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颠非是】旅德艺术家爆料:几乎所有女人都是“MeToo” 受害者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几乎每一女性都是MeToo的受害者

作者:蓝镜

MeToo大争论快要有一年的时间了。其它的公共热点话题,差不多都会有一两个大V能把我想要说话的话说得更通更透,所以也就没有了说话的必要和欲望。但是对于MeToo的讨论,至今中文媒体上还没出现过一篇让我看了觉得替我说了话的文章。

中文把MeToo翻译成米兔,轻松之中却失去了关键的内涵,我觉得翻译成密吐会更好一些—— MeToo之所以唤起了多数女性同胞的共鸣和男性同胞的不以为然,关键点在于:男性们很难理解女性心里保存起来的一些秘密以及一想起来这些秘密就要吐的感觉。秘密想吐的感觉正是导致很多女性大胆站出来曝光的动力。

最让女性对自己的某些经历感到恶心的,往往不是因为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碰了自己的哪个身体部位,而是因为自己的工作、事业、前途等与生存有关的事紧密地与自己的性别和性行为挂钩了。本来是一个自己敬仰的前辈、长辈、名人,甚至是自己的贵人或恩人,让这样的人对自己产生了生理欲望,应该让一个女人感到高兴才是,要知道女人也是有性欲的,她们在性活动中也能获取巨大的生理快感,这正是大多数男性无法理解女性为此感到反感和愤怒的地方。其实女性之所以恶心了,有时甚至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本身让她恶心,而是这个男人对性的表现方式以及对性行为的认知让她恶心了—— 她觉得自己在那一刻变成了一个性的载物,自己全部的才华智慧能力和光荣都被缩写成一个有人想要塞进去的洞洞,她的这个洞和所有其它的洞差别不大,她的整个人被简单地洞化了。概括一下就是:女人之所以为MeToo感到屈辱,是因为女人在以为自己是以一个社会人身份出现的时间和场合下,被一个男人粗暴地告知:不要忘了你是一个女人,不要忘了你在男性眼中的真正功能。所谓性骚扰,要么是人不对,要么是时间地点不对,要么是表达方式不对,所以让对方不是感到愉悦而是受到了骚扰。

假如有勇气敞开心扉,很多成年女性都会承认自己有过这样的亲身经验——当你预先知道要和一个与你有利益关系的男性单独接触时,你潜意识或明意识中经常会想一下这个问题:假如这个男性对你有与性有关的要求,你将如何应对?如果这个男性是你心仪的或是你想通过性来征服的,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如果你当下还不想和这个男性有性接触,或者是你希望性接触的程度由你自己来把控,但是你又担心你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会因为你把握得不当而受到影响,那么你的问题就来了—— 能否适当地把握局面,完全取决于你面对的男性是一个什么样的男性,你是一个被动者。

男性与女性单约,则一般不会有这样的顾虑,因为一般不会出现女性在谈“正经事”的时候突然间开始不正经了的情况发生。这正是女性感觉不舒服的地方——把自己的生存与性挂在一起,似乎是男性强塞给女性的一个“特权”,这个“特权”,其实是一个赤裸裸的歧视。当女性的“性魅力”在社会环境下被男性有意地推到才华智慧和能力之前,其实是男性群体心照不宣的一个共谋。(或者是心照已宣,比方说在中国的某些领域,公开MeToo女性已经成了常规)

从这个角度去看MeToo,它的受害者远远多于目前已经曝光的。MeToo的遭遇者是受害者,那些压根就没有机会被MeToo的女人,她们的境遇比被MeToo了的女人还要惨。还有那些因为利益原因对自己MeToo经历缄口不谈的,甚至包括那些爱上了当事人,把密吐事件演变成一桩蜜途浪漫故事的,其实也都是MeToo的受害者。从个体和局部角度看,这些女人是MeToo的受益者,因为假如没有男性的MeToo情结,她们可能不会有现在的成就和生活质量;但是从女性的整体角度看,这些女性也同样是MeToo的受害者,因为在男性认为女性的才华智慧能力这些因素都可以被排挤到女性性别身份之后的时候,他们侵害了整体女性的利益,当有能力的女性被靠性本事上位的女性排挤时,女性的整体能力将会下降,当女性的性魅力被当做生存最重要的因素时,女性将会自然地把其她的女性当做敌人,当整体女性都被作为第二性看待、当其她女性都是潜在敌人的时候,即便是某人是MeToo的暂时受益者,也摆脱不了她做为第二性的卑微感和把性当成生存根本的不安全感。

总而言之,MeToo的实质在于:让女人继续保持第二性的状态,让改变女性地位的路程变得更遥远一些。

后记:等到什么时候,那些在MeToo中暂时占到便宜了女性也开始曝光自己的秘密,这个男性群体的共谋才会被彻底地展示出来——这其实是我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我本来想写的题目叫《真正的荡妇羞辱,是你真的是个荡妇》,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下次再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