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说德国】德国租房遇到警察房东 搞得心脏功能都衰弱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警察”房东

农妇山泉

 

居德国,大不易。

租房少不了和房东打交道。经历过几任德国房东,各个奇葩。传说中的德国好房东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希望以后交好运。

在德国租房体会是:如果和房东同住一个屋檐下或者是比邻而居,再恰巧赶上房东热衷监督指导管理外国租客,那么租客的日子就难得安宁。理想状态是:远离房东。租户与房东的关系与婆媳关系相似。但无论中外,不管哪种关系,人与人之间相处需要距离。

“审问”租客

曾在德国一个小城租房。房子在三层,房东住在一层,是个近70岁的老头儿,已经退休。据说这个楼栋里的8套房子中,至少3套是这个房东的。

房子内的卫生间没有窗户,排风扇从来没见转动过,洗澡后水分排不出去,房顶上方的墙壁经常发霉,镜子也模糊不清;厨房洗菜池的下水道渗水不畅,刚洗完两个碗,水就积蓄在池子里不再下渗。和房东说过几次,他也来疏通过一次,但前脚走,后脚就又恢复原状。房东也承认,这房子在建造中偷工减料,下水道设计不合理,本应有一些倾斜角度,但此厨房洗菜池的下水道与墙体内的下水道只有很小的角度。水往低处流。没有落差,水流就不畅。

结论是:下水道设计不合理,先天不足,难以修理,更不能改造。言外之意,房子就这样,你想住就住,不想住就搬走。可搬来的时候,房东并没有向租户说明这些情况。

以前一直以为德国的房子无论别墅还是公寓,质量都不差。但这次租住的房子居然有这么多问题,而且属于先天不足。租住前,房东也没有告知这些情况。德国居然也有质量如此低劣的房子。租房也像穿鞋子,不住上十天半个月,不知道房子有什么问题,鞋子是否合脚,只有穿上才知道。但是房子住进来了,合同签字了,想搬走,需要提前3个月告知房东。再说搬家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谁愿意隔三差五地搬来搬去,居无定所?

将就住着吧。可问题总得解决,总不能让租户拆掉下水道重新安装新的吧?室友和房东交涉几次,一直无解。每次回到住处,看着厨房拥堵的水池,做饭兴趣大打折扣。拥堵的水池下水道,添堵。

卫生间的排风扇更换一个新的总不至于太麻烦吧?室友和房东几次交涉,从冬天到夏天,房东的答复一直是:我找时间上楼看看。这一找时间就是半年多。夏天中的将近两个月没看到房东的影子,听邻居说,他度假去了。

一日下班回来,用钥匙打开楼道门后,房东家的门也开了一条门缝。从门缝中一个狗头探了出来。顺着狗链子往上看,一个敦实的、戴着眼镜的老头儿正一声不响地用眼睛打量着我。幸好是大白天,如果是黑灯瞎火的晚上,多瘆人。那目光分明在问:你是谁,住在哪套房,是不是我的租客?出于礼貌我问了声好,房东也回应了一句。以前都是室友和房东打交道。这是我和房东的第一次不期而遇,相安无事。

一个周六从超市回来。进入楼道门时,必先经过房东家的窗户。每次经过总能看到房东的身影,要么坐在桌子前看着窗外来往的行人,要么就是在看电视。只要外面有动静,他的目光一定会落在窗外。室友早就提醒我,尽量避免遇到房东,因为他会问你各种问题,俨然一个警察。

当我打开楼道门时,一个身影正站立在门口。定睛一看,是房东,他似乎正等着我。

“你是新来的租客?我是房东,我知道你住在哪套房子。”老头表情严肃。

“你登记了吗?住多长时间?你在哪儿工作……”一连串的问题。

室友已经告诉过房东,这里住两个人。房东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或许是想再和租客核实一下?

内外有别

听说过一些德国人好管闲事,尤其喜欢监督教导外国人的举动。在一些德国人眼里,外国人不懂德国的规矩,需要教导、管理。不然,德国负责移民、外国人事务的机构怎么叫外国人管理局呢。从政府机构到个别德国人,从上到下,德国人爱好管理外国人。如果对待所有的外国人包括难民也一视同仁,倒也无话可说。只是有些德国人遇到蛮横无理、无法无天的难民,一切法律规定、规矩对他们都不奏效时,从政府到平民百姓就默不作声、听之任之了。

德国人好安静、守规矩,但并非所有人。一楼邻居是个大家庭,孙子孙女放假在家,这家老少三代晚上经常在自家小花园内聚餐,孩子跑跳呼喊、大人高声谈笑,噪音不绝于耳,经常到晚上10点多。德国有相关规定,晚上10点后再制造噪音就可以报警。但从未见过邻居报过警。这家制造噪音的邻居和房东是隔壁,也从来没见过房东前去提醒和制止。一天晚上已过22点,说话的噪杂声音让人难以入睡,我忍无可忍,打开窗口对着楼下花园里高声谈笑的邻居大喊:“请安静,现在是睡觉时间。”大概15分钟后,窗外的喧嚣声才渐渐减弱。

因为早出晚归,为了不打扰邻居,不弄出声响,上下楼梯时,经常是将高跟鞋脱掉,光脚走路。上下楼时最怕遇到房东或者弄出声响。但怕什么来什么。有时候小心翼翼地开门,但太过小心紧张,钥匙有时候会失手,“啪”地一声重重地掉在地上。估计房东在一层也能听到。好像房东每天的事情就是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监督检查纠正租客的失误,然后找机会管教。

一日回住处,正要上楼,在楼梯口又遇到房东。“你等一会儿。”老头儿叫住我。

“你开关门的时候,别弄出声响,因为那声音打扰了我,也会打扰邻居。”老头儿的听力真是超强,隔着一层楼,在屋内都能听到租客的钥匙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声音。只此一次,就被房东听到了,又被教导一番。

住在这里,需要做一只无声的猫。

那天傍晚回住处,刚打开楼道门,一股浓烈的东西被烧焦的气味儿扑鼻而来。我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会不会是我早上出门时忘记拔掉电饭锅的电源?如果厨房被烧,房东可轻饶不了我。

一步两个台阶上楼,打开门冲进厨房,长长舒了一口气:厨房一切照旧。焦糊气味不是从这里来的,电饭锅的电源的确没有拔掉,锅里的八宝粥已经烧焦,从早上出门到傍晚回来,八宝粥已经熬煮近10个小时。但谢天谢地,居然没有起火。中国制造的电饭锅,质量真是过硬,经受了长时间的干烧试验。此时,刚才狂跳的心脏渐渐平缓下来。一个强烈的愿望从脑海里跳出来:为了有点虚弱的心脏功能,为了少受惊吓,减少焦虑,还是搬家为好。

德国的亚洲移民大多遵纪守法,不闹事,遇到事情总想息事宁人,深知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但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中国古训,世界各地都适用。因为人性是相似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