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四顾】新纳粹要占领德国?萨克森州为何成为极右势力大本营?

0
28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为何新纳粹势力在萨克森那么强

作者:顾强

 

最近发生在姆尼兹市的极右势力暴乱事件,再次将人们的目光引向了萨克森——这个当年充满光荣与梦想的国度。萨克森州已经成为德国极右势力的大本营和桥头堡。以排外著称的极右政党德国国家民主党(NPD)在2004年的萨克森州大选中得票高达9.2%,2009年的大选中也以5.6%的得票率跨过5%的门槛而而进入州议会。但在2014年大选中NPD得票不到5%而名落孙山。在不少萨克森州的城市里,NPD都进入了议会。

也就在2014年,极右分子卢茨·巴赫曼(Lutz Bachmann)在萨克森首都德雷斯顿发起了著名的PEGIDA(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德语:Patriotische Europä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缩写PEGIDA)运动。定期举行示威游行。此后不久难民潮涌起,另外一个极右政党——德国选项党(AfD),借助PEGIDA运动而在萨克森甚嚣尘上。在2014年的大选中,选项党获得15.3%的选票。而在今年8月底的一个民调中选项党甚至得票搞到25%。2019年萨克森州将举行大选,如果选项党不是老大的话,肯定就是第二。

萨克森:风景如画历史辉煌

说起萨克森州,会首先想到什么?是代表制表工艺巅峰的格拉苏蒂手表、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宏伟的德累斯顿、风光旖旎的小瑞士国家公园、精美的迈森瓷器。
如果有人说,美丽的自然风光只在高山上或者大海边,那他还没有到过萨克森。萨克森有着易北河畔崎岖的沙岩山区,在山麓深处有着连绵起伏的丘陵,还有幽深的河谷和其北部一览无遗的平原。

许多萨克森人为他们这一德国首选的文化旅游胜地和他们固执的个性感到骄傲。二战结束后,萨克森不幸沉沦于铁幕之后。从此,这个曾经被一个王室家族统治了829年,并在欧洲发挥主导作用的一千年辉煌历史竟成了被全世界大部分人遗忘的角落。萨克森曾经是选帝侯国、公爵领地、边境总督辖区。

现在可能更多的人知道了萨克森还有一座名为开姆尼兹(Chemnitz)的城市。在2015年难民潮引发德国社会撕裂的过程中,开姆尼茨现在成为了一个转折点。由于叙利亚和阿富汗难民用刀捅死了古巴德国混血儿的德国人,社交媒体中出现了街头追赶中东模样难民的视频,主流媒体中出现了新纳粹行希特勒礼的照片,电视中出现了大批同情被害人的普通市民走上了街头,一股缺乏约束的排外情绪爆发了,德国出现了重返“褐色”的迹象。最近,德国媒体经常用“褐色”来表达德国社会的变化,那是因为纳粹德国时期冲锋队身着褐色制服的原因,故媒体用“重返褐色”比喻极右势力的增长。因此,正在蓬勃发展的开姆尼茨市成为了“黑暗德国”的典范。在萨克森,无论是社会精英、传统政党,还是媒体,几乎都拥有直言不讳的仇外情绪。之所以萨克森州的右翼势力在全德范围内比其它州都更强势,其原因源远流长,它可以追溯到民主德国时期。

开姆尼兹市中心巨大的马克思头像,提醒人们这里曾经的名字是“卡尔·马克思城”

两德统一之后,萨克森州的第三大城市由卡尔·马克思市恢复其原名开姆尼兹。自1995年以来,大约有7000家企业在开姆尼兹投资建立,开姆尼兹的居民中有7%是外国人,这7%里又有一半是在工业技术大学就读的外国学生。类似汽车工业、机械制造、微电子行业的制造商比比皆是,500多家汽车零部件供应企业是萨克森汽车工业的支柱产业。这一座被第二次世界大战摧毁了80%的城市重获生机,而且不断地向现代化进展。许多老建筑得以重建和翻新,早期工业的旧厂房华丽转身改建为媒体机构或者博物馆。开姆尼兹人也对其政治和社会责任感付出巨大的努力,让他们19世纪展现的辉煌得以传承,开姆尼兹获得了显著的转变。尽管该城的失业率达到7.3%,超过全德5%的平均失业率,但开姆尼兹的大部分市民对现状还是感到满意的。

德国工业革命的前驱

尽管如此,如果回顾20世纪上半叶及之前的萨克森,仍可看到在现今和过去对比之下的巨大差别。开姆尼兹和萨克森曾经是德国工业的先锋,并代表着德国工业的巅峰。德累斯顿-莱比锡-开姆尼茨三城组成的工业区在二战前曾是德国的工业中心。萨克森州也是欧洲最具吸引力的文化地区之一。诗人尼采、作曲家巴赫、苏曼、瓦格纳、桥社的表现主义艺术家、画家里希特(Richter)和彭克(Penck)以及莱比锡学派的年轻艺术家代表了萨克森作为文化之州的声誉。

说起萨克森的辉煌,1798年德国的第一家机械化纺织厂在开姆尼兹成立,1848年德国的第一家机床厂在德国工业界其它企业主的一片轻蔑中成立,德国的专利法是在开姆尼兹发明的。大约在1900年,开姆尼兹是德意志帝国人均产值最高的地方,也是人均纳税最多的城市。在当地,社会民主党和工会非常强势。就在当时首都柏林建成了飞机场的三年之后,即1926年,开姆尼兹也拥有了自己的飞机场。令人自豪的还有,萨克森的专利清单中还有从迈森的第一具欧洲瓷器、德国的第一辆蒸汽机车、妇女的第一件胸罩、咖啡过滤杯和单反照相机。

但是,这一切的辉煌都已是昔日黄花。不仅仅是开姆尼兹,就连整个萨克森州,相对现在的德国来说,都落入了二流之地。它只在德国的手表行业还处在高端水平。萨克森,已经失去了德国工业界的领导地位。

两德统一后至今,即使萨克森的实力有所恢复,但也无法与曾经的辉煌相比。这种无奈深深地隐藏在萨克森人的心里。为何萨克森落后了?这与当时的纳粹德国为了大力提高其军事实力而在萨克森发展重工业有关,而重工业在当时对德国来说已经不适合现代化了,之后苏联人占领民主德国后又拆走了大量的工业设施和装备,东德便已经无法挽回这一无可救药的衰落。萨克森工人所具有的聪明才智和技能被利用、被抹杀,并不再得到新的培训和发展。萨克森州本来具有受过良好教育、实践经验最丰富和最具创新精神的德国技术工人,当东德领导人引进工业规划管理时,这些专业人才也是不可缺的。随着东西德国的分离,萨克森不再是工业进步的主角,而是列入了修理工的队伍。他们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发明创造力,只能在维持旧工业基础设施上的修修补补,除了格拉苏蒂的腕表外,遗憾的是萨克森过去的工业先锋角色一去不复返了。

新纳粹分子在开姆尼兹示威中

49年的东德时代造成的昔日黄花

历史上,萨克森人有种非常特殊的自尊,而如今,曾经雄心勃勃的萨克森退居为乙级,许多过来的人认为这简直就是一种耻辱。当普鲁士成为德国政治上的主导力量时,萨克森人觉得受到了打压和欺骗。尽管当时萨克森的经济比普鲁士强得多,但它在政治地位上却降了级。在这种形势下,就造就了要么沉默要么呐喊的文化,这恰好是原来萨克森人良好的自我感觉之对立面。你觉得自己很伟大,但一旦陷入一个小小的逆境便会惊慌失措,萨克森人的灵魂就是这样,它是一个想要得到宠爱的人。18年以来的萨克森州执政党基民盟很快便领悟到了这点。基民盟这18年来做了大量的工作,鼓励萨克森人找回昔日的自尊。宝马、保时捷、大众汽车纷纷在萨克森建厂。萨克森在地理上具有独天独厚的优势,打开地图看,它是欧洲的心脏,以致德国全球著名的快递和物流集团DHL将其设在布鲁塞尔的物流中心迁到萨克森的莱比锡。萨克森成为德东地区五州中经济实力最强、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州。围绕着莱比锡-开姆尼茨-德累斯顿又形成一个新的工业中心。

德国选项党(AfD)萨克森领导人霍克(Höcke)在开姆尼茨参加Pegida示威活动。他多次发表极右言论而引起关注

在德国有三个自由州,它们分别是巴伐利亚、萨克森和图林根。早在1918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君主制的政府体制土崩瓦解,萨克森自由国诞生了,这一年甚至还比巴伐利亚早一年。当时,萨克森和巴伐利亚都与强大的俾斯麦普鲁士帝国保持着距离,两国都反对俾斯麦的帝国统一目标。在上一世纪的上半叶,萨克森已经是工业前卫,而巴伐利亚尽管有慕尼黑和纽伦堡两城,但总体来说还远远落后于萨克森,巴伐利亚那时还是一个农业国。这个状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发生了逆转,在地缘上萨克森归人了社会主义东德,巴伐利亚则在西德。这么一个不公平的划分造成了后来巨大的后果—— 巴伐利亚迅速地赶超了萨克森。巴伐利亚州是一个富有包容性的自由州,它成功地融合了上巴伐利亚、下巴伐利亚、弗兰肯多个民族,也包容了外国人和难民,发展出了该州令人引以骄傲的工业成果。在德国,相对其它联邦州来说,巴伐利亚人有种民族自豪感和对传统的传承,人们可以把他们形容为穿着皮短裤拿着手提电脑操作工业4.0的人。

中道衰落的萨克森积怨成仇

而萨克森却没有这样的幸运。由于苏联的铁幕,巴伐利亚的幸运意味着萨克森州的不幸。由于苏联的占领和东德40年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造成了整个东德(包括萨克森)与国际经济活动脱离,萨克森不再是一个自由的州。原先是工业前卫的萨克森沦落为一家巨大的维修工厂。人们不难理解,一个曾经辉煌、自信的萨克森州在遭受了重创之后,至今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的几年,是萨克森沉寂多年之后的希望。许多人相信,由基民盟Kurt Biedenkopf领导的州政府为培养萨克森崛起的信念做了很多工作。但要把萨克森恢复到纳粹德国和苏联占领前那样的工业基础设施,已经不可能了。萨克森丢失的不仅仅是工业,也有精神层面的。毕竟,萨克森半个多世纪(1933年至1989年)以来没有思想自由、没有结社的自由、没有市民的公共意识、没有政府、议会和司法的三权分割。在东德的这40年内,人们必须站在一个立场上,说着同一种话,没有思想自由,也就没有语言的混乱。40年来,人们舒适惯了,没有强迫争取卓越,东德政府也提防着其国民对西方现代化的追求,但它引进了俄式味酸且辣的杂拌浓汤沙梁卡(Soljanke),据说这是在东德成长的默克尔总理钟爱的一道菜肴。曾经拥有发明创造的萨克森,在二战前那么摩登,现在虽然只是联邦德国的一个州,但在东德的40年,却把它打造成了体育界中一支国家队的同质性~在一个领导下,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新纳粹分子在开姆尼兹示威打出的标语:大字为“外国人滚出去!”上面一行小字是:“犯罪的”

如果一个萨克森的普通公民以巨大的自信表达出诸如仇外的情绪,则又远远地超出了宪法的范围,他们的内心情绪未加过滤地吐了出来。如果仅仅指责1990年来在萨克森执政的基民盟对于萨克森的民主促进无所作为,那是闭着眼睛说瞎话。早在1989年前的东德时代,纳粹邪教已经在东德蔓延,萨克森州的某些地区已经形成了纳粹文化,这是当地激进的民族主义和丑陋的排外主义基石。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以来凝固形成的心态肯定不会在一夜之间被融化。可爱的萨克森和愤怒的萨克森现在成为了一个硬币的两个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