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教师荒”警报频频! 缺口近四万 部分课程被迫取消!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原标题:德国面临“教师荒”  目前全德教师缺口近四万

作者:秦曙光

 

德国的中小学教育以其严谨的治学和完善的教师体系闻名于世,但近日“教师荒”(Lehrermangel)一词频频在德国媒体上出现。由于教师不足,一些中小学被迫取消课程,许多学校班级学生人数严重超标。为解决教师荒的问题,德国不少联邦州开始聘用非师范生,并且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事态的严重性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当下全德的教师缺口已快达到惊人的40000人,而且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其实,作为家长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因为老师生病或者其他事情,孩子临时被分配到其它班级上课,或者是学校聘请的临时教师顶一段时间。这已经成为德国中小学的常态。有人甚至开玩笑说,两周的恶补,你就可以当上老师。充分说明目前德国教师缺乏程度严重超出想象。

本公众号有关教师短缺的相关报道:

【德国社会】德国小学流行“租”男老师?教师队伍阴盛阳衰?

【德国一瞥】来德国教书吧!德国教师紧缺 急需人才填补

【德国一瞥】德国幼儿教师紧缺

 

我自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去年已经上大学,一个在高中阶段学习,并且我曾从事中文教育多年,因此对整个教育系统比较关注。实际上教师缺乏的隐患存在由来已久,只是现在集中爆发而已。记得在女儿、儿子就读小学的阶段,他们所在的天主教小学老师经常因各种原因请假无法上课,于是学校经常找我(我在国内是师范英语专业的毕业生)做英语代课老师。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缺乏如此大量的教师呢?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1、师范生源急剧减少 教师职位大量空缺

 

以柏林地区为例,教师不属于公务员系统,待遇相比其他州要低,教师缺乏的情况尤其严重。柏林教育部长Sandra Scheeres表示,未来几年里,柏林每年要新雇用大约2000名教师。而今年柏林新雇用的老师里,大约35%的人都来自其它联邦州。整个德国情况也不乐观,根据德国文化部长会议(KMK)的说明,师范毕业生和教师空缺职位之间的差距明显。在2016年全德国范围内的师范毕业生人数仅为2.93万人,而教师职位空缺为3.61万。如果考虑到一些毕业生所学专业可能与市场需要的专业不合适,实际需要的教师就更多。

2、学生数量大幅增加 教育机构误判形势

 

更糟糕地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教师培训课程被大学取消。长期以来的观念是德国家庭的儿童越来越少,据此,KMK曾经预测,学生的总数会持续降低,对教师的需求也将减少。但仅根据柏林教育部的预测,明年该州学生数量就有可能增加6700人。越来越多的孩子来自移民家庭,全德学校面临着大约30万难民孩子,此前这一部分孩子没有在教育部的预期计划之内。另外,从2012年开始,德国家庭自身的出生率又开始上升,新生婴儿增加了。据统计,到2025年,德国学生将比预期数量多100万,到那时,仅小学教师缺口将达到2.4万人。

但教育部门和大学对此状况行动反映缓慢,这将导致未来更多的学生将不得不面对教师缺乏的状况。

3、半路出家教师猛增 严重挑战教学质量

 

为解决教师荒的问题,一些联邦州已经开始聘用非师范生。在全德国范围内,2016年夏季学期开始时,2.9万新教师里有2436人属于“半路出家”的教师,大约相当于新进教师队伍的十分之一。在教师严重缺乏的萨克森州、萨安州和勃兰登堡州,非师范教师人数在不断增加,勃兰登堡州有1600名非师范教师。萨克森州情况更糟糕,未来十年里,将有一半教师退休,预计大约有1.5万人。在柏林,根据教育部长的估计,目前该州大约有五分之二的新雇用教师属于非科班出身的老师。另据德新社报导,图林根将从明年2月起启用非师范生,预计这种情况会越来越普遍。在像柏林和萨克森这样的州,人们都在谈论教育界发生的紧急情况。许多没有接受过教育的新人被聘为柏林的老师,这完全是教育界的一大不正常现象。

大量使用非师范生会降低教师队伍质量。他们研究发现,一名成功教师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教师在实际开始职业生涯之前,必须有一个师范专业长期的培训阶段,并参加实习获得实践经验。但在交叉初学者中没有给出这一点。人们有理由怀疑,其它专业“半路出家”或者临时代课老师,虽然或多或少地接受过再培训,但是否都能成为一名好的老师值得商榷。

面对如此严峻地挑战,各州政府也是绞尽脑汁思考对策

一是返聘退休教师重新回到教师岗位,做兼职教师以解燃眉之急。如勃兰登堡州的退休老师很快就能继续自己的教书生涯,这些教师虽然教学经验丰富,但毕竟岁月不饶人,精力缺乏;

二是鼓励全职教师加班,给予加班费。从2019年元月起,萨克森州的全职教师如果在离都会较远的小城市的学校任教并加班将获得高达一千欧元津贴。但同样存在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长期加班会降低教学质量的问题;

三是鼓励毕业生就读师范专业,如法兰克福、斯图加特、科隆等地的高校都加强了相应的宣传。巴伐利亚州制定了扩大师范生招生计划;

四是重新上岗和转行成为教师制度的建立,如教师缺口最大的柏林和萨克森州。据“明镜在线”的统计,在柏林地区2700名新聘用的教师中,只有39%即1047人受过完整教师培训;27%是转行或重新上岗的,没有教师资格证的占34%;硕士毕业生不到4%。

笔者在天主教小学四年级代英语课时与几个四年级的小朋友在一起。

我出生于一个教育世家,并且跨越了中西方两种文化。在中国,我的母亲、姨妈、伯母、大姐、大姐夫、二姐夫还有我,都毕业于师范院校,母亲、姨妈和伯母长期在教育领域工作;在德国女儿的两名叔公是退休老师,我女儿也正就读师范。我对教育一直有一种不可割舍的情缘。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借这句古话我要说的是,教师的培养也是一项长期的工程,绝不是临时抱佛脚可以应对的。

我个人认为要解决德国教师缺乏的问题,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解决:

一是联邦政府要求各州提升教师的工资待遇标准,同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要出台一些鼓励高中生选择师范专业的优惠政策,激励更多中学毕业生选择就读教育专业;

二是聘请临时教师要规范,要有一定的制度约束,尽量不让这样的情况发生:连续数月都是由临时教师执教,或因为当天没有老师上课,学生就不用去上学了。

三是针对现在教师缺口问题,鼓励转行成为教师的人,在对他们进行专业培训,并经过严格考试取得教师资格后,让他们和师范毕业的学生获得同样的待遇。

虽然教师缺乏问题很严重,但对于未来也大可不必悲观。我从自己女儿Nina身上就看到德国教育将来的希望。

 

我的女儿在读文理中学十年级的时候,曾在她就读过的小学当过两周的实习生,之后就立志想当一名老师。前年中学毕业后她勇敢地背起沉沉的行囊飞向澳洲和新西兰,在两个国家的不同的城市做了八个月的工作和旅行(Work & Travel),期间的头五个月她卖过草莓、在幼儿园当过老师小助手,这段打工时间吃住是免费的,所以省了一笔钱,我们给她的钱她没有花,因为她打工赚的钱足够支付她和伙伴们在澳洲旅行三个月的所有费用。去年女儿正式就读师范,她的专业主攻德语、英语和数学。对学习她既专心也刻苦,上一个学期的所有论文都非常优秀;另一方面还坚持打工,在舞蹈学校教授她喜欢的舞蹈,同时还给一位鲁尔大学在读残疾博士生当助手,帮助她购物和输入文字等,赚取一定的零花钱。(德国的孩子独立意识很强,他们认为自己挣的钱花起来心安理得)。我想联邦政府只要能调动大批像Nina这样优秀的孩子选择师范专业学习,德国未来的教育依旧前景光明,教师荒会尽快解决。

 

分享: