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初物语】旅德华人讲述多瑙河乘船囧事:下次跟团一定要问清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多瑙河游船之旅(一)

作者:子初

 

几年前,我同来德国访问的父母哥嫂一同登上多瑙河游船,那是一次我期待已久的旅程。生平第一次听说多瑙河,还是从年少时一部罗马尼亚黑白故事片《多瑙河之波》,富有爱国情节的船长米哈依,为了从敌人手中搞到大批军火假扮囚犯混入船上当水手的地下党人托玛斯,美丽而善解人意的船长妻子安娜,演绎出一出环环相扣、紧凑惊险、极富艺术感染力的的故事,给我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而贯穿全片的多瑙河,以及罗马尼亚作曲家约瑟夫-伊万诺维奇的那首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圆舞曲《多瑙河之波》也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笔者在甲板上

当太阳照耀在河面上

白云飞浪花跳

金光闪风儿唱

河水滚滚翻波浪

两岸无尽好风光

山峦啊郁郁苍苍

田野啊肥沃宽广

船儿如行云来往

真叫人心驰神往

……………………

这次终于带着年少时对电影的记忆,带着对多瑙河的向往和憧憬,我们登上了凤凰公司新近下水的四星级游船MS.ALINA号,开启了多瑙河游船之旅。

多瑙河是欧洲第二大河流,发源于德国西南部黑林山,全长2850公里,号称是世界上流经国家最多的河流,她自西向流经奥地利、斯洛伐克、匈牙利、克罗地亚、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摩尔多瓦、乌克兰注入黑海。游船从德国东南部城市帕绍(Passau)起航,这个只有五万人口的边境城市,与奥地利毗邻,与捷克边境相距不远,在这里多瑙河与因河(Inn)和伊尔茨河(Ilz)交汇,而夹在多瑙河与因河之间的一块宽几百米的地域成就了这座小城。

全家在帕绍

 

当在码头上看到长约130多米、宽约40多米的游船时,我们都兴奋不已,这正是我们心仪的那种规模不大却异常舒适的游船类型。我们被船员引领到酒廊坐下,等待全体人员登船,这天天气很热,服务员送上冰镇饮料,口感酸酸的,像酸梅汁的味道,老式爵士乐曲回响在酒廊,我循声望去,前方舞台上一位乐师在演奏,钢琴声混合着乐队奏乐背景,演奏出爵士风格的舞曲,轻松、惬意、闲适,非常适合此时的气氛。客人们在音乐声中喝着冷饮,看着一波波新走进来的客人入座,观察着周围的人和物,一切都新鲜而陌生。

客人们都到齐了,大约有一百五六十人。当听到有人通过麦克风在讲话时,我们都向台上望去,只见台上站着两位高大的胖子男士,正在讲话的想必是客户经理,另一位我猜一定是船长,因为他的打扮很像船长的样子。他们用德文做了近一个小时的介绍。我们期盼的英文介绍竟然没有。而这时客户经理被一群客人围着,像是在解答他们的问题,分不出身来。于是我们去了前台,一位男士接待了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谢天谢地,这船上到底还有一个会讲英文的,于是我们三个接二连三地提出了问题,我说:“请问你们难道不用英文做介绍吗?我们都不懂德语,所以……”嫂子说:“你们有没有中文的介绍资料?”对方说没有,妈妈说:“英文的也可以,总之我们需要了解情况。”正在他被我们三人问得应接不暇时,那位经理正好出现了,我们转而向他提出了一系列问题,语气中带着不满,我说:“您刚才讲的我们一点都没听懂,我相信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我们理应同船上其他客人享有同等的权利……”妈妈说:“我们需要信息,需要了解所有情况。”嫂子说:“是啊,我们还需要文字资料,英文的。”他看看我们,伸出两只手,一边手心向下做按压空气状,一边彬彬有礼地说:“我们为什么不坐下来,喝杯咖啡,慢慢说呢?我再给你们介绍一遍好吗?”看见他这样,这时我也缓下来说:“那当然好,我们感激不尽。”他看着我又说:“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我会尽力解答的。”这时候爸爸和哥哥也从上层甲板回来了,我们一起再次回到酒廊,在一组大沙发上围坐下来。

多瑙河沿岸风光

 

“我能否问一下你们是哪个国家来的吗?”他仍然是那样礼貌而谨慎地询问,当得知我们都是中国人时,他马上用普通话说:“你好!”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他接着说:“前不久有一个50多人的中国团在我们船上,后来船上的船员都学会了这句中文。”“既然你们接待过中国团,那么你们是不是有中文的文字资料啊?”嫂子有些迫不及待,“哦,十分抱歉,我们没有中文的文字资料,请允许我先说明一下,MS.ALINA是专门接待德国游客的游船,因此所有的服务项目、文字资料、录像和广播资料等等都是德文的,包括沿途城市的导游解说和介绍资料都是德文的,我很抱歉,我们没有办法在一条船上提供双语解说。”直到此时我们才知道竟误打误撞地订了专门接待德国游客的游船,难怪人家只讲德语不讲英文呢。

父母在甲板上

 

“那么对那个中国团你们是怎么接待的呢?”妈妈问道,他早有准备似的有条不紊地说:“那个中国团,他们有自己的领队和导游负责翻译和准备中文资料,除此之外,我们船上偶尔也会有其他语系的小团体,都是他们自带翻译的。”听到这儿,我们都有点泄气,我说:“请问您的大名?”“帕托克,请问您的名字呢?”“我叫史翠茜”我们互相握了手,我说:“帕托克先生,这是我的家人,我的父母哥嫂都是第一次来德国,我妈妈和嫂子是大学教授,哥哥是政府官员,爸爸是音乐家,我们全家都对深入了解德国及欧洲的历史文化和人文地理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因此我们选择了这条船,原本以为这是接待国际游客的,会有英语服务,听您刚才的介绍,我们了解了在船上的解说没有英语的,那么请问在沿途各个游览城市的导游,他们是不是应该说英语呢?”他很耐心地听完了我的话之后说:“坦白地说这些导游中可能会有说英语的,但是我不能给你保证什么,特别是他们将要解说的语言仍然是德语,而且他们不能提供双语的解说,这是我刚才说过的,我们不提供双语服务,我们没有做这个准备,不过我现在倒是可以试着跟沿途各城市打个招呼,希望他们尽可能地安排能讲英语的导游,这样他们可以至少在给客人讲完后,把主要的内容简明扼要地给你们介绍一下。

不过说实话,这个团在各地的导游很可能已经事先安排好了,我只能试一试,但是不能给你们保证什么。”听了他这话我们似乎还有最后一点点希望,我们对他谢了又谢。他说:“你们在船上期间有什么需要,或是有什么问题,服务员解决不了的,尽可以找我,我会尽可能帮你们解决的。”他说这番话时完全是一种职业的口吻,礼貌周到、滴水不漏,他还承诺会安排每天晚上将第二天的行程用英语打印出来送到我们的房间。我们尽管十分地失望,可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了。

在酒廊与帕托克交涉

 

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游船已驶离了码头,在平静的河面上徐徐前行。此时大家都走上甲板,观赏两岸风光,正是夕阳西下,多瑙河在这一段河面狭窄,河道蜿蜒曲折,在绚烂的霞光里,映入眼帘的是两岸的旖旎风光和一幅幅沿岸居民日常生活场景,漂亮的房子错落有致地分布在绿荫草地上,围绕着房子的是色彩鲜艳的花朵。房子外面主人在花园里忙碌,有人刚刚走出家门,骑上自行车外出。乡间小路上有几辆汽车在林间穿行,更远处是金黄色和翠绿色相间的田野,依稀可见黄牛在草地上吃草,马儿在马场里悠闲地闲庭信步。在岸边游泳戏水的人们像我们招手,游艇、摩托艇不时地从船的两弦快速驶过,载着身着比基尼和泳裤的青年男女。如此如诗如画的景象,宛如一幅幅田园风景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沿岸居民的生活场景一幕幕映现在眼前,生动活现,好似一部永不完结的电影。

(未完待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