿里一揣,买根冰棍儿,抓出一大把票子,还尽是大票,欲以显得潇洒、大气、大款。岂不知:福兮祸所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